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今、帛、竹书《周易》卦爻辞补释
  • 出土简帛易学文献,为今人探索卦爻辞之本义提供了宝贵的资料。本文即以马王堆帛书《周易》、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周易》与今本《周易》相对比,选取坤、蒙、比、履等十五卦中的诸本差异较大的辞句予以训释疏证,辨析其异同,问亦涉及帛本流传等学术问题。
  • 帛书《衷》篇“《川》之详说”章新释
  • 帛书《衷》篇“(川)之详说”章,是研究孔子《坤》卦思想的重要文献。从目前对此章的校释研究看,很多疑难辞语未得其解,需要进一步疏通解读。在此章中,孔子以灾异观念释《坤》卦辞“先迷后得主”,“学人”当训觉人,使人觉悟之义;孔子以周代“保傅”制度释《坤》卦辞“东北丧朋,西南得朋,吉”,以及初六爻辞“履霜,坚冰至”;“非吉石也,亓口口要诚与贤之胃也”,“吉石”当训告所,言不是告诉方所的,而是讲得贤的;“小事时说”,“时”当训待,言待时而说;“知勿过数”,“知”当训交接,指文柔之人与君主交接,不急迫,不促狭;“文人内亓光,外亓龙”,“龙”训宠,荣光之义,言文柔之人内藏光华,自然外显而有荣光;“隐文且静”,“静”当训情,言内隐文德,中心笃实。
  • 韩康伯易学对“象数”的融通及其意义
  • 韩康伯提出了独特的“大虚”理论与“机理”学说,以玄学的本体论哲学成功解释了《易传》所涉及的象数问题,消除了义理易学与数术占卜之间的理论矛盾,将神异现象纳入玄学的“自然”哲学体系内予以理性融通。这一变化不仅适合了东晋时期思想文化环境的变化,而且弥补了王弼易学的局限,扩大了义理易学的解释空间,奠定了尔后王、韩易注在中国易学中的主流地位。
  • 汉代象数易学的理论价值与历史地位
  • 易学发展史上的汉代象数易学,就其理论形态、思维方式、思想特征而言,具有鲜明、典型的时代性与范导性。作为汉代经学核心的有机组成部分的汉代象数易学,对汉代哲学与文化、社会与政治等方面,都产生了广泛与深远的影响。然而。长期以来,人们对汉代象数易学在易学与哲学史上的理论价值与历史地位的认识,或者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或者缺乏客观公允的评判。本文从“立足《周易》象数系统,确立天人之学新形态”、“深化儒家社会政治思想,强化政治指导功能”、“深化整体性和谐理念,凸显和谐价值理想终极诉求”等方面,深入地分析并揭示了汉代象数易学的理论价值与历史地位。
  • 明代桐城方氏学派易学研究
  • 晚明时期,桐城易学异军突起,形成了以方氏学派为代表的易学研究队伍。其开创人物为方学渐,他继承了宋易H义理学传统,重在阐述人伦性命之学;其子方大镇一脉相承,但开始吸收象数易学理论;王宣、方鲲等人则潜心研究数易学,推演河洛;方孔熠改变了其家学以义理为主的传统,走上了象数易学的道路,主张河洛即象数,易是一大物理,初步创立了用象数会通一切学问的理论。到方以智时集前人及家学之大成,主张虚空皆象数,倚数究理,以象数端几格通一切学问,建立了一个宏大的以《易》为主的哲学体系,创造了桐城易学的辉煌。
  • 《四库提要》易类补正
  • 《四库提要》是中国古典目录学史上的经典著作,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但也不可避免存在一些错误。本文对其易类17条提要的谬误进行了补正。
  • 论儒家自然哲学的天道时序观及其生态意义——以《易传》为中心
  • 在哲学中,“天道”是天地万物运行的总体过程、性质和规律。关于天道运行的机制,易学自然哲学的说法是“神妙万物”。神是阴阳运行的微妙、神秘、不知其然而见其功的作用,也是变化的动力;天道运行所表现出来的节奏、节律、秩序以及由这种节律所决定的应该采取的行动则是时和时序。儒家自然哲学的时与现代牛顿时间观不同。儒家的天道观是有机的、内在的,人和自然可以相互影响的。其自然规律,是生态性质的,是一种稳定性,而不是超出人为控制的必然性;可以因人的不当行为而遭到破坏。儒家自然哲学对于天道的这种认识在历史上产生了敬畏自然的生态态度,对于当今人类社会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 荣格的《易经》心理学思想探微
  • 荣格作为心理学家在研读《易经》的过程中获得了诸多启示,他对《易经》中关于人类心理的潜意识呈现做了较为详细的论述,并从《易经》的感应观中获得启示,成为他大胆质疑因果率的唯一性,并最终提出“同时性”原则的关键。但是荣格对于《易经》的心理学思想并没有任意夸大,而是极为客观的做出评价。他指出《易经》的精神对某些人,可能明亮如白昼,对另外一个人,则熹微如晨光;对于第三者而言,也许就黝黯如黑夜。
  • 《大学章句》中的“出发点丧失”问题
  • 先秦儒学史上,《中庸》对“过之”问题的强调,以及对由此引出的“真知”问题的处理,从根本上确立了心性论在儒学中的地位。宋明时代,《论语》、《大学》、《中庸》、《孟子》几经遴选最终脱颖而出,成为平起平坐的圣人之书。朱熹于“四书”之中最重《大学》。《大学章句》既是对《大学》的注释,同时也是在系统阐述朱子本人所服膺的修身之道。然而,《大学章句》在借用《中庸》、《孟子》的“性”概念时,几乎完全忽略了与之相应的“过之”与“真知”问题。顺此继续追踪,我们发现,《大学章旬》虽设定了“仁义札智之性”,但实际上并未将其作为修身的出发点。在对“过之”与“真知”问题缺乏深刻体会的情况下,《大学章句》试图以“格物致知”作为获取真知的途径。然而,“格物致知”所蕴含的怀疑精神。最终却使实践者陷入了“不知该如何格致”的“出发点丧失”困境。
  • 从“箕子明夷”到“听其有矢”——对《周易》“明夷”的法文化解读
  • “明”即辨别、验证,“夷”即弓矢的合文,表示弓、矢上面的符号一致。“明夷”即“验证弓矢”。弓矢是东夷民族发明的工具和武器。弓矢是论功行赏论罪行罚和确认战利品归属的重要凭据,也是确定猎获物所有权和损害赔偿责任的重要依据。古“渡”字中的“去”由弓矢二字构成,表示弓、矢上面的符号不一致。“明夷”与《洪范》九畴之“明用稽疑”之间具有内在联系,“明夷”或即“明疑。”这种方法由于曾经被殷末箕子所提倡或坚持而与其名字联在一起。西周金文“漳”字的产生与“明夷”制度有关。“渡”字标志着古代法律由神判法(独角兽扇)向人判法(重视证据)的过渡。
  • 《周易参同契》之“鄞鄂”义考
  • 《汉语大词典》等释“鄞鄂”为“边界”“形体”义,并认为《参同契》中的两处“鄞鄂”亦是此义。此释有两处不足:首先,“鄞鄂”的内涵要比上述释义丰富得多;其次,以《参同契》句子为例不妥,《参同契》之“鄞鄂”在炼丹术中是专门术语,有其特定的专门语义。“鄞鄂”源自垠鄂写法,垠鄂包括凹凸状纹饰、开放空间或器物、某空间的四周高起貌等含义。后两种含义为各种词典所无,但它们恰恰决定了“鄞鄂”用作道教炼丹术语时的含义,即表示炼内丹的神室和炼外丹的容器。而《中华道教大辞典》及其他专业词典将“鄞鄂”理解为元神和根蒂等,是借代或是其他比喻的修辞方式,或是空间重合的另外说法。
  • 《遁》卦与葛洪的隐逸思想
  • 《遁》卦是《周易》的第三十三卦。长期以来,学术界对该卦意涵的理解见仁见智。本文认为《遁》卦并非是倡导消极隐退,而是反复强调隐遁的两个重要条件:时与志。这种思想对晋代著名道士葛洪产生了深刻影响。葛洪的隐逸思想与《遁》卦存在密切关系,将《周易·遁卦》与葛洪的隐逸思想贯通起来分析,不仅有助于理解《遁》卦内涵,也有助于对道教思想文化发展状态的把握。
  • 略论刘一明《西游原旨》对卦爻象的运用
  • 刘一明所著《西游原旨》,以“金丹大道”贯通全书,是清代《西游记》研究的集大成之作。由于“金丹”之道的理论基础是《周易参同契》所构建的象数易理体系,因此,揭示《西游记》与象数易理的内在关系,成为刘一明《西游原旨》的核心内容。本文从“人”、“名”、“数”、“事”四个方面,对《西游原旨》中卦爻象的运用进行了简要分析,以期弥补这方面研究的空白。
  • 《孔颖达〈周易正义〉研究》
  • 龚鹏程著,台湾花木兰文化出版社2008年9月出版,为林庆彰先生主编《中国学术思想研究辑刊》(初编)第3册。据《辑刊·总序》及本书《序言》,此书原为龚先生1979年于台湾师范大学所撰博士论文。全书共五章,第一章以“自然与名教”、“汉学、玄学与经学之关系”和“汉魏南北朝《易》学之嬗衍”为主轴窥探汉魏南北朝的学风与《易》学的发展脉络,以弄清《周易正义》的学术渊源。
  • 楚竹书与汉帛书周易校注
  • 丁四新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42万字,559页,是丁先生在学界现有研究成果之上对帛书《周易》和楚竹书《周易》所做的校注。在版本采用上,楚竹书《周易》以濮茅左先生的《周易》释文(载马承源主编《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三)》)为基础,并辅以其他学者的意见,对文字进行了较大改动。帛书《周易》则以《文物》1984年第3期所刊《马王堆帛书(六十四卦)释文》为底本,
  • 《周易研究》封面
      2009年
    • 06

    主管单位:中国周易学会

    主办单位:中国周易学会 山东大学

    主  编:刘大钧

    地  址:济南山东大学东校区

    邮政编码:250100

    电  话:0531-88364829 88564829

    电子邮件:zhouyi@sdu.edu.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3882

    国内统一刊号:cn 37-1191/c

    邮发代号:24-087

    单  价:6.00

    定  价: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