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马一浮的骨气
  • 马一浮(1883—1967年),幼名福田,更名浮,字一浮,又字一佛。绍兴长塘(今属上虞)人。现代著名国学大师、理学大师。他的母亲在临去世前日,为考孩子学业,指庭前菊花命作五律一首。11岁的马一浮应声而就,日:“我爱陶元亮,东篱采菊花。枝枝傲霜雪,瓣瓣生云霞。本是仙人种,移来处士家。晨餐秋更洁,不必羡胡麻。”其母听后道:“儿将来不患无文,但诗乏烟火味,则少福泽耳。”一茸小诗让母亲看到了命运的玄机。“少福泽”成了马一浮一生的写照。
  • 一碗羊肉汤亡了一个国
  • 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互相攻伐。有一年,宋国大夫华元率军攻打郑国,为了鼓舞士气,华元吩咐炊事员给大伙加餐,大锅炖羊肉,犒劳士兵。一人一块,士兵们兴高采烈地捧着羊肉骨头大啃特啃。偏偏到了华元的马车夫羊斟这里,没了。羊斟没吃上羊肉,心中闷闷不乐,在一旁喝凉水。原来华元军务繁忙,忘了交代分给羊斟一份。
  • 对西门庆的两次考核
  • 西门庆这厮,别以为只是个街头地痞,盗花淫贼,其实不然,他是个做官的流氓,曾历任清河县提刑副千户、正千户,相当于今天的县司法局局长。既是做官,就免不了定期述职、考核那一套。《金瓶梅》里,西门庆大官人的述职报告未见其详,而上级机关对西门庆的考核评语倒写得真真切切,读来很有些意思。
  • 探春改革结果成了才艺表演
  • 《红楼梦》第55、56两个章回,充分展示了探春的才华和能力,使我们认识到了一个封建大家庭里,并不都是酒囊饭袋、行尸走肉,也会有能人,只是在那个封建体制的大家庭里,个人无法真正转变这个强大的制度,无法扭转这个顽固的现实。
  • 王旦:做官当有恻隐之心
  • 王旦任宰相,寇准任枢密使,王旦常说寇准的好话,寇准却常说王旦的坏话,宋真宗告诉王旦,王旦也不生气,还说寇准忠诚直率。后来,寇准被贬到地方任职,天高皇帝远,便摆起了老资格。每当生日,他都搭建彩棚,大摆宴席,那些揣着红包寿礼的大小官吏常常把府上挤得水泄不通,高调而铺张。他喜欢华丽的农服,
  • 新中国首批公派留美人员出国纪实
  • “总统先生,我实在不愿意打扰你休息。”普雷斯说。“肯定是发生了危机。”卡特判断道。“不是。我正和邓小平副总理会见,他问了一个我无法回答的问题。他想知道能不能送中国学生到美国留学。”
  • 毛泽东堂侄女毛远明、毛远春之死
  • 1968年底,经过“文革”初期的造反、夺权、武斗等剧烈动荡之后,全国除台湾、港、澳以外的各省、市、自治区从上到下直至农村生产大队各级“革命委员会”均已成立(当时称为“全国山河一片红”),紧接着一场“查成分、查历史、查社会关系,清理阶级队伍”的“三查一清”(亦称“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又席卷神州大地。湖南省平江县向家人民公社梅树大队清查的重点目标落到了谭泰平、毛远明、黄玉堂、毛远春身上。
  • 孟小冬七十年的繁花与沧桑
  • 1939年一个薄凉的春夜。 北京城万人空巷,一场梨园之争让皇城脚下的十里长安街空气发烫。
  • 阎长贵口述:从江青秘书到秦城囚徒
  • 在江青的办公室、卧室甚至餐厅,都安装着叫护士或服务员的电铃。江青是一个人住在钓鱼台11号楼的,整栋楼几十个房间住的都是她的工作人员,包括厨师、警卫员、护士和秘书等,这和其他领导人是不同的……
  • 孙维世与金山
  • 孙维世(1921年——1968年)是烈士孙炳文的遗孤,周恩来的干女儿。1939年,18岁的孙维世随周恩来去苏联,学了6年多戏剧。
  • 我的父亲唐生智
  • 唐生智一生充满争议:他信佛,却又在战场上浴血,有“佛教将军”之称;他几度起兵反蒋,也几度帮助蒋介石作战;他是力主抗击日寇的南京保卫战最高指挥官,却又仓促弃城撤退,没能避免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文革”时期,唐生智遭受冲击,宁死不愿“揭发”贺龙等老干部,又是一段传奇。唐生智的二儿子唐仁理现为香港居民,为我们讲述了他眼中的父亲唐生智。
  • 父亲邓拓的爱与哀愁
  • 邓拓与丁一岚育有五个子女,长女邓小岚,长子邓云,次女邓小虹,次子邓壮,三女邓岩。邓壮生于1953年,比生在战争年代的哥哥壮实很多,邓拓与丁一岚便给他取了“阿壮”这个名字。1966年邓拓去世,邓壮只有13岁,尚不谙世事。1979年后,他配合母亲致力于编辑整理父亲的遗作,从母亲丁一岚和父母的老朋友那里了解父亲的往事。他感慨“身后方知君伟大”,“眼前的薄雾渐渐消散,我慢慢看清了高山”。
  • 我是怎样打响西安事变第一枪的
  • 张学良将军曾有两个卫队营,即卫队第一营和卫队第二营。我原是张学良将军卫队第一营上校营长,当年曾在临潼华清池负责过蒋介石的警卫工作。1936年12月12日,我在张学良将军的直接指挥下,作为“捉蒋”现场指挥官和亲历者,执行了华清池“捉蒋”任务。
  • 姚文元和我谈电影
  • 姚文元足“四人帮”之一,极左时期的极“左派”。笔者能夤缘结交此人,固有其机遇性,也与1956年那段“早春天气”有关。
  • 姚文元的“保护色”
  • 动物有所谓保护色一说,生活在沙漠中的鸟兽,毛色一般偏于土黄;栖息在森林里的鸟兽,身上往往五彩斑斓。由动物联想到人,有的人没有保护色,有什么说什么,有的人却像动物一样善于伪装。姚文元就是一个非常善于给自己涂抹保护色的人。
  • 邱会作在“肃反”中死里逃生
  • 邱会作这个名字,稍微上点年纪的中国人都颇为熟悉。1929年邱会作参加红军,亲历中央苏区第一至五次反“围剿”和两万五千里长征。遵义会议后,刚满20岁的邱会作被任命为军委四局三科科长,负责军委直属纵队的行政事务,被周恩来称为“娃娃科长”。据邱的回忆录说,毛泽东在长征途中不但和他这个“小兴国佬”相识,而且还说,“我在你家的茶摊上喝过茶,知道你的爷爷、父亲、母亲都是村干部,你和哥哥都当红军去了”。新中国成立后,邱会作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总后勤部部长等职务,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沦为林彪反革命集团主犯之一,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判处16年有期徒刑。2002年逝世。
  • 义和团:从无畏到怯懦
  • 1900年,义和团运动在lll东和直隶(河北)爆发,标榜“扶清灭洋”,烧杀抢掠教堂教民,杀害传教士和其他洋人。为保护使馆安全,各国驻京公使要求调卫队进京。5月31日,经清政府同意,各使馆调进卫队300余人。其后,团民陆续进入京城,活动不断升级。6月10日,各国公使感到危险逼近,决定增调兵力保护。当天,英国海军舰队司令西摩尔率领2100余名八国联军,由塘沽登陆,然后,从天津乘火车向北京进发,中途遭遇义和团袭击。从此开始,一部分团民参加了周八国联军的战斗。
  • 1918,北洋政府出兵西伯利亚护侨
  •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之后,由于白俄军的反扑以及协约国的干涉,俄国内战(1918—1922)爆发,滞留在俄国境内的100多万华侨的生命和财产受到空前威胁。告急文电雪片般从海参崴飞往北京:
  • 胡适遗留藏品为何被一分为三
  • 1948年12月14日,胡适匆匆飞离北平。临走时,他只带了几份研究((水经注》的手稿和其父年谱的手稿。他多年收集的大量珍贵藏品(包括藏书、手稿、书信、日记、档案、照片等),则留在了北平寓所。胡适走后再也没回大陆。1957年6月4日,胡适在美国纽约立下遗嘱,将这批藏品全部遗赠给北京大学。令胡适没有想到的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批弥足珍贵的藏品却被有关方面人为地一分为三了。
  • 鲁迅西安讲小说
  • 1923年西北大学改称国立西北大学后,陕西督军兼省长刘镇华派代表到平津,邀请著名学者暑期到该校演讲。
  • 陈公博为何当汉奸
  • 读传记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哪怕是坏蛋的传记也不例外。最近读了当年大汉奸陈公博的传记,就有了一点有趣的发现,那就是他并不是一开始就铁了心想当汉奸。他不但顾虑重重,还劝汪精卫暂时不要与日本人来往。汪精卫与日本人勾结他并不赞成,发“艳电”向日本示好更不赞成,但又说服不了汪精卫,因为汪精卫地位比他高,资历比他老。到香港以后,他以侍奉老母为名,隐居起来,闭门不出。他早年丧父,母亲多年守寡,现在尽孝,谁也说不出什么。
  • 清末资政院是怎样开会的
  • 现在许多人只记得袁世凯是民国第一任大总统,却忘记了袁还是清政府的第一个责任内阁总理,这可能是因为人们习惯于以为议会政治是民国才出现的新事物。而实际上,清廷在宣统二年已经成立了一个接近于议会的资政院。
  • 林冲“被犯罪”全记录
  • 在中国古代司法文化中,“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是,有两类人杀人不偿命,一是“朕即法律”的皇帝;二是掌握司法大权,或可以任意操控司法程序的高官。北宋太尉(相当于国防部长或三军总司令)高俅年轻时是端王赵佶(宋徽宗)的球友。有一次喝酒,众泼皮言说跑官买官,高俅对小混混们的志向颇为不屑。高俅说:“做官就要做杀人不偿命的官。”众人惊愕。从《水浒传》中林冲“被犯罪”一案看,高俅做成了“杀人不偿命的官”。
  • 宦权君授
  • 公元前656年的一天,山西南部大地上,一支人马疾驰而过,直奔蒲城。统领这支队伍的,是晋献公的亲信宦官勃辊,史称寺人披。晋献公听信宠妾骊姬的谗言,准备改立幼子奚齐为继承人,便逼死太子申生,又派寺人披追杀公子重耳和夷吾。寺人披是一名武艺高强的将领,他带着队伍一举打破蒲城,直取晋国公子重耳的住宅。重耳在随从的帮助下越墙而逃,寺人披追上去挥剑一击,砍下一截袖口。重耳不敢停留,一路跑到母亲的娘家狄国,夷吾则跑到秦国避难。
  • 历史的死弯:文官和宦官
  • 东汉时期,宦官集团几乎和文官集团同时产生。从此,这两个集团成为势不两立的对头,明争暗斗将近两千年。大多数时候,斗争错综复杂,部分文官和宦官会联合起来,对付另一部分文官和宦官的同盟,皇帝则在他们之间摇摆,难以逃过这个历史的死弯。
  • 董卓:从混混到霸主
  • 年纪轻轻,董卓就名列陇西牛人榜前列。 上榜理由:继承父产,拥有汉代高端财富——耕牛。 董卓牛,是因为董爸爸牛。董爸爸叫董君雅,董君雅先生做官做到了颍川纶氏尉。董君雅死后,因董老大早天,董爸爸把土地和耕牛留给了董老二董卓和董老三董旻。
  • 崇祯帝的末日疯狂
  • 乾清宫的悲剧很多,明朝末代皇帝崇祯皇帝的“三悲”——童年失母之悲、刚愎自用之悲和末日疯狂之悲,是悲剧中的典型。
  • 北宋太学生陈东之死
  • 本来第一回便可以搞死陈东的,京兆尹王时雍代皇上立言,罪名也给陈东拟好了,一是“为意作乱”,一是“劫天子”,哪条罪给定下去,可斩九族,多罪合并,杀他十族都可能。宋钦宗朱笔提了起来,停顿了瞬间,丢了朱笔,缓缓说,莫急莫急,君主报仇,十年固晚;等一两年,却也不迟。宋钦宗的意思是,正气可以不讲,政治不得不讲。
  • 陈平:黑暗的囊
  • 要说秦汉之际的人物,陈平不能不提。这个满腹阴谋诡计的人物,像漂浮不定的浮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地周旋在魏王咎、项王羽和汉王邦之间。他最终落根在刘邦处,是很正常的。他如同刘邦一样无情无义,没心没肝。是的,如果说张良的出身与情感如项羽,那么,陈平的出身与作风就似刈邦。陈平和刘邦一样有兄长,且这兄长还极其忠厚,能勤俭持家,从而他们都能占尽兄长的便宜,让兄长挑起家庭重担,而自己则每日里游手好闲,不事生产,在外面结交流氓豪杰,寻找闹事的机会。《史记》载陈半事曰:
  • 丑女嫫母:上古美容专家
  • 爱美之心人皆有,但凡有点条件的,谁不想找个好看养眼的老婆。中国古代的帝王们更是凭仗其无人能及的地位与优势,占尽了人间美色,所以后人往往用“佳丽三千”、“美女如云”来形容皇帝的后宫。不过,这只是一般情况,也有特殊情况,那就是有些帝王,不爱美女爱丑妇,专挑那长相丑陋的女人做老婆。
  • 宰相贪污八百石胡椒千啥?
  • 中国历史这个大酱缸,无奇不有。公元777年(唐大历十二年)3月.宰相元载伏诛。从元载家起出来的赃物之中,最骇人听闻、最莫名其妙的那八百石胡椒,摆满了大理寺(最高法院)偌大一个院子时,连唐代宗李豫的眼睛都直了。
  • 李鸿章:生前背黑锅,死后被拖尸
  • 很奇怪的是,中国民众可以很轻易地原谅执政者本人,却很难原谅给执政者充当帮办的人。比如赵构与秦桧,民众更多地把唾沫奉送给了后者。但用脚后跟想想就知道,如果没有赵构的授意与支撑,秦桧哪有那么大的能量与胆量?再比如慈禧与李鸿章,老太后为了自己高兴,拿整个大清江山做自己的陪葬,中国历史上再也找不到比她更卖国的了,但是我们听到的骂声,则更多是针对李鸿章的。
  • 陈毅与赖月明的坎坷情路
  • 赖月明,乳名赖三娇,1914年出生在江西兴国县杰村圩白石村。父亲赖来义是个私塾先生,靠教书勉强维持家人的生活;母亲张氏在生下两个女儿后,不幸染病去世。更为不幸的是,赖来义为排解心中苦闷吸食上了鸦片,从此赖家每况愈下。赖月明14岁那年,走投无路的父亲把她卖给一户姓谢的人家做了童养媳。
  • 顾维钧和唐宝玥的传世佳话
  • 民国第一外交官——顾维钧,一生仕途坦荡,以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和政治才能在风雨飘摇的乱世之中运筹帷幄。而他和中华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唐绍仪的千金一唐宝王月的半世情缘,亦是一段传世佳话.
  • 大字路口的母亲
  • 我的启蒙地沈阳永安完全小学(永安完小),还有沈河区体育场,都于80年代消失。回想大西菜行及其四周,幌帜沿街,商铺栉比,酒馆饭店,茶社书局,贩夫地摊,瓜农马车,一直是我心中一幅50年代初家乡市井生活风俗画卷,留着太多的回忆。但经不住超级市场的冲击,近几年人气不旺,日渐萧条。幸好,我所系念的大字形路口还在,因道路未改。此路口原本无名,因我要在回忆文字中提及,遂以形象冠名。今年回家,我去看过,路边建筑焕然一新,
  • 延安时期毛泽东同志的廉洁风范
  •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后,使始终不渝地坚持反腐倡廉的斗争,一直保持着廉洁奉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优良传统。
  • 北大校长蒋梦麟
  • 蒋梦麟(1886年-1964年)愿名梦熊,宇兆贤,号孟邻,浙江余姚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博士,曾任国民政府第一任教育部长、行政院秘书长,长期担任北京大学校长。自1919年至1945年,蒋梦麟在北大工作720余年。1964年病逝于台北。
  • 晏殊的诗情哲思
  • 晏殊(991—1055),字同叔,北宋前期婉约派词人之一。汉族,抚州临川文港乡人。十四岁时就因才华洋溢而被朝廷赐为进士。之后到秘书省做正宇,北宋仁宗即位之后.升官做了集贤殿学士,仁宗至和二年,六十五岁时过世。性刚简,自奉清俭。能荐拔人才,如范仲淹、欧阳修均出其门下。他生平著作相当丰富,计有文集一百四十卷,及删次梁陈以下名臣述作为《耒选》一百卷,一说删并《世说新语》。主要作品有《珠玉词》。
  • 黄土画派杨光利
  • 杨光利,又名杨光,1955年农历除夕生于陕西、绥德县。1981年西安美术学院毕业。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陕西国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 [名人轶事]
    马一浮的骨气(李兴濂)
    [旧事重提]
    一碗羊肉汤亡了一个国(李兴濂)
    对西门庆的两次考核(陈鲁民)
    探春改革结果成了才艺表演(马亚丽)
    王旦:做官当有恻隐之心(晏建怀)
    [红色档案]
    新中国首批公派留美人员出国纪实(王波)
    [五味人生]
    毛泽东堂侄女毛远明、毛远春之死(陈学政)
    孟小冬七十年的繁花与沧桑(谭伟民)
    [我的回忆]
    阎长贵口述:从江青秘书到秦城囚徒(阎长贵[口述] 周冉[整理])
    孙维世与金山(吴营洲)
    我的父亲唐生智(唐仁理[口述] 武云溥[采写])
    父亲邓拓的爱与哀愁(邓壮[口述] 李响[整理])
    我是怎样打响西安事变第一枪的(王玉瓒)
    姚文元和我谈电影(王贤才)

    姚文元的“保护色”(游宇明)
    [史海钩沉]
    邱会作在“肃反”中死里逃生(韩三洲)
    义和团:从无畏到怯懦(侯宜杰)
    1918,北洋政府出兵西伯利亚护侨(雪珥)
    胡适遗留藏品为何被一分为三(徐世强 杨芃)
    鲁迅西安讲小说(李传玺)
    陈公博为何当汉奸(刘兴雨)
    [另眼看史]
    清末资政院是怎样开会的(吴钩)
    林冲“被犯罪”全记录(陈仓)
    [封面故事]
    宦权君授(远上寒山)
    历史的死弯:文官和宦官(王元)
    [宫廷风云]
    董卓:从混混到霸主(陈瓷)
    崇祯帝的末日疯狂(阎崇年)
    [人物春秋]
    北宋太学生陈东之死(刘诚龙)
    陈平:黑暗的囊(鲍鹏山)
    丑女嫫母:上古美容专家(时涛)

    宰相贪污八百石胡椒千啥?(兴濂)
    [史家新论]
    李鸿章:生前背黑锅,死后被拖尸(端木赐香)
    [名人婚恋]
    陈毅与赖月明的坎坷情路(王乐飞)
    顾维钧和唐宝玥的传世佳话(贾孟影)
    [百姓纪事]
    大字路口的母亲(孙兆普)
    [各界论坛]
    延安时期毛泽东同志的廉洁风范(崔艳)

    北大校长蒋梦麟
    晏殊的诗情哲思
    黄土画派杨光利
    《各界》封面

    主办单位:陕西省政协未来出版社

    主  编:大可

    地  址:西安市建国路76号

    邮政编码:710001

    电  话:029-745420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3906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302/d

    邮发代号:52-148

    单  价:7.00

    定  价:8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