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灵魂不灭”:灵学的永恒主题
  • 从古代到现代,纵观一切迷信活动,很多都与“灵魂不灭“这个漫长的与人类认识史相伴的题目有关。到了今天,尽管科学已发展到上天入地的幻想已变成现实的时代,这个主题仍然被它的信仰者奉为神明,高高悬挂在神龛之巅。追溯到古代,人们对灵魂的概念,是起源于对死去亲人的乞灵,他们在梦中见到已死的亲人,会认为死者仍然还以某种形式活着,并且把这种关于“不死“的实体或“灵魂“的观念渐渐地扩散到其它生命、甚至无生命的物体之上。后来人类学家把这种现
  • 对迷信与理性的一种思考
  • “法轮功“被取缔后,迷信问题越发引人反思。尽管科学技术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社会,但科学与迷信、理性与迷信的对话一直在艰难地进行着。目前,有一种说法更令人深思,即“对科学的盲目笃信也是一种迷信“。它似乎要把人们从盲目崇拜科学的迷梦中惊醒,比科学家更为理智地看待科学。对这一说法,我们该怎样理解呢?它判断的根据是什么呢?这些说法又会得到什么结果呢? 我认为,这一说法是把迷信看成是一种思维倾
  • 巫术与邪教
  • 特异功能是巫术的延续作为高度进化并已高度社会化的高等动物,人类具有自然界任何事物都无可比拟的特殊功能。人能够创造和使用语言,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并且能够不断地改进它们,发展出繁荣发达的社会文明。与我们在自然界的其他生物“朋友“相比,人类的这些“功能“确实是够“特异“的了。但是,就每一个体而言,人的能力又是很有限的。我们的思想、情感、意志和各种社会实践活动,都要受到时间、空间和各种物质条件的制约,企图事事随心所欲、异想天开是不可能的。
  • 于敏
  • 于敏,核物理学家。1926年8月出生于河北宁河(今属天津)。198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在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攻读研究生并兼任助教。1951年起在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从事核理论研究工作,做出了优异成绩。1960年底开始从事热核武器理论研究。1965年调入第二机械工业部第九研究院,历任理论部副主任,理论研究所副所长、所长,九院副院长、院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1994年1月起任院高级科学顾问,总装备部科技委顾问。于敏在氢弹原理突破中解决了热核武器物
  • 巨匠的迷误
  • 荒谬绝伦的“法轮大法“,愚弄了不少普通工人、农民,连一些阅历颇深的老干部、大学文化的知识分子,竞也做了它的俘虏,其中包括职位不低的公务员,学有专长的工程师、医生,乃至专业的物理科研人员。人们奇怪、纳闷、可笑,寻思万端。事实上,世界科技史上的某些顶尖人物,哪怕他们足称学界泰斗、科坛巨匠,也有过种种迷误,被唯心论、形而上学牵着鼻子走,留下不小的笑柄和莫名的遗憾。譬如创立经典力学和实验物理学的伽利略,推翻了亚里斯多德的旧说,破除了托勒密地心说的迷信,但迫于宗教裁判的淫威,伽利略低下了高昂的头颅,两次
  • 易学中的两大流派
  • 易学是对《周易》经传所作的种种解释,并通过其解释,发展为一套知识系统或理论体系。它是古代经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凡汉朝以来经学家和哲学家对《周易》经传的解说和注疏,都属于易学的领域。易学作为一门学问,是通过《易传》占筮体例的解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它对卦爻象和卦爻辞的解释,从战国时期的《易传》开始,就存在着两种体例,一种是取象说,一种是取义说,以此解释卦爻象和卦爻辞之间的逻辑联系。取象说是以八卦所象征的物象解释《易经》中的卦爻象和卦爻辞。取义说是以八卦和六十四
  • 关于科学和伪科学——评阿迪的谬论
  • 近一段时期以来,人们对科学和伪科学问题讨论得很多。有一位叫阿迪的人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些似是而非的“高论“,由于其中涉及的一些问题带有普遍性,故在此作一些评论,以正视听。关于科学 “什么是科学?“的问题是西方科学哲学一百多年来一直在探讨的一个重要问题。虽然迄今为止也没有一个无懈可击的答案,但是并不妨碍科学家们从事科
  • 论“气”与灵魂、泛神
  • 谈到“气“,不少人只认为它代表某种看不见的物质,却不知它在许多人的思想深处主要代表看不见的灵魂,代表超自然的神的力量和作用。在人类主观塑造的神灵世界,“气“始终扮演着一个特别重要的角色。神灵们总是从那神秘的“气“中出现,总是通过“气“施展各种魔法,总是踏着“气“自如地运行,也总是突然消失在神秘的“气“中。在人们与神交往的各种宗教仪式中,必须有“气(如烟)“飘动游荡、弥漫空间,因为“气“是人与神交往的工具。正如张荣明在《中国古代气功与先秦哲学》里所表白:“气可以沟通可见的人与不可见的鬼
  • “带功报告”揭秘
  • 近些年来,在神州大地上,曾出现过一股“带功报告“热,各门各类的“大师“不断涌现,有的还以此为契机,使自己成了“佛子“、“佛祖“等半人半仙的人物,大发了横财,并受到了万千弟子们的顶礼膜拜。受大师“功力“的影响,许多人还被搞得神魂颠倒,精神失常。大师所带的“功“究竟是什么?它何以能产生如此大的效应?为什么能“治病“并产生一些其他的效果?凡此种种,许多人都感到难以理解。朋友:你想知道这其中的奥秘吗?下面,让我就这个问题,作进一步的阐述。
  • 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什么?
  •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简而言之,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无神论。具体来说,它是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作为哲学基础而形成的科学批判和彻底否定有神论宣扬的神的存在、灵魂不死、来世幸福及其他鬼神迷信、各种巫术的理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不是无源之水。它是历史上的无神论思想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合乎规律的结果,是无神论思想的高级形态。一般来
  • 人死不为鬼(之三)——王充论衡选译
  • 夫死人不能为鬼,则亦无所知矣。何以验之?以未生之时无所知也。人未生在元气之中,既死复归元气。元气荒忽,人气在其中。人未生无所知,其死归无知之本,何能有知乎?人之所以聪明智慧者,以含五常之气也。五常之气,所以在人者,以五脏在形中也。五脏不伤,则人智慧;五脏有病,则人荒忽;荒忽则愚痴矣!人死,五脏腐朽;腐朽,则五常无所托矣!所用脏智者已败矣!所用为智者已去矣!形须气而成,气须形而
  • 斗士联手挑战“通灵人”
  • 1999年11月18日,对那些声称有特异功能的 “通灵人“及呵护者来说,无疑是尴尬的一天。那一天,美国知名魔术师兰迪同中国反伪科学斗士司马南联手向社会宣布:以110万美元和1000万人民币高额悬赏“通灵人“。人称“神奇的兰迪“的詹姆斯·兰迪是美国的魔术师,以揭露以色列“通灵人“尤里·盖勒而著称于世。他创办了“对声称超自然现象的科学调查委员会“,组织一些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方面的专家,对所谓的超自
  • 无神论宣传中的两个辩证思考
  • 一般意义上的无神论的哲学基础是唯物主义,而科学无神论的哲学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宣传科学无神论的主旨之一,就是要做到从一般意义上的无神论(唯物主义)上升到科学无神论(辩证唯物主义)。无神论是一脉相承的思想体系。古希腊最早的哲学家之一泰勒斯就讲,世界的本源是水,这就意味着直接否定了有种神秘莫测的非物质性东西独立存在,倡导出否定有神论的基本格调。后来,经过形而上学唯物主义这一环节,尤其是经过十七、十八世纪英国经验论传统、法国启蒙哲学和“百科全书“派、费尔巴哈唯物主义这些“洗礼“,从机械唯物主义世界观
  • 新千年献词
  • 《科学与无神论》杂志刚满半岁,迎来了新千年的第一年。无论对于自然界还是人类社会,新千年都没有什么更加特别的意义,时光仍然正常的流逝,人类仍然正常的生活,不过是日历牌又翻过了新的一页,就像以往我们曾经一次又一次地翻过新的一页一样。然而,当我们借着这人类记时的节点回首往事,却有诸多感慨。在已经过去的千年开始的1000年,中国历史上是宋辽对峙。懦弱的北宋政权一味退让求和,四年以后,自己打了胜仗,还要向辽国俯首纳贡。从那时起,中国腹心地带的政权,就是软弱
  • 法轮功问题的反思
  • 我们也许都有这样的经历:大街上蓦然看到一个疯汉,蓬头跣足,满口胡言,神采飞扬,且歌且行。路人纷纷走避,善为远之。只有几个胆大而好事的顽童尾随其后,扔石子,吐唾沫,以为莫大之赏心乐事。今天的李洪志,无疑也是这样一个疯子。但想不到国中竟有如此众多的人追他随他,迷他信他。公平地说,这就不能只骂疯子的不是了,而应
  • 谁敢领赏?
  • 去年五月,好几家报纸曾作过如下的报道:司马南和美国人詹姆斯·兰迪挑战具有特异功能的通灵人士:凡能按照严格的科学规范,证实任何特异功能者,将获100万人民币和100万美元的奖赏。一年多过去了,未见出现领奖者。今年11月18日,司马南和兰迪又站在中国科技会堂的演讲大厅宣布:奖金已分别提高到1000万人民币和110万美元。
  • 学术冒泡与伊格诺贝尔奖
  • 《不可能研究杂志》(The Annals of Imporbable Re-search),简称《冒泡》(AIR)是一本科学幽默杂志,原名《不可复现结果杂志》(Journal of Irreproducible Re-suits),1994年改为现名。此杂志自称:“我们出版的内容有1/3是真正的研究,有1/3则是胡编乱造,另有1/3则是读者很难区分的东西。不过我们总是标出哪一项来自何种据称严肃的期刊,我们甚至建议读者自己去查阅它们。“《冒泡》总部(AIRheads)日夜勤奋工作,努力生产三种气泡产品:1.每年出版6期带有大
  • 人们为什么相信特异功能
  • 意大利著名记者皮耶罗·安杰拉在《特异功能揭秘》一书中谈到人们为什么相信特异功能。他指出,这首先是信息的作用。大多数报刊,为了商业的需要,盲目地刊登一些荒诞的传说,使公众获得错误的信息,从而造成一种轻信的气氛,更广义地说,造成非理性主义。例如,1977年3月两架大型客机在加那利群岛特内里费岛的跑道上相撞,死亡500多人,成为航空史上最
  • 进香求神病愈之谜
  • 在一些颇有名气的高山或庵庙古刹里,常常有人进香求神以治疑难杂病,有些人居然把病治好了,或是减轻了病情。于是相传开来,说什么某某名山古刹的神灵十分“灵验“,能给人消灾祛病。因而有更多的“善男信女“怀着无限虔敬的心情,在从众心理驱使下,前去进香拜佛,拜神保佑,企求诚至病除。正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难道说名山古刹真有“仙气“,能治好人间的病?其实并非神灵显圣,而主要是高山气候或森林气候在起作用呢! 人所共知,有名气的庵庙寺宇,大多建筑在高山密
  • 无神论宣传的有益尝试
  • 1996年底,我们看到一些封建迷信的糟粕沉渣泛起,相面、算命、看风水等迷信活动死灰复燃,还出现了数字迷信、超常意念、特异功能、包治百病等伪科学和新的迷信,个别邪教组织也蠢蠢欲动。受此影响,一些中小学生、学前儿童胸前佩戴了“圣牌、圣物、护身符“,脑后梳起了“长命辫“,有的人在封建迷信中丧了命,甚至有的家长为给孩子“驱鬼“治病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杀死。对此,我们在痛心疾首之余,感到有必要在
  • 张半仙的故事
  • 看《诸葛神数》如何玩玄
  • 有一种所谓“预测术“,街头巷尾很为流行,书市上也颇多此类册子,这就是将预测性词语和排表定位结合起来,使蒙于此术者十分纳罕,受其迷惑。如:据表猜姓氏;在扑克牌上印上拆乱的语句,然后再套上一张开窗的纸牌去读,等等。《诸葛神数》则是这类江湖术数中最有代表性的一种。这里就对它分析一下,以帮读者明白它是如何玩玄哄人的。《诸葛神数》的预测方法要求问事者根据自己要预测的事,诚心诚意地说出或写出三个汉字,然后数出这三个汉字的繁体笔画数。偏旁也须繁写,如右
  • 科学家为什么也有搞伪科学的?
  • 科学家相信并宣扬伪科学是伪科学得以泛滥的原因之一。从20年来伪科学在中国蔓延的过程看,假若没有科学家的介入,伪科学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泛滥成灾。试问:科学界怎么会相信伪科学呢? 一、科学家离开本专业则是外行。专家只专一门,至多几门。可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大约有四千门。况且新学科层出不穷。谁能样样精通呢?对大多数科学家来说,他们在本专业内是巨人,出了本专业便可能
  • 天缘?孽缘?(续完)
  • 魔术师里的支持者有一批魔术师肯定特异现象的存在性。当然,在其中一些情况下,这未必就是他们的真实观点。如在表演特异功能过程中,即使表演的魔术师自己并不相信,也常常得说自己表演的是真功夫。有些魔术师在揭露特异功能时,感情上也极为矛盾。这使得一些人怀疑魔术师谈论特异功能的有效性。但是的确有意想不到的一大批人看来的确真心实意地认为存在特异现象。舞台特异功能表演者:这些表演者肯定特异功能
  • 话说《河图》(连载)
  • 第二章汉儒着意造河图,有篇有字一天书汉代初年,可能也有人谈论《河图》的事,但没有什么文献记载。到了西汉末年,政局发生了剧烈的动荡。最后是王莽通过政变的方式,夺取了原本属于刘姓皇帝的政权,并且把“汉朝“也改名叫“新朝“。就在王莽夺取政权的时候,汉代的《河图》被创造出来了。那么,《河图》和王莽夺权有什么关系呢? 一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古代和今天有许多不同。现代人要做
  • 乘胜前进,深入揭发批判祸国殃民的法轮功
  • 现在法轮功在组织上已被摧毁,绝大多数法轮功的练习者和追随者已认清了李洪志所散布的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歪理邪说,有相当一些原法轮功的骨干分子开始交代并揭发李洪志的罪责及种种内幕。国外一些有识之士,还有国内曾经受蒙蔽的一些地方县市,都纷纷撤销对李洪志的支持,也撤销了对李洪志授发的各种荣誉证书。当前,这场斗争正在进一步向纵深发展,我们必须充分认识这场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苦性,再接再厉,乘胜前进,务求全胜。
  • 健康问题是伪科学惑人的突破口
  • 10月27日《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指出:“世界上的邪教林林总总,五花八门,无不在老百姓日常最为关注的健康、祛病问题上打主意、做文章“。美国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刚开始靠“信仰治病“俘获信众;太阳教的头号教主若雷在瑞士开设心理诊所,“立竿见影“的心理疗法使他的病人成为他的信众;日本奥姆真理教的麻原也是从传
  • 学校要重视对学生的无神论教育
  • 今年7月份以来,全国各地对法轮功的深入揭批,使封建迷信活动有所收敛。但农村有些地方,由于各种原因,迷信活动仍较严重,如农民修庙的热情很高,神汉、巫婆生意红火,算命,看风水之风泛滥。如此现象的存在,势必对青少年学生产生一些影响。有一次,我对我校的学生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竟有70%的人相信算命,有40%人的认为巫婆可以治病。这种现象发展下去,必然会使学生出现信仰危机,
  • 谁来告诉我?(续完)——有神论与无神论的对话
  • 宗教信仰如此糟糕,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信徒? 一种信仰的流行跟它是否正确,或是否有效,没有关系。想想看,星相学、算命、伪科学……同样非常流行。传染病也很容易流行。信神只是人性的弱点。在许多原始部落,宗教信仰使其成员能够解释他们无法明白的自然现象。即使是在文明社会,科学已能够解释许多自然现象了(比如用
  • 本刊与《中华读书报·科技视野》联合评出当代中国十大伪科学代表作
  • 这些年来,在“科教兴国“战略实施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迷信活动回潮,各种“大师“层出不穷,各类宣传“大师“神迹的图书,推波助澜。某多产作家,一人就撰写了数百万字的“破译“著作。这些正式、非正式出版发行的图书以道听途说的传闻为依据,杂合作者丰富的想象,制造了一桩桩耸人听闻的高论和奇谈。这些作者不惜捏造事实、编造神话,以求达到自己想要的宣传效果。这种现象与“科教兴国“的时代气氛很不协调。科学与伪科学的斗争是严肃的,而伪科学的内容,又大多令人啼笑皆非;作为饭后谈资,也可
  • “佛子”张小平重现江湖
  • 新闻背景 1992年夏天是个闷热浮燥的季节。大批满脸迷惘惶惑神情的芸芸众生,在世纪之交的门槛前犹疑、徘徊,像一群失去家园的羔羊,不知所措……其间,一批身怀“预测“、“遥感“、“空中取物“、“穿墙而过“等功能的各类“大师“横空出世,一位自称能够“红绳悬脉、千里遥诊、意念搬运、随心所欲……“的“佛子“——张小平带着色彩迷离的光环出山了! 仅仅听他一场报告,仅仅喝他一杯水,患者就可“百病皆无“。一般人学上7天“万法归一功“,即能为人诊病治病。出山后的“佛子“所到之处,狂热捧场的政府官员
  • “科学美”与“迷信丑”
  • 滔滔洪水怪脾气, 吞没庙宇不浸堤。拜佛不如拜自己, 人是铁壁神是泥。这是笔者观看江西上饶电视台一条新闻时与周围人凑起来的一首小诗。新闻说的是,余干县保护10万亩良田的康山大堤经军民科学加固后,在洪水面前岿然不动;而堤外一座庙宇只剩屋顶。老百姓揶揄地说:“菩萨
  • 《闲事闲说》第二回 总为神仙遮望眼 京师魔怪舞翩跹
  • 却说始皇帝被方士抓了冤大头,虽然还能揪着头发大叫两三回,却早是命若游丝,东巡的路上一病不起,崩于沙丘,几十位诸侯在中原逐鹿,最后拼了个项死刘活。汉高帝忙着收拾烂摊摊,不很关心自己活了多少岁,还能活多少年,文帝、景帝也是从即位那天就忙,直忙得到半夜还没吃上一顿饭,和衣打个盹,就是早朝晨光。他们只忙着增产粮食增加财政收入,没顾上“临终关怀“这档子事,
  • “灵魂不灭”:灵学的永恒主题(辛芃)
    对迷信与理性的一种思考(孙倩)
    巫术与邪教(加润国)
    于敏
    巨匠的迷误(乐朋)
    易学中的两大流派(郑万耕)
    关于科学和伪科学——评阿迪的谬论(东方)
    论“气”与灵魂、泛神(袁钟)
    “带功报告”揭秘(粟奎元)
    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什么?(龚学增)
    人死不为鬼(之三)——王充论衡选译(梅德愚)
    斗士联手挑战“通灵人”(陈祖甲)
    无神论宣传中的两个辩证思考(杨建祥)
    新千年献词(本刊编辑部)
    法轮功问题的反思(赵致真)
    谁敢领赏?(吴兴人)
    学术冒泡与伊格诺贝尔奖(刘华杰)
    人们为什么相信特异功能(吕裕阁)
    进香求神病愈之谜(谢在永)
    无神论宣传的有益尝试(阎营志 王长福 李建民)
    张半仙的故事(马志勇)
    看《诸葛神数》如何玩玄(杜江水)
    科学家为什么也有搞伪科学的?(邓伟志)
    天缘?孽缘?(续完)(乔治·汉森 何宏)
    话说《河图》(连载)(李申)
    乘胜前进,深入揭发批判祸国殃民的法轮功(何祚庥)
    健康问题是伪科学惑人的突破口(李胜先)
    学校要重视对学生的无神论教育(曾昭全)
    谁来告诉我?(续完)——有神论与无神论的对话(方舟子)
    本刊与《中华读书报·科技视野》联合评出当代中国十大伪科学代表作(王洪)
    “佛子”张小平重现江湖(流力)
    “科学美”与“迷信丑”(郑日金)
    《闲事闲说》第二回 总为神仙遮望眼 京师魔怪舞翩跹(王清淮)
    《科学与无神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无神论学会

    社  长:张新鹰

    主  编:杜继文

    地  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65262526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8-9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4075/b

    邮发代号:82-291

    单  价:5.00

    定  价:3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