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无限深情寄哀思——刘松林赴朝为毛岸英扫墓
  •  在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半个世纪之年,刘松林再一次赴朝为毛岸英烈士扫墓,以表达她对毛岸英深深的怀念之情和对志愿军烈士的崇高敬意! 刘松林这次赴朝扫墓是以普通旅游者的身份前往,出国日期定在 7月 27日朝鲜战胜节这天。   大概因为刘松林是毛岸英的夫人,又是毛泽东的长媳的原因,刘松林路经丹东要去朝鲜为毛岸英扫墓的消息不胫而走,大家都很关注。 7月 26日早刘松林到丹东后,参观抗美援朝纪念馆的观众只要听说她是毛岸英的夫人,都要到跟前看一看,有的干脆凑到她身边合个影。一些新闻单位也争相到场。当有人问到,您什么时候改名叫刘松林时,她用很清脆的声音说:“我从小的名字叫刘思齐, 1948年时又起了个名字叫刘松林。刘思齐是我,我也是刘松林。”一席话,使大家感到她非常平易近人、随和。   7月 27日上午 9点,当旅游团的车进入朝鲜土地时,刘松林坐在大客车上很少说话,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很沉重。到平壤后,旅游团于 28日参观“三八线”、板门店,她说这些地方就不去了,要在平壤休息一天,调整一下身体,以便第二天扫墓。据了解,当刘松林决定赴朝扫墓时,曾去医院检查身体,按她当时的身体状况,医院不准她外出,还要求她马上住院治疗,她硬是坚...
  • 慰问团的故事——兼记廖承志
  • 1 1951年,祖国人民派出了一个庞大的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到朝鲜战地去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军民。团长是中共中央委员、宣传部副部长廖承志,副团长是陈沂和田汉。   朝鲜广大军民,从最高层的领导到基层干部,凡是接触过廖承志同志的,都说:“廖承志有政治家的思想,外交家的风度,诗人的气质,作家的语言。”   那时,新中国刚刚诞生,我从前方战斗部队被选派到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来工作,负责筹建总团宣传处和文工团。至今,还记得在北京建团时发生过的两件小事。一件是廖承志主动提出要向志愿军总部献锦旗并为彭总赠送一件礼品,以表达中国人民对保家卫国、抗美援朝的统帅彭大将军的敬意,大家都认为这个意见很好,热烈地讨论了很久,也定不下来送什么礼物好,最后,廖承志带着稍许狡黠而神秘的表情说:“这个礼物由我准备吧。”大家问道:“您准备什么 ?要不要我们去办 ?”廖承志说:“大家都很忙,这件事就分给我承担吧 !”刚刚筹备赴朝,事情确实多,总团长主动承担了这一项难以定夺的任务,大家自然放心。   廖承志还提出,根据朝鲜战地情况,应该多动员曲艺界的著名演员赴朝参加慰问演出,成立一个中国人民赴朝鲜慰问团曲艺服务大队。连阔如、侯宝林、曹宝禄、常宝...
  • 不爱红装爱武装——戴静参军记
  • 1950年 6月,美帝国主义疯狂地发动侵朝战争,中国人民的优秀儿女,纷纷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自 1950年 6月至 1953年 3月,共有 292位凤城籍战士,在朝鲜战场上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他们当中,只有一位女战士,她的名字叫戴静。岁月已流逝了半个世纪,然而,戴静当年积极报名参军的往事,仍在人们的记忆中闪光。   美帝国主义入侵朝鲜之后,经常派飞机越过鸭绿江轰炸我国领土,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极大的威胁,年仅 15岁的初一学生戴静,下定决心,要到朝鲜前线去参加战斗 !她和班主任老师商量此事,老师说:“你年纪小,还是先安心读书吧 !”她的愿望没有实现。   由于敌机经常轰炸, 1951年秋,凤城中学将各班级分配到农村去继续上课。戴静所在的初中二年级学生被安排到草河乡。如果敌机来了,马上停止上课,进行防空,待敌机飞走再继续上课。这种情况,极大地干扰学生们的正常学习生活,激起学生们的满腔怒火,许多同学纷纷要求报名参军,杀敌卫国。   这时,开往朝鲜前线路经凤城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到凤城中学招收学生参军。戴静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她觉得杀敌卫国的愿望该实现了。她找老师要求参军,没想到老师还是说她年纪小,等等再说...
  • 三打马踏里——记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最后一战
  •  1953年 7月 8日至 27日,为配合板门店谈判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中东线的反击作战,驻守在板门店东侧半公里以东一线阵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六军第一三六师,根据志愿军首长和总部领导机关的指示,先后对马踏里东南山之敌实施三次攻击作战。特别是 7月 27日胜利结束的第三次攻打马踏里东南山的战斗,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最后一次战斗,在抗美援朝的战争史上,更有着独特的意义。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三打马踏里的战斗情况至今仍鲜为人知。近日,在纪念抗美援朝 5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走访了当年参加组织攻打马踏里作战的第一三六师作战科长、后为军事科学院著名军事战略问题专家的孙向明将军,根据将军的回忆和有关史料,我们把三打马踏里的战斗情况整理如下,以作为对这段历史的补遗。 ●一打马踏里,“白老虎连”潜伏在美军的阵地前沿,出奇制胜,一鼓作气夺取 062高地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六军是 1953年 1月奉命从朝鲜西海岸调至三八线,接替了友军从临津江北岸东至基谷里,西至板门店东南侧,共约 29公里宽的正面防御作战任务。   板门店是当时世界瞩目之地,朝鲜停战谈判正在这里进行。第四十六军防守在这个敏感地区附近,志愿军总部首长和机关都...
  • 一根扁担活捉25个美伪兵
  • 在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上,人们传颂着一位 54岁的民兵老战士用一根扁担活捉 25个美伪兵的故事。他就是抗美援朝首批中国人民志愿赴朝担架队的辑安 (今吉林省集安市 )第三担架队队长曲洪一同志。   1950年 11月的一天傍晚,曲洪一率领担架队赶赴前线抢救伤员。当走到朝鲜楚山郡“下水洞”的半山腰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田野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他们摸索着向前行进。突然,左岔道不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叽哩嘟噜的说话声,曲洪一立即停住了脚步,命令大家就地隐蔽。   生活在鸭绿江边的曲洪一精通朝鲜语,他根据敌人之间的对话和敌照明弹的光亮准确地判断:这是一伙被我军打散的敌人,绝不能让他们溜掉 !  曲洪一命令大家做好战斗准备,一切见机行事,自己握着根扁担趴在最前面。   当那伙敌军走到近前时,曲洪一一个箭步猛地跃起,举起手中的扁担用朝鲜语大声喝道:“缴枪不杀 !”与此同时,队员们也都举起了手中的棍棒。   这伙全副武装的李承晚伪军和美国鬼子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呆了,不知是哪里来的“天兵天将”,乖乖地缴了枪,束手就擒。   当 25个美伪兵被押送到山下时,天已经大亮了,敌人这时才发现,是中国担架队的一个老头用一根扁担将他...
  • 我随“喀秋莎”参战上甘岭
  • 志愿军“喀秋莎”火箭炮部队炮兵二十一师是 1951年 2月赴朝参战的。第一批出国的有二一、二二、二三 3个炮团。后来又有几个炮团先后出国,到 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前,因炮二十二师领导机关未能组建,这样,在朝鲜战场上,炮二十一师所属共有 7个火箭炮团。我随第一批 3个炮团出国,是炮二十一师政治部宣传科的采访员。   1952年 10至 11月间,我随“喀秋莎”炮二九团参加上甘岭战役。这是我在朝鲜战场上度过的最难忘的日子。   1952年 9月,志愿军为了大量杀伤敌人,改善防御态势,发起了秋季有目的的进攻。志愿军炮兵二十一师部署在一线的各“喀秋莎”炮团也都配合东、中、西线的步兵投入战斗。为了作好我师各团战斗中的政治思想工作,师政治部组织机关工作人员下团帮助工作。 10月上旬,我和青年科刘干事两人被派到在靠近东线的铁原、金化一带作战的第二九团。我们在团政治处停留几天后,就分头深入到连队,各自随一个连准备直接参加战斗。   10月 14日凌晨,美国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的“金化攻势”开始了。敌人以罕见的火力密度进攻我五圣山主阵地两个前沿支撑点——位于金化以北上甘岭南侧的 597 9高地和 537 7高...
  • 上甘岭勇士——肖登良与黄继光联手炸暗堡纪实
  • 近日,我们来到四川中江县参观特级英雄黄继光纪念馆,得知与黄继光一起炸敌堡的“上甘岭三勇士”惟一幸存者肖登良现就在中江县城北农村,我们立即前去采访。在一破旧不堪的农家院内,我们见到了年近 70的肖登良。我们摆谈开了,一幅战争画卷展现在我眼前……   上甘岭战役进行到第五天,也就是 1952年 10月 19日,在 597 9高地,伤亡严重的六连在持续防御中同强大的敌人激战,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   收复阵地的战斗一次比一次艰难,战场上,火光闪闪,炮声不断,敌人的照明弹一次又一次发向天空,漆黑的夜晚被照得如同白昼。趁着敌人的照明弹,我军看清了向我阵地反扑的敌军,但是我军目标也暴露在敌人面前。将士们硬是凭着硬骨头精神激战了两个小时将 5号阵地收复。但是 4号阵地的收复太难了,这里地理位置太特殊,左边是一条河流,右边是悬岸绝壁,易守难攻。要占领阵地就必须用炸药炸开一条通路。连长下了命令:必须炸开通路 !我方组成了 13个爆破小组,连续不断地炸山开路,可是敌人好象发现了我军意图,集中火力向我爆破小组进攻,我方战士大部分都牺牲在被炸开的交通沟里,二排长张科亲自去炸 4号阵地上的敌人火力,头部胸部多处负伤,仍坚持向敌靠近,...
  • 将帅风范——志司首长的故事
  • 1950年 10月 10日,我随所在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五兵团跨过鸭绿江,参加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过江之初,我在志愿军司令部机要处任机要秘书。由于工作关系,我有幸经常接触司令部的各位首长,他们强烈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精神,大智大勇的将帅风范,临危不惧的革命英雄主义,风趣乐观的生活态度无不使我感动和受到教育 ,对我一生产生了重要影响。但由于当时我年龄较小,认识事物比较肤浅,所以,留在记忆中的事也比较单纯、质朴。在我头脑中印迹最深的除了彭总外,其他首长有几件事在我记忆中永不泯灭。 参谋长带头闯“鬼门” 解方将军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二兵团参谋长,入朝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参谋长。从外表看,解方像一个大知识分子。所以,人们把他看作是一位儒将。但是战争中的解方却是一位胆识过人,临危不惧,关键时冲得上去的战将。   1950年 12月下旬,中朝军队发动的第二次战役刚刚结束,美伪军狼狈溃败,整个战线向南推进。志愿军总部为了便于指挥,要求司令部机关随军前往。在志司机关南进的途中,遇到一座海拔 1000多米高、名叫新高山的大山。此山层峦叠嶂,到处是悬崖绝壁,随处可见万丈深谷,山势极为险峻,从山顶向山下远眺,盘山公路像一条飘带...
  • 板门店交换战俘纪实
  • 1953年 3月,我在志愿军后勤部一分部汽车十团任政治处主任。不久,我团奉命到开城谈判代表团参加交换战俘的运输工作,我为交换战俘运输组组长。运输组由运输、车管、保卫股长和英、朝文翻译各 1人组成。换战俘由代表团谈判代表,又称四号首长的丁国钰同志负责。   4月 22日上午 10时,我作为中方交换战俘运输组组长,有幸参加了一次板门店交换战俘的具体工作,亲眼目睹了这一鲜为人知的悲壮场面,至今回想起来,仍令我情绪不能自控。   板门店我方接收区中心建筑由四个一字排开的临时帐篷组成,帐篷外用席子围成走廊,直通临时搭建的大门。大门 3米多高, 4米多宽,由碗口粗的圆木钉成,圆木上系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木,十分好看。门的两个上角分别飘扬着五星红旗和朝鲜国旗,大门横额是中朝两国文字书写的金黄色大字“祖国怀抱”,在柔和的阳光下显得热烈和温馨,庄严而又深情。整个大门被布置得好像是一位张开双臂的母亲,在焦急地等待着远方归来的儿女。   大门外的空场上,中间用白灰划了一条很长的白线,白线两边不远处整齐地站立着中美双方荷枪实弹的士兵。两国士兵身后便是数十名各国记者,他们都早已抢占好了有利地形,各种摄影器械均已准备就绪,就等按下快门。  ...
  • 在战地救护的日子里——一位女兵在抗美援朝中的亲历亲闻
  • 1947年 4月,我由山东平度县西海中学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医大, 8月份被分配到前卫华东第三野战军九兵团十九院任护士,由此开始了难忘的战地救护工作。其间,先后经历了三年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参加了许多著名的战役和战斗。先后 8次荣立战功,并获得 2枚功勋奖章。 8年的军旅生涯,最难忘的是在朝鲜战场的日日夜夜,那里的战地救护生活,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轻装入朝   1949年 10月 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那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日子,也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新时代的开始。那时,祖国大陆就要全部解放,人民大军正以摧枯拉朽之势肃清国民党残敌。为了准备解放台湾,部队开展轰轰烈烈的练兵运动,我们医院一边收治上海战场下来的伤员,一边掀起学习海上救护知识活动。当时,大家天天唱着这样一首歌:“人民祖国的旗帜,在大陆上自由招展,解放祖国全部的领土,就在 1950年……”   然而, 1950年 6月,朝鲜战争爆发,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 9月末,我们接到上级命令,准备入朝作战。当时我们由驻地嘉兴出发,来到山东曲阜。在曲阜全体进行轻装,除将各种不急用物品要留下外,凡有汉字的东西也一律不准携带。因时间仓促,在这里只发了棉衣。 10...
  • 浴血马良山
  • 抗美援朝期间,民间广泛流传着这样一首歌曲:“马良山、马良山,威武雄壮的马良山,我们誓死保卫你,不许敌人来侵犯。”这首战歌在我心中唱了几十年,每当唱起它,就使我想起血战马良山的日日夜夜,想起壮烈牺牲的战友……   [1]1951年 10月,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强大攻势下,美军节节败退。五次战役后,我军攻克汉城,又主动撤至三八线一带驻防。我当时任副连长,率志愿军立功部一大队七连 (即五七一团七连 )在马良山、高望山一带执行防御任务。   马良山位于北朝鲜开城东北约 40公里处,峰峦叠嶂、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主峰高 317米和周围绵延起伏的山脉构成一道巨大天然屏障。而 216 8高地则是整个马良山防御中的桥头堡和主要支撑点,它的得失直接威胁主峰安危,是敌必攻我必守的争夺点。   由于敌人疯狂反扑,我马良山阵地失守。 10月 4日,我率领部分战士掩护营部撤向白石洞途中,遇敌重兵堵截。一场血战后,队伍被打散,我带领幸存战士,泡在水田死尸中装死至天黑,才巧妙避开敌人追捕回到营部。营长看到我们疲惫不堪,先命暂时休息。但不久又传来营长的紧急命令: 216 8高地战斗激烈,连长、指导员受伤,营部命你立即前去指挥 !  216...
  • 出师未捷身先卒——记入朝牺牲第一人何凌登
  • 扮武官,先期入朝察敌情 第三十九军参谋处长何凌登,没想到能在北京中南海受到周恩来总理的紧急召见,这天是美国侵略军于朝鲜仁川成功登陆的第三天— 1950年 9月 17日。一同受到召见的还有东北军区后勤部副部长张明远、第十二兵团司令部侦察处长崔醒农等 5人,他们是东北边防军组成的“入朝先遣小组”。不久之前,东北边防军就朝鲜战局向中央呈送报告,建议在我国出兵朝鲜之前,派一精干组前去勘察地形,观察战局,熟悉各种与参战有关的情况。鉴于美军业已抢占仁川,将朝鲜人民军拦腰截断的严峻现实,中央看到战争的浓烟烈火直向鸭绿江边烧来,再次把我军入朝参战列为重要议题,因此,由周恩来召见这个先遣小组,向他们面授机宜。   中国驻朝鲜大使馆临时代办柴成文也在场,显然,先遣小组赴朝应该纳入“外交活动”的范畴。   果然,周总理在宣布了先遣小组的任务之后,说道:“在中央就出兵朝鲜问题未作决定以前,不宜用其他名义,你们对外均为大使馆武官,由柴成文同志安排一切。”   何凌登想到自己成为我国出兵朝鲜的第一批军事人员,心情甚是荣幸,凝望着 8年不曾见面的周恩来,感到分外亲切,不觉冒出一句:“总理,朝鲜的战局已经相当危急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兵 ?” ...
  • 开城谈判的幕后总指挥——李克农在朝鲜
  • 1953年 7月 27日,朝鲜停战签字仪式在板门店举行。至此,长达 3年之久的朝鲜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在这场特殊的战役中,有一位“隐形人物”始终坐镇幕后,运筹帷幄。他,就是中共秘密战线上的杰出代表和卓越领导人李克农。   朝鲜战争爆发不久,李克农被中央送往苏联养病。在苏联,他每天都通过报纸分析局势的发展。随着战争不断升温,李克农再也无心疗养,他迫不及待地返回北京。当朝鲜谈判的信息传来后,李克农毫不犹豫听从毛泽东的点将,抱病前往朝鲜。   1951年 7月 6日,李克农拜会金日成。经与朝鲜方面协商,李克农为中朝代表团团氏,乔冠华协助其工作,对外公布的名单则是人民军的南日、李相朝将军和志愿军的柴成文、邓华、解方、杜平等人。南日被金日成指定为朝中方面的首席代表。 7日,中朝代表团抵达开城。   开城谈判代表团,分为前方、中间站和后方指挥三线。第一线是直接出面的南日。邓华等人;第二线是乔冠华、柴成文,由柴成文负责联络;第三线则是幕后坐镇的李克农,他负责将每天的谈判情况上报毛泽东、金日成和彭德怀。   那时新中国刚刚建立,国家外事工作人员严重缺乏,大家对于和敌人谈判心中无数,纷纷请李克农“传经送宝”,李克农总是谦虚他说...
  • 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50周年
  • 抗美援朝战争,是在本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的领导下,为保卫我国安全,维护东方与世界的和平,支援朝鲜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在朝鲜半岛上,与朝鲜人民军并肩进行的一场反侵略的正义战争。   抗美援朝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场大规模的现代化的局部战争。敌方是以美国为首的 16个国家军队组成的所谓“联合国军”以及南朝鲜军队。其投入战场的兵力最高时达 120余万人。我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其投入战场的兵力最高时达 180余万人,其中中国人民志愿军达 130多万人。美军除了原子弹以外的一切现代化武器都使用过了,我方也使用了当时较先进的喷气式作战飞机。在 22万平方公里的朝鲜半岛的战场上,其兵力密度远远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水平,敌空军轰炸密度和某些战役的炮兵火力密度也能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水平。然而,中国人民志愿军,自 1950年 10月 19日赴朝参战至 1953年 7月 27日停战,历时两年零九个月,通过艰苦卓绝的斗争,歼敌 70万人 (连同朝鲜人民军三年零一个多月的战绩,共歼敌 109万人 ),把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侵略军从鸭绿江边赶回到三八线附近地区,迫使美帝国主义在...
  • 板门店今昔
  • 板门店位于朝鲜半岛中部,开城东南约八公里处,恰处“三八线”附近的军事分界线上。   板门店原本是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小地方。朝鲜战争前,这里连一个小村都算不上,被定为停战谈判会场时,这里只有 4间小土屋,居民早已因战争而搬迁。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因与朝鲜停战谈判密切相关,而成为世界关注的热点,几乎一夜之间,板门店这个地名,传遍了世界每一个角落。时至今日,板门店仍然是朝鲜半岛局势,乃至世界局势最为敏感的“神经”。   回顾朝鲜战争,在停战谈判会场的选址问题上,也如这场谈判本身一样,几经周折,最终定在了板门店,开始了长达两年的艰苦而漫长的谈判。   对于停战谈判,美国本无诚意,从战争开始,他们就没有打算以谈判来解决这场战争。这要从战争的起因和美国插手这场战争说起。朝鲜半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摆脱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蹂躏,本该成为独立统一的国家。然而苏、美两国从各自的利益出发,在接受日本投降时,苏、美双方商定以“三八线”为界,使朝鲜半岛人为地分成两部分,为后来的战争埋下了根源。南方于 1948年 8月 15日成立了以李承晚为总统的大韩民国政府,北方则于 1948年 9月 9日,成立了以金日成为首相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
  • 张连长的来信——影片《上甘岭》的原型追述浴血当年
  • 寻访张忠发,是我最苦恼的一件事。   有人说,“没有这么个人 !”   有人说,“有是有,可他牺牲在朝鲜了 !”   有人说,“确有这么个人,在哪里说不清 !”   我打电话问以扮演张忠发闻名的演员高保成,他也只是说“拍电影时我见过,他叫张计发,但多年一直没有来往。你要能找到告诉我,有生之年我还想见他一面 !”   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关于上甘岭的介绍,只有烧焦了的一段枯木作为实物在那里摆放着,剩余的空白就只好靠观众通过自己的联想去填补了。至于张计发则更是不着一字,线索十分渺茫。终于我在一份材料里发现了张计发的名字。那是一篇描写秦基伟将军的文章,题目叫《秦基伟在上甘岭》,里面这样写道:   1952年,十五军这支屡立战功的英雄部队守卫着上甘岭。   其实,上甘岭只不过是十五军前沿阵地上总面积不足 4平方公里的两座山头而已。是年秋季,美国即将举行大选。为缓和国内矛盾和人民的反战情绪,改变战场和谈判桌上被动局面,侵朝美军总司令克拉克、南朝鲜总统李承晚、美军第八集团军军长范佛里特等军政要员亲临金化前线 ,策划向我进攻的所谓“金化攻势”。   范佛里特面对上甘岭,不可一世地立下了军令状。   一方是现代化装备的美军王牌...
  • 奇迹,在这里创造——志愿军总部指挥所简介
  • 1950年 10月 8日,毛泽东亲自起草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这标志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正式组成。   有谁能想到,武器装备落后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经两年零九个月的浴血奋战,终于打败了装备精良的“联合国军”,创造了世界军事历史上的奇迹;又有谁能想到,创造这一奇迹的志愿军最高指挥机关——志愿军总部指挥所,是经过几次迁移的,条件十分简陋且又靠近前沿,随时有危险的矿洞呢 ! [1]朝鲜战争刚爆发时,志愿军指挥机关是一座具有三防功能的指挥所,原叫十三兵团指挥所,后叫志愿军指挥所。这一掘开式地下指挥所,位于安东 (今丹东 )守备山 (今英华山 ),有 12个房间, 300平方米,地上铺了地板,有暖气设施。距指挥所 200米处有一望哨。该指挥所现保存完好,抗美援朝纪念馆就建在这里。确定志愿军过江时,彭德怀考虑这里离前线太远,加之当时对朝鲜的情况不明,这个指挥所一直没有使用,是一座没有用过的志愿军指挥所。   第一个志愿军总部指挥所设在大榆洞。 1950年 10月 19日黄昏,彭德怀直接率部队过了鸭绿江。 21日 9时在东仓、北镇间之大洞与金日成同志见面。 21日凌晨 3时半,根据毛泽东的电...
  • 保家卫国的壮举——辽宁人民支援抗美援朝战争述略
  •  1950年 6月 25日,朝鲜内战爆发。刚刚开始和平建设的辽宁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一面继续进行国民经济的恢复工作,一面开展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斗争。   辽宁地处抗美援朝的第一线。这不仅是因为朝鲜是中国的近邻,辽宁东部千里边界与其隔江相望;还因为美国政府不顾中国政府多次严重警告,猖狂侵犯我边境地区,严重威胁中国的安全。从 1950年 8月到 1952年底,美机侵入辽东领空达 20893架次,轰炸扫射 390次,投弹 1222枚,我方被炸伤亡 716人,烧毁房屋 2337间。   富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辽宁人民,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 1950年 7月 20日、 21日,辽西省委宣传部和辽东省委先后发出“关于开展反对美帝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周的指示”。安东、沈阳、旅大、鞍山、抚顺、本溪相继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开展了反对美国侵略台湾、侵略朝鲜运动周,抗议美侵犯我国领空,残杀我国同胞和家属。 10月 19日,辽东省开展了“和平签名运动”,仅辽东全省就有 661 4万余人参加签名。人民群众发扬了抗日战争中“父母送子、妻送郎,打击日本侵略者”的优良传统和解放战争时期“保...
  • 朝鲜战争中日本扫雷舰队真相
  • 关于日本政府派扫雷舰队参加朝鲜战争的事,在国内时仅仅是从《参考消息》上偶然得知,但只是一条简短的报道,对于事情的原因、经过、结果等详细情况均语焉不详。这次来到日本,看到当年日本扫雷舰队指挥官的回忆录,才弄清楚了全部的事实真相,了解了那一条简短的报道后面所包含的丰富内容。 [1]1950年 6月 25日,朝鲜战争爆发,朝鲜人民军兵分几路,越过临时分界线大举南下,迅速击溃韩国军队,势如破竹般地席卷了朝鲜半岛的几乎整个南半部,韩国军队只好退守朝鲜半岛最南端的釜山附近方圆不过几十公里的弧形防御圈,每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惶惶不可终日。然而到了 9月 15日,美军在朝鲜半岛蜂腰部的仁川登陆,切断了深入半岛南部的朝鲜军队的后路,战局急转直下。几天后,美军攻占汉城。美军司令麦克阿瑟为扩大战果,又计划在朝鲜半岛东海岸的元山进行第 2次登陆作战,登陆日期定于 10月 15日。   当时,朝鲜人民军已经得到苏联的帮助,在元山港外的海面上布下了大量的水雷,以阻止美军的登陆作战。美军若想登上朝鲜东海岸,必须首先扫除元山港外面的水雷。但当时美国海军的扫雷艇大部分停泊在国内,若是横渡太平洋来到远东地区,且不说困难多少,单就时间而言已经...
  • 征战——抗美援朝纪事
  • 待 命 出 征   1950年 7月 13日,中央军委作出《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将在中南地区的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兵团机关和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四十军及几个炮兵师调回东北,和先回到黑龙江地区的四十二军,组成东北边防军。 7月下旬,我们 5名在四野司令部机要处工作的同志,奉调从汉口随军北上沈阳,成为东北边防军司令部机要科职员。 8月中旬,往来电报说明,各北上部队,这些东北人民的子弟兵,经过解放东北、华北、中南等诸多战役,征尘未洗,现又回师家乡,已集结于铁岭、辽阳、安东、辑安等地,进行战备训练。中央军委电令东北边防军,“加紧准备,务于 9月 30日以前完成一切准备工作”。   9月下旬,美军在仁川登陆后,朝鲜人民军主力被截断在南朝鲜,朝鲜战局严重恶化。美军正加速越过“三八线”,扑向鸭绿江边,还不顾我国政府严重抗议,使其空军飞机多次侵入我国边境辑安、临江、安东等地上空,进行侦察和轰炸扫射。为保家卫国,抗美援朝大战在即,各部队都进行参战动员,边防军司令部机关人员也纷纷表决心、写保证。我在庆祝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的墙报上,表达了如下心情:“今天,我们欢庆新中国诞生一周年。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鲜红的旗帜,飘扬在万里晴空,欢...
  • 《党史纵横》封面

    主办单位: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辽宁省委组织部 中共辽宁省委老干部局

    社  长:戈福录

    地  址:沈阳市北陵大街45号

    邮政编码:110032

    电  话:024-8690982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8361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255/d

    邮发代号:8-54

    单  价:7.00

    定  价:8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