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罗元发与长征——伟大的转折
  • 1934年9月,开始长征前,我们中央苏区红军各军团整整打了大大小小上百次的仗。原来红军根据地以江西、福建为中心,包括闽粤赣地区形成29个县的广大地区。如今却只剩下瑞金、长汀等几个县了,其余许多地方都变成了游击区和敌占区。我们五师十五团从前线撤下来后,按上级指示向瑞金附近地区集结。到了那里我抓紧时间补充新兵,同时还补充了一些服装。不久便知道,红军要突围离开中央苏区了。困为行动仓促,部队没有时间进行必要的政治动员,也可能是怕敌人发现我军的动向,所以我们只好不声不响地秘密离开了苏区。
  • 张南生与长征——长征路上阻击战
  • 遵义会议刚开过,中央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同志便来到我们中央国家政治保卫团。他向姚喆和我问过部队的情形后,告诉我们:党中央决定把我们团的3个营,分别编到红一、三军团。并且说:“从撤出中央根据地两个月的许多事情看来,要实现北上抗日战略目标,非采取机动灵活的战术不可。整编能够使机关精干,加强战斗部队,在有利的情况下歼敌制胜,在不利的时候轻装疾进,迅速摆脱敌人。这样才能达到保存红军、打破敌人围追堵截的目的。”
  • 张力雄与长征:高台大血战
  • 在我的革命生涯中,许多事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忘了,但高台大血战却永远铭刻在我的脑海里。每年一月份,往事便涌上心头,让我怀念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牲的首长和战友们。
  • 李宽和与长征——西征历险记
  • 1937年3月14日,西路军总部和前卫三十军以及九军的部分人马,败退到青海省境内的康龙寺。我当时是西路军特务团的俱乐部主任。团政委晏福生指派我和参谋左叶带一个班到附近村落搞些粮食,填充填充饥饿已久的肚子。
  • 戴镜元与长征——长征在贵州
  • 红一方面军渡过湘江后,毛主席根据已经变化了的情况,主张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方向挺进,争取主动,使部队得到必要的休整,再打几个胜仗。在通道会议上,毛主席的主张得到了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大部分领导同志的同意。于是,会议最后接受了毛主席的意见。随后,红一方面军转向贵州黎平。
  • 刘始明与长征——长征中亲历两次挽救红军的斗争
  •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办从福建的长汀、宁化和江西的瑞金、于都等地出发开始长征。当时,我在中央红军中央纵队干部团特科营(后改编为红军大学特科干部团)一连一排担任排长,亲历了长征中遵义会议和粉碎张国焘阴谋分裂红军这两次斗争的有关过程。时间已经过去70多年了,一些事情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 孟瑜与长征——藏胞鱼水情
  • 1935年年底,在中央红军继续北上之后,我们红四方面军突然转过身子,挥师南下,翻过了长年积雪的夹金山。我们心里都结了个疙瘩:为什么不跟中央红军一起北上呢?为什么进了草地又调头向南呢?我们解不开这个疙瘩,也没有说出口来。
  • 赖光勋与长征——我为长征当“向导”
  • 长征时期是我军测绘工作条件最艰苦,资料最缺乏,但又是工作最活跃的时期。我从事测绘工作4年多就有一大半时间是在长征途中进行的。这一段历史后来成了我终生难忘的记忆。
  • 刘彬与长征——我记忆中的两个长征片断
  • 我原名刘嘉树,是上杭县蓝家渡区冯坑里人。16岁时,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组织的“闽西农民暴动”,成为农民赤卫队队员。1929年春,我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调入上杭县赤卫大队二支队,9月随队参加配合红四军攻打上杭县的战斗。1930年3月,我随赤卫队编人闽西红十二军。5月,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二军,我在第二纵队五支队当战士。此后,红十二军编入红一军团序列。1931年5月,经严格筛选和举荐,我被选调为红一军团司令部机要部门译电员(参谋),参加了中央苏区一至五次反“围剿”。1934年10月,我随中央红军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历任红一军团司令部机要员、作战参谋、机要科长。在艰难险阻的长征征途中,有些事让我永生难忘。
  • 陈海涵和长征——他帮罗荣桓找野菜
  • 1934年九十月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在错误军事路线影响下连连失利,中央红军陷入了困境,情况十分危急。此时.中央决定北上,作战略转移。当时海涵正在红军大学参加毕业考试。有一天.突然接到班主任通知,叫他带上行李,立即去红军总部报到。当海涵带着行装去总部报到时,王稼祥主任正在门口等他。王主任把他让进房子里开始问寒问暖,后来开宗明义地说:“前方很紧,这你晓得,没有更多的时间谈情况了,中央军委原准备组建炮兵学校和工兵学校,从前方调来一些骨干和学员,有1100多人,除了伤病员外,还有900多人,中央决定战略转移,
  • 翁祥初与长征——带领炮兵连过草地
  • 第五次反“围剿”的末期,我病了。当时我任红二十三师六十九团党总支书记兼政委。红二十三师原是红军中主力师之一,下辖的3个团红六十七团、红六十八团、红六十九团都是满员满编。但是在广昌战斗中全师减员过半,团的干部也牺牲过半,红六十九团团长就在广昌战斗中牺牲了。我拖着病体坚持在战斗的前沿,终于有一天因体力不支晕倒了,被人抬下了火线,我醒来时已躺在红八军团的野战医院里了。此时形势急转直下,中革军委下达了大转移的命令——长征开始了。
  • 刘禄长与长征——长征中我冲锋在前
  • 1914年1月18日,我出生于福建省上杭县稔田乡岐坑村一户农民家庭。在旧社会,我家同千千万万劳苦大众的家庭一样,生活极其贫苦,我十来岁就跟父亲一起下地干活,来维持全家的生活。
  • 郭廷万与长征——拄着树棍到陕北
  • 我1913年生于福建省龙岩县江山区同碎村的一个贫苦人家里。我5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家中只剩祖母和父亲,有房子两间及祖传下来的造纸作坊一间。刚开始家庭主要生活来源是帮人家做纸、耕田和给人家做短工来维持生活。后来自己做不起纸了,就给别人做,自己与人家合买一条牛来耕种。牛死了之后,就给人家合放60只鸭子和租种地主的田为生活。每年要买半年粮食才够吃,而且每年都要向人借钱。
  • 梁思久与长征:湘江血战亲历记
  • 湘江血战是中央红军长征中打得最激烈,也是损失最大的一仗。当年,作为红三军团政治部保卫局侦察部的一员,我亲历了这一场让我终生难忘的战斗。
  • 赖富与长征——在吴起镇阻击敌人
  • 我是福建省永定县虎岗乡乘下村人,跟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参加了国内革命战争、民族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我参加了闻名的长征,那时我只有十几岁。红军的长征是伟大的胜利,但又是很艰苦的。但什么样的困难也吓不倒中国红军,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领导下,红军战胜了一个又一个艰难险阻。
  • 李质忠与长征——长征路上的译电员
  • 在我们党、国家、军队的各项工作中,有一项极为重要却又鲜为人知的工作,这就是密码通讯工作,也叫机要工作。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一向被称为无名英雄。70多年前的长征路上,李质忠就是这样的一位无名英雄。
  • 杜明与长征——我奉命释放刘志丹
  • 1935年10月,正当陕北根据地“左”倾错误领导人在党内狂热推行“肃反”的危急时刻,毛主席率领的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吴起镇,与红十五军团胜利会师。这时,陕北根据地的形势十分严峻,“肃反”已错杀了200多革命同志,陕北红军主要创始人之一刘志丹等同志正在狱中受审。党中央和毛主席一到陕北下寺湾,就立即下达“停止捕人”“刀下留人”的指示,并以王首道、贾拓夫、刘向三等组成工作团,带领一个连火速赶往瓦窑堡,营救正待处决的刘志丹等一批革命同志。
  • 肖锐与长征——红小鬼长征到陕北
  • 我是辽宁人,1947年入伍,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我和肖锐是在东北认识的,他当时在我们家乡名气很大,因为他在那指挥部队取得过好几次战斗胜利。后来组织上介绍我们认识,我们就这样相携相伴走过了大半辈子。他的长征故事是结婚后陆陆续续告诉我的。
  • 黄炜华将军手绘长征路线图
  • “长征与福建”书画征稿选登
  • 黄炜华将军手绘湘江战役图、四渡赤水图
  •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途经地——尤溪
  • 1934年7月25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撤出大田。分两路进入尤溪。一路从大田乌厝坪进入尤溪四科亭、街面霞尾、古迹口,到达蒋坑;一路从大田县奇韬、东佳等地进入尤溪坎里。两路红军6000多人会师于蒋坑,尔后绕道台溪,过星明,在上潭宿夜。
  •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途经地——延平
  • 1934年7月29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护送其渡(闽)江北上的红九军团的掩护和配合下,攻占了南平县属的樟湖坂(今南平市延平区樟湖镇)。先遣队和红九军团打下樟湖坂后,受到当地群众夹道欢迎。各商号门前挂着红旗,商会还张贴各色标语,热烈欢迎红军。当晚,先遣队在樟湖坂抢渡闽江。
  •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途经地——古田
  • 1934年7月30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从樟湖坂渡过闽江后,进入古田县境。
  •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途经地——闽清
  • 1934年8月2日中午。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离开水口镇。沿闽江北岸向闽清进发。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对先遣队南下福州十分惊恐。他们一面调兵遣将严守福州。一面又沿闽江水路堵截。从江西、浙江和漳州调来七八架轰炸机。飞抵古田水口和闽江沿岸进行狂轰烂炸。红军被炸伤亡七八十人。
  • 《福建党史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

    主  编:刘云刚

    地  址:福州市华林路80号省委大院95号楼

    邮政编码:350003

    电  话:0591-87849993 8787499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2254

    国内统一刊号:cn 35-1046/d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