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雅人深致金岳霖
  • 金岳霖的一生,具有特别强烈的传奇色彩。尽管老先生的学问——逻辑学,异常冷僻枯燥,但是先生流淌出来的雅人深致、魏晋风流,令人歆羡不已。难怪老先生的故事传颂至今。
  • 百里奚的苦情夫人杜氏
  • 东周列国时期,神人怪人多,秦穆公用五张羊皮买来的百里奚算是其中之一。如果说百里奚的一生是一部励志大片的话,那他的妻子杜氏的人生无疑就是一出苦情戏。
  • 囊萤映雪:一场读书秀而已
  • 小时候,常听老师讲车胤囊萤读书的故事,说有个孩子叫车胤,很喜欢读书,可是家里穷,买不起灯油,就让他娘缝了一个白色的纱布口袋。车胤逮了几十只萤火虫装入口袋,在夜晚做油灯的替代产品。
  • 看管仲怎么忽悠人民
  • 齐国宰相管仲的理财方法多得惊人,《管子》一书的后一百页基本上都在说理财。所以大家可以知道,管仲当初做生意不挣钱实在是运气不佳。
  • 曹操为何纵容关羽过关斩将?
  • 《三国演义》中,关羽“斩颜良诛文丑”后,得到了大哥刘备的消息,于是按照他和曹操的约定,封金挂印辞别曹操要去寻找刘备,这就有了脍炙人口的“千里走单骑”和“过五关斩六将”的故事。
  • 朱德儿媳赵力平的悲欣家事
  • 2011年12月1日,是朱德诞辰125周年。此前,朱德唯一儿子朱琦的夫人、年过八旬的赵力平老人,一直忙于大型纪念活动的筹备工作。在她位于北京玉泉路一个普通公寓楼的住宅里,她和朱德生前身边的工作人员袁存建见了面,两位老人高兴得拥抱起来。
  • 江青为何会自杀
  • 一 凡是研究过“文革”历史的人,对江青的印象都比较深刻,国外有的报刊还不时对她有所报道。在“文革”期间,江青倚仗毛泽东的权威和她自己的地位,呼风唤雨,权力极大,影响极深,这是不容置疑的。“文革”开始以后,陈伯达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江青任第一副组长。陈伯达有一段时间因病休假,中共中央任命江青为代理组长,负责文革小组的全面领导工作。即使陈伯达在组长的岗位上时,江青也是实际上的一把手,往往是她说了算。在中共九届一中全会上,江青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为中共中央核心领导成员之一。
  • 寻找张国焘墓地
  • 2010年盛夏,我从加拿大温哥华飞往多伦多,去参加母校北美校友会的年度聚会。其间,在两位学友的陪伴下,专程去寻找了张国焘的墓葬之地。多伦多市区周边的墓地很多,然而关于张国焘的下葬墓穴,坊间却流传着几种不同的版本,语焉不详。为了能顺利寻找到真实的墓地,出发前我们做了仔细的调研,查询了张国焘墓地的大致方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驱车出发了。
  • 一个混血儿在“文革”中的悲剧
  • 杨宪益(1915.1-2009.11),著名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专家、诗人。人们较多了解杨宪益与他美丽的英国妻子戴乃迭的爱情故事,知道他们合作翻译了《红楼梦》、《儒林外史》等多部中国历史名著,然而却很少有人了解这对翻译大家、恩爱夫妻,在事业、成就背后所承受的不可言说的内心伤痛。
  • 我参与接待尼克松总统访华
  • 接到外交部和公安部的联合通知 1966年“文革”前,我在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工作,主任是张奚若。“文革”开始后,这个机构进行了调整和撤销,人员重新分配。本来已经通知我们夫妇到瑞典使馆工作了,我们也做好了赴任准备,结果我却被临时安排到“文委”的下属单位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到该院后不久,全校教职员工都被安排到河南信阳地区的明港镇“五七干校”,
  • 从父亲博古的错误说起
  • 在中共历史上,最年轻的领导者是谁?答案是博古。他从团中央书记一跃成为中共中央总负责人,被人笑称为“中共中央的小伙子”;也被认为曾追随王明宗派集团,给中国革命造成重大损失。24岁突上巅峰,28岁交出大权,39岁飞机失事罹难。原名秦邦宪的博古,未能走出1946年。2010年4月30日,中央音乐学院对面一家书屋,博古之子秦铁,讲述了他眼里真正的父亲博古。
  • 祖父陆宗达与他的师友
  • 陆昕系训诂学家陆宗达之孙。陆宗达,一生精研训诂,考证名物,是章太炎、黄侃“章黄”学派的重要继承人;又喜交游、爱美食、嗜烟酒,性情浪漫,兴趣广泛。在本文中,陆昕以祖父陆宗达为中心,描写了陆宗达与章太炎、钱玄同、黄侃、胡适等文化名流的交往,文采风流,跃然纸上。
  • 于会泳和他留给历史的悲声
  • 1967年5月24日,“革命样板戏”这个词汇首次出现在《人民日报》上,而一周后在《人民日报》社论《革命文艺的优秀样板》一文中,又五次出现了“八个革命样板戏”的字样。一个本该是文艺范畴的概念就这样强行闯入中国的政治生活当中,并刻在了一代人的记忆之中。
  • 蒋介石对溥仪的三副面孔
  • 蒋介石与溥仪,这两位近现代史上的风云人物,虽然长期在政治舞台上“同台演出”,极尽呼风唤雨之能事,现实中两人却是从未谋面、形同陌路。翻看各种史籍,即便是稗官野史,也从无半点两人直接交往的蛛丝马迹可寻。
  • 杨荫榆被鲁迅骂“寡妇办学”始末
  • 杨荫榆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子大学校长。今天她的名字知道的人已不多,如果不是鲁迅那篇被选进中学语文课本的《纪念刘和珍君》,恐怕她更是早被人们忘却了——很长一段时间内,正是鲁迅的这篇文章使她几乎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获得了“不朽”。
  • 彭德怀拒绝与彭真合影
  • 上世纪60年代,中国开展了“大三线”建设。彭德怀元帅曾任“大三线”建设第三副主任。他深入群众、作风严谨、实事求是,深得“三线建设”职工的爱戴。彭德怀在职工们的印象中,是十分随和、平易近人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除外,那一次彭德怀拒绝了和同志们合影的要求。彭德怀是有意和同志们保持距离,还是难以言明的另一种保护呢?至今,很多亲身经历过那件事情的“三线建设”人还不知道其中的内情。
  • 酷吏是怎么“打黑”的?
  • 以今天一些人的眼光来看,古代的酷吏似乎是很吸引人的。表面上看,酷吏有以下好处:
  • 为啥处理不了高俅?
  • 《水浒》里的高层奸臣也不外是蔡京、高俅、童贯、杨戬(排名不分先后)等几个人,因高俅名声远扬知名度颇高,所以题目里就用了高俅。高俅们的奸佞,梁山人知道,民间人知道,朝廷人知道,皇帝最后也知道。依常理,皇帝应当调查然后处理这些奸臣,然而皇帝对此没有任何作为,奸臣们依然逍遥自在地站在金銮大殿上,皮毛未损,童枢密还是童枢密,高太尉还是高太尉,蔡太师还是蔡太师。
  • 东林崛起
  • 国本之争 万历帝年轻时,有一次去太后宫里请安,临时兴起,匆匆临幸了一个王姓宫女,过后就把这事忘了。不料王氏却因此怀孕,生下了万历帝的长子朱常洛。万历帝不喜欢这个孩子,迟迟不给他太子的名分。万历十四年,万历最宠幸的郑妃生下了皇三子朱常洵,立即被封为皇贵妃,地位仅次于王皇后。
  • 晚明三大案
  • 到了万历帝晚年,怠政已经到了空前绝后的程度,宫内的文书堆积如山,理都不理。想当官的人很多,年纪大了想退休的也很多,可万历帝就是不批示,官员的升迁奖惩也几乎停滞了。到了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六科给事中只有四个人,都察院十三道御史,只有五个御史,巡视全国的任务,居然就落到这五个人身上。六部的尚书、侍郎加起来只有四个人,有的部连尚书都空缺。刑部大牢里关了上千名人犯没法处理,就因为没有刑部尚书判案。
  • 独揽朝纲
  • 万历帝后期,党争的主角是浙党、齐党和楚党三党。后来东林党崛起,浙齐楚三党停止纷争,联手对付东林党。泰昌帝刚登基时,东林党人周嘉谟出任吏部尚书,提拔了大批东林人士填补万历晚年以来的职务空缺,给东林党的掌权和壮大提供了充分保证。
  • 毁灭之路
  • 水火不容 东林党和阉党如何走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很多史料有不同的说法。要说仅仅是魏忠贤迫害忠良,显然缺乏说服力。除了东林人士行事偏激激化矛盾之外,魏忠贤的政治权欲,阉党无耻,士人的怀恨报复,天启朝的政治昏暗等等,都是部分原因。东林党人与其说被魏忠贤这个大太监所害,不如说被文官内部的同类所害,魏太监不过是阉党的一面旗帜而已。
  • 来俊臣:酷吏的末日
  • 一 来俊臣,雍州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唐代武周时期最著名的酷吏。历任侍御史、左御史中丞。喜酷刑,擅逼供。在任期间,前后所破千余家,冤死者众。万岁通天元年(696年),迁升洛阳令、司农少卿。万岁通天二年,伏诛。
  • 裴炎:李唐忠臣,还是女皇鹰犬?
  • 唐永淳二年(683年)十二月,唐高宗李治病逝于东都洛阳,临终前留下遗诏,命太子李显“于柩前即皇帝位”,同时宣布“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这句话的政治意义非同小可,因为它赋予了武后参与朝廷决策的合法性。
  • 情歌王子李商隐的纠结人生
  • “诗圣”叫杜甫,“情圣”多半就该叫李商隐了。李商隐是个大情人,起码是一情歌王子。
  • 戚继光:寻找强大后台的技艺
  • 一片刀锋在即将生锈的前夜 万历十五年,59岁的戚继光更加衰老了。这位几年前叱咤风云、令边寇为之丧胆的英雄,这位马蹄催征、征战南北的职业军人,这时已完全成了一个龙钟老人。
  • 乱世忠臣皇甫嵩
  • 公元184年爆发的黄巾起义使得东汉王朝岌岌可危,虽然朝廷最终平息了这场变乱,但刘家天下至此已再无重归一统之可能。因为平叛过程中涌现的一批将领,已成长为手握重兵的军阀,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曹操。他在青州打败黄巾军后,获得30多万降兵,具备了参与群雄逐鹿的实力。没过几年,便开启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政治局面,曹氏代汉只是时间问题。曹操虽以平定黄巾起义起家,不过,严格说来,他战胜的只是黄巾军残余力量,算不得平叛的首功之人。黄巾起义的头领是张氏三兄弟:天公将军张角、地公将军张宝、人公将.车张梁。他们以宗教首领的身份领导着黄巾.车主力,但没有一个败在曹操手下,真正打败他们的是汉末名将皇甫嵩。
  • 再谈单一小农经济及其影响
  • 单一农业社会的人口是稠密而不流动的,个中原因也应该从单一农业经济方式本身来寻找。
  • 吴宓力荐陈寅恪
  • 上世纪20年代,在清华大学决定筹建国学院时,校长曹云祥听取了胡适的建议,实行宋、元导师制.并邀请胡适仟导师,但胡适推辞了,向曹云祥推荐了梁启超、王国维以及章太炎。梁启超和王因维同意了,章太炎坚辞不就,只好作罢。这时,身为国学院筹备处主任的吴宓向曹云祥推荐了当时还在柏林留学的陈寅恪。从现有的资料看来,曹云祥当时没有立即答应。
  • 朱维铮:“硬骨头”的启蒙者
  • 在因室中踱步的他,忽地想明白“我应该有一颗属于自己的头脑。”日后他多次告诉学生,自己曾是个很听话的人,但从这天起,他决定再也不用别人来替他思考。
  • 不低头的林韦
  • 林韦是一位忠诚于人民的新闻记者,一个毕生追求真相和真理的人。他在前半生中经历了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华北《人民日报》和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的创建,始终是人民日报的重要干部。他成长在人民日报,挫折在人民日报。晚年,他是《中国社会科学》杂志负责人之一,是在思想领域影响很大的刊物《未定稿》主持人之一。他倾全力支持和推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他的思想光华在晚年放射得更加耀眼夺目。
  • 晚年雷震点滴
  • 1970年9月3日,狱方正式通知雷震翌日上午8时出狱。10年冤狱行将结束,雷震内心感慨良多,自撰对联贴在牢门前:十年岁月等闲度,一生事业尽消磨。横批:所幸犹存。
  • 唯美诗人邵洵美
  • 一 徐志摩在上海住家的时候,家里有一个精美的册子,专供朋友们来了随意写写画画之用。志摩去世后,小曼将此册子作为一辑,编进《志摩日记》书中,名为《一本没有颜色的书》。其中一幅画,是邵洵美画的,墨笔刷刷几下,涂抹出一个长长的脸,猛一看像现在一些人家里挂的那种带角的羊头骨。旁边是他的题词:“长鼻子长脸,没有眼镜亦没有胡须,小曼你看,是我还是你的丈夫?”
  • 晚清才子外交官陈季同
  • 一 提起陈季同,今人能知道的怕是很少,他几乎被人们遗忘了。
  • 陈洁如对蒋介石的爱与恨
  • 2009年3月19日,中国新闻社向海内外发出电文:“蒋介石、陈洁如结婚时所用家具重现上海滩”。文中说:“蒋介石和陈洁如结婚时用的五门橱19日迎来‘乔迁之喜’,西迁至上海青浦的福寿园人文纪念馆,并将于清明前后携手百件名人珍贵藏品一起与上海市民见面。”这则电文勾起了人们对蒋介行曾经一段短暂婚姻的回忆。
  • 师者,以德行育人
  • 古人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但是,在物欲横流的如今,为师者早已不再局限于此了。我认为,在强调素质教育的现在,为人师者更应该注重用自己的德行去影响和教育学生。
  • 陈寅恪:游学海外13年带回的却是东方学
  • 早年的湖南原本是保守闭塞之地,在洋务运动中却突然开风气之先,兴学、办报、开矿、建工厂,这得益于当时的湖南巡抚陈宝箴。陈宝箴有个助手,也就是他的儿子陈三立,父子俩在戊戌变法失败后,被朝廷革职,”永不叙用”,原因是他们在湖南率先变法。
  • 杜甫的诗情哲思
  •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巩县(令河南巩义)人。盛唐时期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约有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被后世尊称为“诗圣”。
  • 黄土画派 罗平安
  • 罗平安,祖籍湖北,1945年生于西安,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顾问、西安中国画院艺术顾问、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陕西省国画院画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授予“突出贡献专家”。先后有四十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江苏省美术馆、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美国哈佛大学东方艺术博物馆等处收藏。
  • [名人轶事]
    雅人深致金岳霖(谢志浩)
    [旧事重提]
    百里奚的苦情夫人杜氏(阿零)
    囊萤映雪:一场读书秀而已(佚名)
    看管仲怎么忽悠人民(贾志刚)
    曹操为何纵容关羽过关斩将?(王俊楚)
    [五味人生]
    朱德儿媳赵力平的悲欣家事(赵力平[口述] 周海滨[采写])
    江青为何会自杀(杨银禄)
    寻找张国焘墓地(桑宜川)
    一个混血儿在“文革”中的悲剧(范玮丽)
    [我的回忆]
    我参与接待尼克松总统访华(周尔鎏[口述] 王岚[整理])
    从父亲博古的错误说起(秦铁[口述] 周海滨[整理])
    祖父陆宗达与他的师友(陆昕)
    [史海钩沉]
    于会泳和他留给历史的悲声(施京吾)
    蒋介石对溥仪的三副面孔(相京)
    杨荫榆被鲁迅骂“寡妇办学”始末(诸荣会)
    彭德怀拒绝与彭真合影(沈国凡)
    [另眼看史]
    酷吏是怎么“打黑”的?(李铁)
    为啥处理不了高俅?(马亚丽)
    [封面故事]
    东林崛起(远上寒山)
    晚明三大案(云中君)
    独揽朝纲(王元)
    毁灭之路(杰民复礼)
    [宫廷风云]
    来俊臣:酷吏的末日(郭灿金)
    裴炎:李唐忠臣,还是女皇鹰犬?(王者觉仁)
    [人物春秋]
    情歌王子李商隐的纠结人生(王青笠)
    戚继光:寻找强大后台的技艺(聂作平)
    乱世忠臣皇甫嵩(崔建华)
    [学界观点]
    再谈单一小农经济及其影响(李西堂)

    吴宓力荐陈寅恪(唐宝民)
    [世纪回眸]
    朱维铮:“硬骨头”的启蒙者(黄薇)
    不低头的林韦(钱江)
    晚年雷震点滴(范泓)
    唯美诗人邵洵美(韩石山)
    晚清才子外交官陈季同(刘继兴)
    [名人婚恋]
    陈洁如对蒋介石的爱与恨(贺伟)
    [各界论坛]
    师者,以德行育人(刘妍)

    陈寅恪:游学海外13年带回的却是东方学
    杜甫的诗情哲思
    黄土画派 罗平安
    《各界》封面

    主办单位:陕西省政协未来出版社

    主  编:大可

    地  址:西安市建国路76号

    邮政编码:710001

    电  话:029-745420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3906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302/d

    邮发代号:52-148

    单  价:7.00

    定  价:8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