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杂文式微了吗
  • 杂文曾经有过一个黄金时代。那是鲁迅笔下的杂文,是抨击敌人的利器,是打击对手的锐矛。之后的杂文,也曾声势浩大,许多名号响当当的杂文家,他们的作品至今没有被遗忘,如何满子、严秀、秦牧、邵燕祥等。
  • 网络时代我们怎么作杂文
  • “四方风杂文文丛”出版以来,得到读者的认可和喜爱,一些论者对其赞誉有加。作为文丛的主编,这个结果是我没有想到的。杂文作为“社会批评、文明批评”的犀利工具,向来只存在于“小众”之中,即便是在思想解放的狂飙突进年代,杂文的繁荣也是有限而节制的。但在整个社会日趋物质化的今天,人们并没有忘记杂文,不仅没有忘记,毋宁说在不满足于思想高度同一化的人群中,在努力保持思想尊严的独立个体中,杂文始终坚韧地存在着、顽强地拼搏着,并持续不断地放射出思想的光辉。
  • “式微”的杂文如何重新繁荣
  • 历史最为悠久、深孚学界众望的国内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破天荒推出一套杂文丛书——“四方风杂文文丛”。丛书由朱铁志的《沉人人海》、瓜田的《活着听悼词》、徐怀谦的《酷的脸》及在下的《薛蟠的文学观》四本文集组成。这套丛书一经问世,立刻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引起读者的赞誉与好评。
  • 我为什么看重杂文的艺术性
  • 对文体味道最为挑剔者之一近几年,我简直就是在喋喋不休地强调“要重视杂文的艺术形式”,因为我觉得杂文发展到现在,形式上再不思进取有所突破,可能会严重影响其可持续发展,甚至可能前景逐渐暗淡直至衰败。这并非故作惊人之语,因为任何事物都必须时刻展示自己存在的充足理由。
  • 杂文的个性与愿景
  • 这些年来,时评繁盛、杂文式微的议论常萦绕耳际,发表杂文的报刊越来越少,杂文作者队伍七零八落,不太成气候。但是另一方面,好的杂文,如韩寒的很多观点、文章经常被人引用,它的战斗力、杀伤力大概不逊于鲁迅;一些著名的出版社,像商务印书馆,也肯放下架子,出版《四方风杂文文丛》这样的杂文丛书,说明杂文还是有市场和读者的。关于杂文创作,我有几点体会。
  • 纪念怀谦
  • 就在博览群书杂志社与我准备“杂文现状”这个选题的时候,传来怀谦不幸去世的噩耗。《博览群书》主编让我写几句话,以为永久的纪念。今年四月,我主编的“四方风杂文文丛”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怀谦是四位作者之一。文丛出版后,我撰写的序言《四面来风八方云起》在《博览群书》发表,引来读书界和杂志编者对杂文创作现状的关注。
  • 欧文合作公社思想是假说不是“空想”
  • 文章概述了欧文合作公社思想体系的基本内容,认为欧文的社会改革思想核心概念是“联合劳动”,但在整个体系中,这一概念用不同的劳动加以表述,说明其核心概念的规定并不十分明确,因此,它是理论假说。科学假说是否具有真理性,是否正确反映了客观世界的本来面目,需要实践来检验。不能仅仅因为欧文自身实践的失败就认为他的思想是“空想”的。正是欧文思想激发了世界各地劳动者进行合作运动的实践热情,并不断地探索新型合作模式,以充实假说,完善理论。
  • 东方的汉字与西方的逻辑(下)
  • 六禅宗认为万物并无所有,是因为我们的心中有了它的实体,它才成为实体。这样就比儒家与道家更彻底地皈依了道,剥夺了入对外部世界的认知权与改变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云:观目在吾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 有关张居正的两本观点对立的史著
  • 两本有关张居正的史著几乎同时面世:一本是郦波在央视“百家讲坛”讲述的史传《风雨张居正》(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9年版),另一本是郭宝平撰写的史评《当权不过如此:张居正的权力生涯》(时代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经过仔细品读和反复思考,我觉得两书的共同特点是通俗易懂,可读性强,但也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分歧乃至对立。
  • 读书不可过分挑剔
  • 都市文化报《书脉》周刊2012年5月31日“B5·悦读”版,刊出了杨辉隆先生所撰《做一个挑剔的读者》一文。读后,我稍有异议,也想“挑剔”一番。杨文在说到“如何挑剔书籍”时,引用了一位英国作家的主张:“有教益,但无趣枯燥的书……不用费神去读”。
  • 《蒋经国赣南文存》的价值和不足
  • 江西省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辑的《蒋经国赣南文存》一书收录了蒋经国赣南六年发表的演讲、文章及有关训令、命令等103篇,31万多字;内容涵盖推行“赣南新政”、惩治贪腐、查禁烟赌、兴办教育、培训青年等,为研究蒋经国早年思想、开展海峡两岸文化交流,提供了一份珍贵文献史料,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 给有志于中国近代史研究的人荐书
  • 孟子在两干多年前就告诫我们,“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因而,喋喋不休指导别人,为公众开“必读书目”是一件出力不讨好,且往往容易引起争议的事情。胡适、鲁迅等一代名流无法幸免,因为任何一个书目在专业人士看来,均非必读。此次,我只就“中国近代史”专业研究生应该博览、精读哪些著作说点儿粗浅意见,不对之处还请各位读者赐教。
  • 新千年的美国新现实主义小说
  • 2012年5月,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托妮·莫里森(ToniMorrison)的长篇小说新作《家园》(Home)问世,旋即在美国引起了批评家和读者的广泛关注。在小说中,莫里森讲述了一个从朝鲜战场回到美国的黑人退伍军人的故事,以新颖的现实主义手法,深刻反映了主人公在困境中成长和寻找精神家园的心路历程。
  • 廓清官僚主义概念的现实意义
  • 王亚南的衣钵传人提起官僚主义,人们无不深恶痛绝。反对官僚主义,铲除官僚主义,伴随着官僚主义与生俱来不绝于耳。然而,什么是官僚主义?
  • 对昨日美国认识的颠覆
  • 长期以来,在国际关系学者和外交史家的笔下,早期的美国被描绘为一个在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间逡巡徘徊,在孤立主义与扩张主义间犹疑不定的矛盾形象。美国似乎只是在二战之后,才被迫全面卷入国际事务,不情愿地承担起领导世界的责任。但美国新保守派著名学者罗伯特卡根却在其新著《危险的国家》中给出了一幅全然不同的图景,或将颠覆许多人对昨日美国的认识。
  • 吴三桂陈圆圆还有多少奥秘
  • 早在2010年7月、12月,清史专家滕绍箴、李治亭先生不畏酷暑与湿寒,先后两次奔赴贵州省黔东南州岑巩县水尾镇马家寨,对吴三桂后裔与陈圆圆归隐之地展开调查。《陈圆圆后传》一书便包含了这两次考察的心血结晶。
  • 周有光《静思录》有思想有趣味
  • 我十分仰慕并崇敬106岁的老学者周有光。他心态仍然那么年轻,有兴趣于身边琐事,欣赏、赞叹,以至于陶然。同时,不但关心中国大事,也关心世界大事。怎么关心?到了这种年龄到了如此高龄,当然无法走动漫游或参与。但是他读书,仍然那样好读书,而且求甚解——深思以后的那种甚解。
  • 幸福需要实践去开启
  • 《在教育家的智慧里呼吸》(张康桥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3月版)是献给中小学教师的教育智慧读本,也是我教学之余的“消遗”。连日读完,合上书页,再看这诗意的书名,孔子、苏格拉底、蔡元培等中外十几位最伟大教育家的故事再次浮现于我脑海,作者以散文化的语言,或亲切、或幽默、或理性、或愤发地引领我们重温和回归教育的本义,洞穿当下教育平庸、媚俗、功利的厚重屏障,并启示我们思索如何基于中国文化传统创造好的教育。
  • 文化或许是一种散步
  • 永井荷风是日本文学史上唯美主义的开山鼻祖,他的文字有着超越时空的永恒魅力。荷风浸润文字之余,最爱散步,悠游自足,整个东京仿佛都是他的散步场。
  • 朱光潜、宗自华及酒与茶
  • 在20世纪中国两位同年出生同年逝世的美学大师朱光潜和宗白华身上,体现了酒与茶的不同精神内涵。我以为,在人生态度上,酒是入世的,茶是出世的;在审美意识上,酒是阳刚的,茶是阴柔的。
  • 为什么交易需要费用
  • 人不能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自己肯定自己的价值,必须透过别人来度量,要不然即沦为循环论证,或是老鼠爬秤钩——自己称自己。“我”必须克服“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的歧异,通过别人的“注目礼”完成自己的价值度量,这就是交易,也正是为什么交易需要费用。如果别人对“我々言听计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没有磕碰,就像古典经济学所假设的无摩擦世界,哪会有什么交易费用呢?
  • 蔡元培的读书生活
  • “学界泰斗、人世楷模”蔡元培(1868-1940)自谓“性近于学术而不宜于政治”,“做学问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读书”,毕生钟情于书卷,陶醉于书香,实践着“学不厌、教不倦”的人生格言。
  • 左翼文化的宣传智慧——以《怎样研究中国经济》为例
  • 1927至1936年被称为“左翼十年”,其间不仅发生了声势浩大的“左翼文艺运动”,还包括史学、经济学、哲学等在内的各种领域里左翼力量的活跃。这场运动极大地促进了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促使大批青年知识分子左转。当年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宣传的侯外庐晚年忆及道:“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在中国的学术界、思想界、文化界,虽然受着高压,却能够像不可抵挡的潮流涌进每一个角落,是从30年代开始的,这是由中国的社会矛盾与时代背景所决定的”(候外庐:《韧的追求》,三联书店1985年版,P37)。马克思主义理论在国民党的高压之下仍能生根发芽,是左翼人士创造的一个奇迹。
  • 也谈叶浅予的两位伴侣
  • 读了包立民编著的《漫话叶浅予》(学苑出版社2011年10月版),其中有叶浅予自述的《婚姻辩证法》,感慨多多。兹仅就有关婚恋生活略谈浅见。叶浅予一生中曾有过四位情人,即罗彩云、梁白波、戴爱莲、王人美是也。他在文中叙之颇详,耐人寻味。
  • 关于《一块手表的故事》
  • 《一块手表的故事》,根据张文才、方春东小说《逆子》改编,亢佐田绘画,山西人民出版社1977年2月第一版,印数:50500册,定价0.22元,40开,彩色。
  • 真实的岳飞及形象
  • 寻找真实的岳飞今年除夕(2012年1月21日),我不寒而栗——因为一本书,想起了870年之前绍兴十一年除夕(1142年1月27日),岳飞被残杀于杭州风波亭。
  • 远来和尚的“鲁迅经”
  • 上个世纪中后期,尤其是80年代以来,某些海外汉学家,尤其是美籍华人学者夏志清、夏济安、李欧梵、林毓生、余英时、王德威等诸位先生,对鲁迅的研究、评价,显示出了某种一致性的共通倾向,即对鲁迅思想文化巨人地位和文学成就的怀疑、挑剔与排拒。
  • 从『犬儒』到『儒犬』
  • 近几年来,“犬儒”抑或说是“犬儒主义”使用得颇为频繁,有论者甚至认为当今的中国社会就是一个“犬儒社会”,中国的文化就是一种“犬儒文化”。实际上,无论这些论者还是广大读者,对“犬儒主义”这一概念内涵的认知都未必清晰和准确。
  • 陈寅恪顾颉刚的择偶观
  • 民国史学界风头最劲、盛名最炽者,莫过于陈寅恪与顾颉刚。两人的学术成就之高,一方面是才性与勤奋合力而成;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其稳定安居的家庭生活。换句话说,抛开学术史层面的材料不谈,陈、顾二人在生活层面上,婚姻稳定、家庭和睦也是其一生成就的重要基础。那么,他们的择偶观又是怎样的呢?
  • 我所认识的“阳光老人”来新夏
  • 写下这个题目不禁忐忑,唯恐被人指责:来新夏是何等人物?你才认识几天,哪有资格谈“认识”?诚然,来先生乃学界大家,我不过出版社一普通编辑,因工作关系,才有幸与先生相识。说“相识”,其实也不准确。
  • 2011年,我的文学阅读
  • 2011年我似乎还是读过一些书的。这些书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其一涉及理论。这当然是属于专业领域内的阅读;其二有关文学作品,这大概是一种闲读或忙里偷闲的阅读了。
  • 贺祥麟:像父亲一样的授业恩师
  • 我是在今年5月16日的晚间从一位学长的邮件中惊悉,恩师贺祥麟教授已于5月12日因病去世,当时深感震惊与悲痛。贺祥麟,这个名字在今天的青年学子乃至青年学者中似乎不那么响亮了,也还有许多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之前可以有很多定语的大学者的人。那就让我做一点简要的介绍吧。
  • [本期关注]
    杂文式微了吗
    网络时代我们怎么作杂文(朱铁志)
    “式微”的杂文如何重新繁荣(安立志)
    我为什么看重杂文的艺术性(瓜田)
    杂文的个性与愿景(徐怀谦)
    纪念怀谦(朱铁志)
    [文化思考]
    欧文合作公社思想是假说不是“空想”(李海燕[1] 李俊贵[2] 刘秉龙[3])
    东方的汉字与西方的逻辑(下)(王文元)
    [交锋]
    有关张居正的两本观点对立的史著(岳金西)
    [批评与争鸣]
    读书不可过分挑剔(李允经)
    《蒋经国赣南文存》的价值和不足(欧阳萦雪)
    [教授开的书单]
    给有志于中国近代史研究的人荐书(马勇)
    [域外书谭]
    新千年的美国新现实主义小说(郝素玲)
    [评论]
    廓清官僚主义概念的现实意义(陈为人)
    对昨日美国认识的颠覆(朱琨)
    吴三桂陈圆圆还有多少奥秘(王妍)
    [推介]
    周有光《静思录》有思想有趣味(李国涛)
    幸福需要实践去开启(赵璇)
    文化或许是一种散步(朱复融)
    [著译者言]
    朱光潜、宗自华及酒与茶(邹士方)
    为什么交易需要费用(欧阳君山)
    蔡元培的读书生活(单滨新)
    左翼文化的宣传智慧——以《怎样研究中国经济》为例(吴敏超)
    也谈叶浅予的两位伴侣(张兴渠)
    [读图]
    关于《一块手表的故事》(梁东方)
    真实的岳飞及形象(哈米)
    [怀念]
    远来和尚的“鲁迅经”(王培元)
    [随笔札记]
    从『犬儒』到『儒犬』(柳士同)
    陈寅恪顾颉刚的择偶观(肖伊绯)
    [书人茶座]
    我所认识的“阳光老人”来新夏(厚艳芬)
    2011年,我的文学阅读(赵勇)
    [怀念]
    贺祥麟:像父亲一样的授业恩师(郭英剑)
    《博览群书》封面

    主办单位:光明日报社

    主  编:常大林

    地  址:北京市永安路106号

    邮政编码:100062

    电  话:6317244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417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91/i

    邮发代号:2-868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