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别拧我头发”
  • 学会自由
  • “言论自由”,是被写进我国宪法的。但很多同志对此理解并不深入。比如,“荒谬言论”能否享有言论自由呢?这个问题,是人们常问的一个问题。如果您不假思索地回答:“荒谬言论哪能给言论自由呢!”恕我直言,您立刻掉入了“陷阱”——这“陷阱”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请问。您如何判定还没有说出来的话,是‘荒谬’言论,使您能事先就剥夺他的言论自由?”我想,除非您能大言不惭地宣布自己是“洞察一切”的神仙,尚未说出就能判定言论荒谬。
  • 补白:苏联时期的一则政治笑话
  • 苏联解体后,媒体纷纷刊布该时期的政治笑话,成为人们洞察苏联民情民意民心的一扇别致的窗口,以下是其中的一则:
  • 为什么需要言论自由?
  • 密尔在《论自由》中说,迫使一个意见不能发表就是对整个人类的掠夺。因为,假如那意见是对的,就失去了一个以错误换真理的机会;假如那意见是错的,也失去了从真理与错误的冲突中产生出来的、对于真理更加清楚的认识和更加生动的印象。
  • 和谐更要允许自由思想
  • 倡导“和而不同”,是对曾经盛行的非此即彼、势不两立的思维方式的否定;作为包含着尊重每个公民权利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它是对一度流行的只讲统一、抹杀差异,只讲安定团结、无视生动活泼的片面的思想理念的扬弃和超越。
  • 补白:鲁迅先生答《中学生》问
  • 1931年,《中学生》杂志社向鲁迅提出一个问题:“假如先生面前站着一个中学生”,“(先生)将对他讲怎样的话,作努力的方针”?鲁迅回答道:“先生我回问你一句,就是:我们现在有言论的自由么?假如先生说‘不’。那么我知道一定也不会怪我不作声的。假如先生竞以‘面前站着一个中学生’之名,一定要逼我说一点,那么,我说:第一步要努力争取言论的自由。”
  • 补白:冯自由名字的由来
  • 《革命逸史》的著者冯自由原名懋龙,其父冯镜如与康有为有旧,但冯懋龙在日本留学时,对康有为等保皇派十分厌恶。当时,保皇派办有《清议报》,康有为对该报干涉极多,尤其不准出现“自由”二字,麦盂华、
  • 补白:谁能监督毛泽东
  • 我总记得1978年年底,在安徽省合肥的医院和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安子文一起待命回京平反复职时,他对我说的一句话:谁能监督毛泽东呢?
  • 汕头市龙湖区:全国首批实施国家知识产权强县工程区
  • 继2007年通过省知识产权试点区的验收后,近日,汕头市龙湖区又被国家知识产权局确定为全国首批实施国家知识产权强县工程的区,成为粤东地区唯一获此殊荣的一个区。
  • 自由社会就是责任社会
  • 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的时候,曾经做过一栋学生宿舍楼的“居住顾问”,其中一项任务就是给新来的学生签房约。别看入住学生宿舍楼这么点小事,哪怕就住-一个月,也要签厚厚一沓合同,非常繁琐。其中有一份奇怪的合同,名字叫“含铅涂料风险说明书”,大致意思是,这是栋老房子,其旧涂料中含有铅的成分,你要保证没有7岁以下的儿童随同你居住在此。
  • 情愿不自由
  • 新加坡人有一种强迫症,住得久了,连我都有这种毛病。我手里若攥着垃圾,可以走上好几百米,直到眼前有垃圾筒为止;看见地上有纸屑,一定要捡起;口里有痰,就吐在随身带的纸巾里,哪怕身边就是沟渠。
  • 唐朝的言论自由
  • 唐朝,是中国史上文化、政治、经济最发达的一朝,也是拥有言论自由的朝代。后人称之为“盛世”,实在是名副其实。所谓盛世。不单是社会安稳。物质丰富,百姓衣食无缺。而且更主要的是百姓言论自由。可以说,它是一个盛世应该具备的基本要素。唐朝虽然也有不少文字和语言上的忌讳,但忌讳的范围以私人之间为主,一般的,可以放言无忌。
  • 司马光的“言路”
  • 对于言路闭塞,司马光有切肤之痛。宋神宗去世之时,“诏求直言”,高太后派人慰劳前来奔丧的司马光,并问“为政之当先”,司马光就说了四个字:“请开言路。”然而,司马光当权之后,是否就能闻过则喜呢?好像也没有这样的豁达。不要说是政见对立,即使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其识见稍有差别,也是要视之为“干扰斗争大方向”之“杂音”的。
  • 袁世凯时代的一篇时评
  • 1912年5月20日,23岁的上海《民权报》记者戴天仇,发表了一篇只有24个字的时评短论《杀》,却一连用了4个“杀”字,端的是杀气腾腾,表现了这位爱国青年的极大义愤:
  • 为反对而反对
  • 我写的书有九十六本被查禁了,人类有史以来,不论是古今中外,我写的书是被查禁最多的一个人,写呀写呀写,直到把国民党写垮了为止,他们对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 自由是什么?
  • 我站在沙田赛马场的二楼,几十万市民冒雨观赛,呼喝不已。 身边的老先生很客气地买汽水给我们喝,他是刚退休的公务员,每周三到这里来看赛马,是他与老妻十数年的习惯,从未更变。
  • 美式自由与中式自由
  • 给人的印象,美国是自由的国家,如由香港移民美国的一个人,一下飞机就对前去接他的朋友说:“我觉得这里处处都是自由空气,好像另外投过了胎。”可没过多久,这位新移民就感到处处不适应了,因为在美国,政府有政府的纪律,军队警察有军队警察的纪律,企业界有企业界的纪律,而纪律之严,凡是禾在美国住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 不听“杂音”教训可鉴
  • 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在任期间的交通厅党组会议记录清楚地显示:他完全凌驾于党组之上。党组成员迫于其压力等原因,从工程立项的讨论到干部人事的安排,很少有人发表不同意见。石把这称之为“没有杂音”(河南省“讲正气、树新风”主题教育活动《典型案例剖析》)。
  • “电视遮盖”应当慎行
  • 收看香港电视节目尤其是新闻节目,在遇到所谓“敏感”问题时,电视信号常常被遮盖并被特意换成广告,这种做法总让人感到背后有自以为“高明”的人在指点我们哪些节目该看,哪些不该看,令观众颇不舒服,令群众颇不满意。在全球华人中间口碑很好的凤凰卫视“有报天天读”节目就经常被遮盖,使我们不能不对这种行为的正当性作些思考。
  • 法无禁止即自由
  • 江苏省人大常委会修改通过了新的《江苏省暂住人口管理条例》,取消了原先的“严禁无婚姻证明的男女混住”的条款。这则消息中有一句话特别引人注目,江苏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主任孙如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一般的法理原则,法律不禁止的行为就应该视为允许,政府就不应干预。
  • 律有缺陷应废除
  • 我国现行刑法对于诽谤罪,对于什么是“情节严重”、“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相关定义,给实践中的随意定罪留下了很大空间。
  • 远去的西南联大
  •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迅速占领平津。北平——这座文化古城、中国的文化学术中心也在日寇的铁蹄下呻吟。不久,北方三所最著名的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南迁,组成了长沙临时大学。但随着日军的南侵、武汉的失守,
  • 用最自由的方式学习
  • 有两堂绝妙的课,或许我们能从中体味到大学课堂的乐趣和人生应有的目标。第一堂课是西南联大的刘文典教授开设的《文选》课。刘老先生讲课不拘常规,常常乘兴随意,讲哪算哪。有一天,他讲了半小时课,突然停下了:“我不上了!
  • 鱼儿眼中的海
  • 有一条鱼在很小的时候便被捕上了岸,打鱼的人看它太小,而且很美丽,便把它当礼物送给了女儿。小女孩把它放在一个鱼缸里养起来,它每天游来游去,总会碰到鱼缸的内壁,心里便有一种不愉快的感觉。后来鱼越长越大,
  • 栅栏与自由
  • 波尔卡市幼儿园的新址在一条繁忙的高速公路旁。幼儿园的新操场既宽敞又平坦,还安装了很多吸引孩子的游艺设施,但户外活动时间里,小朋友们宁可挤在楼道里,也不肯到操场的草坪上玩。尽管操场跟高速公路之间。还隔着一段不近的距离,但公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还是让小家伙们紧张不安,无论老师怎么哄怎么劝也不管用。
  • 天堂和笼子
  • 上帝问一只被因在笼子里的画眉:“你愿意到天堂去生活吗?”“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为什么要到天堂去呢?”
  • 要自由的鹌鹑
  • 有一群鹌鹑在草地上觅食。猎人过来了,他很麻利地用网捕获了鹌鹑。他把鹌鹑装入笼中。
  • 天高任鸟飞乎?
  • 以前总认为鸟儿是最自由的,它们可以无忧无虑地在蓝天上自由翱翔。然而现在。人们却把它关在笼子里,使它失去了自由,只有墙上画着的小鸟才在自由自在地飞翔。
  • 最牛“潜伏”者:中共特工李克农
  • 上演“整特务”的好戏 李克农,祖籍安徽巢县,生于芜湖。1917年,18岁的李克农在北京参与《通俗周刊》的发行工作,后因张勋复辟,被迫回到芜湖。“五四”运动后,李克农参与领导学生运动,1926年底,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4月18日,
  • 为《潜伏》不完美的大结局打满分
  • 电视台的人一般有一个通病,回家不看电视。但我是一口气看完《潜伏》的。原因是一个多月前,一个同事向我推荐,我用四五天时间看完了《潜伏》。确实好看,经常半夜看到一两点不想睡觉。
  • 愿领导人访谈不再“出口转内销”
  • 2008年9月30日上午,总理温家宝接受了美国《科学》杂志专访,又一次让国内媒体羡煞。
  • 部分官员因何文凭渐高而能力渐弱
  • 1月20日上午,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出席十届省纪委第三次全体会议并作重要讲话。汪洋在谈到转变干部作风时说,现在我们有些干部学历.越来越高,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越来越弱,面对复杂局面。要么束手无策,要么工作方法简单生硬,这与我们狠抓各项工作落实的要求是格格不入的。
  • 后人之哀
  • 自少就知道庐山是避暑旅游的好地方,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到彼一游。待年逾花甲,才得以参加旅游团登山,总算遂了心愿。去时正值深秋,山上山下一个凉,体会不到它气候宜人的舒适;还不巧逢上淫雨,云遮雾障,真个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加上体弱腿软,难以篁应“赶鸭子”式的快节奏观光,只好放弃探索“三,叠泉”等险要胜景,以致被人笑为:到山不到泉,白白走一遭!
  • 从井冈山到庐山的思考
  • 江南有两座名山:一曰井冈,一曰庐山。 这是两座风景名山。更是两座政治名山。 两山相距不远,1998年秋往游,我们乘汽车8小时即达其两端。但用历史的尺子去丈量,有一个政党在两山之间走了几十年。当他们1927年走上并冈山时,这是一个被国民党军追打得东跑西颠的小股武装;当他们1959年走上庐山召开“庐山会议”时,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执政党。
  • 陈毅剃头
  • 1949年10月下旬,兼任华东军政大学校长的陈毅抵达南京,出席“军大”开学典礼并讲话。当时“军大”从战备出发,在“内务规定”中要求女学员剪短发,男学员剃光头。但大多数学员是来自刚解放的大中城市的知识青年,不少男学员碍于面子不愿意剃光头。
  • 江青吃醋
  • 1959年夏天,中共中央在江西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有一天下午,毛主席卫士打来电话,说毛主席邀请我到芦林水库游泳。我感到意外:毛主席怎么突然约我游泳?又一想,主席可能有别的事,就赶紧找出游泳衣。
  • 一个玩笑 两种人生
  • 那时,班上有个建筑包工头的儿子,家里有钱,读初三的时候他父亲就给他买了复读机学英语。偏偏那小子将宝贝不当回事,随手到处乱放。看着他的得意样,大家都很眼红。
  • 一根绳子 三种人生
  • 三个好兄弟掉进了井里。生命垂危之际,一根绳子垂下,他们.同时抓住绳子向上攀爬。 爬到井壁的一半,上边有人说:“绳子只能承担两个人的重量,否则,就会崩断。”
  •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文章——为何非优等生领导优等生
  • 在大学里,他们是成绩勉强及格的非优等生,但他们中的40%却敢于要求月工资5万至10万卢布的工作;而在那些门门功课皆5分的优等生中,仅有20%敢于索要如此的高薪。这令俄罗斯舆论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大跌眼镜:非优等生为何敢狮子大开口,而优等生却如此扭捏?
  • 坏同学咋都当了老板
  • 一次回老家,与几位小学同学相聚,聊起了近况后,大家纷纷感慨:想当年,那些还抄我们试卷的坏分子,如今个个都当了老板。而我们这些当初成绩优异的好学生,多半拿着死工资,买不起房,供不起车,境遇很一般。
  • 人的两种智慧
  • 一个人有两种智慧,一种是“课堂智慧”,就是学习与吸收知识的能力;另一种是常常被人所忽视的“第二智慧”,包括“研究智慧”和“街头智慧”。研究智慧是一个人消化知识、发明创新的能力,而街头智慧是一个人与社会打交道、与人交流、推销和开发市场的能力。
  • “高考状元”未必是社会顶尖人才
  • 中国校友网调查了560位:“高考状元”的成才状况。该调查得出的结论发人深省:所谓的“高考状元”,未必就是社会的顶尖人才。
  • 两份名单
  • 我曾经把两份名单给十个人看,问他们对这些人是否熟悉,为什么熟悉,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第一份名单是:傅以渐、王式丹、毕沅、林召堂、王云锦、刘子壮、陈沅、刘福姚、刘春霖。
  • 令人叫绝的人事安排
  • 美国西玛顿期货投资公司在北京新组建亚洲商务区总部。经过严格的审查、考试等几轮残酷竞争,应聘者中最终有5人被录用。负责招聘的总裁助理向总裁迈克诉苦:这5人的综合素质都差不多,他们的具体分工费尽心思还是难以确定。
  • 门为谁开
  • 跟儿子聊天时,儿子说他的一个朋友在谷歌得到了一份工作。说这话的时候他一脸的崇拜,我这个听的人也一脸的崇拜。我们一致认为,如果说微软改变了我们思维的话,谷歌其实正在不知不觉中改变我们周围的世界。所以我们两个都比较崇拜谷歌。
  • 就地淘金
  • 小镇上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南下北上打工去了。这些远走他乡的淘金者靠出卖力气和智慧换来的血汗钱,给贫穷落后的小镇缓缓输入营养,让小镇渐渐泛出了一丝血色和活力。多年来,这里的人们固执而死板地认为,交通闭塞、资源贫瘠的小镇,要想致富只有打工这条路。
  • 只因不再原始
  • 那个村庄,挺穷。 那里的人挺怪,常年住在树上。 有一天,当他们商量着要从树上搬下来,恰好有智者路过。智者在酋长的耳边说了句悄悄话,酋长听了立即连连点头,并命令大家还住在树上。
  • 爱情的最佳位置
  • 日盼夜盼,我和老公终于也成了有车一族。但没有想到,有车之后,我的心情却越来越恶劣。丈夫握着方向盘,妻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两个人谈笑风生悠悠驶过,在我这个小女人的心里,也算街头一景。
  • 乃尖与刀把
  • 忘了那一回是要剪什么东西,喊老公把剪刀拿来。他拿来了。却是捏着刀尖把刀把对着我。我说你看你那个笨啊,连把剪刀都不会拿。读初二的女儿听了,在旁边打抱不平:“妈你怎么连这个都不懂?爸是爱你,怕你被刀碰着才那么拿的。”
  • 抱我一下好吗?
  • 一天夜里,男孩骑摩托车带着女孩超速行驶,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 女孩:“慢一点……我怕……” 男孩:“不,这样很有趣!”
  • 至爱无形
  •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默默流泪,不是因为悲哀,而是因为幸福。我见过他,是在朋友的病房里。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骂她,一个低眉顺眼很温柔很漂亮的女子。
  • 死者为生者征婚
  • 有一位年轻的教授叫大卫·费德斯顿,他非常爱自己的妻子,爱自己的家,是个十分受学生尊敬的老师。不幸的是,有一次他坐公共汽车,与另一辆迎面疾驶的公交车相撞,就在车祸发生的一刹那,他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而他自己却受了很重的伤,被送进医院。
  • 诗文拾趣(四十七)
  • 朱镕基深情背出百姓“顺口溜” 1998年8月外交部举行第九次使节会议,我作为驻越南大使也回国参加会议。会议的重要议程之一,是请朱镕基总理在京西宾馆向大家作我国经济形势报告。那天,来听报告的人较多,朱镕基总理走上讲台,
  • [摄影选粹]
    “别拧我头发”
    [学海泛舟]
    学会自由(沈敏特)
    补白:苏联时期的一则政治笑话
    为什么需要言论自由?(蒋冬梅)
    和谐更要允许自由思想(祁志祥)

    补白:鲁迅先生答《中学生》问
    补白:冯自由名字的由来
    补白:谁能监督毛泽东
    汕头市龙湖区:全国首批实施国家知识产权强县工程区
    [国际之窗]
    自由社会就是责任社会(刘瑜)
    情愿不自由(六六)
    [说古道今]
    唐朝的言论自由(李兴濂)
    司马光的“言路”(宋志坚)
    袁世凯时代的一篇时评(李兴濂)
    [港台之页]
    为反对而反对(李敖)
    自由是什么?(柴静)
    [反腐倡廉]
    美式自由与中式自由(魏得胜)
    不听“杂音”教训可鉴(杨石)
    [法制建设]
    “电视遮盖”应当慎行(朱征夫)
    法无禁止即自由(子曰)
    律有缺陷应废除(高一飞)
    [校园撷英]
    远去的西南联大(冯远理)
    用最自由的方式学习(钱理群)
    [生活思絮]
    鱼儿眼中的海(佚名)
    栅栏与自由
    天堂和笼子(不殆)
    要自由的鹌鹑
    [艺术长廊]
    天高任鸟飞乎?
    [人物春秋]
    最牛“潜伏”者:中共特工李克农(肖岱)
    为《潜伏》不完美的大结局打满分(达人钧钧)
    [管理学]
    愿领导人访谈不再“出口转内销”(熊培云)
    部分官员因何文凭渐高而能力渐弱(毕晓哲)
    [回顾与反思]
    后人之哀(南雁)
    从井冈山到庐山的思考(张勇)
    [名人轶事]
    陈毅剃头(杨诚)
    江青吃醋(王光美)
    [做人与处世]
    一个玩笑 两种人生(方冠晴)
    一根绳子 三种人生
    [人才天地]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文章——为何非优等生领导优等生(斯韦特兰娜·库济娜)
    坏同学咋都当了老板(郑明)
    人的两种智慧(顾钧)
    “高考状元”未必是社会顶尖人才(吴兴人)
    两份名单(刘诚龙)
    [求职故事]
    令人叫绝的人事安排(赵功强)
    门为谁开(程玮)
    [经营之道]
    就地淘金(曾有情)
    只因不再原始(张玉庭)
    [人间真情]
    爱情的最佳位置(陆定英)
    乃尖与刀把(姜美云)
    抱我一下好吗?(悠然)
    至爱无形(宗召伟)
    死者为生者征婚(李剑红)
    [开心小品]
    诗文拾趣(四十七)
    《学习之友》封面

    主管单位:汕头市新闻工作者协会

    主办单位:汕头市新闻工作者协会

    主  编:黄荣章

    地  址:广东汕头市委办公楼309室

    邮政编码:515036

    电  话:0754-8285311

    电子邮件:xxzy126@126.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4474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057/d

    单  价:3.00

    定  价:3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