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关于《第一次战斗》
  • 《第一次战斗》,上海人民出版社1972年3月第1版,1972年第2次印刷。定价7分。40K,单色。无编绘者署名。
  • 多角度影画李鸿章
  • 《绝版李鸿章》(张社生著,文汇出版社2009年版),是一本李鸿章图传。当今虽时兴图传,但图片越来越难得了,若非独辟蹊径,而总是那些老照片印来印去,就把读者看得厌烦了。这本书的图片多取自外国的大学和图书馆,是作者费了很多心力爬梳勾稽来的,有照片,有绘画,有版画,也有漫画,外加报刊杂志上与中国——特别是与这本书主人公李鸿章——有关的报道。这些从《纽约时报》、
  • 夏承焘与朱生豪的师生情谊
  • “一代词宗”夏承焘先生(1900—1986)的日记《天风阁学词日记》,起自1928年7月20日,迄于1965年8月31日,时间跨度近四十年,虽略有缺佚,但大体完整。在20世纪中国学人日记中,《天风阁学词日记》的特色及价值,早已赢得学林的肯定和重视。受晚清名流李慈铭《越缦堂日记》的启发,夏承焘从16岁开始写日记,直至暮年停笔,现有《天风阁学词日记》并非夏氏日记全部,仅是历尽世劫之后的烬余。自30岁后,夏氏立志专攻词学,即注意记录师友之间的学术往还,凡对己有益的启迪,大小不捐,一一笔录,
  • 最后的思想光辉——萧乾老人临终前关于新世纪文化的拷问
  • “最后两个英国人”:劳伦斯与福斯特
  • 读《福斯特散文选》,其中一篇谈论英国人的性格并拿法国人作衬,行文波澜老成,微言大义,机智隽永。这种简练的英文却是“全知全能的大一生”不屑一顾的,但会令“全然无知的大四生”望而生畏。英文写到这等可望而不可及的境界,需要纯净的心态和睿智的修炼。
  • 对唐寅“点秋香”韵事逸画的质疑
  • 笔者喜藏小摆设,尤爱收藏名家字画挂历,闲时一阅,乐在其中。近翻1998年“赵朴初题笺”的《唐伯虎墨宝》挂历,说是“上海博物馆精品选”,封面和11、12月皆选印了唐寅《李端端图》,均被错说成《唐伯虎点秋香》!(见图)
  • 商务印书馆老档案散失之谜
  • 对于历史研究来说,档案的原始史料价值素为研究者们所注重。商务印书馆作为近代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最大的出版机构,从清末到民国曾有过数度“黄金时期”。它的出版物在海内外影响深远,至今不衰。中国近现代出版史研究,它是绕不过的“宝地”。近一二十年来,对商务印书馆及其领军人物张元济、王云五等的研究方兴未艾,硕果累累,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史料的发现和利用,可来自老商务档案的却不多。历史上,商务多次遭受劫难,档案文书散失不可避免,然而似乎远未到“丧失殆尽”的地步。近年有两批老商务档案现身,就是明证。
  • 关于“两岸交流第一诗”的一点说明
  • 2008年11月8日,香港大公报《台耄耋诗人赋诗抒怀颂“三通”》一文,提到这么一件事:
  • 好书超市
  • 老舍译事
  • 老舍的精神内涵深广,文学活动范围广,作品传译也广。他自称“写家”,人们多称他语言大师、人民艺术家。文学界都知道,他兼擅各种文体,是“文武昆乱不挡”的全能作家。一般人较少了解老舍精通英语,他在英、美用英文写作,做学术讲演,在英国讲过《唐代的爱情小说》(T’ang love story),在美国谈《中国现代小说》(The Modem Chinese Novel),也写过英文话剧。当然更少人知道,老舍不仅是个“写”家,还是个“译”家。他能在现场作英语同声翻译,也能从事小说、戏剧、诗歌散文的笔译。他参与进行翻译的方式与事实,提示我们关于文学翻译的跨文化交流过程中的多元因素。
  • 老舍小品文之“奇趣”
  • 老舍是中国现代的幽默大师,是现代文坛的“市民诗人”。他不仅以诙谐幽默的小说确立了其作为京派文学的独特风格,而且以其诸多蕴涵深邃艺术精湛的剧作、通俗流畅关注世情的曲艺作品等,影响了中国的艺术舞台。除此而外,老舍的小品文是值得一说的。如果说20世纪30年代幽默大师的桂冠戴在林语堂的头上,不如可以这样说:林语堂是提倡幽默的先驱,老舍才真正是一位幽默大师。我们不说老舍小说的幽默风格,仅仅从老舍的小品文看,就完全够得上幽默大师的称号。
  • 市民之子老舍
  • 前几天在中国评剧大剧院看完《正红旗下》出来,打出租车回家。北京的司机爱跟乘客唠嗑可能世界闻名。这次唠的不是政治局开会,而是看的什么剧。我说是老舍小说改编的曲剧,因为老舍诞生110周年了。这司机搭茬就说起了老舍,我就“考”他想看看北京的老百姓到底知道老舍什么。他说他“看过”(不是“读过”)《四世同堂》、《骆驼祥子》、《茶馆》,最惊人的是知道《我这一辈子》!一个城市的普通市民,竟能如此纯熟地道出属于这个城市的作家来,我看也无人再出老舍之右了。
  • 老舍的1950年
  • 老舍先生的1950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不同一般,宛如是一个生命的里程碑和转折点,在他的一生中占据着特别重要的地位。
  • 从女性视角看丁玲交恶沈从文
  • 1933年5月14日,丁玲在上海被国民党特务绑架,当时几乎无一人敢出面揭露此事。尚在青岛大学任教的沈从文得知后,于5月25日写下了《丁玲女士被捕》一文,并在胡适主编的《独立评论》上刊出,后又在《大公报·文学副刊》上相继刊登出《丁玲女士失踪》以及《记丁玲女士·跋》两篇文章。不久,忽然听到丁玲遇害的传闻,正在为老友奔走呼号的沈从文感到无比愤怒和悲伤。
  • 胡适对《镜花缘》的“女权”解读
  • 1918年,胡适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作了一次演讲,题目是《美国的妇人》。他说:依我的观察,美国的妇女,无论在何等境遇,无论做何等事业,无论已嫁未嫁,大概都存一个“自立”的心。别国的妇女大概以“良妻贤母”为目的。美国的妇女大概以“自立”为目的,“自立”的意义,只是要发展个人的才性,可以不倚赖别人,自己能独立生活,自己能替社会作事。
  • 读《上山采蘼芜》说汉时妇女地位
  • 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回首问故夫:“新人复何如?” “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姝。颜色类相似,手爪不相如。”
  • 时尚业:意义的生产和销售
  • 早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产业界就提出“感性的时代已经到来”,并提出,“21世纪是宗教、艺术、哲学的时代”(张爱平、何静编著《日本的文化产业》,山东教育出版社)。最近几年,文化产业作为世界各国产业调整的主要方向,正在受到各国政府和产业部门的高度重视。与传统的生产“硬件”的工业体系相比,“软件”产业或者说感性产业正在一步步从后台走向前台。
  • “杨红樱现象”的回顾与思考
  • “杨红樱现象”似乎已成为中国童书界乃至整个出版界的一个专用名词了。这主要是因为她的作品畅销,而又被批评界视为艺术质量不高,并由此引发了长时间的争论。争论的双方,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代表着出版界(具体说就是出杨红樱书的出版社)和文学界(主要是一群坚持儿童文学立场的作家和批评家)。因为这样的书在中国童书界还是一个新的现象,人们对它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所以争论一直未显明朗。本文拟就此出版现象作一回顾,希望能看出端倪。
  • 大脑及荷尔蒙的性别之谜 真正认识人类自己(四)
  • 叶灵凤的“记忆的花束”
  • 现代小说家、散文家、书话家叶灵凤享年七十,其中有三十二个春秋是在香港度过的。他对上个世纪30至60年代的香港文学进程颇多贡献。但叶灵风晚年在香港的生活和写作,有关记载不多,正如香港文学研究家小思(卢玮銮)在她所编《叶灵凤书话》(1988年1月北京出版社初版)之《选编后记》中所说:“叶灵凤在香港三十多年,除了在三十年代末期较为活跃外,愈往后期,就愈低调。
  • 当了巴比伦王室的见习巫觋——关于《巴比伦泥版楔形文书天文表》
  • 杀猫人莱辛
  • 莱辛的书从来都不容易读,文字看上去很简朴,但却埋藏了很多的概念,总是要人反复进退地思考。如果想选一本书,能够比较轻松、愉快地进入莱辛的世界的话,我想一定就是《特别的猫》了。喜欢猫的作家太多了,一爱起来就特别痴狂,难免就要为它作诗立传了。很多人以为莱辛也是如此。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新闻拍到她家里面有一只很漂亮的黑白大肥猫,就窝在她旁边,像一对姐妹(很有可能莱辛才是妹妹)。
  • 倒在血泊中的笔耕者——耿济之与三十年代作家
  • 沉重的翅膀——解读三岛由纪夫的文学与生死
  • 新的视角看“红底金字”年代
  • 写回忆文章,写怀旧作品,近些年来蔚然成为一种风尚。升平日久人心静,头脑也更加清醒。晴窗灯下,键盘素纸,此类文字汩汩而出;操笔者,既有政要明星,也有百业平民,俨然“怀旧面前人人平等”。
  • 人间幸有未削书:《陈寅恪诗笺释》读后
  • 一部从学科角度探讨的开创之作——《戏曲文献学》读后
  • 青年会:一座连接中西文化的桥梁
  • 在北京号称“银街”的东单北大街3号,路边高耸着一座大楼,我曾无数次地路过那里。看见大楼门口竖立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基督教青年会”几个字,我常感到好奇:不知道这个组织是干什么的,猜想,它可能是青年基督徒的联谊性组织吧。近日看了赵晓阳女士所写的《基督教青年会在中国:本土和现代的探索》一书,让我得知“基督教青年会”原来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国际性组织,它的分支机构“中国青年会”则是一座连接中西文化的桥梁.
  • 不小的“小事”——周海婴《镜匣人生》读后
  • 百年后的文学史“清算”——读《文学史学原理研究》
  • 《鲁迅藏签名本书影》序
  • 鲁迅不是藏书家,他的藏书大多是常见的版本,很少孤本秘籍,这和他的研究用书的特点相符合。他在1932年8月15日给台静农的信里说:“郑君治学,盖用胡适之法.往往恃孤本秘笈,为惊人之具,此实足以炫耀人目,其为学子所珍赏,宜也。我法稍不同,凡所泛览,皆通行之本,易得之书,故遂孑然于学林之外,《中国小说史略》而非断代,即尝见贬于人。”
  • 谈谈隐士文化——《采菊东篱下》自序
  • 浙江锯力煌锯床股份有限公司
  • 《汉书》研读首选 王先谦撰《汉书补注》首次整理出版
  • 好书超市
  • 好书超市
  • 好书超市
  • 好书超市
  • 好书超市
  • 果戈理之音
  • 果戈理二百年诞辰要到了,据说俄国与乌克兰都要有些纪念活动。中国人对果戈理的认识。与鲁迅有些关系。翻译果戈理作品的人很多。鲁迅也许最特别,不仅学会了其间的笔法,也把灵魂的有无问题,引入白话文的语境。记得先生还介绍过阿庚的《死魂灵百图》,对美术青年的影响是不可小视的。我在丁聪的漫画里就看到了阿庚的影子。他一生都在《死魂灵百图》的氛围里。这个话题很有意思,由文学经典到美术经典,涉及也许不都是美学上的东西。
  • [读图]
    关于《第一次战斗》(梁东方)
    多角度影画李鸿章(黄乔生)
    [往事故实]
    夏承焘与朱生豪的师生情谊(朱洪斌)
    最后的思想光辉——萧乾老人临终前关于新世纪文化的拷问
    “最后两个英国人”:劳伦斯与福斯特(黑马)
    [钩沉趣考]
    对唐寅“点秋香”韵事逸画的质疑(陈炳)
    [茶座]
    商务印书馆老档案散失之谜(柳和城)
    关于“两岸交流第一诗”的一点说明(陈章)
    [好书超市]
    好书超市
    [特稿]
    老舍译事(徐德明)
    老舍小品文之“奇趣”(杨剑龙)
    市民之子老舍(吴福辉)
    老舍的1950年(舒乙)
    [专题]
    从女性视角看丁玲交恶沈从文(陈素娟)
    胡适对《镜花缘》的“女权”解读(杨建民)
    读《上山采蘼芜》说汉时妇女地位(顾农)
    [文化思考]
    时尚业:意义的生产和销售(钱振文)
    “杨红樱现象”的回顾与思考(刘绪源)
    大脑及荷尔蒙的性别之谜 真正认识人类自己(四)
    [专栏]
    叶灵凤的“记忆的花束”(陈子善)
    当了巴比伦王室的见习巫觋——关于《巴比伦泥版楔形文书天文表》
    [港台书人]
    杀猫人莱辛(梁文道)
    倒在血泊中的笔耕者——耿济之与三十年代作家
    [札记]
    沉重的翅膀——解读三岛由纪夫的文学与生死
    新的视角看“红底金字”年代(李乔)
    人间幸有未削书:《陈寅恪诗笺释》读后
    [书评]
    一部从学科角度探讨的开创之作——《戏曲文献学》读后
    青年会:一座连接中西文化的桥梁(黄敏兰)
    不小的“小事”——周海婴《镜匣人生》读后
    百年后的文学史“清算”——读《文学史学原理研究》
    [序与跋]
    《鲁迅藏签名本书影》序(赵丽霞)
    谈谈隐士文化——《采菊东篱下》自序

    浙江锯力煌锯床股份有限公司
    《汉书》研读首选 王先谦撰《汉书补注》首次整理出版
    好书超市
    好书超市
    好书超市
    好书超市
    好书超市
    果戈理之音(孙郁)
    《博览群书》封面

    主办单位:光明日报社

    主  编:常大林

    地  址:北京市永安路106号

    邮政编码:100062

    电  话:6317244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417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91/i

    邮发代号:2-868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