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过生日的时候,很难安静下来,众人会把好言说尽,自己也不断为自己营造欢乐而平和的心情,甚至会把一生的收获都堆积到这一天来安慰自己的心灵,无可厚非!但是,每一个生日都应当是一个轮回,每一个轮回都应当伴随一次思考。
  • 《集邮博览》30周年——清谈集邮思往事笔走博览话来年
  • 智者曰:三十而立。三十岁对于一个人来说,是青春勃发,最富有生命力、充满激情的时候。对一本杂志来讲则是真正的开始。 三十年来,《集邮博览》就像一棵不知名的小草,慢慢地成长,它经历了大自然的风雨吹打,也遭受过人们有意或无意的践踏,但它还是顽强地生存了三十年。
  • 办好杂志靠的是大家
  • 1.今年是《集邮博览》创刊30年,作为杂志创刊的参与者.您怎样看30年的变化? 说到杂志,要从北京市集邮协会说起,“文革”结束后,群众文化活动的需求逐渐显露出来,成立集邮组织的呼声很高,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亟待成立,虽然当时北京已有鼓楼集邮研究会,但只代表一个城区,不代表北京。
  • 贺《集邮博览》三十而立
  • 《集邮博览》创刊于1982年,原名《北京集邮》,当时是北京市集邮协会的一本会刊。1987年更名为《集邮博览》。不知何故,2006年突然宣布休刊。所幸2007年8月由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主管而复刊,广大读者由忧变喜。这一变化,使《集邮博览》从省级上升为国家级的一本期刊,从此为《集邮博览》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 不解的邮缘 温暖的回忆
  • 流年似水。《集邮博览》创刊整整30年了。作为朋友、作者、读者。我对这本刊物怀有深挚的感情。因而,蒙编辑遨稿,义不容辞地要写点回忆的文字作为纪念。30年前.《集邮博览》的前身《北京集邮》创刊,可谓生逢其时。改革开放春潮涌动,神州处处春消息,在十年浩劫中被践踏的集邮之花也重新绽放。虽说刚出版的《北京集邮》限于当时的条件,模样还不大俊俏,但在众多集邮者看来,她是自家的闺女,怎么看怎么顺眼。
  • 尊博览还看今夕——我和博览的故事
  • 我接触《集邮博览》是1988年,那时我调到浙江省集邮协会工作。我是零散购买《集邮博览》的,当时我觉得杂志上刊登外邮的文章较多,而我又不收集外国邮票。现在回忆杂志刊登的文章,印象较深的是《军人贴用邮票并非三军分用》这篇文章,改变了我一直认为的“黄军邮是陆军使用,紫军邮是海军使用,蓝军邮是空军使用”的观念,杂志让我受益不小。
  • 《集邮博览》伴我三十年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集邮博览》伴随我已经30年了。回顾与她相处的往事,心绪难平,感慨良多,脑海里存储着不少温馨而难忘的记忆。20世纪50年代末,在我读初中的时候。首先结识了《集邮》杂志。可以说,《集邮》是我集邮道路上最早的启蒙先生。1982年7月《北京集邮》创刊了。
  • 受益终生的“文化引领”
  • 7年前的6月,我在北京市集邮协会组织的一次集邮学术研讨会上,作了题为《确立文化在集邮中的主体地位》的发言。随后杂志社的编辑让我尽快把讲稿整理成文。决定在杂志上发表。当时,我为《集邮博览》对于集邮文化这个论题的敏锐给予肯定。我以这个题目撰写了文章,很快就发表了,那是2005年。
  • 与杂志扯不断的友情
  • 2012年是《集邮博览》而立之年,是中国集邮界的一件大事。杂志社的朋友希望我能为此写点什么。作为与《集邮博览》相伴30年的集邮者,动动笔理所应当。20世纪80年代初,伴随我国改革开放的大潮,我国的集邮活动逐步走上了发展、繁荣的道路。1982年《北京集邮》的诞生及至走过的30年,不仅使其成为中国集邮活动的见证者,也成为集邮活动的推动者、促进者,它作为集邮媒体所做的贡献,应当在集邮史上记上一笔。
  • 《北京集邮》创刊前后
  • 今年是《集邮博览》创刊30年,为自己过生日。杂志应该有所表示,为此。新设一个小栏目“博览30年”。每期发一篇文章。内容大多是读者有感而发,自己并没有打算写文章。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半年就过去了,经不住朋友的劝说只好动笔。
  • 博览的文稿是这样编辑的
  • 1999年7月,因为妻子在中国驻爱尔兰使馆工作,使我有了一次走出国门的机会。来到这个绿色的岛国。吸引我的除了静谧得让人心醉的风光,还有那些印制精美的爱尔兰邮票。其中最惹人喜爱的,是当时正在使用的一票一图表现爱尔兰鸟类的普通邮票。
  • 《集邮博览》伴我度晚年
  • 今年是《集邮博览》创刊30年,而我与她相识仅仅是第5个年头,真是相见恨晚,似乎还感到一些小小的遗憾。 这几年来,每当投递员给我送来《集邮博览》,我总是迫不及待地一口气读完。这还得从5年前的一件事说起。
  • 吾师吾友邮缘情
  • 我与《集邮博览》的交往,已有20多个年头了,期间有说不完的故事,这里就挑拣几个来讲讲吧。2006年10月31日,我收到第11期《集邮博览》,见到“本刊重要启示”中“2007年《集邮博览》不再编辑出版……”文字时,不禁愕然!惋惜、不解、遗憾等复杂的情感一齐涌上心头。两天来,纠结的情绪一直挥之不去,便写下了《留住心中的(集邮博览)》的文字来排遣胸中的郁闷。文稿的结尾是这样的:有诗云:“花落自有花开日,蓄芳待来年。”
  • 我的“粉丝片”
  • 写了一篇文章.真情实感一挥而就,不多不少,正好500字,题目叫《〈集邮博览)情味浓》,于是投桃报李,投给了《集邮博览》杂志。文章虽小,刊出后却横生出两个妙趣:首先它的篇名没有列入目录,但却全文显示在目录页上,可谓“不是目录胜似目录”。我在全国数百家期刊上发表过文章,能享受到这个超级待遇的可谓破天荒第一次。
  • 感谢《集邮博览》
  • 我是《集邮博览》20多年的读者,也是小小的笔耕者,对她可以说是情有独钟,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作为读音,曾经因她的停刊而扼腕叹息,也曾因她的复刊而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更因没有看到复刊第一期而多次向邮友打听,并在网上搜索……最后总算圆了梦——在深圳特区一家邮社上邮购得《集邮博览》复刊号珍藏版(总第225期),接着又获复刊个性化邮票珍藏版。
  • 杂志为我开启多扇门
  • 有缘 《北京集邮》于1982年7月创刊,至1983年底出版了5期。1984年公开发行时我开始订阅,但少了前5期。留下了遗憾。1986年8月的一天我路过北京,29151去了北京邮票公司。后在附近逛邮市时刚巧碰到有人卖过期杂志,我惊喜地看到其中有《北京集邮》。翻找后竞仅有总第1至5期,真是一种缘分!当时每本杂志0.25元,我只花了1.20元钱就圆了一个梦。目前,我集齐了已出版的所有《集邮博览》。
  • 美不胜收的贺年封
  • 喜欢文献的邮友们,常为能收集到创刊号兴奋不已。热衷于收藏《集邮博览》大全套的邮友也为数不少,但其中有一部分人因缺失某期的附品(即随刊夹赠品)而感到遗憾,他们认为,只有收集到杂志及其所有附品,才是至臻完善,十全十美。因此,《集邮博览》杂志附赠的自成系列的贺年封也就成了藏友们热切寻觅的品种了。
  • “三自”三日“邮学团”
  • 与《集邮博览》杂志相伴20多年,有许多值得回味的事情,其中印象较深的是我参加的“邮学团北京行”活动。这是我与《集邮博览》的一次零距离接触。2009年杂志第8期刊登了于9月举办“邮学团北京行”活动的启事,我立刻被吸引住了,并产生了马上前往参加的强烈愿望。尽管当年4月,我刚参加了我所在市的离退休老干部赴京参观考察活动,而且这次“邮学团”安排的有些活动,如参观“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等,我于几个月前也都已参观过,但我仍执意不肯放过这次机会。
  • 难忘“的集邮知识竞赛”
  • 1985年,《北京集邮》组织了一次“北京集邮知识竞赛”,这是改革开放后一次全国范围的集邮知识竞赛活动,影响很大。我有幸参加,从中学到了很多知识。20世纪70年代末,我恢复集邮.身边还有几位集邮的伙伴。大家的集邮方式十分原始,只知道从旧信封上翻找使用过的旧邮票,不懂得邮票的品相,也不懂得邮票背后的各种知识。1982年,北京市集邮协会会刊《北京集邮》(《集邮博览》的前身)创刊,北京集邮活动的热潮逐步掀起。
  • 《集邮博览》颂
  • 颂《集邮博览》
  • 与《集邮博览》同行
  • 我和《集邮博览》相识已有30个年头了。伴随她同行,见证了她从单色到套色,从铅印到胶印,一直到全彩,从“丑鸭”到“凤凰”的变迁。第一次见到《北京集邮》是1982年10月,是北京一位邮友寄给我的。这本由北京市集邮协会主办的《北京集邮》创刊号,虽然只有32页,但设置了“邮票百科”、“邮风与邮德”、“邮学研究”、“世界邮坛”等栏目,文章精彩且图文并茂。融知识性、趣味性、资料性于一体,让我一见钟情。
  • 我的集邮源于《集邮博览》
  • 近20年来我一直是一个集邮爱好者,但是我的集邮却开始于猴票丢失的时候。 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刚工作,一天一位朋友到单位带来了他买的猴邮票,并将其中一个四方连直接送给了我,当时我不集邮,也不懂集邮,所以没当一回事,后来在写信的时候因为嫌这个邮票麻烦就用掉了。
  • 回家
  • 2006年,我遇上两件堵心的事。六月间,年逾85岁的老母亲在平静安详中离开了我们。离开前,母亲口齿不清喃喃自语:“回家,我要回家!”这让我们甚是不解。作为子女,后来我们终于明白母亲是想回她那心灵中的家。母亲年寿已高。她的离去,依然让我们痛心疾首,思恩深切。
  • 初识《集邮博览》
  • 我与《集邮博览》的第一次接触始于1988年。当时我出差进京,空闲时去坐落在南礼士路的北京市邮票公司营业部。《集邮博览》编辑部就在营业厅的楼上,我带去了几枚自制的极限明信片。特去拜访。
  • 我与《集邮博览》
  • 1984年的一天,我在113书摊上无意中发现了一本《北京集邮》,虽然只有32页,但我却被它的内容深深吸引住了,于是从1985年起,我开始订阅《北京集邮》,并想办法收齐了1983至1984年的几期杂志。但1982年的创刊号一直没有找到。1987年杂志改名《集邮博览》,视野更加开阔,内容更加丰富,融知识性、学术性、资料性、趣味性于一体,简直令人爱不释手。二十多年来,《集邮博览》伴随着我的集邮历程一路走来。谁知到了2006年底,杂志突然停刊,我怅然若失。
  • 记录《集邮博览》变化的公函封
  • 《集邮博览》已走过而立之年。30年来。它从一份不定期刊物,逐步发展为季刊、双月刊,最后壮大成月刊。作为北京的集邮者,我自然而然地成了它的铁杆读者。大概是爱屋及乌吧,对于与之有关的一切,也是十分珍惜的。前些天翻捡藏品,找出几枚杂志编辑在不同时期寄给自己的公函封,其上所印社址的变迁可以说是《集邮博览》不断进步的记录。
  • 寻找《集邮博览》
  • 寻寻觅觅,邮集。风风雨雨,切切。相伴前行。人生路上,有一路欢歌笑语,有一程悲欢离合。天下宴席,聚散总相随。相伴前行。有爱恋,有喜乐,有博览,有万家灯火,有枕边书,有一杯热茶,有快慰情理。龙飞凤舞,莺歌燕舞,冬雨春风,红了芭蕉,绿了杨柳。一年又一年,升起的太阳照耀着黎明,落下的月亮驱走了黑暗。迎来这即将万紫千红又一村。这又一村,如美酒滋润心田。这又一村如瀑布洗濯心灵。它就是我的心灵驿站,是我劳累奔波下的港湾,让我修身养性的牧场。
  • 江城子·读刊偶得
  • 壬辰伊始读刊忙。赏华章,品诗行。邮外邮中,无处不邮香。“人物”芳容虽不识,如面对,遇师良。《集邮博览》醉心肠。“乐园”徜,“百科”相。即使无缘,“戳趣”诱“收藏”。读到津津邮味处,虽夜半,不着床。
  • 《集邮博览》与我的邮文写作
  • 《集邮博览》已创刊30年,不知不觉间,笔者与之结缘也有二十多年。笔者集邮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当时只是盲目地收集封片,凡是邮票公司印制的纪念封、纪念片,我都掏钱买下。1988年7月,在邮刊上获悉山东省烟台市邮票公司定于8月2日发行纪念烟台开办邮政110周年纪念封,我就汇款购买,收到封后仔细端详,觉得其上的邮戳与众不同,
  • 我与编辑那些事
  • 在“我与博览的故事”征稿启事中,提到“是邮票把我们联系在一起”,但我的情况却特别一些,邮品虽然不是我的主集项目,我却特别喜欢《集邮博览》这本杂志,原因与这本杂志内容的“博”有关。这本专业邮刊在刊登有关邮文的同时。还广征博引地刊登介绍其它类别藏品的收藏文章,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国收藏热潮方兴未艾,而全国性收藏专业杂志还没有大量出现期间,《集邮博览》对于普及收藏知识、引导收藏爱好者走上正确的收藏之道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
  • 只因和你有个约定
  • 我认识《集邮博览》是在2008年。我借参加北京奥博会邮展之机,去马甸邮市逛了逛。看到了奥运专题版《集邮博览》,很是喜欢,就买了一本。这是一本大众化的刊物,既专业又让人感觉很亲近,因此每逢出差或旅游,我都随身带着,翻翻看看。独享其乐!没想过要给《集邮博览》投稿,毕竟它是大刊物,仍觉得投稿、发表是很遥远的事情。直到2011年3月,安徽题材的邮票《儒林外史》发行之际,酷爱安徽历史的我突发奇想,是否可以探究—下《儒林外史》邮票的主要原地,也投—下稿?于是写了篇《探寻〈儒林外史〉邮票的主要原地》通过电子邮箱发给了《集邮博览》,
  • 《集邮博览》的“筋本”
  • 《集邮博览》杂志从创刊至今已30年了,它从最初非常稚嫩的薄薄的黑白小册子,发展到今天的全彩大开本杂志;从不定期出版,逐渐过渡到季刊、双月刊、月刊的正常轨道;从停刊到复刊,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历程。现在,它已成为广大集邮者熟悉的工具书之一,同时也成为像我这样的文献集邮者的收集对象。通过多年对《集邮博览》杂志的收集、整理,我归纳出一些浅见,供同好参考指正。
  • 失而复得的《集邮博览》
  • 在我收藏的两百多本《集邮博览》杂志里,有一本封面盖有两个邮戳,内页已经泛黄(如图)。这本被我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集邮博览》杂志。看似普通却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每当看到它,我便想起我与它的故事。初中时,我在一个同学的影响下开始集邮。从开始的收集信销票,到后来收集成套新邮票。邮票收集多了,感觉到集邮知识的不足,于是开始购买集邮类杂志阅读。
  • 《集邮博览》——我的寄托
  • 2012金龙腾飞之年,我们迎来了《集邮博览》创刊30周年。1980年9月,妹妹考上了华中师范大学。母亲十白因集邮影响她的学业。让妹妹将几本插有纪、特和文革信销邮票的集邮册交给我。我从小喜欢画画,看到这些无比精美的小纸片上的人物、花卉、动物、文物等图案,爱不释手,从此爱上了小小的邮票。我当时在国有企业上班,家庭经济状况尚可,于是将每月几十元的工资全部用于购买邮票和订阅《北京集邮》。1982年起,我便成为《集邮博览》的一位忠实读者,拿当今时髦的话来说,就是“博览粉丝”。
  • 我的老朋友——《集邮博览》
  • 在我的书橱中,整齐地码放着从1984年至今的所有《集邮博览》,30年了,《集邮博览》陪伴在我身边,给了我精神的愉悦、生活的乐趣和知识的储备。透过书香,我感受到浓浓的情谊,《集邮博览》是我的良友、益友、密友。
  • 贺《集邮博览》杂志创刊三十周年
  • 京华大地享邮名,以文会友结邮情。 三十春秋勤润墨,一代风骚颂巨轮。 宝献珍邮扬广宇,清词丽句见精神。 但愿神州铺锦绣,讴歌时代唱新声。
  • 快乐就在字里行间
  • 我与《集邮博览》从相识、相知到相处快30年了。 北京市集邮协会成立于1981年10月30日。翌年7月,《北京集邮》创刊,即《集邮博览》的前身。我是市邮协成立时的第一批会员,有幸在第一时间成为刊物的读者。还记得第一期有32页,设有“集邮百科”、“邮学研究”、“邮票与北京”等栏目,内容比较丰富。
  • 贺《集邮博览》而立
  • 三十而立气宇轩,岁月无悔艳阳天。 图精励志风华茂,只为傲立万重山。 我伴博览三十年,暖春寒冬记心田。 友朋今朝喜相聚,瞻望未来笑开颜。
  • 文笔邮情三十载
  • 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间。自1982年7月《集邮博览》的前身《北京集邮》创刊至今,这本刊物其间虽几经变更,但我始终关注着它。它是我集邮过程中的一位知音,一位良师益友,我从它的一位读者成长为作者,结下了一段难忘的文笔邮情。
  • 《集邮博览》我的伴侣
  • 《集邮博览》一直是我的伴侣,特别是复刊以后的《集邮博览》更成为我的佳侣,一订则订全年,一到必定先浏览后细阅。它内容丰富,涉及面广,披露了不少珍贵的邮史,特别是对外国邮票、邮书的介绍,拓宽了我的视野,增强了我对外语和外国文化的兴趣。促进了我的学习和工作。
  • 从退稿信说起
  • 近日整理邮刊,看到一枚《集邮博览》杂志的公函封。公函封的正面盖有一枚北京邮资已付戳,日期是1988.2.11.22(2月月份字钉很淡),背面则盖有一枚“湖南1988.2,16湘潭市”的落地戳。信封夹在一本1991年第1期《集邮博览》杂志中,里面有一张编辑部的退稿信。
  • 《集邮博览》——我的“集戳指南”
  • 2012年,《集邮博览》迎来了30岁生日,屈指数来,我与《集邮博览》相识已经有24个年头了。我与《集邮博览》初次邂逅,是在1988年。那年我刚高中毕业,走进了社会。当时我集邮已有10年了,但在集邮的道路上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有一天,上中学的妹妹从学校门口的邮亭买了一本1988年第2期《集邮博览》送给我,我一见这份杂志就特别喜欢。读了以后,我便被这本薄薄的、只有32页的小册子深深地吸引住了。因为里面的信息真是太丰富了,特别是“封片简戳”版的文章,我反复阅读了多遍,从此开始痴迷于收集《集邮博览》上介绍的风景日戳。
  • 在中国集邮总公司工作片段(六)
  • 在集邮业务中,增添经营老票、外票、收购、寄售、拍卖服务项目,满足社会全方位的需要。初涉集邮一般是从新邮票开始的,逐渐收集老票。实寄封片、外国邮票,进而制作邮集。集邮者慢慢有交换余缺需求,为此,中国集邮总公司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一是与外国邮政部门建立联系,有选择的进口一些外国邮票在国内销售。二是指定中国集邮总公司下属的“邮星贸易公司”收购和销售老邮票业务,在此期间,邮星贸易公司与一些老集邮家建立了联系,学习知识,
  • 邮票见证“飞天”成功
  • 绝密的发射计划变成了现场直播上天只会安排快乐的结局,如果不快乐,说明还没有到最后的结局。2003年9月,“神舟”五号的发射已进入倒计时,邮票发行也进入了最紧张的准备阶段。“神舟”能否按时发射?会不会推迟?发射成功的几率是多少?这些问题逐渐成为心中隐隐的焦虑。
  • 邮票档案选登(五十八)
  • 生日幸福年年传——生日:来自东岳泰山的赐福
  • 笔者所在的泰山脚下,每年的农历三月十五日(或者四月十八日)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日子,是一个值得所有善男信女顶礼膜拜的日子,这一天是泰山碧霞元君(图1)的生日,是芸芸众生给泰山老奶奶过生日的日子。漫步泰山石阶,迂回东岳古道,随处可见步履蹒跚的老奶奶、神情凝重的中年人和步履轻快的青春少年,处处是香烟袅袅、石块压松。缠绕在树上的红丝带更是随风飘舞.煞是好看!
  • 过生日——寿面寿桃蛋糕鸡蛋一样不能少
  • 过生日,亲朋好友聚在一起为寿星贺寿,寿星们又要准备一些相应的食品招待来宾,共同享受过生日的快乐!既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也是广泛议论的话题。当代人们过生日吃什么,都是从老祖宗那里传下来甚至从国外舶来的老模式——吃寿面、送寿桃、分蛋糕、煮鸡蛋一个不能少!
  • 中国人的祝寿习俗
  • 长寿是人类共同渴慕的美好愿景,祝寿是对每一个生命的祈祷,更是人们追求幸福不断前行的内在动力。如今,中国祝寿习俗已经作为一种传统。渗透在中国人的血液中。虽然它从远古走来,但在几千年的文化进程中不断注入喧腾的活力,色彩斑斓、仪态万方,历经数千年而不衰。
  • 生日礼物——亲情真爱至上
  • 早在中国的氏族社会时期,族内的成员在族长或头领诞辰纪念日时,都会献上礼物——猎物或服装,表示对族长或头领的尊重,同时也有“祈福”带来好运的色彩。自秦始皇诞生始,至清王朝灭亡,历朝、历代逢国君的诞辰日,各州、县官员都要进贡献礼,甚至周边国家的君王也要派代表携厚礼前往祝寿,形成了中国“生日文化”的悠久传统。
  • 生日卡片寄情思
  • 每当兴奋的人们围着小寿星、大寿星、老寿星唱起这首最简单、最上口、最普通的《祝你生日快乐》时,其温馨之情真是溢于言表。我、你、他从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的历史也就开始了;而且年复一年乐此不疲地纪念自己的生日,这恐怕是对自己历史源头的反复确认吧。儿童时代,没有一个不喜欢过生日的。小时候,我有两个期盼,除了盼过年就是盼着自己的生日。每逢母亲告诉我“过两天你就狗插尾(yi)了(意喻小狗要长尾巴了)我就兴奋得不得了。因为生活再紧张也会给我准备好吃的。阴历9月24日这一天,母亲早早起来就开始忙活,见我端着她亲手擀的面条,浇上我最爱吃的肉片蘑菇卤,吃的满头大汗时,母亲笑吟吟地望着我的神态和她那甜美的面容,至今仍印在我脑海里。
  • 西方人的生日与星座
  • 过生日。人皆有之。但中西方因历史发展和文化民俗的差异,在生日的象征符号、意义和过生日的习俗等方面有诸多的不同。
  • 敦煌莫高窟无邮资明信片门票
  • 20世纪90年代末,邮资门票开始走进人们视线,而且发展越来越迅速,全国很多景点都启用了邮资门票,由于邮资门票具有“一片两用”的特点,不但深受集藏者的喜爱,一般的游客对邮资门票也很是青睐。近几年来,邮政部门配合门票的开发发行了专用邮资图明信片,有利于景区的宣传。当然,邮资门票的设计也更为精美,还增加了自动检票功能,这也方便景区启用智能化门禁系统,而且为景区提供了详实的数据。我国的很多景区都开发了智能化门禁系统,从邮资门票上就可以看出这一点,而且这也是今后邮资门票发展的趋势。
  • 按印刷品邮寄的剃须刀
  • 中国邮政准予按印刷品邮寄的物品限于有统一书号、刊号的报纸、期刊、书籍、教材4种,可最近笔者收到了一个按印刷品邮寄的剃须刀。2012年邮政贺卡开奖后,笔者喜获6个幸运封三等奖,到邮局办理完验证程序后,3月11日上网成功下单,挑选到自己喜爱的电动剃须刀。20日,收到了奖品。
  • 从制作节气封中寻找快乐
  • 大部分集邮的人不会满足于只买新发行的邮票、邮资封片,总会变着法子玩一些花样,体会集邮的快乐,我也是如此。2011年《辛卯年》邮票发行时,我从集邮公司买到一本中国集邮总公司制作的《辛卯福二十四节气》邮册,里面除了大、小版兔票外,还有福字二十四节气专用个性化邮票24枚,未裁切的二十四节气纪念封24枚,每枚封左边分别印有以辛卯兔为主图的每个节气的图案,右边还预印上每个节气名称的北京纪念戳,背面印有相应节气的说明。
  • 失而复得的汇款单
  • 2010年8月23日早上,取邮件的时候,收发室的梁师傅特意交给我一张汇款单,我一看,悬了好多天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就是这张经过两个城市邮政局处理的退回邮件,加贴了两张改退批条的汇款单,一直让我放心不下.围绕着这张汇款单,还发生了一个小故事。
  • 戳趣园
  • “因为山在那儿。”这是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在被问及为何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的著名回答。 编了这么多期戳趣园,我斗胆借这句著名回答调侃一下邮友,集戳的各位,是否也有这种“因为戳在那儿”的心态呢?
  • 开心角
  • 笑话 卖“油” 一大爷在马路边练摊,地上摆着一本邮册,旁边放着一瓶红茶,见有行人路过,就大声吆喝:“低价卖邮啊,清仓大处理!”这时一老奶奶路过,她拿起水瓶,问道:“您这油咋卖的呀?”
  • “请局长签个名”
  • 6月1日,第二届全国少年邮局联谊会在苏州举行。来自全国16个省、38个市(县)、45家少年邮局的150余名代表相聚苏州。会议期间,特别安排了各邮局小局长们的讨论、交流活动,为青少年社会实践提供了平台。图为山东临沂沂蒙少年邮局局长全若水(右)正忙着为大家签名。
  • 文艺廊
  • 法罗群岛邮政中文网页介绍(下)
  • 2.条款和条件 该页主要介绍与在线购买邮票有关的注意事项,即各类条款和条件。 “注册”项:集邮者欲通过法罗群岛邮政集邮部网页,首先需要登记注册为网站的用户。登记的信息包括姓名、电子邮箱、密码、电话号码、通讯地址等,目的是用于执行订单。
  • 易经八卦现邮图
  • 澳门邮政自2001年12月开始发行“易经八卦”系列邮票,至2012年3月1日发行此系列最后一套止,共发行了8套邮票,均采用小版张(套票)和小型张两种形式表现主题。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成套发行完整的八卦邮票。
  • 计划经济时期的产物——厂币
  • 改革开放前的计划经济时期,我曾工作过的上海飞机制造厂和其他单位一样,由于闭门造车、经济落后、物资匮乏,社会生活用品采取了凭票、凭证供应。各科室、车间的办公日常用的铅笔等及各种消耗品。都要凭厂里印发的各种面值的厂币领取。这种厂币由厂里自行印制,由行政科每月统一限额发放。
  • 身边的“珍品”
  • 对人民币收藏的初学者而言,捡漏是一种奢望,能不“打眼”就万幸了。至于传说中的“枣红”、“背绿”等等,动辄成千上万的价格也让囊中羞涩的新手望而却步。如果你钟情于人民币收藏,又是工薪一族,不用妄自哀叹无币可藏。其实身边就有许多“珍品”供你拾取。
  • 上海华宇首拍告捷
  • 刚刚收锤的2012年上海华宇拍卖所的邮品专场,成交金额高达2100万元,令人瞩目。 上海华宇拍卖有限公司,是中国唯一一家将现场拍卖与在线拍卖相结合运营的公司。总部位于上海,在北京、台湾、香港、美国等地设有分公司和办事处。华宇首场拍卖从邮品介入艺术品市场。在随后的场次中将加入纸钞、中国书画、油画等门类。
  • 亚沙会邮票在海阳首发
  • 6月16日,《海阳2012第三届亚洲沙滩运动会》纪念邮票首发仪式在山东海阳亚沙展览中心、海阳新元广场、烟台美术博物馆同时举行。在海阳亚沙展览中心主会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邮票发行部副总经理高山。亚沙委执行局主任、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马越男为《海阳2012第三届亚洲沙滩运动会》纪念邮票揭幕,亚沙委委员、国家体育总局宣传司副司长温文,烟台市副市长宋卫宁揭晓贝雕邮票,宋卫宁、山东省邮政公司副总经理林令才分别致辞,高山还向海阳市市长姜仕礼赠送了特制首日封。
  • 邮票资料
  • 中国邮政发行《航天》个性化服务专用邮票中国集邮总公司发行相关邮品
  • 本刊讯 6月25日,中国邮政为纪念“天宫一号”与“神舟九号”成功实现手动对接,发行《航天》个性化服务专用邮票一枚。为配合邮票的发行,中国集邮总公司制作首日封及《天宫赞歌》珍藏册等邮品,将珍贵的历史瞬间铭记在精美的邮品之上。
  • 河南集邮公司刘洋父母赠送《天宫赞歌》邮折
  • 6月17日,河南省集邮公司副经理廖保江和郑州市邮政局副局长张大海受河南省邮政公司总经理杨海福委托,代表河南邮政到我国第一位女航天员刘洋的父母家,向他们赠送了中国集邮总公司制作的《天宫赞歌》珍藏册。
  • 中国首次为丹麦邮政设计“安徒生邮品”
  • 本刊讯5月25日,中国丹麦两国儿童齐聚丹麦驻华大使馆,在热闹气氛中,“安徒生邮品”首发。此次丹麦邮政制作的安徒生邮品首次由中国集邮总公司设i十D丹麦驻华大使FriisArnePetersen和中国集邮总公司总经理刘燕明、丹麦邮政销售总监BoHeifeldt分别致辞,并共同为邮品揭幕。
  • 伊犁州邮协举办红色邮展
  • 5月27日,新疆伊犁州集邮协会携手伊犁师范学院集邮协会联合举办“品集邮文化炫集邮风采”红色邮展。邮展共17部邮集368个贴片。
  • 山东启用“2012第三届亚洲沙滩运动会”邮戳
  • 第三届亚沙会亚洲沙滩运动会于6月16—22日在山东省海阳市举办,海阳市邮政局启用“2012第三届亚洲沙滩运动会”纪念邮戳两枚,宣传戳一枚。
  • 河南举办新人新作邮展
  • 5月17日,由三门峡市人民政府、河南省邮政管理局、河南省邮政公司、省集邮协会主办,青、川、蒙、陕、甘、宁、晋、鲁八省邮协协办的“黄河之歌”九省(区)集邮展览暨河南省新人新作集邮展览在三门峡市开幕,
  • 广东邮协举办评审员培训班
  • 5月23日,广东省集邮协会举办“2012广东省邮展评审员、征集员培训班”。来自省内的50余人参加了活动。 广东邮协四年举办一次较大型集邮展览,两年一次小型展览。邮展前都会举办评审员、征集员培训班。授课者多为国际、国家级邮展评审员。
  • 蛟龙号深海邮局挂牌
  • 6月3日,“蛟龙”号深海邮局办理邮政业务,邮编为266066。“蛟龙号深海邮局”采用“虚实结合”的经营模式,虚拟邮局设在位于海底7000米处的“蛟龙”号内,实体邮局设在青岛市金家岭邮政支局,主要办理国际、国内函件寄递和集邮业务。
  • 集邮家吴廷琦去世
  • 本刊讯2012年6月15R。著名集邮家吴廷琦先生在西宁去世,享年88岁。 吴廷琦生前主要收集、研究中国普通邮票。他是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会士。中国邮政邮票博物馆荣誉馆员、邮票博物馆邮票鉴定室的鉴定专家。
  • 童话邮册送给儿童
  • 5月30日,宝鸡市集邮协会、宝鸡市邮政局工作人员向宝鸡市儿童福利院的孤残儿童赠送了《安徒生童话》、《动漫邮票年册》等邮品,并向他们表达了节日的问候和祝福。
  • 博览30年寄语
  • 从之前的《北京集邮》到如今的《集邮博览》,她陪我度过了人生最青春的岁月,无论将来的风风雨雨,我们永远相伴!
  • [《集邮博览》30年]

    《集邮博览》30周年——清谈集邮思往事笔走博览话来年
    办好杂志靠的是大家(李保联)
    贺《集邮博览》三十而立(郭润康)
    不解的邮缘 温暖的回忆(康宏志)
    尊博览还看今夕——我和博览的故事(林衡夫)
    《集邮博览》伴我三十年(林丰年)
    受益终生的“文化引领”(李近朱)
    与杂志扯不断的友情(王玉先)
    《北京集邮》创刊前后(刘生平)
    博览的文稿是这样编辑的(毕晓光)
    《集邮博览》伴我度晚年(张新泉)
    吾师吾友邮缘情(陈正兴)
    我的“粉丝片”(郑启五)
    感谢《集邮博览》(林猷熙)
    杂志为我开启多扇门(李厚禄)
    美不胜收的贺年封(李永生)
    “三自”三日“邮学团”(葛彦京)
    难忘“的集邮知识竞赛”(朱卫平)
    《集邮博览》颂
    颂《集邮博览》(张景用)
    与《集邮博览》同行(卢伯雄)
    我的集邮源于《集邮博览》(程大庆)
    回家(林靖华)
    初识《集邮博览》(赫建)
    我与《集邮博览》(贾启人)
    记录《集邮博览》变化的公函封(毕睿星)
    寻找《集邮博览》(向茂)
    江城子·读刊偶得(张传贵)
    《集邮博览》与我的邮文写作(钟玉龙)
    我与编辑那些事(李润)
    只因和你有个约定(董运动)
    《集邮博览》的“筋本”(应茗)
    失而复得的《集邮博览》(唐志敏)
    《集邮博览》——我的寄托(李秋)
    我的老朋友——《集邮博览》(孙帅)
    贺《集邮博览》杂志创刊三十周年(李秋)
    快乐就在字里行间(尹世昌)
    贺《集邮博览》而立(王玉先)

    文笔邮情三十载(金喜旺)
    《集邮博览》我的伴侣(朱达)
    从退稿信说起(李文)
    《集邮博览》——我的“集戳指南”(李忠)
    [故事]
    在中国集邮总公司工作片段(六)(张志和)
    邮票见证“飞天”成功(刘建辉)
    [档案]
    邮票档案选登(五十八)
    [专题生日:幸福年年传]
    生日幸福年年传——生日:来自东岳泰山的赐福(阴法正)
    过生日——寿面寿桃蛋糕鸡蛋一样不能少(汪代保)
    中国人的祝寿习俗(展庆堂)
    生日礼物——亲情真爱至上(王超美)
    生日卡片寄情思(尹世昌)
    西方人的生日与星座(张思源)
    [百科]
    敦煌莫高窟无邮资明信片门票(张春生)
    按印刷品邮寄的剃须刀(唐志敏)
    从制作节气封中寻找快乐(昭镛)
    失而复得的汇款单(闻锺)
    戳趣园

    开心角
    “请局长签个名”
    文艺廊
    [天下]
    法罗群岛邮政中文网页介绍(下)(曹骋)
    易经八卦现邮图(洪一匡)
    [收藏]
    计划经济时期的产物——厂币(周光复)
    身边的“珍品”(刘延河)
    上海华宇首拍告捷
    亚沙会邮票在海阳首发(崔鹏森 孙志义)
    [资讯]
    邮票资料
    中国邮政发行《航天》个性化服务专用邮票中国集邮总公司发行相关邮品
    河南集邮公司刘洋父母赠送《天宫赞歌》邮折(沈庆达)
    中国首次为丹麦邮政设计“安徒生邮品”
    伊犁州邮协举办红色邮展(李红卫)
    山东启用“2012第三届亚洲沙滩运动会”邮戳(杨金海)
    河南举办新人新作邮展(高华)
    广东邮协举办评审员培训班
    蛟龙号深海邮局挂牌(张景用)
    集邮家吴廷琦去世
    童话邮册送给儿童(马爱国)

    博览30年寄语
    《集邮博览》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邮政管理局

    主  编:林轩

    地  址:北京崇文区体育馆路7号

    邮政编码:100061

    电  话:67178715 6717871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589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17/g8

    邮发代号:2-230

    单  价:4.50

    定  价:5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