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道德强迫症
  • 子游是孔门十哲之一,他说的话,在《论语》里有六条。这些话颇显贤哲气象,不愧网科十哲之列。比如《论语·里仁》记子游的话“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其意是,事奉君主如果过分烦琐,就会招致羞辱;对待朋友如果过于烦琐,反而会被疏远。为人谋而不忠乎?这是曾子的每日反省。但,忠是要有分寸的。不能适可而止的忠行,喋喋不休的忠言,在形成对别人强迫的同时,还会变成对自己的强迫,蜕变为道德强迫症——我姑且称之为忠诚强迫症。
  • 墙皮里的文气与文明
  • 中国游客奇特的旅游哲学,最近再添新证:清明长假期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旧居成为热门景点,有些游客还抠走几块墙皮,说要带回家泡水喝“沾文气”。这情节实在有几分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不过,既然连周克华被击毙的重庆沙坪坝和年初改名换牌的铁道部都能成景点,“中国式旅游”还有什么不可以?
  • 退休后到哪儿养老?
  • 怀抱一份动人的自负
  • “……我想印个选集了,因为我看了一下自己的文章,说句公平话,我实在是比某些时下所谓作家高一筹的。我的工作行将超越一切而上。我的作品会比这些人的作品更传得久,播得远。我没有方法拒绝。”这是1933年,沈从文回湘西途中,给张兆和书信中的句子。在中国现代作家中,还有谁如沈从文一般,如此自负,自负到令人肃然而起敬的呢?
  • 沈从文:“行将超越一切”
  • 25年,过得真快,沈从文先生去世竟有这么多年了。 最后一次见到沈从文先生,是在他逝世前的两个星期。那是1988年4月下旬,在前往贵州参加一个笔会之前,我去看望他。
  • 沈从文文学生命的延续流转
  • 沈从文在当今读者心目中的地位,不仅没有随着20世纪的逝去而有所减轻,甚至可以说是越发加重了。他已经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家。这里使用的“经典”二字,丝毫不存今日电视语言和广告语言里的夸张成分。如果不算现代诗人和剧作家,我认为可归入现代经典作家行列的人,应有鲁迅、老舍、茅盾、周作人、沈从文、郁达夫、巴金、萧红、张爱玲、钱锺书、张恨水各位,沈从文处于前列。他已过了100岁的生辰,他的文学生命力之恒久,延续而进入第二个百年,应该没有疑义。
  • 困苦的间隙,生命活力迸发——谈湘西民族文化的个性与品格
  • 沈从文的痛楚与快慰
  • 先生一生走的这条路着实不易 社科院在北京两郊友谊宾馆给沈先生租了两套公寓房,使多难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书名由“古代服饰图录”变更)得到一个安定的最后整理完成的处所。我和王先生是1975年以后才介入这项工作的。1963年12月周总理建议编纂,并最终落实到以沈先生牵头的历史博物馆编写组后,沈先生讲,在书未成稿之前,有次宴会沈先生与郭沫若先生邻座,谈到这本书,郭老主动说:“我给你写个序言吧!”并很快就送过来了,序言成于书稿之前,郭老未看过书稿。许多人不明就里,总是问为什么序言和内容不符,这就是原因。沈先生理解郭老是用这个方式表示点歉意吧!
  • 以贴近的方式远离,又以远离的方式贴近——重读《边城》
  • 由《看见》看见的
  • “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电话那头,广两师大出版社编辑部的人把柴静留下的话掷了过来,硬邦邦的。联系采访,是在我星星点点看了《看见》的片段之后,找书来读还没拿到书的时间里。真捧起书来,竟无法释怀,地铁上、十点以后回家挤压睡眠所得……几天之内读过之后,即使柴静没有那话搁着,我也不想再打扰她,那个我敬重的小同行。
  • 柴静新闻的“情人”
  • 我来这世上,是为了认识太阳
  • 刚认识柴静的时候,只记得她秀气。蓝白相间的毛衣,短发,学生头,声音柔细,手腕处瘦骨嶙峋。那时候我也刚大学毕业,不知道她已经很有名,觉得她就是个笑起来挺让人亲近的同龄姐姐。在非典来的时候,惊诧于她的能量。当时全南院儿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大领导出于安全考虑让大家没事就赶紧回家,各栏目都开始重播节目,长安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随时能飙车到140码,整个城市都空荡得充满了末日气息。
  • 柴静“看见”什么,“抵达”何地?
  • 人红是非多,柴静风波,一波又一波,从无聊至无耻的八卦,从羡慕嫉妒到恨的攻讦,终于过渡到了新闻专业上的探讨,舆论总算给自身保留了一点尊严,尽管这仍然是一个八卦式的转场。真是众生相,浮世绘。
  • 《看见》的看不见的
  • 最近有一本叫《看见》的书据说很畅销。这本书的作者叫柴静。柴静是一位很有亲和力的女性。我知道她供职于央视,至于她的身份,我知道的说法有三种,一说她是记者,一说她是出镜记者,一说她是新闻节目主持人。这三种说法究竟哪种对,或者说究竟哪种更接近于真实,我不懂相关业务,无从判断。如果让我以一个单纯的听众的角度说出我的直接感受,那么我觉得她更像一位宣传者。
  • 文学之用在于无用
  • 图书馆应是“文化湿地”还是“文化高原”? 作为一个现代的读书人,流连于各种图书馆中,是我生活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与图书馆的不解之缘,让我也常常开始思考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最核心最根本的功能等问题。众所周知,在现代社会,图书馆理应成为最有文化的地方。曾有人提出图书馆应是“文化湿地”,这个提法当然很新颖,很必要,但是未免过于消极了。
  • 何许人正在挟文学为大用
  • 前几天读到一位朋友写的文章《文学:无用之用,是为大用》,不禁浮想联翩。文学被边缘化已是不争,确实只剩下“无用之用”了,何以仍然有众多的人趋附于斯?甚为疑惑。如今还在做文学的人大致分为三种:一是那些以文学为职业的人;二是从幼到老心中始终怀有文学情结的男女人士;再就是以文学为钻营招式的一批功利主义者。第三种人只注重自己在烟火社会中的地位,浑然不知道自己在文学领域中到底有没有地位。偏偏文学对于前两种人只能是“无用之用”。惟有这第三种人,还真能够挟文l学“是为大用”。
  • 上帝与情人
  • 在我看来,政治活动受人的两种本能驱使,第一是自利本能,第二是自卫本能。把自利与自卫分开,正是政治人与经济人不同的地方。因为安全和对伤害的防范,不是经济活动可以提供的。霍布斯看到了人类天性中三种争斗的原因,第一是竞争,第二是猜疑,第三是荣誉。第一种原因使人为了求利,使用暴力去奴役他人及其妻子儿女与牲畜;第二种原因使人为了求安全,保全所获得的一切,等等。
  • 康有为对光绪帝:一面之缘的政治资本
  • 网络上流传有一张光绪帝、康有为、梁启超合影照。许多朋友问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照片肯定是假的,但故事并不简单。1898年5月29日,主持朝政的恭亲王因病去世。年轻的光绪帝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约束,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6月11日,光绪帝宣布变法,明定国是。拉开了1898年政治改革的序幕。6月15日,光绪帝宣布将自己的老师翁同稣开缺回籍。
  • 李大钊与立宪派汤化龙的合与离
  • 李大钊与汤化龙相识于1913年,初期关系较为密切,且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汤氏政冶立场和思想言论的影响。后由于政见分歧,遂由合渐离,并最终分道扬镳。汤化龙与李大钊,一个为著名的立宪派,一个为我们所熟知的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他们在民国初年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公交私谊?又缘何从最初的感情甚笃演变为分道扬镳?政治立场的迥异又造就了两人怎样的政治人生?
  • 众说纷纭的北大第一任校长丁韪良
  • 也谈傅斯年先生的“史料即史学”
  • 近日,笔者在研读“历史学理论与方法”的相关资料时,常为一个问题所困惑。相当多的论著在谈到“史料学即史学”这个论断时,往往认为,“在历史上确曾有人以崇尚史实即是历史学的说教,来反对理论对史学的指导地位。我国清朝乾隆、嘉庆年间(1736—1820年)盛行的‘乾嘉学派’对历史就专一主张训诂考据史料,不事义理分析;后来又有人提倡‘史料即史学’的历史研究宗旨。但是,他们都忽视了前边我们所说的一个事实,即史料尤其历史文献,既然是由主题的人所记述,就难免掺杂着许多记述者的主观色彩和成分,这里除了其他一些偶然因素外,归根到底是这些记述者的阶级局限与时代局限所致”。这里所说的“史料学即史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理论?是谁提出来的呢?
  • 探访莫斯科中共六大旧址
  •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3月23日在莫斯科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纪念馆建馆启动仪式。习近平在讲话时表示,“此时此刻,我们举行中共六大纪念馆建馆启动仪式,意义非常特殊。我代表中国共产党,代表8000多万中共党员和13亿中国人民,向普京总统等俄方领导人和所有重视和支持这项工作的俄方朋友致以衷心感谢。”习近平强调,中共六大会址是中国革命历程的重要旧址,也是中俄两国人民深厚友谊的重要象征。
  • 盖茨:当代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黑人知识分子
  • 欢阳中石先生《中华颂》序
  • 网络媒体如何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美味与美文
  • 《文艺科学发展论》:理论创新之作
  • 拜读袁学骏洋洋洒洒45万言的著作《文艺科学发展论》(花山文艺出版社2012年5月版)时,面对具有如此丰富学术贡献的著作,感触也很丰富,择其要者三,记之如左。其一,我以为,该作最引人注目的贡献是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科学发展观”充分运用到了对文艺发展的理论思考之中,即用“科学发展观”来指导对文艺规律、文艺发展、文艺历史等的探讨,并进而提出了“文艺科学发展”概念。对于已跨越温饱、初步达到小康、正努力走向“全面小康”的现代国人而言,精神需求的满足越来越受到重视。
  • 2012:不成样子的阅读
  • 说到2012的读书总结,我感到惭愧。总的来说,这一年读的书不多,而读的不多的原因之一是有本书读得太多了。这本书是布莱斯勒(CharlesE.Bressler)的《文学批评:理论与实践导论》fLiteraryCriticism:AnIntroductiongoTheoryandPracticeJ第5版。一个偶然的原因,我接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之约,与我的几位学生一道上了翻译这条“贼船”。春节之后,我除自己翻译的那部分外,开始投入到逐字逐句的校译之中,就这样一直折腾到9月中。
  • 多数人的正义?——关于《骇战》
  • “球在脚下,门在天边”——读贾平凹《带灯》
  • 李瑞环关于文艺工作的一些看法与说法
  • 破译优秀大学生成功的密码
  • “当你跨人大学的大门时,犹如走进了一座神秘的城堡。而要自由地在城堡里穿行,则需要各种各样的密码。”这是一句广告语,评论的是2012年8月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由美国著名教育家和历史学家肯·贝恩(KenBain)所著的《如何成为优秀的大学生》(Whatthe BestCollegeSttMentcs Do),而这本书,就被誉为是试图破译优秀大学生成功密码的一部力作。
  • 写作本身就是一种奖赏
  • 《关于写作:一只鸟接着一只鸟》的样书出来了,先睹为快。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文字如春回的鸟儿,扑拉拉飞进了我的窗口。这本书不仅仅是一本循序渐进、教导如何写作和处理写作过程中各种状况的指南,它还是半自传性质的书,讲述了安·拉莫特的个人奋斗史。
  • 透过大师风范诠释心理学的本质
  • 一支史笔写华章——访“三国人物传记六种”的作者方北辰
  • 差一点让吕布丢掉性命的兵变
  • 吕布的手下有一员悍将,姓郝名萌。这郝萌乃河内郡人氏,而不是吕布的并州老乡,为此他心中总有一种非嫡系的自卑感。而吕布的对头袁术,得知这位飞将新近收容了刘备,以便共同对付自己,便来了个以牙还牙,派人暗中去收买郝萌,以重金和高官交换吕布的脑袋。郝萌早有改换门庭的打算。心想你吕布连干爹都敢杀,我难道杀不得你么?当下便应允袁术,不久提吕布的脑袋去作见面礼。
  • “赠书中国计划”发起人马大任的传奇人生
  • 去年的4月到6月,我在旧金山的加州伯克利分校做访问学者。出国前,得知“赠书中国计划”发起人、闻名国内图书馆界的前辈马大任已从纽约移居旧金山,打算前去拜访。数日后,李刚、剑叶夫妇开车载我前往拜访。马先生亲自到门厅迎接我们,精神极好。进得屋去,胡师母已备好茶点。我来自于南京大学,马先生毕业于中央大学外文系,算是我和剑叶夫妇的老学长。这日的拜访因剑叶夫妇有事匆匆结束,临别时马先生追出来送了我一本书,还是书人本色。我对马先生的个人经历很感兴趣,预备给他做一点口述历史。几星期后,我独自前往马先生宅邸,与马先生夫妇进行了一次长谈。通过这次两次谈话,基本勾勒出了马先生的人生轨迹。
  • 杨玉环在《梧桐雨》与《长生殿》中形象的相异
  • 白朴的《梧桐雨》是一部充满现实主义色彩的文学作品,与之相比,洪舁的《长生殿》则是一部以浪漫主义为主兼有现实主义色彩的作品。这就导致了《梧桐雨》中的杨玉环比《长生殿》中的杨玉环更贴近历史原貌,而《长生殿》中所刻画的杨玉环比《梧桐雨》中杨玉环勋口丰满、立体。
  • 周恩来的家庭餐桌和饮食习惯——西花厅厨师安振常访谈录
  • 熟记古诗文 可以免门票
  • 花鸟画家 李涵
  • 美丽吴中
  • 蓝国华简历
  • [学术·社会]
    道德强迫症(鲍鹏山)
    墙皮里的文气与文明(汤嘉琛)
    退休后到哪儿养老?
    怀抱一份动人的自负(付秀莹)
    沈从文:“行将超越一切”(李辉)
    沈从文文学生命的延续流转(吴福辉)
    困苦的间隙,生命活力迸发——谈湘西民族文化的个性与品格
    沈从文的痛楚与快慰(王亚蓉)
    以贴近的方式远离,又以远离的方式贴近——重读《边城》
    由《看见》看见的(庄建)
    柴静新闻的“情人”
    我来这世上,是为了认识太阳(范铭)
    柴静“看见”什么,“抵达”何地?(韩十洲)
    《看见》的看不见的(陈冲)
    文学之用在于无用(赵普光)
    何许人正在挟文学为大用(水运宪)
    上帝与情人(吴稼祥)
    康有为对光绪帝:一面之缘的政治资本(马勇)
    李大钊与立宪派汤化龙的合与离(郝幸艳)
    众说纷纭的北大第一任校长丁韪良
    也谈傅斯年先生的“史料即史学”(许力)
    探访莫斯科中共六大旧址(杨政)
    盖茨:当代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黑人知识分子
    欢阳中石先生《中华颂》序
    网络媒体如何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美味与美文
    《文艺科学发展论》:理论创新之作(李军)
    [艺术·生活]
    2012:不成样子的阅读(赵勇)
    多数人的正义?——关于《骇战》
    “球在脚下,门在天边”——读贾平凹《带灯》
    李瑞环关于文艺工作的一些看法与说法
    破译优秀大学生成功的密码(陈昊)
    写作本身就是一种奖赏(赵娟)
    透过大师风范诠释心理学的本质
    一支史笔写华章——访“三国人物传记六种”的作者方北辰
    差一点让吕布丢掉性命的兵变(方北辰)
    “赠书中国计划”发起人马大任的传奇人生(刘舒曼)
    杨玉环在《梧桐雨》与《长生殿》中形象的相异(汪晓希)
    周恩来的家庭餐桌和饮食习惯——西花厅厨师安振常访谈录
    熟记古诗文 可以免门票

    花鸟画家 李涵
    美丽吴中
    蓝国华简历
    《博览群书》封面

    主办单位:光明日报社

    主  编:常大林

    地  址:北京市永安路106号

    邮政编码:100062

    电  话:6317244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417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91/i

    邮发代号:2-868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