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编者的话
  • 《华夏地理》这本杂志,最初是以深度解读西南特别是云南瑰丽多姿的人文地理而成名的,因此曾多年名为《华夏人文地理》。我们曾经为云南的丽江、怒江、大理、红河、腾冲等地出过专刊,都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其中的一些专号,至今已经成为“洛阳纸贵”再难素求的收藏珍品。我们非常欣慰在今年,《华夏地理》与楚雄州委宣传部联手,推出了这本集中解读楚雄文化的专号。
  • 万家坝古墓群古滇文明之滥觞?
  • 墓穴中,一具硕大的棺材,由一段完整的大树刳空,又在上面加盖而成。无情的岁月把棺木啃啮得参差嶙岣,宛若豺狼虎豹撕扯啃噬过的猎物残躯。四面巨大的铜鼓口朝上、面向地,把灵榇悬空撑起,组成为当时当地最为昂贵、最为显赫的金属棺木台架。铜鼓倒置,正好就是烹煮牛羊的大镬。墓室的主人似乎还躺在那里,躺在他的宫殿里,享受着他的饕餮盛筵,享受着他的权利与财富,沉醉于他的光荣与梦想。
  • 祖灵守秘——土地之旅的情思
  • 当我站在被称为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元谋土林时,我能想象出那个混沌的洪荒世界。混沌、广阔无垠的境界;洪荒,世界开辟前的蒙昧状态。我能感觉到朦胧的金黄色调,异样的声响,混沌之中,闪现出两颗牙齿,隐约听见婴儿的啼哭,哭声从远而近,金沙在闪,阳光脆亮,哭声渐远渐近,人类之门开启了……。如今的土林依然保持着亘古的宁静,那个孕育了人类的子宫,依然那么深邃而寂静,似乎什么也不曾发生。
  • 禄丰恐龙时代终结地?
  • 1.8亿年前。一群群恐龙漫步在今天楚雄州禄丰、元谋、武定、双柏和牟定各县的大地上。这里水草丰茂,气候宜“龙”。高原还没有形成,恐龙们最多能看到一些矮小的山匠。海洋不远,甚至能听到大海传来的波涛声。高大的银杏、蕨类植物生长在湖边,素食的蜥脚类恐龙住这样的环境中快乐地生活着。它们成群结队地到水边嬉戏,泉边喝水,有时还会跳到浅水中洗个澡。这儿更是年幼恐龙们最钟爱的乐园。
  • 历史睡了 岁月醒着——姚安片断
  • 脚步姗姗来迟,姚安不是我青春期的一见钟情。 循着史籍文字的凿印,在雕版印刷与繁体书法的方块字中艰难跋涉。历史的艰涩与文字的芳香扑面而来、难分难解,庞杂茂盛的文字长势,时时原始森林般掩没历史的脉络路径。我就是在这样如履薄冰的坚韧探涉中,有过迷惘,有过懵懂,辛苦并激动着,竭尽心力。感激先贤,他们把文以载道的传统一代代弘扬,留下千古不朽的文字,见证流水逝波的历史沧桑。
  • 永仁物语
  • 永仁县地处云南省缝雄彝族自治州最北端云岭余脉的崇山峻岭之中,金沙江宛若一条嫩绿的飘带住山脚下静静流淌。不同于云南高原处处都是山间坝子,县城都在坝子里的特点,永仁县没有什么坝子,县城坐落在山脊上。好在这个山脊还有几分宽阔,尚能容下不断扩容的城市。这有几分像16公里外的那座“方山”。那座山,“方正广大”,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是四四方方,顶部更加宽广平整,因而得名。当年诸葛亮“五月渡泸,深入不毛”,曾在方山修建了巨大的军营,以巩固南征战果。现如今,诸葛营盘约摸三公里长的高大夯土墙虽然夯筑痕迹依然历历在目,火多数地段却已经被岁月抹得只剩一米来高了。再远些,维的石棺墓葬群的发掘和菜园子新石器遗址的发现,更标志着这里曾经闪烁过古老文明的光华。
  • 踏访咪依噜的故乡
  • 从大姚县城往北行,拐上弹石路,爬45公里的山,就到古人谓之“雨气敛青霭,月华扬彩昙”的彝族聚居区昙华山。
  • 哀牢山腹地神秘的彝族虎舞
  • 2002年农历正月初七,我们乘坐的越野车住哀牢山的密林云海中盘旋近两小时,进入了一个较为宽阔的平坝,这便是双柏县法脿乡。
  • “左脚舞”的故乡——牟定
  • 汽车一转弯,整个牟定县城尽收眼底。城很小,人口不多,没有车水马龙,没有汽车尾气,没有大城市的甚嚣尘上,显得祥和宁静。
  • 穿梭于人神之间的彝族信使——毕摩
  • 彝族毕摩又有“西波”、“溪婆”、“阿闭”、“布慕”、“拉摩”等多种异称异写,是彝族社会的祭司和民间知识分子。
  • 历史的传说与传说的历史——武定狮子山记
  • 乘中巴从昆明出发,感觉才打了个舒服的盹,就被旁边乘客的肘子碰醒:“到武定喽!”睁眼一看,前方碧空之下,强烈的光线从云彩的边缘射出,云影笼罩着眼前突兀的群山。当地人遥指,那就是狮子山。
  • 南华,野生菌王国的神话
  • 早就听说,南华县从2003年以来,每年都要举办一届“中国南华野生菌美食文化节”,野生食用菌已经成为该县最大宗的出口创汇产品。走进南华,处处都可以见到野生菌的影子:集市,有野生菌专业市场;街边,到处是野生菌餐馆;公园广场,有野生菌博物馆;就连满街的垃圾桶都做成了蘑菇形状。到这个野生菌王国采访,我们当然不能放过机会,也要尝尝新,于是信步走进了路边一家名为“山菌野生苑”的野生菌餐馆。无意插柳柳成荫,没想到,我们误打误撞,用当地老百姓的话来说,竟然是“撞到了鸡枞窝子”。
  • 赵家店里赏三潭
  • 赵家店唐代称藏傍馆,是大姚县的一个乡。公元四世纪就开通的“西南丝绸之路”——“蜀身毒道”从这里穿过,是南诏通往四川的重要驿站。传说有位叫赵揩的当地人看到古道过往客商很多,于是在今天乡政府驻地杀牛坪附近开设了一家客栈,因为生意兴隆,远近有名,“赵家店”一名就叫开了。
  • 追寻盐都的余辉元永井
  • 距楚雄州禄丰县迤西大道不远处有两口古盐井:一口是盐运道上的琅井,一口是元永井。两口井开发至今,现实命运完全不同:琅井耗尽周围的生态环境后颓然衰败,而元永井周围却满目葱绿,河流清澈。
  • 建文皇帝黄袈裟拾零
  • 靖难之役一百多年后,建文逊国为僧的事迹在朝野流传开来,云南史籍的记载尤多:
  • [土司·乡贤·名儒]——高奣映
  • 明末清初,滇中地区社会动荡不安,世袭姚安府上同知,领四品衔的高,相继随沐天波,永历帝朱由榔几经周折,苟延残喘之后,发“义不仕清”之铁誓,剃度为僧,将职位及一个世族的命运交付幼子高奣映。从此,一个显赫的家族,一段曲折的历史,一个天才式的彝族骄子,演绎了彝州历史上的一段传奇.
  • 绿色的神灵——紫溪山记
  • 楚雄城西南二十公里外,丘陵绵延起伏,草木葳蕤,一派葱茏。林木掩映中,一条美丽的山涧淙淙流淌,名曰紫溪,诗情画意跃然。山因水而得名,这一片丘陵也有了诗一般的名字,紫溪山。清朝宣统年间的《楚雄县志》寥寥数语,把紫溪山的无论人文景观还是自然景观都写绝了,后人再难狗尾续貂:“山高数十仞,绵亘数十咀。岩壑清幽,峰峦层叠,石壁有政德功名之迹,龙潭有兴云作雨之灵。翠柏苍松,浓阴馥郁,山猿水乌,咿呀琐碎。梵刹林宫百十座,田吲地亩数千工,古今名人游咏甚夥,洵大干(即哀牢)过楚之名山大观也。”
  • 向天坟之谜
  • 楚雄市子午镇以口夸村是汉族聚居的村落,却有个彝族的村名。以口夸在彝语里意为“水源丰富的地方”。村庄坐落于山丘脚下,面向坝子。山丘不大,半山腰建有佛道一体的汝兴寺,又有彝族村落特有的土主庙,因此叫做庙山。村民们平日里既拜佛,又祭土主;逢年过节既唱花灯,又演彝剧。
  • 迤西古桥探访——禄丰古桥探访
  • 禄丰的恐龙博物馆久己闻名于世,而它的“桥梁博物馆”却一直鲜为人知。 实际上禄丰的桥梁多数在江河上肩负着“天堑变通途”的重要使命,称它为桥梁博物馆,是因其种类之繁,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在一个县域境内都是罕见的。
  • 《华夏地理》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云南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

    主  编:李永适

    地  址:云南省昆明市气象路133号社科院207-209

    邮政编码:650034

    电  话:0871-414203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3-6974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204/k

    邮发代号:80-465

    单  价:20.00

    定  价:24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