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乡党阎纲
  • “陕西楞娃一个” 和阎纲老师认“乡党”是两年前,在第七次全国作代会上。同乘“国直”团第一组的5号车,常听阎纲、何西来两位评论家,操一口纯正的陕西话交谈,觉得特别入耳。虽然我只是半个“乡党”——妈妈是西安人,但我从小跟着姥姥姥爷长大,陕西话是我的乡音,“麻食”、“臊子面”、“羊肉泡馍”等陕味美食是我的母食。后来学,文学。当了编辑,“陕军东征”的文学大气象令我自豪;得知这两位令人敬重的文学评论家也是陕人,
  • 发展经济学的奠基人张培刚
  • “大卫·威尔士奖”之亚洲第一人 1913年7月,张培刚出生在有“将军县”之称的湖北省红安县。16岁,他成为武汉大学招入的口唯一一个文科预科生。在以经济系第一的成绩毕业后,张培刚被选送至南陶孟和先生主持的前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工作,后又拿下3年一次的庚款留美考试全国第一,1941年前往哈佛大学学习。
  • 新版《郁达夫全集》补遗
  • 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年11月出版的《郁达夫全集》一经问世,便得到学术界的广泛关注。这部12卷本的文集,堪称是“目前收录郁达夫作品内容最完备、信息最可靠的全集版本”。(李杭春《新版(郁达夫全集〉“新”在哪里?》,《中华读书报)2008年2月13日)较之浙江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郁达夫全集》,它不仅在卷次排序上作了调整,力图遵循郁氏创作体现出来的文学性和原创性,而且还吸取近年学术研究最新成果,新增(补)郁氏佚文22篇,并对所有文字参照最初版本和报刊,本着“严格尊重原刊,真实再现原貌”的原则,精心校订,
  • 关于唐弢《琐忆》的一场争议
  • 关于《琐忆》的真实性向题,曾有过一场争议。重温这场争议,我以为还是很有意义的。 争议的起端 在中国近现代名人中,拥有回忆文的数量最多者,恐怕没有人能超过鲁迅。回忆鲁迅的文字,是研究鲁迅的极重要的史料。王世家选编,李文儒、杨良志、孙郁、黄乔生参与策划的皇皇六大册的《鲁迅回忆录》,南北京出版社于1999年出版。它以空前的规模,丰富的内容,在最大程度上满足了研究者的需要,也为广大读者所欢迎,
  • 顾颉刚与孟姜女
  • 孟姜女有庙在山海关东六七公里处,是游览山海关者往往也要去一游之地。据《临榆县志》说,此庙“创始在宋之前”,又历经明、清:二代蘑修重建,而现有的庙宇是“民国十九年经奉天张将军颁款重修”的,也称得上是历史悠久了。但那庙宇给人的印象还是比较简陋,殊无足观。除了庙门前那又高又长似乎爬不尽的石阶外,能让人留下较深印象的,大概就只有其前殿门首那副有点怪的难读对联了。那副对联写的是
  • 启功的一首未刊诗
  • 近来晨昏漫步时,常有微风拂面。不经意间会觉得回忆有时很像这微风,阵阵吹来不能自已,特别是几十年来生活里的一些欢快及忧伤,还有那与之相连的人和物,虽然已渐行渐远,漂浮在梦海中,却又亲切如昔。
  • 历史与真实
  • 中国人对历史格外热衷,史学作为一门国粹级的“显学”,在“文革”前已盛极一时,那些“文革”中“红透”半边天的“风云悍将”,大都具有史学背景。改革开放强调科学技术与经济发展,技术人才走上政治舞台,历史似乎退出了中国政治,但30年物质文明的进步与辉煌,所造就的科技与经济“起飞”,如互联网技术及在中国的迅速起步与普及,却又为古老史学提供了预热的技术条件与契机,只不过“热”的形式又有所变化:官方史学休矣,民间热情高涨。
  • 历史类图书何以让民众狂热
  • 《明朝那些事儿》(七)大结局上市了。从2006年开始,该系列图书的火热销售场面就没有停止过,至今已创造600万册的销售奇迹。到底是怎样的魔力让民众如此狂热?
  • 历史,大众需要通俗解读
  • 近年来有一股通俗历史读物热,为什么?一个最基本的原因,就是中国人重视历史。这是传统,或者说,中国人多少都有点历史癖。当爸爸对孩子说,咱们的老家如何如何的时候,他已经在向孩子讲述历史了。什么家谱,什么姓氏起源,都是老百姓关心的东西。大多数人都以知道点儿老辈子的事为荣,以知道历史上的事为荣。在民间,能历数历史掌故的,常会受到人们尊重。这是我们特有的民族品格。这是最基本的原因。
  • 关于通俗史学的几个问题
  • 自从以通俗的历史讲说与著述为基本形态的通俗史学兴起以来,争议如潮,众说纷纭。如何看待通俗史学成为引人关注的“公共话题”,而相关的质疑主要集中在如下几个方面:其一,对通俗史学内容的“真实性”心存疑虑;其二,对通俗史学兴盛的“后果”深感担忧;其三,对一些职业史家“介入”通俗史学困惑不解。这些问题都有深入讨论的必要。
  • 我看野史热
  • 上世纪80年代以来,由名不见经传的民间人士写作的史书时有出版。近年来影响最大的,当数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已经出了好几本,发行量很大。毛佩琦教授作序并大力推荐。有明史专家告诉我,书中有不少硬伤;也有明史学者说,这书写得还不错,至少作者认真读了《明史》。在我看来,这类历史作品,就当野史看好了,对普通民众普及历史知识,还是有益的;更何况闲来读这样的书,总比打麻将通宵达旦,甚至做更无聊的不良消遣,要好得多。我敢说,这样的通俗历史作品,比有的电视媒体炒作出来的学术超男、超女强多了!
  • 漫议明史通俗读物
  • 大约在2006年的下半年,城市里的许多书店和街头的书摊,陆续出现了一些以明史为题材的通俗读物,如毛佩琦的《明朝十七帝》、熊召政的《看了明朝不明白》、王春瑜的《看了明朝就明白》、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等。其中,尤以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卖得最火。此书出版之前,先在新浪博客上连载,受到许多网民的热捧,据说每月的点击率超过再万人次。书一正式出版,就广受欢迎,上了畅销书的排行榜。此后两三年,又有王春瑜的《与君共饮明朝酒》和《王春瑜说明史》、陈梧桐的《自从出了朱皇帝》、陈梧桐和彭勇的《明史十讲》、
  • 五四启蒙话语的意义之外
  • 五四启蒙研究愈来愈遭遇尴尬的境地。西方不认同五四肩蒙者阐释的西方,认为那不是西方本身的问题及其展开,而是到西方去寻找中国问题的现成答案。以中国的方式研究中周史的学者认为中国自身的现代性在西方武力入侵之前业已存在,而五四新文化运动无视自身的现代性经验,是对传统的割裂;西方中心论者则认为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本土才开始走上真正的现代化之途,五四启蒙者在接受西方影响时,囿于自身局限性生出种种怪胎;“新左派”又以一种去民族化的姿态来弘扬民族文化,认为康有为“托古改制”的逆潮流而动,
  • 权力的形成和权利的反转——五四运动中的身体与机械
  • 想当初,那些人……——“五四”前后知识者心态的再反省
  • 孙犁的晚年
  • 孙犁先生已经走了,对于这样一位有影响、有成就的重要作家的研究是很不够的——在许多人眼里,他只是一个小说家,其实他的散文的成就与意义并不亚于小说。“耕堂劫后十种”实在是十分奇特的创作,尤其是对于他那一代从“解放区”走出来的“革命作家”来说,真是一个“异数”——经史子集乃至近现代的笔记、日记、书信等等,收集并认真地阅读,写下了那些文体独特而意味隽永的文字。这十种小书,出版时已陆续读过,最近读的则是新版本,读得最细心而且感慨最深的是最后两本——《如云集》和《曲终集》,一个寂寞而义被视为“自我封闭”的老人的内心世界竟然如此热烈,
  • 最早的中文画报
  • 画报始创于西方,是晚清时才引入中国的。1890年创刊的《飞影阁画报》发刊辞中说: 画报坊自泰西,领异标新,足以广见闻,资惩劝。余见而善之,每拟仿印行世,志焉未逮。适点石斋首先创印,倩余图绘,赏鉴家佥以余所绘诸图为不谬,而又惜夫余所绘者每册中不过什之二三也。旋应曾忠襄公之召绘平定越匪功臣战绩等图,图成进呈御览,幸邀称赏。回寓沪,海内诸君子争以缣素相属,几于日不暇接,爰拟另创《飞影阁画报》,以酬知己。
  • 在灯红酒绿杀人夜想到《金枝》
  • 十多年前,弗雷泽(James George Frazer)的《金枝》(The Golden Bough,A Studyin Magic and Religion),曾经是国内学术界相当时髦的一部书。那时有一大批文化人类学、民族学、神话学等方面的国外著作被译介进来,《金枝》可以说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但是近年来盛况不再,2006年《金枝》换了出版社出了新版(译文仍旧),也没见什么反响了。
  • 让人很不放心的《绝版魏晋》
  • 最近有青年朋友向我推荐一本新书《绝版魏晋——〈世说新语〉另类解读》(山东画报出版社2008年12月版),说是很好看。于是,我也弄一本来看。此书围绕《世说新语》讲魏晋间人物的故事,内容相当有趣,文字清新通脱,娓娓说来,头头是道。翻了翻,见到小标题里还用了不少流行的新派词语,例如“愤青”、“VS”、“PK”之类,青年人喜欢读是可以理解的,我也觉得耳目一新。但抽读了一小部分以后就废然而止了。书中随便说话甚至信口开河之处实在不少,用这种比较轻率的态度来写书恐怕很危险。观点和文风追求新鲜或“另类”本自无妨,
  • 派系纷争几时休——《朱东润自传》读后
  • 时势变迁与现代人的古典诗词人史
  • 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 湘西是块神秘的土地,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多元文化的共生性,造就了原始神秘的远古神话、绚丽多彩的民俗风情和鬼斧神工的自然美景,孕育了沈从文、黄永玉等一代文化宗师,也同样赋予生长在她怀抱里的田明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之源。他的《土家织锦》一书就生于斯成于斯,为研究土家族民族文化的学术专著。
  • 文人翰墨滋味长
  • 许宏泉先生出版了两本书,唤作《管领风骚三百年》。猛一听这样的书名,对书中内容还有点丈二和尚,不明就里。待捧书在手,原来是明清以来诸多文人翰墨先贤手泽。展读之下,抚摩再三,令人欲罢不能。
  • 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谱南北华章——翟华和他的新书《东方文化西方语》
  • 历史真相与历史叙事中的“美”
  • 在美国德堡大学历史系任教的江勇振教授经数年全面细致地爬梳整理撰写出的《星星、月亮、太阳——胡适的情感世界》(以下简称《胡适的情感世界》,引文仅注页码)一书,从情感的一面还原了一个历史上的胡适。书中描述的情感生活丰富的“新胡适”无疑颠覆了以往人们对胡适私生活的固有印象或想象。这应是这本书值得人们关注的价值所在。然而,揭示历史真相以及重新审视历史真相的过程中,取一种怎样的态度比较合适,换言之,历史叙事中如何遵守美的原则,却成了读完此书后,笔者最想讨论的问题。
  • 开启讲述美国史的另一扇窗
  • 本能的帮助与帮助的本能——关于《“铁牛”的故事》
  • 阅读《西游记》令我惊奇不已
  • 2009年第二期《博览群书》发表了赵义良博士的文章:“老故事的新读法——评周方银的《解码〈西游记〉》”,对我写的《解码〈西游记〉》进行了有趣的点评。赵博士的点评触动了我很多想法。
  • 素食主义与废除动物奴隶制——答路圣婴的批评
  • 我们的敬意
  • 《中华易学大辞典》
  • 《解密BBC》
  • 《从异乡到异乡:萧红传》
  • 《出类拔萃的IQ:一门可习得智力的新兴科学》
  • 通俗:历史该如何普及
  • 互联网不仅仅是一场技术革命,它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近些年来,所谓的通俗史写作(也许称为历史文学作品或者野史创作更为恰当),就是伴随着网络的兴起而声名大炽。
  • 蔡元培的眼光
  • 赵延年的版画,是有绍兴的古风的。他从鲁迅那里得到灵感,不安与沉静中是滚滚的情思。我在多年前,和友人一起搞过一次《赵延年版画展》,对他略有了解。他似乎不喜欢花鸟草虫那类作品,专注于人物画,在描摹心灵上有一套本领。中国的版画有哲学与诗的意蕴者不多.他的作品总让我想起尼采的诗和独语,加之鲁迅《野草》的意象。说起来意味深长。
  • 北京海王村拍卖公司2009年春季拍卖会公告
  • 《中国小小说50强》丛书出版
  • “全国少年儿童阅读年”启动
  • “09湿地中国行”读书活动开始
  • 《未名外国史丛书》推出
  • 高楼风雨感斯文——追念陈乐民先生
  • 陈乐民先生的启蒙
  • 又一次翻开《文心文事》,心里满是沉重和忧伤——陈乐民先生决然地离开了大家,独自远行。 这本白皮小书买得很早,但并没有认真看就放在了一边,只记得与此书同系列的几位作者都是我敬仰的“大家”。那时足够愚钝,不能领会陈先生兼论中西的博雅通达,以至连陈先生的名字也未曾留下深刻印象。直至“专职”从事研究工作后,一位学长不容置疑地“命令”我:“去读陈乐民,看他的每一部书。”于是我拿走了学长密密麻麻夹满了纸条的陈先生的几部文集。
  • 陈家小客厅——陈乐民先生侧影素描
  • 陈乐民老师那样的读书人
  • 陈乐民老师驾鹤西归,已有4个多月了。作为他长期关心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的“年轻人”之一,我一直想写点什么。但及至“落笔”,却又不知道该写什么,只是心中隐隐的酸楚。也许,我心中的陈老师太过“立体”了,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视角”,没办法用文字与人清晰地言说。想起陈老师生前的教诲“写不出来的时候,就去读些书”,这段时间里,我重读了他的几本随笔,包括《春泥集》、《书巢漫笔》、《文心文事》、《过眼小辑》和他与资中筠老师的随笔合集《学海岸边》。最后,
  • [书人志]
    乡党阎纲(庞旸)
    发展经济学的奠基人张培刚(郑明桥;梅绍华)
    [钩沉]
    新版《郁达夫全集》补遗(沈平子)
    [往事]
    关于唐弢《琐忆》的一场争议(倪墨炎)
    [茶座]
    顾颉刚与孟姜女(徐柏荣)
    启功的一首未刊诗(周启晋)
    [本期关注 通俗:历史该如何普及]
    历史与真实(王浩)
    历史类图书何以让民众狂热(包岩)
    历史,大众需要通俗解读(毛佩琦)
    关于通俗史学的几个问题(李小树)
    我看野史热(王春瑜)
    漫议明史通俗读物(陈梧桐)
    [专题 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五四启蒙话语的意义之外(姜异新)
    权力的形成和权利的反转——五四运动中的身体与机械(钱振文)
    想当初,那些人……——“五四”前后知识者心态的再反省(李扬)
    [文化思考]
    孙犁的晚年(高恒文)
    [专栏]
    最早的中文画报(柯卫东)
    在灯红酒绿杀人夜想到《金枝》(江晓原)
    [批评]
    让人很不放心的《绝版魏晋》(顾农)
    [随笔札记]
    派系纷争几时休——《朱东润自传》读后(魏邦良)
    时势变迁与现代人的古典诗词人史(陈国恩)
    [书评]
    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田少煦)
    文人翰墨滋味长(雷雨)
    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谱南北华章——翟华和他的新书《东方文化西方语》(方雨)
    历史真相与历史叙事中的“美”(尤小立)
    开启讲述美国史的另一扇窗(王文奇)
    [读图]
    本能的帮助与帮助的本能——关于《“铁牛”的故事》(梁东方)
    [交流]
    阅读《西游记》令我惊奇不已(周方银)
    素食主义与废除动物奴隶制——答路圣婴的批评(蒋劲松)

    我们的敬意
    《中华易学大辞典》
    《解密BBC》
    《从异乡到异乡:萧红传》
    《出类拔萃的IQ:一门可习得智力的新兴科学》
    通俗:历史该如何普及
    蔡元培的眼光(孙郁)
    北京海王村拍卖公司2009年春季拍卖会公告
    《中国小小说50强》丛书出版
    “全国少年儿童阅读年”启动
    “09湿地中国行”读书活动开始
    《未名外国史丛书》推出
    [怀念]
    高楼风雨感斯文——追念陈乐民先生(王学泰)
    陈乐民先生的启蒙(毕苑)
    陈家小客厅——陈乐民先生侧影素描(沈雁南)
    陈乐民老师那样的读书人(田德文)
    《博览群书》封面

    主办单位:光明日报社

    主  编:常大林

    地  址:北京市永安路106号

    邮政编码:100062

    电  话:6317244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417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91/i

    邮发代号:2-868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