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语
  • 读者论坛
  • 2006年4月号,我们不能白白牺牲,失控的核能,提高地震预防能力,人类共同的灾难
  • 蒙古野马自由驰骋
  • 自1969年以来,蒙古野马(一种亚洲马科动物)已经在野生环境中灭绝。如今,它们终于又回到了天然栖息地,飞奔在戈壁和蒙古草原上了。俄罗斯探险家普热瓦尔斯基于1879年将这种野马存在的消息带到了西方,所以有时候人们称之为普氏野马。它是现存的唯一野马品种,其他所谓“野生”马种实际上都是一度被人类驯化后重归原野的。
  • 沙尘暴卷土又来
  • 初春3月,沙土暴借着狂风劈头盖脸地袭击着北京亦庄开发区大街上的行人。这场自1995年以来强度最大的沙尘暴,给每个北京人带来了两公斤沙子。沙尘暴是天灾,但也是人祸,人为原因造成的植被退化,土壤沙化让沙尘暴近些年来得日益频繁,危害也日益严重。
  • 声明
  • “读者论坛”征稿
  • 恐龙有托儿所吗?
  • 没人知道是什么东西如此神速地埋葬了它们。可能是巢穴坍塌或被洪水淹没,也可能是在火山灰的浮尘中窒息而死。总之,1,25亿年前,一只成年鹦鹉嘴龙和34只幼龙暴毙,身体还保持着生前挤作一团的姿态。最近,人们在中国辽宁省发现了它们的化石遗骸,引出了关于恐龙行为的新问题。这只成年鹦鹉嘴龙是幼龙的家长呢,还是只是它们的“保育员”?
  • 远古传来的足音
  • 一件古石器能提供的关于其使用者的信息非常有限。但一个脚印就能讲述一个故事。在澳大利亚东南部发现了距今2万至1.9万年前的450多个脚印,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更新世脚印宝藏,为我们提供了最后一次冰河时期人类生活的独特“快照”。
  • 潮流之选 推陈出新JVC Everio G——数码硬盘摄像机 全新登场
  • 4月,JVC公司在发布了2006年度的全新数码硬盘摄像机Everio G系列。这款新型的数码硬盘摄像机无论是在影像质量、便携性以及易操作性能方面部比以前的产品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去年,JVC Everio数码硬盘摄像机是欧洲EISA影像大奖的得主。到了2006年,JVC更用心地打造出了全新的Everio G系列数码硬盘摄像机,将给消费者带来全新的影像体验。
  • 槟榔的隐患
  • 年轻女子们沿着台湾的大街小巷站好位置,兜售着一种危险却越来越受欢迎的小吃:槟榔。顾客们把熟石灰抹在槟榔树的种子上,再用蒌叶包起来——“蒌叶果”的别名由此而来——接着便丢入口中大嚼。吃这种东西会上瘾。和烟草嚼块一样,槟榔能使人产生微醺的感觉,减轻饥饿感,消除疲劳。吃这种东西的样子也很不堪,它刺激唾液腺,然后把涌出来的口水染成鲜红色。
  • 征募我能勇上
  • 5月24日中国移动通信全球通品牌携手新浪网再次踏上征程.完成继郑和下西洋六百年之后中国人的首次环球航海旅程!2005年2月至8月.新浪网高级副总裁王滨曾带领7名中国勇士.从法国拉罗谢尔港口起航.用时181天.航程1.1万海里.跨越欧非亚7个海区回到中国。今年5月.再次出发的“全球通新浪号”将沿西线跨越半个地球.完成中国人首次驾帆船环球航行的壮举。
  • 消逝的辉煌:驯氓记
  • 上世纪60年代我刚开始看足球赛时,一切都那么简单明了。英格兰队刚刚夺得了1966年的世界杯,因此毋庸置疑是世界上最好的球队——这是事实,句号,斩钉截铁。然后一切都不对劲了,而且没完没了。首先,我长大成人,对“国家归属感”的含义心生疑窦;而此时的英格兰足球队呢,已经没救了(但凡他们的表现稍有可取之处,我恐怕也不至于因为爱国问题而如此矛盾。)1974年和1978年的世界杯,英格兰队连决赛圈都没进去;我们在上世纪60年代有幸拥有的那些世界一流球员已经成为历史,到了80年代,整个关于爱国和足球的问题变得愈发扑朔迷离。
  • 道德剧:球场即剧场
  • 西班牙,1982年夏天。笼罩在巴塞罗那上空的烟尘就像一口压力锅的锅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在小小的萨里亚足球场的顶层看台,似乎每平方米的空间都卖出去了30张票——巴西、意大利和阿根廷在这里狭路相逢,进行争夺出线权的世界杯循环赛。我们得提前一个半小时到场才能勉强挤进去。坐下是不可能的,买饮料想都别想,到比赛开始时连气都会喘不过来。有一次,我十来岁的儿子抓着一根楼梯栏杆,吊在一个出口上方看了整场比赛。每天我们都说:如果比赛不是他妈的棒到没话说,咱就找一酒吧看电视转播去,这样下去简直是发疯。结果我们每天都呆了下来。
  • 足球企业:推销狂热
  • 如果你们国家的球迷总是只把足球当作游戏来对待,那么把足球做成大生意还有什么意义?跟阿根廷、墨西哥、巴西足球的疯狂比起来,看哥斯达黎加(俗称“梯高”)足球从前一直是种松弛的消遣:首先,绝大多数体育场比较寒酸,比不得米兰队的圣西罗、皇家马德里队的伯纳乌、博卡青年队的“糖果盒”这些人声鼎沸、气势骇人的大“碗”;而球迷呢,虽然时不时也表现出一点铁杆球迷那种盲目、全无理性的疯狂,但要让他们一天到晚热情洋溢,可是一点门儿也没有。这或许是出于懒散的梯高精神,
  • 马拉多纳颂:福克兰群岛恩仇记
  • 20世纪80年代我在英格兰长大时,任何人给别人的最高赞语都是“技巧”(比如“哥们儿,你的新滑板真技巧”),而说到技巧,谁能胜过迭戈·阿曼多·马拉多纳?无论在足球场上还是别处,他的名字搬出来就是最高褒奖(“哥们儿,你的新滑板真马拉多纳。”)我费了好一阵子功夫才弄明白这个词儿指的是人,更别说知道他是一位足球运动员了。后来我亲眼看到他在1986年世界杯与意大利对阵时如何进球:他从球门区左边界外凌空跳起,灵巧地轻轻一挑,球儿越过意大利队队长伸出的右腿、守门员展开的双臂,从球门右下角落入网中。很明显(连我都看得出),马拉多纳何止是技巧娴熟,他根本就是技巧的化身。
  • 足球芭蕾:爱情故事
  • 为什么我们情陷足球不能自拔?究竟是怎么回事?从比较深刻的层次上来说,它让我们神魂颠倒的原因在于:高水平的足球既美丽又有难度,而且两者息息相关。同队球员之间把球踢来踢去,传人一个空当——忽然就补上来一名两秒前还不知在哪儿的球员,他全速狂奔着,看都不看就把球轻轻回磕给另一名球员,步伐纹丝不乱;后者也是全速狂奔、马不停蹄,把球以每小时90多公里的速度传了出去,不偏不倚地落在从70米开外跑动到位的又一名球员头上;这位照样是全速狂奔着,跳起来就是一记头球,力量之大准确性之高简直难以置信(要是你知道那有多难的话);
  • 致胜之道:绿茵场上的符咒
  • 欢庆的盛会在下午5点50分开始。科特迪瓦刚刚获得世界杯参赛资格——.有史以来第一次。顷刻之间,阿比让城人声鼎沸。身上涂成橘红色,白色和绿色的球迷涌到街上;司机狂按喇叭;祖格鲁舞曲震耳欲聋,罐子和平底锅欢快地敲响;人们跳起新颖的“德罗巴舞”,模仿科特迪瓦队明星中锋迪迪埃·德罗巴的假动作、转身和势不可当的射门姿势,以此向他表示敬意。还有人试着玩起了他的招牌式庆祝动作:扭动臀部。露天咖啡馆、酒吧和迷你夜总会通宵营业,供应“德罗巴酒”;这种当地的瓶装啤酒因个头大、劲道足而得名。许多酒客胸口涂着“大象队”字样,这是国家队的呢称。大象代表着力量,据说还有好运,因为它们受到魔法保护,“大象队”已经倒透了霉,如今总算否极泰来、名实相符了。兴奋的球迷宣称,对于停止内战,足球比什么政客都有办法。
  • 集体疗法:一个国家的诞生
  • 不久前,当克罗地亚还是南斯拉夫的一部分时,足球是种族划分、政治取向和自我价值的一种表达方式。许多人认为,1990年在萨格勒布迪纳摩队和贝尔格莱德红星队之间进行的那场球赛,标志着克罗地亚独立战争的发端。比赛一开始,双方球迷就在看台和球场上发生了冲突。以塞尔维亚人为主的警察痛殴克罗地亚球迷,却放任塞尔维亚球迷恣意逞凶。克罗地亚人对南斯拉夫本来就心中窝火,这次事件令他们的愤怒彻底爆发出来。连球员也没置身事外。眼见警察殴打一位倒地不起的迪纳摩球迷,前卫兹沃尼米尔·博班上去对着警察飞脚就踹,因此成为正在崛起的独立运动中的英雄人物。
  • 远大目标:治愈战火撕裂的国度
  • 初到安哥拉时,我并未意识到已经进入这个国家。那是1987年,我当时住在赞比亚国境的西北角,邻近安哥拉边境。狭窄的沙土路蜿蜒穿过无边无际的灌木丛,开车很容易抛锚,而且我常在去往边远村庄的路上迷失方向。停车问路时,如果答话的人说的是葡萄牙语,那我就得赶紧离开人家的国土,回到那条看不见的边境线另一边去。被漫长的殖民时代伤害至深的安哥拉,刚从葡萄牙人手中夺得解放,就被一场惨烈的内战扼住了咽喉。叛军领袖若纳斯·萨文比的士兵遍布四方,因滥杀无辜而恶名昭著。整整一代安哥拉人不知道生活在一个和平国度是什么感觉。
  • 年轻精英的智慧型座驾——Volvo S40 豪华轿车
  • Volvo S40豪华轿车一款专为年轻精英量身打造的智慧型座驾。它是一款典型的北欧斯堪的那维亚风格的四门轿车。时尚、动感、个性的外形以及豪华、考究的内饰、精细的做工让人过目难忘,尤其是悬浮式的仪表板,灵动、轻盈,是许多消费者的钟爱之选。
  • 美丽的游戏——足球何以统治世界
  • 本月 ,32支队伍即将齐聚德国,角逐足球世界杯。四年一度,这项既团结也分裂着全球许多国家的赛事卷土重来,燃起烽火连天。
  • 青藏铁路——钢铁意志通拉萨
  • 在氤氲的香烟中,圣城拉萨对铁路开通充满了期待,同时又有些许担忧。它在期待什么,又在为什么而担忧?青藏铁路在世界屋脊蜿蜒近2000公里,完成了一部钢铁意志的史诗,为了读懂这部史诗,我们需要细致地阅读它的各个章节。
  • 谜一般的文身木乃伊
  • 她生活并逝世于1600多年前,属于古代秘鲁的莫切人——那是一个由性情暴烈的男性统治的族群。然而,这名女性的遗体保存得相当完好,非同寻常。随葬品是权力的象征物,包括一项金冠,上面刻着一张超自然的野蛮面孔。这位卓尔不群的人物是谁?
  • 变动中的永恒——二十年目睹中国之现状
  • 长江涪陵段的白鹤梁因常有白鹤栖息于上而得名,有唐以来,文人骚客题刻不断,以寄诗情。每到枯水季节。这块礁石便露出江面,今年是白鹤梁最后一次以自然状态显露于世,随着三峡工程蓄水,白鹤梁将永没水底。不过,后来者依然可以透过玻璃管道欣赏白鹤梁上面的石刻,只是白鹤此去,恐归期无望矣。
  • 不雅的优雅——美洲白鹈鹕
  • 对那些可怜的美洲白鹈鹕幼雏,我们是不是应该抱以怜悯之心呢?丑小鸭最终还能变成美丽的天鹅,但美洲白鹈鹕幼雏——不愧是地球上最难看的生物之一——它们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长成……一只成年美洲白鹈鹕,至于成年是否能使容貌有所改善,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纳米技术
  • “现在坐在你面前的我已没什么头发了。它们几周前就掉光了,都是我这些年一直接受化疗的结果。要是在20年前,连这种粗劣的化学疗法都没有,我老早就死了。但从今往后再过20年,纳米导弹将瞄准人体内的癌细胞加以轰击,别的健康细胞统统高枕无忧。我大概活不到见识它的那一天了,但我坚信,这样的景象肯定会出现。”理查德·斯莫利在1999年6月22日说了这番话。他在2005年10月28日死于非霍奇金淋巴肿瘤,享年62岁。这位曾获得诺贝尔奖的化学家是纳米技术的先驱。
  • 713702泾阳永乐——中华大地的原点
  • 摄影师黄新力一直在拍陕西的风土民情。这天他突然跟我说,要去拍大地原点。大地“圆”点?我感觉像物理或数学里的概念。“是个地方,在泾阳县永乐镇。”黄新力说。黄新力递给我一份资料,上面有专家的注释:“大地原点”亦称“大地基准点”。即国家水平控制网中推算大地坐标的起算点。我这才知道是大地“原”点。但到底是点还是地方?我有些茫然。“要不要去看看?”当然。
  • 《华夏地理》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云南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

    主  编:李永适

    地  址:云南省昆明市气象路133号社科院207-209

    邮政编码:650034

    电  话:0871-414203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3-6974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204/k

    邮发代号:80-465

    单  价:20.00

    定  价:24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