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论禅境与意境
  • 禅宗是佛教输入后,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产物。它不仅是以一种宗教哲理,而且还以一种巨大的文化力量给文艺美学以深远的影响。如果不把禅宗当作一种哲学来研究,那难以深入理解我国古典意境理论的思想。为了叙述的方便,先对“禅”的思想作一简要的考察。
  • 明清文人评点与小说批评理论
  • 小说理论是小说创作实践的总结,它只有在丰富的小说创作基础上才能成熟。长期以来,中国小说在史传文学的母体内孕育,史传文学太发达了,以至于她的儿子在很长时间内不能从其荫蔽中走出来。由于符合现代文学意义上的中国小说发展较晚,因而,中国的小说批评理论也姗姗来迟。
  • 幻实相生——浅谈《聊斋志异》的艺术想象
  • 《聊斋志异》是中国古典短篇小说发展的高峰和总结,它继承了魏晋南北朝志怪小说和唐人传奇的优点。从其“变幻之状,如在目前;又或易调改法,别叙畸人异行,出于幻域,顿入人间;偶述所闻,亦多简洁”来看,显然是对志怪小说的继承;而其“描写委曲,叙次井然”则是对传奇的发展。“用传奇法而以怪”这是(聊斋志异>采取幻与实相结合这一艺术手段的概括描述。
  • 觉醒者、叛逆者、卫道者——论汤显祖思想的复杂性
  • 吕坤在《去伪斋集》中曾这样描述明朝中晚期的社会状况:“民心如实炮,捻一点而烈焰震天;国势如溃瓜,手一动而流液满地。”而汤显祖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
  • 互文的妙用——辛弃疾《青玉案》新解
  • “互文”是“互文见义”或“相互为文”的简称,是在行文上可通过上下关系相互省略,而在理解时又必须相互补充的一种修辞手法。这是中国语言独特的修辞手法,尤其常见于骈文和诗词中。这种特有的修辞方法又有各种形_式。有一句之内相互见义者,如“秦时明月汉时关”,行文上它说月是秦时之月,关是汉时之关;但理解上必须解为明月和关塞,皆如秦汉之时。类似的如“主人下马客在船”之类,俯拾皆是。有两句之内相互见义者,如“战城南,死郭北”。行文上只说战于城南,却死于郭北;但理解时必须解为在城南城北战斗,亦在城南城北死亡。类似的如“东西植松柏。
  • 才志不能两全——读曹植《与杨德祖书》
  • 魏晋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大动荡的时期,“乱世出英雄”,且不说政治人物风起云涌,单是文学之士就有建安七子、正始名士、竹林七贤等才子辈出。曹植就是建安七子的领袖之一。曹植(192~232),字子建,封陈王,死后谥思,故称陈思王。与父曹操、兄曹丕,并称“三曹”,而以曹植的文学成就为最高,在文学史上以才高八斗著称,他的《与杨德祖书》是写给他的谋臣兼好友杨修的书信。该信议论与抒情兼长。从中可以窥见他的才华及为人。
  • 拨动宇宙生命的和弦——读《春江花月夜》有感
  • 春夜,月华倾泻如水。江与海融为一体,满缀着波光。花林雍穆,香潮蓊郁;月之精灵蹁跹起舞,在无限透明美好的宇宙之境中神游,它洒落一身银辉,在深沉的午夜,独自静静地观照自身的宝相。一位美丽、忧郁的少妇凝望空中一轮孤月,陷入了无限美好的遐想:从何时起,有明月初照人间?它所照见的第一人。今在何方?入世轮回,代代无穷。而江月依旧,它为谁而照呢?那远隔天涯的游子是否也和她一样,在同一片月光下遥遥相思?夜深了,在夜的月色脉脉,在婆娑树影中摇落满江不尽的情思。
  • 杳杳离梦寄深情——薛涛《送友人》赏析
  • “锦江滑腻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元稹在《寄赠薛涛》诗中这样咏叹巴蜀的两位才女。卓文君和薛涛都是四川人,虽然薛涛生于长安,但她在年纪尚幼时就随父迁到了蜀地,可以说薛涛是在巴山蜀水的灵秀浸染中成长起来的。薛涛,字洪度,幼时随父入蜀,因父早亡。遂沦为乐妓。薛涛出入镇幕历事十一镇,都因其出众的诗才而为幕主所赏识,受到知遇。虽为乐妓,但来往于幕府之间,以不凡的才艺而名躁一时的女才子有机会结识了很多的社会名流。她的文才也受到了当时许多大家的注目和赏识。当时与她唱和的有元镇、白居易、牛僧儒、令孤楚、裴度、张籍等政坛要员和诗坛巨匠。
  • 《文心雕龙·神思》:艺术想象理论的衍说与超越
  • 想象作为文学创作中进行艺术构思时的一种重要的心理机制,以极富魅力和创造性的姿态呈现于这一过程之中,而为无数文人墨客奉若圭臬。正如罗马时期希腊作家和批评家斐罗斯屈拉特所做的精湛论说:“想象比起模仿是一位更灵巧的艺术家,造成这些形象的正是想象。模仿只能造出他已经见过的东西,想象却能造出他所没见过的东西……他升华到自己的理想高度”。作为中国文论史上最为辉煌的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最具代表性的文论巨著——《文心雕龙》,在这一理论的探讨上,因其思索的深入、考虑的周全,倍受后人推崇。
  • “‘鸿门宴’献疑”商榷
  • 《语文学刊》2001年第1期登了周健先生的读史札记《“鸿门宴”献疑》(以下简称《献疑》),该文语出惊人,认为“鸿门宴”事件历史上未曾出现,因刘邦占领关中而引起的项羽的忌恨,被中介人的张良化而解之,暂时填平了楚汉之间的隔壑,作者最后得出了“鸿门宴”乃民间传说经司马迁渲染而成的结论。笔者揣度再三,终以为太史公所载属实,“鸿门宴”之存在勿庸置疑,下面就周文的几个主要疑问提出一己之见。
  • 诗文博大精深,集名自有其源
  • 古人诗文集子,或自命名或他人命名,往往与作者自身有密切关系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括号中的朝代表示此前所列集子的作者出自此朝代)。
  • 古人名与字关系及其文化成因
  • 在汉族人名系统中,古人一般有名有字,并且名与字是两回事。名是人出生后家族给予的名称,而字则是举行成人典礼时,家族给予的又一名称。据旧说,婴儿出生三个月由父亲命名,到了成年,男子二十岁“冠而字”,即举行冠礼,结发加冠,为之取字。女子十五岁许嫁“笄而字”即举行笄礼,结发加笄,为之取字。古人这种命名取字的礼仪及其神秘色彩,作为一种历史积淀,一直延至近代,形成了古代汉族人名特有的一种文化结构形态。
  • 浅析鲁迅的知识分子小说
  • 在旧民主主义革命由盛而衰、新民主主义革命就要到来的时候,鲁迅先生描绘了许多知识分子的形象,剖析了他们的灵魂,勾勒了由旧民主主义革命向新民主主义革命转变时期这些灵魂的历史。一代知识分子的心灵的历程,在他的小说里清晰地显现出来了。在这个历程上,鲁迅的全部感情,又恰恰表现了我国民主革命的一个复杂因素——知识分子对于革命事业的重要性和知识分子自身改造的迫切性。
  • 对《阿Q正传》的叙述话语特色分析
  • 在一部叙事性文学作品中,话语不仅影响叙述内容,而且影响着读者对叙事的接受。作者通过话语使故事得以呈现,透过话语传达出他的思想,并得到读者的认同。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取得读者的认可,阿Q形象深入人心,这与鲁迅先生高超的驾驭语言的能力是分不开的。
  • 现实和想象撞击下的“黑色”抒情——析穆旦诗《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 在我国现代派诗歌史上,穆旦是一个对苦难有着深刻体验、并对生活怀有热情的诗人。对苦难的刻骨铭心使他对生活的热情并不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年那样热烈、张扬,他不主张头脑发热的抒情,“有过多的热情的诗行,在理智深处没有任何基点,似乎只出于作者一时的歇斯底里,不但不能够在读者中间引起共鸣来。反而会使一般人觉得,诗人对事物的反映毕竟是和他们相左的”,他提倡“新的抒情”,即“有理性地”抒情。
  • 用文字描绘美丽的心灵花朵——浅析茹志娟《百合花》的叙述特点
  • 《百合花》是我国当代著名作家茹志娟的成名作,也是其代表作之一。1958年作品在《延河》第3期发表不久。就得到茅盾等我国当代文学大家的高度评价。茅盾说:“我认为这是我最近读过的几十个短篇中间最使我满意。也是最使我感动的一篇。”①在一个五千多字的作品中。作者舒缓的叙事方式。给作品留出了较充裕的抒情空间。整部作品与同时代同类题材相比别出一格。显得委婉、柔美、细腻。色彩柔和而不浓烈。调子优美而不高亢。我国著名文学评论家欧阳文彬把这种叙述风格比喻为“一朵纯洁美丽的鲜花”。评价期作品“色彩雅致,香气清幽。韵味深长。”
  • 《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的幽默语言
  • 幽默是中篇小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的语言基调。小说生动地描写了张大民一家人的艰难困苦的生活,展示了他们顽强的生存活力。作者刘恒在此篇小说后的《加减乘除》中说:“《贫嘴》的构思笔记上有一句话:‘反映生活的艰辛和对人际关系的破坏。’……我要说《贫嘴》中潜伏着对阿Q精神的警觉,你们爱信不信。我要说国民性有奴性也有匪性,两者相害取其轻,还是忍耐好一些,你们也爱信不信。”作者是用幽默诙谐的言语来表现他对生活的深刻见解的。他娴熟地运用语言表达技巧,营造出一个个让人忍俊不禁的幽默氛围。作品中的幽默言语片断俯拾皆是,但形成幽默的方式不尽相同。
  • “外来的现代”冲击下的男女困境——重读丁玲的《夜》
  • 丁玲的《夜》最初发表于1941年6月10、11日的《解放日报》上。这一时期她还陆续写下了《我在霞村的时候》、《在医院中》、《三八节有感》、《风雨中忆萧红》等一系列作品。这些作品透露出丁玲以冷静而独立的方式观照生活。许多研究者也注意到了后面四部作品对于研究丁玲及其创作历程的重要性,然而对《夜》这部短篇小说,其文本的价值尚有深入挖掘的必要。甚至可以这样认为,不能体悟这篇小说的重要性,就无法对这一时期的“创作中的丁玲”作出全面而深切的体认。本文试图立足于《夜》这一文本,拟做一种个人化的解读,提供一种进一步认识丁玲的可能性。
  • 分流·互渗·整合——九十年代文学价值观念的构建
  • 九十年代,中国现实的变革和社会经济生活与人们精神需求的深切变动,引起了文艺生存环境的剧变和文学格局的进一步调整。特别是作家的文艺观念和审美趣味逐步突破了传统价值观念而有了很大调整。如果说八十年代是以文学的审美价值取向为中心的文学一体化格局,九十年代的文学价值观念形式则走向多元化。严格说来,九十年代文学价值观念是在消解八十年代文学一体化的格局中走向新的构建与整合的,而价值观念的多元化分流则成为必然和前提,一种多元共存的文学价值观念得以共生。
  • 孩儿本自好奇思——幻想性故事与幼儿想象
  • 我们常有这样的经历:儿童。尤其是学龄前的幼儿,经常反复纠缠大人为他们讲同一个童话故事或播放同一故事影牒。大人早已意兴索然。而小孩却如初次接触般保持新鲜感,虽然他们早已对故事烂熟于心,甚至能为初次陪看的你讲解画面内容。我们也注意到大多数儿童喜爱叙事体裁的作品。而在叙事体裁的作品中,大多又倾心于幻想色彩浓重的童话、神话、传说、科幻、动物故事等。为什么这些幻想性叙事体裁的故事能让儿童沉醉其中?
  • 汉语量词“个”的虚化特点
  • 很多人都认为汉语的“个”有两个。一个是量词。一个是非量词。通过对大量语言事实考察。我们发现,量词“个”和非量词“个”是有联系的。后者是前者虚化发展而来的。既为虚化,必有个虚化的过程,在虚化和不虚化之间会存在半虚化现象。本文试图从“个”的虚化特点入手描写其虚化的过程。为论述方便,我们称量词“个”为“个4”,半虚化的“个”为“个”2,虚化的非量词“个”为“个3”。
  • 试论《马氏文通》的“象静司词”
  • 《马氏文通》是汉语语法研究的开山之作,它成功的引进了西方的语法学,第一次构建了完整的古汉语语法系统。今天,不管是对于语言研究还是对于语文教学,《马氏文通》都具有独特的启示作用。这篇论文的目的是试图以《马氏文通》中的“象静司词”为本,对古代汉语(尤指先秦的古代汉语)中的形容词+名词/名词性成分和形容词+动词/动词性成分这类语法结构形式作一番考察,以凸现这种长期以来被肢解和忽略的语法结构形式,揭示这种语法结构形式对于目前语言研究和语言教学的重要意义。
  • 《拍案惊奇》中的动态助词“将”
  • 《拍案惊奇》是明代影响较大的拟话本集子,是凌漾初的个人创作,用当时的白话写成。作为流行于世的俗文学作品,这一部小说的语言学价值是不容低估的。本文拟就《拍案惊奇》为语料,考察其中的动态助词“将”及相关问题。采用的版本是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明代崇祯元年(1628)尚友堂刊本。
  • 谈谈“也”与“还”
  • “也”与“还”,在现代汉语里的使用频率很高。语法论著中一般都认为它们是副词.在句子中作状语。但它们与通常所说的作状语的副词是有区别的。例如它不能像许多副词那样.自身成为话语中心;也不能接受其他词语修饰;不能同其他词语一起构成并列结构;也不能用疑问词对其进行提问。这表明它们有别于典型的副词,应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
  • 小议“A的A,B的B”结构
  • 语言和文化总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我们中华文化自古就很注重对称之美。古代有格律诗、骈文,现代写文章也常常使用对偶、排比的修辞,汉语当中还有不少固定的对称的语法结构,如:A是A,B是B;A归A,B归B;A不A,B不B等。曾有学者指出它们是“一类富有特色的汉语语法结构形式”。这些结构在形式、意义和功能上都有一定的特殊之处,本文试从形式特点、语法功能、表达效果等方面对“A的A,B的B”结构作一分析、讨论。
  • 阎连科作品中拟声词的超常运用
  • 阎连科是一位著作颇丰的中原作家,他的作品主要取材于乡土和军旅生活。阎连科作品的语言融进了中原方言活泼生动的风格,和典范的现当代汉语书面语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阎连科的许多作品表现出要塑造一种独特的语言风格的强烈倾向。他的语言极具张力,在向读者展示出一幅幅浓墨重彩乃至夸张离奇的意境时,还能做到明白晓畅,平实如话。他在不同的风格中穿梭行进,游刃有余。
  • 语言教育与幼儿思维
  • 语言是人类主要的交际工具,语言反映人的思维活动,又影响、促使人的思维活动。幼儿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感知、体认和理解世界的形式是多方面的,语言的学习和掌握是极其重要的环节。语言与思维有着密切的联系,思维是人脑的机能,一个人动脑筋、想问题,就要运用语言,语言帮助人们认识世界、了解世界,并促进思维的发展。“言为心声”,语言是心灵的窗口,语言既反映人的思维活动,又作用、影响、指导人的思维活动。幼儿在认知未知的世界的过程中,有意或无意地接受了语言的教育,其语言思维能力因此也不断地得到培育和发展。
  • 修辞在广告中的适用
  • 今天,人们已无法回避广告无处不在的影响了。各种商品广告、劳务广告、公益广告,全面渗透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随着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商务竞争日趋激烈,生产经营者殚精竭虑,为赢得竞争优势,不惜斥巨资利用各种媒体大打广告。广告创作水平的高低,是商品销售额高低关键。修辞术也成了人们常用的竞争手段。人们越来越讲究修辞,以强化传媒的宣传效应,夺取市场占有的优势。
  • 还是“长cháng妈妈”
  • 徐广胜先生在(语文知识)(2000.4)上著文认为鲁迅先生作品中“长妈妈”的“长”应读“zhǎng”,而非“cháng”。他认为,首先,字典中“长cháng”的四个义项都解释不通“长妈妈”的“长”;第二,鲁迅排行老大,小名阿长(zhāng)”所以他的保姆理所当然叫“长zhǎng妈妈”;第三,叫“长(zhāng)”妈妈能表达鲁迅对乳母的敬重。
  • 再论“伤心碧”——兼与刘岸挺先生商榷
  • 偶检书报,读到刘岸挺先生发表于《扬州师院学报(社科版)》1985年第二期上的文章《也论“伤心碧”》(下称刘文),刘文把李白所作《菩萨蛮》中的“寒山一带伤心碧”的“伤心”释作“荡心、动心”,并指出“伤(傷)”与“惕”音近义通,还举出《游仙窟》中的例子加以佐证,似乎可信。然笔者仍心存疑窦,故呈出所惑,以就教于刘先生及有识之士。
  • 剥离语文沉重而花哨的外套
  • “我拿什么来诱惑你?”每当我在咀嚼“语文教育”时,这个问题常常会不知不觉地冒出来。是啊,学生厌恶语文,“我”拿什么来诱惑你?如何变绝望为希望?曾经轰动一时的《学习的革命》一书,贯穿到底的思想是怎样学习比我们学习什么更为重要,认为学校最重要的任务是让学生学习怎样学习和学习怎样思考,提倡把趣味性归还给学习过程,提倡给学生创造最佳的学习状态、积极的学习气氛,提倡根据学生吸取知识的类型和思维来进行教育。
  • 语文教材应以文言文为主吗?
  • 2000年6月,国家教育部颁发了《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教学大纲(试验修订版)》(以下简称“新大纲”),新大纲大大增加了新教材中古诗文的比例,其中古代文学作品占课文总数的40%以上。自1922年教育部正式训令全国的国民学校开始使用白话文以来,文言文在中小学教材中的地位逐渐为白话文所排挤,而今文言文在教材中的比例又有所回升,大有与白话文再逐“霸主”的势头,乃至今天还有人提出“语文教材应以文言文为主”的口号。
  • 让学生解读鲁迅作品的人文精神
  • 鲁迅的文章代表了一个时代,其对中国乃至世界文坛的影响是深远而巨大的,他对中国20世纪初社会现状的深刻剖析,对中国封建文化的无情反思与批判,都通过投枪匕首式的语言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毫不夸张地说,鲁迅的作品是那个时代的呈现方式,它以独特的视角展现了一个特定时代。很多现代人有感于社会现象,经常引用鲁迅先生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且一针见血,意味深长,这说明,先生的作品经受了历史发展的考验,培养造就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文化心理、文化气质,具有不朽的人文价值。
  • 语言风格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渗透
  • 中学语文教学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一个未被人们注意的薄弱环节——语言风格教学。尽管人教社新编高中语文教材中的选文包含了十分丰富的语言风格内容,但从目前的教学现状看,对语言风格教学的探索与研究依然处于沉寂状态,从语言风格教学的角度来提高学生的语言能力和语言修养的问题还未受到重视。因此探讨语言风格内容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渗透就成为目前中学语文教学研究急须解决的一个课题。
  • 课堂教学高潮形成浅议
  • 所谓教学高潮,是指在教学过程中,在教师的启发引导下学生的认知和情感反应达到顶点。它是师生双方教与学的积极性达到最佳配合状态的时刻。德国著名教育家第斯多惠说:“我们认为教学的艺术不在于传授的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鼓舞。”当教学高潮来临时,学生或因急于知道某种结果而凝神思虑;或因解决某一难题而释然愉悦;或为有了新发现而拍案惊喜。此时学生整个身心处在创造的激情和成功的欲望之中,“体验到自己在追求真理、进行脑力活动中的自豪感”。这样,教学便进入极高的艺术境界。那么,在什么时机、用什么方式来形成教学高潮呢?本文拟就这两个问题谈点体会。
  • 语文课堂设计与创造性思维的培养
  • 语文是语言与思维的辩证统一,在语文教学中培养学生的思维是语文教学的题中之义,而培养创造性思维更是以创新为特征的知识经济时代的呼唤,是语文素质教育的需要。培养创造性思维有利于革除应试教育中无视学生的主体地位,把学生当成盛载知识的容器的弊端。因此,在语文教学中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维能力,已成为迫在眉睫的事情。
  • 如何把“兴趣教学”引入高中语文课
  • 随着新的高考改革方案的逐步实施,语文科作为三大基础学科之一,其地位更加重要。但就目前高中语文教学的现状来看,尽管学校领导一再强调重视基础学科的学习,但实际上语文课几乎已被挤到一个被遗忘的角落。每次考试语文成绩与其它学科横向比较并不理想,原因何在?笔者认为:学生缺乏学习语文的兴趣。怎么办呢?
  • 语文教学的德育途径
  •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师说》),早在唐代韩愈在阐述教师的职责时就把“传道”排在首位,说明古人就非常重视对学生德育的培养。我国新时期的教育方针是:“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我国全面发展的教育的组成部分是德育、智育、体育、美育和劳动教育,德育也排在第一,可见德育地位的重要。德育是进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的重要条件,它在青少年思想品德的形成发展中起主导作用,是学校全面发展教育的基本组成部分,是实现教育目的的重要保证。加强对青少年进行德育,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
  • 语文课堂讨论的最优化策略
  • 讨论已逐渐成了语文课堂教学过程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人们发现通过讨论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自主意识,也能加强学生之间的竞争与合作,是进行素质教育的一个很好的途径。因此,现代教育模式都把讨论置于重要的地位,如上海育才中学的“八字教学法”中的“议议”,钱梦龙“导读基本式”中的“教读”,黎世法“六课型”中的“启发”,魏书生“六步法”中的“讨论”,都包含了课堂讨论这一共同的成分。本文试从课堂教学现象中抽象出讨论的重要性质,并结合实例,谈谈如何正确引导学生进行课堂讨论,使讨论的过程和效果最优化。
  • 于漪作文教学思想初探
  • 作文是衡量学生语文素质的重要尺度,是现代社会进行交际的重要手段。作文教学是语文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长期以来,作文教学一直是语文教师探讨和研究的课题,许多教师在教学实践和教学改革中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财富。分析特级语文教师的作文教学思想,可以为我们从事作文教学提供良好的借鉴。
  • 揭类·探因·寻法·求果——高考作文立意的应急法宝
  • 近年来高考作文命题只提供一个范围很宽的“话题”,让学生自由发挥,尽情创造。就大多数考生而言,也许会得心应手,如虎添翼,正可立出新深的意来;但就少数考生而言,也许就无从下手,困难重重,更谈不上立意新深。倘若临场思路受阻、立意困难,那该如何去阻为畅、化难为易呢?依愚之见,不妨用用高考作文立意的应急法宝,开拓思路,顺畅立意。
  • 写作教学应注意理论与阅读的互动
  • 我国传统的写作教学方式是一种读写式教学模式。私塾或国子监老师并不教学生该怎么立意、选材、结构和表达,只是一味地让学生读了写,读了写,这种盲人摸象式的读写方法似乎也能奏效。直至五六十年代,我国高师院校的写作教学还基本上能够继承读写结合的优良传统,当时该门课程的名称就叫“阅读与写作”,或叫“文选与习作”。然而,这些年我国高师院校的写作教学是写作理论的天下。如果实际考察一番,恐怕所有的教师都在写作课上向学生讲授如何写好文章的知识与技巧。这种以写作理论为主的教学状态有着它的一定的历史和客观原因。
  • 讲评课必须优化
  • 对学生的书面练习进行分析、总结、评点的课谓之讲评课,毕业班复习中最为常见。讲评课人人会上,但效果各有不同。我认为要上出优质、高效的讲评课,必须重视以下几点。
  • 诵读是语文教学的重要环节
  • 现在,多数学生对语文(特别是现代文)学习不感兴趣,不善于自学和精读课文,在语文课上思维积极性不高。能否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是关系到能否提高语文教学质量的一个关键问题。教学实践证明,只从道理上强调学习语文的重要性是不够的。根本的出路,还是改进现代文的教法。
  • 关于语文阅读能力培养的理性思考
  • 一、阅读教学的现状与反思。培养阅读能力是中学语文阅读教学的一项基本任务,叶圣陶先生说,语文教学的最终目的之一就是:“自能读书,不待老师讲”,这已经成为语文教学界的共识,也是新时期语文教学改革的一个重要课题。但是从语文教学的实际效果看,中学生的阅读能力并不理想。1987年华东师大受国家教委委托对十五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五万多名初三学生进行了一次语文教学现状的调查,结果显示,学生阅读的总体成绩未达到及格线,通过率只有54.72%。而在历年的高考语文测试中,现代文阅读试题的得分明显偏低。
  • 阅读教学内在规律初探
  • 众所周知,阅读教学,尤其是文学作品教学,重在过程而非结论。尽管目前对阅读教学过程的界定众说纷纭,尚无定论,但较为一致的看法是:阅读是一种披文得意的心智活动,一种复杂的语言活动,一种复杂的情感活动,一种迁移内化创新的活动。相应地,在阅读教学中,应培养学生的感知能力、理解能力、审美鉴赏能力、迁移能力以及创造能力。从文章(作品)本身角度来看,其丰富的意蕴,优美的情感,审美的张力,都包含在字里行间,在文字的背后,在行文的空白处所留下的巨大审美空间之中。欲得其精要,不能注入,只能靠感悟。
  • 语文课堂结课艺术浅淡
  • 安徽特级教师莫家泉说:“一节完整的中学语文课堂教学,应该如一篇‘形散神聚’的散文。采用各种手段是‘形’,愈生动愈好;瞄准的教学重点和目标是‘神’,愈集中愈好。而结课那几分钟,应该如散文的高潮,当为精彩之笔。”(《语文教学通讯》2001.19)
  • [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研究]
    论禅境与意境(焦幸安)
    明清文人评点与小说批评理论(夏伟刚)
    幻实相生——浅谈《聊斋志异》的艺术想象(王学振)
    觉醒者、叛逆者、卫道者——论汤显祖思想的复杂性(包秀珍 成曙霞)
    互文的妙用——辛弃疾《青玉案》新解(王晓茹)
    才志不能两全——读曹植《与杨德祖书》(邵贤)
    拨动宇宙生命的和弦——读《春江花月夜》有感(戴棣 汪靖中)
    杳杳离梦寄深情——薛涛《送友人》赏析(柏秀娟)
    《文心雕龙·神思》:艺术想象理论的衍说与超越(曾锦标)
    “‘鸿门宴’献疑”商榷(薛权开)
    诗文博大精深,集名自有其源(彭宜军)
    古人名与字关系及其文化成因(郭志菊 道尔吉)
    [中国现代文学与文化研究]
    浅析鲁迅的知识分子小说(赵旭平)
    对《阿Q正传》的叙述话语特色分析(余春)
    现实和想象撞击下的“黑色”抒情——析穆旦诗《防空洞里的抒情诗》(余玲玲)
    用文字描绘美丽的心灵花朵——浅析茹志娟《百合花》的叙述特点(邓家鲜)
    《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的幽默语言(赵志强 王冬梅)
    “外来的现代”冲击下的男女困境——重读丁玲的《夜》(杨英)
    分流·互渗·整合——九十年代文学价值观念的构建(张磊)
    孩儿本自好奇思——幻想性故事与幼儿想象(陈璐)
    [语言学研究]
    汉语量词“个”的虚化特点(周明强)
    试论《马氏文通》的“象静司词”(周楚顺)
    《拍案惊奇》中的动态助词“将”(鲜丽霞)
    谈谈“也”与“还”(高媛媛)
    小议“A的A,B的B”结构(张凤芝)
    阎连科作品中拟声词的超常运用(肖双荣)
    语言教育与幼儿思维(宾利云)
    修辞在广告中的适用(胡丕洪)
    [语海拾贝]
    还是“长cháng妈妈”(吴晓辉)
    再论“伤心碧”——兼与刘岸挺先生商榷(兰朝霞)
    [语文教育与教学研究]
    剥离语文沉重而花哨的外套(徐井岗)
    语文教材应以文言文为主吗?(王志凯)
    让学生解读鲁迅作品的人文精神(岳增学 刘润风 高冲)
    语言风格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渗透(席加宏)
    课堂教学高潮形成浅议(薛玉 钟英 卢现荣)
    语文课堂设计与创造性思维的培养(陈伟秀)
    如何把“兴趣教学”引入高中语文课(战允龙)
    语文教学的德育途径(朱小春)
    语文课堂讨论的最优化策略(徐蓓春)
    于漪作文教学思想初探(冯旭洋)
    揭类·探因·寻法·求果——高考作文立意的应急法宝(陈祥书)
    写作教学应注意理论与阅读的互动(杨菊)
    讲评课必须优化(茅继平)
    诵读是语文教学的重要环节(王志明)
    关于语文阅读能力培养的理性思考(谢东)
    阅读教学内在规律初探(钱有江)
    语文课堂结课艺术浅淡(胡生辉)
    《语文学刊:高等教育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