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周易》对中国社会的影响
  • 《周易》是中国社会文化之根本,不仅具有政治决疑的作用,还塑造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变通日新、生生不息、保合太和的和合精神,培孕了中华意象的直觉思维、和合的整体思维和阴阳的逻辑思维,对天文学、医学、养生学、数学、建筑学等自然科学有不可或缺的影响。
  • “感”·“象”·“数”——《周易》经传象数观念的哲学人类学释读
  • 象数观念是《周易》经传乃至易学中的基础和核心观念。历来对象数观念的理解和解释,往往局限于象数观念本身,而对《周易》经传的产生背景、以及其中的另一个重要观念——“感”,则关注不够。本文从哲学人类学的视角,在考察《周易》经传的产生背景以及“感”、“象”、“数”三者之间关系的基础上,认为《周易》经传中的象数观念其实是原始时代的感性具体的思维方式及其宇宙观的积淀。具体说来,“数”也是“象”,它们本来都是“互渗”或“交感”的中介;换句话说,《周易》经传象数观念的最终依据其实是感;象数因感而蕴涵着向天道观和伦理观发挥的可能性。
  • 《周易》蒙卦多重含义的哲学透析
  • 对《周易》本体历来有多样化的诠释和理解。本文力图从现时代社会文化生态与《周易》的关联点上对蒙卦作多重含义的透析,旨在体察中华民族文化的内在生机、发展机缘和社会生态。
  • 《周易》与接受美学
  • 《周易》作为众经之首,对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的思维定势产生过强烈的影响。在《周易》影响下形成的玄学论文艺观,则是基于表现宇宙原理的理论。这种宇宙原理在玄学论中一般都称之为“道”。“道沿圣以垂文,圣因文而明道”,由此形成宇宙、作者、作品三者关系;而文章必须通过读者大众的阅读,才会对社会起作用,这就强调了读者中心。后来,西方兴起的接受美学,也强调读者中心,正与中国的玄学论文艺观不谋而合。
  • 以《易》取名的数理统计与文化透视
  • 古人喜取《周易》命名,这一现象一些学者曾加以注意,但未作深入研究。本文对《中国文学家大辞典》采用穷尽式的数理统计,探求出《坤》、《乾》等16卦为常用卦,其卦彖辞、二五爻辞及《文言》等为常用爻,进而推索卦爻取舍背后所隐藏的价值取向与哲理内涵,提出并考察援《易》取名之宋前少宋后多这一现象。
  • 关于帛书《易之义》解说坤卦卦爻辞之文义的辨正
  • 用《说卦传》的八卦方位说或汉易卦气说去解说《周易》坤卦卦辞,都会遇到岁时和方位逆行的问题,这是违背八卦方位与卦气原理的。这表明有学者据帛书《易之义》中“岁之义”的说法推断《周易》本经中有卦气思想的看法是行不通的。细考帛书原文,其“岁之义,始于东北,成于西南”一句其实本非解说坤辞“西南得朋,东北丧朋”的,而是解说初六爻辞的。而就爻辞“履霜坚冰至”一语本身而言,我们无法从中看出什么方位问题,传本《易传》亦无此类解读,故帛书有关“岁之义”的说法只能视为帛书制作时代的观念。
  • 程伊川与马王堆之间——天理、象数与汉宋易学的视角
  • 本文认为,伊川易学的传统上溯到王弼是不够的;伊川易学“即事尽天理”之说,已经在宗教的层次上把握了《周易》的深义,可以追溯到马王堆易学的传统;与王弼易学不同的是,伊川易学在注重义理的同时,并没有尽黜象数,而是与马王堆易学一样,同时兼顾了《周易》卦画爻象的基本性质,比较伊川易学与帛书《周易》,使我们对宋易的来源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不仅宋易义理之学与帛书易学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宋易象数之学与帛书易学也有不容忽视的关系;在宋易来源的考察中,只有超越义理易学与象数易学的学派偏见,才有可能对此问题有真正的再认识:在宋学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宋代易学,其来源也许与马王堆帛书《周易》之学有密切的关系。
  • 关于有人冒充中国周易学会办理会员证进行诈骗的公告
  • 《台湾易学史》
  • 赖贵三主编,台湾里仁书局2005年2月出版。全书40余万字,631页。本书分为上编和下编两部分。上编为“历史考述实录”,客观陈述了台湾易学发展的历史情况,将其划分为三阶段七时期,并附录多篇整理资料,以供参考。分为三部分。一是研究成果述略,收集了海峡两岸学术界关于“台湾易学史”的研究成果共12种,依论述年序排列,并做了简要的介绍。二是面向分期简论,把台湾易学研究和发展分为学院派、学会派、
  • 《秦汉易学思想研究》
  • 张涛著,中华书局2005年3月出版。全书31万余字,434页。本书是在作者同名博士学位论文的基础上增订而成。作者致力于将易学思想放在秦汉历史进程中做深入全面的综合考察,重点探讨易学自身发展、演变的轨迹和规律及其与社会政治、文化思潮的相互关联,展示易学思想在秦汉思想文化史上的地位、作用和影响。本书由前言和七章的内容组成。在前言中,作者指出秦汉易学研究和运用的高潮先后出现过三次,
  • 《易经》意义的来源
  • 《易经》文本的零散性使其表面上看来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易学史上所诠释出来的《易经》意义却丰富多彩,那么《易经》的这许多意义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易经》意义的来源有三个方面,即(一)天地赋予《易经》以意义,这就是《易经》的天地意义;(二)《易经》符号(卦爻符号和文字符号)之间的逻辑关系会产生意义,这就是《易经》的逻辑意义,(三)人类将自己的认识投射到《易经》上而形成《易经》的投射意义.《易经》的这三大意义及其来源有着中国式的独特学理,即使是专门研究文本意义的西方解释学对之亦不能完全加以解释。
  • 以《易》明“道”的易学史观——郭雍易学史观研究
  • 郭雍是兼山学派的代表人物,学术思想属于程门支流。郭雍秉承义理解易之风,推崇二程、张载而又自成一家。郭雍反对象数派的《河图》《洛书》衍生大易的观点。他认为《易》为圣人明道之书。到了春秋时期,大道不行,卜筮成为主流。《易》为包羲、文王、周公、孔子四圣人所作。对“道、象、数”的关系,郭雍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郭雍还认为汉代以来,象数之学附会于《易》,圣人之道熄灭无传。直到程颢、程颐、张载三先生发挥易理精奥,圣人之道才得以重现。郭雍的父亲郭忠孝是程颐的学生,郭雍作《郭氏传家易说》的目的就是继承程颐和其父的解《易》传统,阐明圣人之道也。
  • 融通以达变:论钱穆先生对《易传》的诠释
  • 钱穆先生在《易传》的研究上,先从文献人手,发表《论十翼非孔子作》以厘清孔孟旧儒与战国时代新儒的不同;其后发表《易传与小戴礼记中之宇宙论》讲述代表战国新儒思想的《易传》,虽然与孔孟旧儒不同,但仅限于天体宇宙论的建构方面,盖因此领域为道家所擅。《易传》作者吸收道家之长,融通道家宇宙论,转而建立属于儒家的宇宙论,这是值得肯定的转变。正如钱先生文中一再致意的:《易传》虽吸收道家宇宙论的思想,但并未背弃儒家人生论的精髓,所以在吸收过程中皆予以转化,换句话说,便是将老庄自然宇宙观变成儒家德性的宇宙观,以求合于传统儒家的人生哲学。
  • 《周易研究》封面
      2009年
    • 06

    主管单位:中国周易学会

    主办单位:中国周易学会 山东大学

    主  编:刘大钧

    地  址:济南山东大学东校区

    邮政编码:250100

    电  话:0531-88364829 8856482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3882

    国内统一刊号:cn 37-1191/c

    邮发代号:24-087

    单  价:6.00

    定  价: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