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共党史研究者要学一点法学理论 收费下载
  • 长期以来.研究中共党史的人一般只注意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政治理论、经济理论、军事理论等,这是自然的,因为党史的内容以政治、经济、军事为多。现在看来,只学这些理论来研究党史已经不行了,还必须多学点法学理论。这也很自然。一是因为法制建设成为党的工作的重要内容,党的建设、发展必须纳入法制轨道;党史的研究、史事、人物的评价必须体现法制精神。二是建党以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法制建设方面经验教训的总结,已成为党史研究者、工作者的重要任务,甚至是迫切任务。三是党史研究中法制建设方面的内容已日益增多。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法制建设大踏步向前发展,新颁行的法律数以千计,这成为党史研究不可忽缺的内容。试想,如果不懂什么是法治国家,什么是依法治国;不懂国家和法的关系,政党和法的关系,市场经济和法的关系;不懂法和法制建设的一些基本理论,怎么能在党史研究中体现法制精神?怎么能搞好新时期的党史研究?
  • 再创奇迹 重铸辉煌——江泽民同志与深圳经济特区的发展 收费下载
  • 深圳经济特区二十年的发展是中国改革开放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伟大历史进程的时代缩影;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世纪低谷时,探索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光辉典范;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的成功实践。二十年深圳的辉煌成就是以邓小平同志和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两代领导集体的智慧结晶,二十年深圳的沧桑巨变是特区人民艰苦奋斗和全国人民共同支持的不朽伟业。二十一年前是邓小平同志审时度势,综观世界风云,总结“文革”教训,规划改革蓝图,深谋远虑地倡议“深圳,就叫特区吧”!希望特区能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排头兵”,使身陷计划经济泥潭的共和国能够从市场经济中夺路而出,为社会主义的中兴“杀出一条血路”;特区建立二十年后的今天,是江泽民同志因势利导,在新世纪全球化浪潮,知识经济时代和世界多极化的趋势中,高瞻远瞩地要求深圳“增创新优势,更上一层楼,率先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期冀我国在二十一世纪,为实现自鸦片战争以来几代入的强国之梦而向现代化发起最后冲刺时,深圳人能再次担负起领跑者的重任。如果说邓小平同志开创了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特区的发展模式,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探索了一条现实的道路;那么江泽民同志则是在明确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目标模式后,沿着邓小平同志开辟的前进方向,为深圳特区的未来发展和再创辉煌指明了新的更加宏伟的奋斗目标。在纪念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二十周年之际,深圳人民在深切缅怀邓小平同志丰功伟绩的同时,也深深地铭记着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对创造特区建设的世界奇迹所付出的巨大心血。
  • 邓小平全球战略思想初探 收费下载
  • 一、邓小平全球战略思想:问题的提出与理论依据。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特别是冷战时期),人们在谈论全球战略时,一般都是指美国和苏联的全球战略。那么,在世界趋向多极化的过程当中,是不是就只有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大国”可以有自己的全球战略?事实并非如此。世界上各主要力量都提出并具有自己明确的全球力量部署战略,这种部署就是一种全球战略。那么,中国是不是有自己的全球战略?应不应该拥有自己的全球战略?可以说,我国政府虽然没有正式使用“全球战略”的概念,但邓小平对此实际上已有自己独特的思考和观点。根据李忠杰教授的查证、研究,在《邓小平文选》第二、三卷中,邓小平共4次使用“全球战略”这个词,但都说的是美国和苏联的全球战略;而在1998年出版的《邓小平思想年谱》中则有十余次使用“全球战略”这一概念,其中,既有涉及中美关系的,也有直接从中国自身角度而提出的。比如,1980年4月15日,邓小平在会见世界银行行长麦克纳马拉时,说到:“对我们中国来说,考虑问题历来不从中国自身利益一个角度考虑,而是从全球战略来提出问题,考虑问题的。这是邓小平第一次在中国自身战略的意义上使用“全球战略”这一重要概念,以后又从各个方面使用这一概念,形成了比较系统的“全球战略”思维。因此,我认为邓小平是具有全球战略思想的,并就此提出了一系列具体而深刻的战略性思维。
  • 上海社区党建的实践探索及其意义和问题 收费下载
  •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社区党建”课题组根据中央党校的部署,在今年承担了《上海社区党建的新探索》调研课题。此前,课题组已经参与完成了上海市社科规划的年度课题《中国城市社区党建》的调研和专著的撰写。按照中央党校的要求,课题组在已有资料和书稿的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调研,对上海社区党建的最新进展做出了新的深入总结和探讨。本文试图对我们两年中的调研情况和两个课题的研究成果,做一次简要的总结梳理。
  • 上海社团管理工作态势与社团党建情况 收费下载
  •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承担的《上海社团党建新探索》课题,是在把握从本世纪20-40年代旧中国及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尤其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上海社团发展历史演变基础上,然后切入到现阶段上海社团发展及社团管理和社团党建情况进行总体调研的。在调研中,有三个方面值得重视。
  • 我国行政监督体制的现状与发展趋向 收费下载
  • 伴随着政府事务规模的增长与行政集权化的发展,行政权力在现代国家政治系统中的主导地位越来越突出,建立健全行政监督体制的吁求也因此越来越强烈。从法理上讲,在我国“议行合一”的国家政权体系中,行政机关只是立法机关的执行机构。但在实际政治生活中,行政机关发挥着非常活跃的统治和管理功能,在所有国家机器(人大与“一府两院”)中居于重要地位,承担着大量的行政立法、决策和执行功能。行政机关在从事大量社会经济活动的同时,行政权也从授权立法、兼行部分准司法权、扩大自由裁量权等方面得到了实质性的扩展,表现出广泛性、主动性的特点。因此,加大行政监督力度、改善行政监督结构、增强行政监督实效以保障行政机关准确、全面、高效地依法行政,是我国的当务之急。
  • 对居民委员会若干问题的思考 收费下载
  • 居民委员会是宪法所确立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在我国社会主义事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的一个有效组织形式。它诞生于新中国成立之初,历经风雨,与我们的国家一起进走了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新时代。伴随着这一进程,居民委员会的内涵也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变迁不断丰富,与此同时。人们对居民委员会作用的认识也在不断地深化,对居民委员会建设的理论思考也在循环往复的矛盾运动中进步和深入。
  • 经济个人主义的哲学分析 收费下载
  • 从某种意义上说,自亚当·斯密以来的整个西方主流经济学发展史,都可以被看作是经济个人主义理论的延伸和拓展。在今天,谁都不会怀疑这一事实:经济个人主义是解析古典经济学传统乃至新古典经济学一个十分重要的轴心。随着20世纪市场层面的非均衡、信息非对称、非理性现象的出现,经济个人主义的信仰和方法受到了怀疑和查审。人们不断追问:每个关于社会经济现象的陈述能否都可以直接还原为关于个人经济行为的陈述;经济行为本质上能否归属于单纯的个人理性的计算;在信息非对称的经济世界里。个人最大化目标能否完整的实现;个人的经济自由度的空间究竟有多大;经济决定论的因素中有无非经济因素的存在等等。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单靠经济学本身是无法达到的,许多问题的性质都涉及到哲学问题,这里仅就经济个人主义的语义范围、哲学渊源和现代意义上的价值判断作些粗浅的哲学分析。
  • 森喜朗政权受冲击引发的思考——从森喜朗上台执政透视日本的民主政治 收费下载
  • 森喜朗出任日本首相以来,因多次“失言”受到批评,而不得不做出解释、道歉;最近,森喜朗的重要阁僚、官房长官中川秀直因与右翼团体头目交往和桃色丑闻曝光而引咎辞职。这是第二届森喜朗政权成立以来仅仅3个半月左右的时间里,第二位阁僚因涉及丑闻而被迫辞职,对森喜朗政权产生直接打击,令其支持率降至“危险水域”。为什么一个麻烦缠身、支持率低迷的政权今年能两度执掌日本政坛?从对森喜朗当选原因的分析中,或许我们能够对日本的民主政治有个更深入和全面的了解。
  • 欧元启动对欧中经济关系的影响 收费下载
  • 世纪之交,欧洲国家进一步加强了联合的势头,其一体化进程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展。欧元的启动,推动了欧洲统一大市场向纵深发展。经济的联合又促进了欧洲国家的政治联合,1999年5月1日,欧盟继《罗马条约》和《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后第三个重要的条约《阿姆斯特丹条约》正式生效,标志着欧洲一体化进程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欧盟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而中国也是欧盟第四大贸易伙伴.中国与欧盟的经济关系相当密切。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深化以及欧元的启动既给中欧经济关系带未了正面效应,但同时也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本文拟对此作些研究和分析,并提出若干对策性的建议。
  • 中国发展观的历史分析 收费下载
  • 解读中国发展观需要考察思想史。恩格斯说过,科学的认识论应“建立在通晓思维的社会和成就的基础上。”自从有了人类,便有了历史;有了历史,也就必然有社会历史发展的变迁。只不过,在人的本能胜过智能的时代,社会历史的变迁仅仅被作为神的意志或命运的钟摆;而在智能胜过本能的时代里,社会历史的变革才被视为人类自身的事。无论在中国思想史上,还是在西方思想史上,有关社会发展变革的观念都有着大量的文献记载。从思想史上进行这方面的追溯与分析,对于我们拓展理解社会发展的思路,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 深化中共党史研究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 收费下载
  • 一、摆正政治与学术关系。中共党史研究在历史研究中是政治性最强的学科,它在现实生活的政治教育、政治宣传中发挥巨大作用,它对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巩固和发展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有巨大作用。这是毫无疑义的。这决定了中共党史研究要为政治、为现实服务。但这个服务是有“度”的。对以下几条必须有清醒的认识:(一)为政治、为现实服务不是中共党史研究唯一的选择、唯一的路径。另外的选择、路径仍然存在,如学术研究。以为政治服务否定学术研究,认为学术研究没有必要,学术研究得不到支持,导致学术研究发展不起来,那么学术品格的丧失就是学科独立品格的丧失,这个学科就会消失,也不会有真正的学术界公认的科学性。所以,为政治服务的研究可以支持,同时纯学术的研究也要支持。(二)为政治服务不能搞唯心主义、形而上学。学术不是政治的奴仆.不是可以任意使唤的。为了政治需要随意解释历史、改铸历史.甚至伪造历史,把历史、中共党史当成胡适所谓的“摆大钱”、“打扮姑娘”,变成实用主义的工具,这就走向了反面,走向了伪史学、伪中共党史学。就如“文革”时期的历史学、党史学,最终被唾弃。前苏联也有过史学政治化恶性发展的时期,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可参见陈启能等著《马克思主义史学新探》第九章《苏联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历史教训》、社会主义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三)史学研究、中共党史研究参与政治斗争,应以参与史学领域的政治斗争为主,而不是以参与政治领域的政治斗争为主。比如在毛泽东研究中,西方反华反共的资产阶级右翼学者通过攻击毛泽东来攻击中共,这就必须与之斗争。林克等人写的《历史的真实》,就对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进行了批驳,在史学领域的政治斗争中,发挥了史学研究、中共党史研究的积极作用。(四)不要把学术观点当成政治观点,不要把学术探讨当成政治问题。比如对毛泽东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思想的评价,有人认为是有很大成绩的,有人认为是毫无成绩的,这是学术观点的争论,不要把哪一种观点扣上政治帽子,把说毛泽东有成绩的视为“两个凡是”派。澳大利亚的尼克·奈特就认为毛泽东在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中成绩很大,难道也把他视为“两个凡是”派?
  • 《理论文萃》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