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快乐
  • 金虎献瑞,玉免呈祥。新春佳节之际,人们都要送上祝福的吉祥话。这些话的座次虽不固定,但不外乎节日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云云。杂志社在此向广大读者拜年,恭祝新春快乐!
  • 中国崛起的儒家声音
  • 2011年伊始,一尊高达9.5米、表情慈爱智慧、颇具儒家风范的孔子像在国家博物馆门口落成。孔子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也是中国文化的名片。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儒学成为了历代士大夫基本的哲学观点。在古代,刚上学的孩子就学习“人之初、性本善”,中华文明以这种方式传承了数千年。朱熹及其门人创立的朱子学是我国传统文化发展史上的又一次高峰,其不仅极大地影响了中华民族思想文化,而且还跨越民族和地域的界线,传播到海外不少国家和地区。在春节这个中华民族传统佳节之际,编辑部推出一组关于儒学的文章,希望在欢度佳节的时刻,带着读者走进传统中国哲学。
  • 朱子学与全球化
  • 2010年10月,中华朱子研究会在北京成立,预示蓿朱子学的研究和传播,将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 儒教怎样灵根再植
  • 在目前国学热、传统文化热的大背景下,儒家思想的意义及其重提乃至复兴,都基本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尽管还有来自顽固的西化派的刻薄批评,但这些批评的立论其实并未超出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的范围,所以实在不值一论。然而儒学本身在貌似被重新认可的同时,反倒遇到了一大瓶颈,就是到底应当怎样恢复和发展儒学?
  • 理解儒教的途径
  • 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先有宗教学研究后有宗教。我们今天习以为常地扳着指头数世界上有多少个宗教,说宗教如何如何,但在宗教学出现而定义宗教前,这一切都是无法想象的。传统社会的人们,有灵魂观念,有对自然或超自然神灵的祈祷渴望和行为,有各种祭祀仪式和祭祀对象。随着科学理性的扩张,有一天达到了要研究这些现象,于是产生出宗教学,这些东西就被定义为宗教或巫术。
  • 庄士敦说:儒学更是世界的
  • 相信很多人对于在华经历复杂、角色独特的庄士敦有着浓厚的兴趣,我也不例外。因此,当大津人民出版社的张献忠谈起《confucianismandModemChina》(《儒学与近代中国》)一书的翻译时,我毛遂自荐地承担起这一任务,庄土敦也随之进入我的生活。
  • 《梦游九天——金庸的醉侠世界》
  • 该书是目前最为完整的金庸传记。作者对金庸先生在中国文学史上的价值进行了全新的定位。书中就金庸为什么加入中国作协,金庸为什么去剑桥大学读博,金庸为什么去浙江大学当博导、做文学院院长再辞职,
  • 推翻歌德巴赫猜想
  • 歌德巴赫猜想是一个伪命题。两百多年来人类竟然盲目地把它当作真理来证明。歌德巴赫猜想是数学皇冠上的假明珠。歌德巴赫猜想是数学领域的永动机问题。
  • 为何破解不了李约瑟之谜
  • 李约瑟博士(1900--1995)早年是剑桥大学的生物化学家,1937年开始接触中国古代文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转而研究中国科学技术史。为了更加深入全面地了解中国,李博士于1943—1946年出任英国驻中国使馆的科学参赞。在这三年中,他参观、访问了296个中国的学会、大学和研究机构,搜集了不少中国古籍和学术文献资料,与众多著名学者座谈交流,收获颇丰。
  • 美国大棋局中的朝鲜半岛危机
  • 2010年,“天安号”事件、“延坪岛”事件相继爆发,美韩、美日大规模军演不断,朝鲜更是严阵以待。朝鲜半岛突然间狼烟滚滚。与此同时,各国政治家们纵横捭阖,民众们群情激愤,大众传媒众说纷纭。东北亚局势可谓扑朔迷离!
  • 易经教你不占而趋吉避凶——杨庆中访谈录
  • 学习《周易》的目的之一在于“无大过”问:您在新著《周易与人生》中提出,“《周易》活在我们的生活中”。当前有关《周易》与为人处世、中医养生、居家乐业、命运预测以及创新思维等方面的图书和讲座有很多,您能介绍一下《周易与人生》中的新颖观点和精彩看点吗?
  • 李敖著作被抄袭的背后——谈谈学术的形式与傲慢
  • 前些日子,从友人卢建荣处得到他主编的《社会/文化史集刊》第5期。该期是一个专号,其中《专论》部分有四篇文章(包括专号序与社论)讲述专号的主题——学术界的抄袭问题。在杂志后的《编辑室手记》中,以7页篇幅谈论抄袭问题。甚至在《征稿启事》部分,尚语重心长地说明其出版动机与心情。卢建荣是值得佩服的,他痛恨学术界的抄袭行为,说了别人不敢说的话。
  • 2010知识中国盛典举行本刊获知识传播奖
  • 由中国数字科技馆与全球最大中文百科网站互动百科共同主办的“2010知识中国盛典”前不久举行。这是近年来规模最大、层次最高、最受瞩目的一次跨学科知识文化盛典。互动百科公布了“2010知识中国”评选结果。包括《博览群书》在内的十多家媒体网站获知识传播奖。
  • 那部传说中的千年秘籍《医心方》
  • 从几个方面来看,《医心方》都不愧为“千年秘籍”。此书由日本人丹波康赖编撰。据书前之序,成书的年份为中国北宋的太平兴国七年(公元984年,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曾说此书成于公元982年,不知何据)。这年本来是日本圆融天皇的“永观”二年,不过这一年这位天皇将皇位让给了花山天皇,自己退位为“上皇”了。
  • 分明一部现代学术史
  • 胡文辉若《现代学林点将录》,我读后觉得甚好,这本书可以说弥补了当下这种著述的缺失。所谓“点将录”这种写法,明清以来多有之。它是借《水浒》一百单八将的名日,评点某一时期文坛、诗界人物,带一点游戏性质,借此引起读者兴趣,但也可以含有严肃的学术内容。胡文辉的书就有这种苦心。在《后记》中,作者一再说他没有写现代学术史的打算,但是可以看出他处处是按写现代学术史的要求来做。
  • 江平:为宪政和法治呼喊
  • 年届八旬的江平先生一直是深受学界敬重的知识分子。他坚持为中国的法治化进程而鼓与呼,以极大的热情关注着当代中国的现实问题,被称为中国“法学界的良心”、“时代的法学教师”,其标志性名言“只向真理低头”,已成为其人生的真实写照。
  • 中国历史的新读
  • 刘济生教授的《重新发现历史》(以下简称《重新》),是一部充满启蒙意义的好书。其文笔隽永、思想深刻,有的观点令人振聋发聩、醍醐灌顶。我们在长时期之内,用“极左”的观点看历史,发生了一系列错误的认识,危害至深且巨;所以我们隐瞒了历史真相,曲解了历史、枉说了历史的规则。《重新》在一系列问题上提出了自己的新看法,纠正了误读,拨乱反正、正本清源。
  • 挑战两极化的思维
  • 20世纪70年代,新闻社会学作为一种重要的研究取向开始登上传播研究的舞台。在这一领域中最受推崇的著作就是赫伯特。甘斯的《什么在决定新闻》。在这部作品问世以前,对于新闻生产的研究是如此之简单,以至于人们一提及新闻报道,要么就觉得它是对新闻事件的客观呈现,要么就觉得它完全被统治阶级的意志所左右;
  • 赵勇的读书生活
  • 接到赵勇的新书《书里书外的流年碎影》(以下简称《流年碎影》),是下午三四点钟,我正在写一篇和自己的生活毫无关系所以写起来很是枯涩的文章。除了书名,这本书的封面上还写着“文化慢光丛书”和该套丛书的广告语“读好书,光阴慢”。
  • 我为什么写《真假鲁迅辨》
  • 《真假鲁迅辨》是我近年所写文章的结集。这些文章有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真假鲁迅辨。
  • “早产的”中国哲学
  • 一旦脱离母体,脐带便成了需要剪断的多余赘物。破例在《历史的用途与滥用》这本书上画了很多横线帮助记忆,不妨摘几段。
  • 我们有过各种创伤,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
  • 晚饭花就是野茉莉,草炉饼就是用干草团直接烘出的饼。前者我闻所未闻,后者困扰张爱玲数十年,而汪曾祺一一了然于胸。
  • 大国医改
  • 医疗腐败、药物滥用,以及药品回扣和“处方费”,直至“板凳费”之类“创收”,都是几十年来最糟糕的。
  • 鲁迅杂文集的编法与说法
  • 鲁迅著《热风》和《华盖集》先后于1925年11月和1926年6月出版,分别收录其1918年至1924年和1925年所写小说、散文诗、回忆记之外的作品。不过两本书并不包括他这一时期此种文章的全部,除删掉的篇什外,另有19篇系特意留下,与1907年至1908年间所作四篇文言文合编为《坟》,于1927年3月出版。
  • 《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本土派”与“海外派”的对话》
  •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各国都在探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问题,谁走在前面,谁就能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趋势。中国的现代化之路正处于关键时期,在某种程度上,中国能不能真正崛起,就取决于中国能不能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与升级。该书是几位活跃的当代学者针对“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这一议题的观点交锋和头脑风暴。由于所持观点和立场的差异,这场发生在“本土派”和“海外派”之间的对话,精彩纷呈,令人回味,是一场不可多得的思想盛宴。
  • 《静晤室日记》流出的经过
  • 《静晤室日记》为前辈学人金毓黻先生的长篇读书治学札记,亦为半个世纪学术史料之汇集。日记卷帙浩繁,达500余万字,荟萃了金氏毕生为学所得,具有相当高的学术价值。1993年由辽沈书社出版后,备受学界推崇。《静晤室日记》是如何流出近代史所的呢?
  • 《传奇王阳明》
  • 该书以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讲座《传奇王阳明》为基础整理润色而成。作者董平教授,系浙江大学哲学系主任、博士生导师。
  • 奥斯威辛的雪是怎么变黑的
  • 1945年1月27日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苏联红军解放,每年这一天,波兰都要隆重举行纪念活动。2005年11月1日联合国大会更将其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奥斯威辛的纬度大致相当于我国黑龙江省北部,纪念活动经常是在漫天飞舞的大雪中举行,一片自茫茫。然而,60年前奥斯威辛的雪却是黑色的,黑得像煤炭。
  • 从《十日谈》开天窗说起
  • 《十日谈》这份刊物,我在上海图书馆翻看过不下三四回,几处不寻常的“留白”居然不曾进入我的眼帘,原来那就是开的“天窗”!“开天窗”是编者对当局遏止言论自由的无声抗议。一般,文章被查禁,编辑只好无奈地抽掉,但《十日谈》的编辑却强硬地照原样印出题目,留下空白,向读者诉说不平。
  • 《陶渊明》:《诗论》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 朱光潜《诗论·陶渊明》一文最早是在1948年3月正中书局出版的《诗论》“增订版”中增收的,以后的“三联版”和“全集版”都收入了这篇文章。关于这一章与全书的体例是否一致,学界存在着三种看法:第一种采取默认和赞同的立场;第二种则认为这一章初看在体例上与《诗论》似不相统属,实则大有深意;最后一种看法是认为《陶渊明》不符合《诗论》的体例。
  • 沈从文如何得到冰心诗原稿
  • 方令孺因与闻一多生出感情风波而被迫离开青岛大学不久,沈从文便致信徐志摩(1931年11月13日),请求徐为方令孺“援一只手”,帮她在北平找点事作,同时沈从文又说方令孺“倒是真真需要‘教婆’教训一顿的人”。黄艳芬女士在《新文学史料》2010年第2期上发表的《“教婆”应为冰心——对一封信的一点考证》一文(以下简称“黄文”),结合沈从文的书信内容和丁玲主编《北斗》时的约稿经过,冰心当时的文坛地位以及《我劝你》的创作背景和内容,
  • 书探
  • 中国出版界出现的新兴人群。书探像娱乐圈挖明星一样挖掘作者,像好莱坞打造明星一样去培养包装作家。他们要在海量的内容中最快、最敏锐地发现具有畅销书潜力的作品,然后向出版商推荐,从中赚取策划费。畅销书业绩是他们的信誉所在,“走眼”过多,就意味着失去饭碗。目前中国的书探大概有几百人的规模,他们或专职,或兼职,以新书策划人的身份出现,拿的是“策划费”。新手一般是一次性付清,老手则按销量拿提成,一些著名书探一本书的策划费可高达总销售码洋的10%。新手的话,收入则可达七八万。
  • 妖魔化、鬼打墙和中国风度
  • “中国人就是——!”即使我们在菜场买菜,贩菜的人也会这么说,例如:“中国人就爱占小便宜”;“中国人就是斤斤计较”等。不久前一个的哥的话更绝对:“中国人就这个种。”
  • 《商场博弈论的诡计》
  • 商场如战场,尔虞我诈,不是你活就是我死。许多白以为精明的人,却在商场中马失前蹄,万贯家产,亏损一空。不是不懂得做生意,而是不懂得商场的博弈。如果懂得商场博弈可以增强自己的前瞻意识,占领市场;如果懂得商场博弈就可以提前识破顾客的心理。
  • 写在文学史边上
  • 一段历史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就算是真有所谓“历史癖”,要想不走样地复原历史的原貌,实在谈何容易?“旧史学”固然难免以偏概全之讥,被目为“新史学”的法国年鉴派虽力倡历史“整体观”,实际操作出来的论著在令人眼睛一亮的同时,却也避免不了给人留下“历史碎片”的印象。认识世界与研究历史,盲人固然看不见“整体之象”,一般所谓正常人里的“有眼无珠”、“视而不见”、“有色眼镜”以及“色盲”、“近视”、“弱视”、“看走眼”的现象不也很多吗?
  • 《要科学不要主义》
  • 《文汇读书周报》上持续九年的“南腔北调”专栏,从各个不同角度,对唯科学主义在当代社会文化中的影响进行反思和清算。具体方式则是通过对一系列精心选择的书籍、人物的评论,来展开讨论,从中展示出唯科学主义观念对文化和我们精神家园的侵害。
  • 徐善祥、郑兰华编《英汉化学新字典》
  • 黎难秋著《中国科学翻译史》(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2006年4月版)和李亚舒、黎难秋主编《中国科学翻译史》(湖南教育出版社2000年2月版)这两部于涉及科学词汇的双语词典文献可谓详之又详,用力甚勤。所谓“荷马也有打盹儿时”,智者千虑而有一失。1944年中国科学图书仪器公司版徐善祥、郑兰华编《英汉化学新字典》,上述两部翻译史均作录入。白璧微瑕,读者稍憾。
  • “文革”未出版的外国文学译作
  • “文革”期间,中国的文学翻译陷入百年以来最低潮,从1966年5月开始,长达五年半的时问内竟没有一部外国文学译作出版。到“文革”中后期,出于政治需要,文学翻译活动才逐渐有所复。
  • 《民国原来是这样》
  • 历史的有趣不在宏大的叙述,而是对细节的关照。细节对于植物来说,或许只是一枝树权的生长方向,而对于历史,却是对一个时代最好的注解。而最让人感叹的是,历史的细节原本都是当时举国轰动的大事,只是被岁月的流沙掩埋之后,显得微不足道而已。《民国原来是这样》就是在夹叙夹议中,揭开民国历史鲜为人知的细节,并从人性的角度深入到历史的浩渺烟尘中,以人带事,从细节中窥探全貌,勾画大观,点射历史。
  • 陋室天地有乾坤——怀念吴藕汀
  • 我与吴藕汀(1913—2005)订交,约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30余年来,于江南水乡小镇一隅,他虽每天为柴米油盐忙碌,但自号“药窗书屋”、“画牛阎居”.的陋室,以及他那份苦涩中的闲适,似乎属于男一个世界。吴老哪怕是在最困难甚至家里揭不开锅的时候,也始终和颜悦色,诚待周围的人,融洽无间。其情其景,追溯其源,我想,这大概与他素来信守人不能“跪着吃饭”的精神有关。
  • 晒新书
  • 该著是《南渡北归》第一部,描述了抗战爆发前后,中国知识分子和民族精英的生活,以及从敌占区流亡西南的故事。时间从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始,继之平津沦陷,北大、清华、南开等大学南渡西迁,先长沙后昆明、蒙自办学的岁月,同时涉及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同济大学、中国营造学社在抗战烽火中艰难跋涉的历程。
  • 快乐
    中国崛起的儒家声音(陈明)
    朱子学与全球化(方彦寿)
    儒教怎样灵根再植(王正)
    理解儒教的途径(陈彦军)
    庄士敦说:儒学更是世界的(潘崇)
    《梦游九天——金庸的醉侠世界》
    推翻歌德巴赫猜想(黎鸣)
    为何破解不了李约瑟之谜(刘孔伏 周喻)
    美国大棋局中的朝鲜半岛危机(梁孝)
    易经教你不占而趋吉避凶——杨庆中访谈录(荣方超)
    李敖著作被抄袭的背后——谈谈学术的形式与傲慢(王大智)
    2010知识中国盛典举行本刊获知识传播奖
    那部传说中的千年秘籍《医心方》(江晓原)
    分明一部现代学术史(李国涛)
    江平:为宪政和法治呼喊(张弘)
    中国历史的新读(尹振环)
    挑战两极化的思维(何乔 周丽锦)
    赵勇的读书生活(钱振文)
    我为什么写《真假鲁迅辨》(倪墨炎)
    “早产的”中国哲学
    我们有过各种创伤,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
    大国医改
    鲁迅杂文集的编法与说法(止庵)
    《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本土派”与“海外派”的对话》
    《静晤室日记》流出的经过(赵庆云)
    《传奇王阳明》
    奥斯威辛的雪是怎么变黑的(戴问天)
    从《十日谈》开天窗说起(绡红)
    《陶渊明》:《诗论》中不可或缺的部分(马慧娜)
    沈从文如何得到冰心诗原稿(任葆华)
    书探
    妖魔化、鬼打墙和中国风度(蒙木)
    《商场博弈论的诡计》
    写在文学史边上(子张)
    《要科学不要主义》
    徐善祥、郑兰华编《英汉化学新字典》(潘小松)
    “文革”未出版的外国文学译作(马士奎)
    《民国原来是这样》
    陋室天地有乾坤——怀念吴藕汀(张建智)
    晒新书
    《博览群书》封面

    主办单位:光明日报社

    主  编:常大林

    地  址:北京市永安路106号

    邮政编码:100062

    电  话:6317244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417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91/i

    邮发代号:2-868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