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民国往事
  • 1、林白水 林白水(1874年1月17日-1926年8月6日),福建闽候(今福州)青圃村人。1916年起从事新闻事业,创办《杭州白话报》、《中国白话报》、北京《公言报》、《新社会日报》(后改《社会日报》)上海《平和日报》等。1926年8月6日,因在社论中屡次抨击军阔张宗昌,被张逮捕杀害。
  • 蒋介石“批条子”
  • 1940年3月,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先生逝世。学林同悼之余,也开始物色新一任院长。当时,游戏的规则已经制定,即:先由中央研究院评议出三名候选人,然后送交政府当局圈选其中一人任职。
  • 搞笑将军呼延赞
  • 呼延赞最大的功劳,就是参加了北宋征伐北汉的太原之战。当时,宋太宗赵光义亲征,大军攻到太原城下,遭到北汉军队疯狂阻击,发起无数次冲锋都不能奏效。士气低落之际,作为铁骑军指挥使的呼延赞奋力登城,他摔下来又爬上去,爬上去又摔下来,三番五次,愈战愈勇,最终跃上城头,吼声震天。宋军士气大振,一举拿下太原城。
  • 南齐孝武帝和贪官分成
  • 南齐时,广州经济发达,商业繁荣,海外贸易尤其红火。一些大商人,甚至包括南齐政府,常年派商船往来于现在的越南、印度、泰国、柬埔寨、叙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将丝绸、瓷器运出去,把香料、珍珠带回来,一进一出,利润高达二三十倍.
  • 乾隆狠抓文艺工作
  • 乾隆对文艺界高度重视,亲自抓文艺工作,带头搞文艺,这自然让士子与臣子引为同道,颂声不惜沸耳,个个搜肠刮肚,都填词谱曲,将一首首山歌,一曲曲雅歌,一台台国歌与朝歌,唱给乾隆听。乾隆觉得这样搞要不得,所以,他积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以永葆大清领导作风的先进性。
  • 猪八戒的人缘
  • 孙悟空和猪八戒这对活宝搭配得好,他俩一碰头,上帝就发笑。 两位都爱吹,孙悟空是把自己往强处吹,猪八戒则是把自己往弱里吹。孙悟空喜欢嘲笑别人,显摆自己的聪明能干,猪八戒则相反,喜欢作贱自己,显摆自己愚钝无能。
  • 中共特科——地下“契卡”的来龙去脉(下)
  • 特科的主要成员 特科成立时,由周恩来(化名伍豪、周少山)直接领导,顾顺章(化名黎明)任特科负责人,陈赓(化名王庸)协助顾顺章负责特科日常工作。总务科长洪扬生、情报科长陈赓、行动科长顾顺章(兼)、通讯科长李强。1931年4月顾顺章被捕叛变,中央特科于5月进行改组重建。
  • 我所经历的“皖南事变”
  • 我1917年1月生于湖南省浏阳市三口乡竹山村的一个贫农家庭。1935年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1971年9月起任四川省军区副司令员,1985年正军职离休。
  • 回忆和陈宣恪先生在一起的日子
  • 请求换老师的风波 1954年,陈寅恪老师接替刘节老师教授我班(中文系53级汉语言文学专业)中古史。当时,中山大学是个很特殊的学校。在校学生中,华侨和港澳学生约占学生总数的60%,它汇集了世界各地的华人学子。
  • 我的丈夫李可染
  • 2010年12月3日凌晨3点多,北京的冬夜滴水成冰,90岁的邹佩珠已经起床,她把能回忆起来的事都写在一张白纸上,年岁大了,再好的记性也不如笔头好使。7点多,她又躺了一会儿,然后正式起床梳洗。10点钟,当《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来到她家时,老太太已特意换了件枣红色的中式对襟衫,衬着满头银发,煞是好看。
  • 张作霖溥仪交往秘闻
  • 曾几何时,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说一不二的大清皇帝,一个是仰之鼻息、食其俸禄的小统领。事事无常,瞬息万变,未及几年,二人的地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一跃成为手握重兵、权倾四野的风云人物,一个却失去江山、仅剩下一个“末代皇帝”的空头衔。
  • 走出秦城的周扬
  • 大约是1966年2-3月,肺部手术后的父亲到无锡休养。后来听说,是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邀请他去的。路经上海时,张春桥还登门拜访,表现十分谦恭。在热情接待的背后,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做一件大事,策划着“部队文艺座谈会纪要”。
  • “臭嘴”陶懋炳
  • 陶懋炳先生是湖南师院争议最多的人物。去世以后直到现在,老人们一谈起他来,还是众说纷纭。
  • 一个右派的“饥饿改造”
  • 1957年整风时,我23岁,正在河南临颍县报社编辑部工作。县领导再三动员大家放心鸣放,大胆说话,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因此写出了指向县委第一书记闫某的大字报,说县委以他为首搞“欺骗行为”。
  • 历代史家眼中的汉武帝
  • 中国历史上堪称盛世的时代不多,其中汉唐盛世最为人津津乐道。但是,要论汉朝盛世,倒是国家无事,民给家足的“文景之治”值得称赞,而不是文治武功的武帝时期。
  • 卢作孚自杀之谜
  • 1952年2月8日,卢作孚在重庆服安眠药自杀。虽然当时重庆的党报、新华社的《内部参考》都曾报道过池自杀的消息,但是长期以来围绕他的自杀还是笼罩着一层迷雾,尤其对于他的死因一直没有清晰的线索.
  • 卓越的科学家沈括
  • 大科学家沈括,历史上很长时间都是以官员和儒者的身份出现的。直到上世纪,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评价沈括为“中国科学史上的坐标”和“中国科技史上的的里程碑”,人们这才开始以科学家的眼光审视这位八百年前的伟大人物。
  • 梦溪园里的科学天空
  •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沈括都是我国历史上最卓越的科学家之一,《宋史》中说他“博学善文,于天文、方志、律历、音乐、医药、卜算无所不能”。宋朝人称赞沈括“学问最为博洽”,“博闻强记,一时罕有其匹。”西方人更是把他在科学史上的位置排在亚里斯多德和牛顿之间。1979年7月1日,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将该台发现的一颗小行星(编号2027)命名为“沈括”星。
  • 遍地东林,也没能救得了大明王朝
  • “开山元帅托塔天王李三才,天魁星及时雨大学士叶向高,天罡星玉麒麟赵南星,天机星智多星缪昌期,天闲星入云龙高攀龙……”
  • 载沣:哥不是无能,是无奈
  • 1908年12月2日上午,北京,紫禁城,太和殿,一场隆重的皇帝登基大典即将举行。说来也怪,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也特别长,天寒地冻,滴水成冰。
  • 唐武宗的戏剧人生
  •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不平凡的女人,这句话用在唐武宗李炎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他生于太监当家做主、皇帝低头为奴的中唐时期,作为唐文宗的五弟,原木只是一个普通的王爷,与皇位的距离如同北京到纽约那么远。然而,历史制造了一个偶然的错误,而他最挚爱的一个妓女通过自己的胆识,硬是利用这个错误把他推上了皇位,从而开创了唐朝一段短暂的中兴。
  • 李隆基:生的伟大,死的凄凉
  • 77岁时,唐明皇李隆基走完了自己跌宕传奇的一生。严格地说来,他不能算是自然死亡,而是死于郁闷和气愤。如果他的心情很好的话,说不定还会活得更长久。
  • 卞玉京:听说爱情回来过
  • 秦淮女子,论相貌美人如云,论才艺高手如林,在其中仍为翘楚者,自然不同凡响。余怀在《板桥杂记》里很是渲染了一下名妓家中的盛景之后,总结道:“李、卞为首,沙、顾次之,郑、顿、崔、马,又其次也。”其中的“卞”,就是卞玉京、卞敏姐妹俩。这对姐妹花中,公认姐姐卞玉京更出众一点。
  • 太平天国的女兵
  • 1856年,三干名来自广西的妇女,挡在了杀红眼的“北王”韦昌辉前,为“天王”洪秀全筑起了最后一道屏障。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三干女子以及曾经一度达到十万人的“天国”里的女性,是占典世界里第一批女兵,也是最后一批女兵。
  • 这样的“孔子”不离奇吗?
  • 最近,读了秋风先生的一些文章,比如《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总的感觉,是秋风先生对先秦政治史和思想史,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这些见解很睿智,也很深刻,确实振聋发聩,引人深思。遗憾的是,有些话说过头了,有些话说太满了,还有一些则纯属想象,近乎神话。结果,在秋风先生那里,便高论迭出,也怪论迭出;妙论迭出,也谬论迭出。
  • 郦道元是酷吏吗?
  • 一个稍有文史知识的人都知道,《水经注》的作者叫郦道元。因为选自该书的名篇《三峡》,是初中生的必背篇目。可是,在大家背过了“郦道元,南北朝时北魏地理学家”的文学常识之后,可曾知道,他为国殉难,却身陷“酷吏门”,蒙受不白之冤。
  • 楚汉相争,胜利者未必就是正义者
  • 翻阅中国历史,发现历史上的中国人信奉“胜利哲学”,秦汉以后的中国历史其实是一部胜利者编导的谎言。 中国人对“胜利”的热情远远大于“正义”。但胜利者未必就是正义者。这方面最生动的例子是项羽和刘邦。
  • 历史上的文字狱
  • 清道光五年(1825年)冬,龚自珍写了一首《咏史》诗,其中有一句“避席畏闻文字狱”。大意是,友朋聚会,本可无拘无束、畅所欲言,但席间有人谈到文字狱,因不忍听、不敢听,只好退席,落荒而逃。
  • 程德全:辛亥反正第一人
  • 晚清民初,国家走向大乱之世,程德全明白清王朝已无可救药,国家前途只有另谋生路。于是,他开始改变施政方针,不再以挽救清王朝为目标,而是以维持地方秩序、保护地方经济和人民安定的生活为目标,扬弃了传统的“忠君爱国”观念,最终成为第一个反正的前清大吏。
  • “民国元勋”艾翊武的高风亮节
  • 澧水茫茫下江东,淘出几荚雄,南北开战局,中原儿女说蒋公;万里长江销铁锁,血战水流红,胡儿出关去,辽阳风雨销离官。三千余年专制毒,一旦扫而空,收拾民国旧山河,还我中国中;二十世纪华盛顿,吾国喜再逢,汉家绘功臣,麟阁画君第一功!
  • 于会泳浮沉录
  • 于会泳有音乐天赋,曾经是优秀的教师、有才华的音乐专家,“文化大革命”后期当上了文化部部长。粉碎“四人帮”后,他被隔离审查,最后自杀。于会泳走的是怎样的人生之路呢?
  • 叶浅予和他的漫画“王先生”
  • 上世纪20年代晚期,上海滩出现了一部长篇漫画《王先生》,画家名叫叶浅予。这部连环漫画“小人书”,遍布全市街头巷尾的书摊上。孩子们放学后,都争先恐后地去租借阅读,爱不释手,久久不愿离去。
  • “平型关战斗”与“平型关战役”
  • “平型关战役”与党史、军史上所说的“平型关战斗”不是一回事。中共党史、军史上所说的“平型关战斗”,由林彪指挥八路军115师完成,是整个“平型关战役”中的一个插曲。
  • 《悔余日录》中的冯亦代
  • 冯亦代先生的一本日记《悔余目录》,是李辉先生主编的《沧桑文丛》中的一小,2000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以来几乎没有引起什么反响,直到2009年4月章诒和女士在《南方周末》发表《卧底》一文,人们才议论起这奉书和冯亦代告密的事。
  • 传教士吕延庆之死
  •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陕北人中文盲比例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当时有完小文化程度就可以称得上知识份子了,至于上过中学、大学的更是凤毛麟角,而海外留学归来的,在延川县诸多史料中,从未出现。
  • 卢占魁祸害铜川的经过
  • 前两年,我在整理文史资料时,有幸看到十多年前政协几位人士的回忆材料,讲述卢占魁在铜川残酷欺压百姓的事情,甚是震惊!于是很想搞清来龙去脉,然相关正史载叙甚少,倒是当地民间流传不少。于是我通过走访有关人士,挖掘相关史料,试图比较全面、客观地反映那段时期的真实景况。
  • 李白的豪情与愁思
  • 《月下独酌》是以感情跌宕起伏和率性纯真而著称的,通观全诗其感情波澜可以明显分为几层起伏,第一句起首是扬,“花间一壶酒”,而第二句紧接着抑,“独酌无相亲”。
  • 长安画派——石鲁
  • 石鲁(1919-1982),原名冯亚珩,四川省仁寿县人。我国现代著名画家,“长安画派”创始人之一,与赵望云,何海霞并誉为“长安三杰”.
  • 民国往事
    [名人轶事]
    蒋介石“批条子”(冯磊)
    [旧事重提]
    搞笑将军呼延赞(晏建怀)
    南齐孝武帝和贪官分成(李开周)
    乾隆狠抓文艺工作(刘诚龙)
    猪八戒的人缘(思呈)
    [红色档案]
    中共特科——地下“契卡”的来龙去脉(下)(英霆)
    [我的回忆]
    我所经历的“皖南事变”(孔诚[口述] 朱晓明[整理])
    回忆和陈宣恪先生在一起的日子(刘泉生)
    我的丈夫李可染(邹佩珠[口述] 路琰[整理] 任愚颖[整理])
    [五味人生]
    张作霖溥仪交往秘闻(康艳华)
    走出秦城的周扬(周密)
    [百姓纪事]
    “臭嘴”陶懋炳(李蟠)
    一个右派的“饥饿改造”(吴传斗)
    [另眼看史]
    历代史家眼中的汉武帝(景凯旋)
    卢作孚自杀之谜(傅国涌)
    [封面人物]
    卓越的科学家沈括(王元)
    梦溪园里的科学天空(原形)
    [宫廷风云]
    遍地东林,也没能救得了大明王朝(郑骁锋)
    载沣:哥不是无能,是无奈(王学斌)
    [人物春秋]
    唐武宗的戏剧人生(韩小博)
    李隆基:生的伟大,死的凄凉(北溟玉)
    [红颜往事]
    卞玉京:听说爱情回来过(闫红)
    太平天国的女兵(铁血狂魔)
    [史家新论]
    这样的“孔子”不离奇吗?(易中天)
    郦道元是酷吏吗?(岑燮钧)
    [学界观点]
    楚汉相争,胜利者未必就是正义者(金钟)
    历史上的文字狱(天一马)
    [世纪回眸]
    程德全:辛亥反正第一人(朱宗震)
    “民国元勋”艾翊武的高风亮节(袁南生)
    于会泳浮沉录(艾英旭)
    叶浅予和他的漫画“王先生”(金宝山)
    [史海钩沉]
    “平型关战斗”与“平型关战役”(王彬彬)
    《悔余日录》中的冯亦代(靳树鹏)
    传教士吕延庆之死(张瑞生)
    卢占魁祸害铜川的经过(李金华)

    李白的豪情与愁思
    长安画派——石鲁
    《各界》封面

    主办单位:陕西省政协未来出版社

    主  编:大可

    地  址:西安市建国路76号

    邮政编码:710001

    电  话:029-745420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3906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302/d

    邮发代号:52-148

    单  价:7.00

    定  价:8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