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由要求去掉《科普法》中反“伪科学”条款所想到的
  • 近来一些学者联名要求取消科普法中反对伪科学的条款,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注意。要求取消者的理由,主要是说,反对伪科学会影响科学的正常发展,阻碍创新。我们真不知道主张取消者的忧从何来。
  • 科学要求的是求真——访李启虎院士
  • 2007年4月26日,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启虎研究员。李院士是水声信号处理和声纳设计专家,多年从事信号处理和声纳设计、研制工作,曾任中科院声学研究所所长。在长期科学研究工作中.李院士深深体会到进行科学研究,首先必须要有科学态度,具备了科学态度才能进行研究;其次,科学要求的是真实,科学不能掺假。因为真正的科学的东西是需要实践检验的。
  • 当代全球的宗教复兴与宗教冲突的加剧
  • 当代全球的宗教复兴与宗教冲突的加剧,已成为国际舞台上重要的热点问题。根据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经济是社会的基础,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宗教作为上层建筑的一种形式,它反映着当时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面貌。本文仅仅侧重分析宗教因素在当代社会冲突中的重要作用。
  • 关于美国对外关系中的宗教元素——记媒体的一些有关论述
  • 记者在本刊2005年第一期上发过一篇《记中国无神论者与美国基督教徒的一次对话》,其中提到,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目中,美国是一个标榜民主和自由的国度.有时还心向往之,所以骤然听说,美国原来是以宗教建国.依据宗教立宪的宗教国家,确实有些意外的惊诧。继之一想,是否那民主自由运转得越来越令人冷漠了,于是返回来重新求助于宗教?不管这种臆度是否对头,由此却引发了我认识美国宗教状况的兴趣,有了增加这方面知识的渴望。去年读到了一些有关的论文。今天偶尔翻了出来,现将宗教之与美国的对外政策部分,作一简略介绍,以供同好。
  • 为什么必须批评和揭露伪科学
  • 一、伪科学是科学的敌人 《红楼梦》里有一副对联: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个最基本的理由是:如果“以假作真,以无为有”,那么真和有也就不存在了! 2006年3月4日,锦涛同志写了一篇《牢固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此文除了鲜明地提出要树立“八荣八耻”的社会主义荣辱观以外,还特别提出:“在我们社会主义社会里,是非、善恶、美丑的界限绝对不能混淆,坚持什么、反对什么,
  • 漫话阴阳五行
  • 阴阳、五行观念在我国起源甚早,流行极广,影响至巨。
  • 从相貌看“神”与人的关系
  • 乌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说: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人工造成的世界宗教”,而宗教是“在最原始的时代从人们关于自己本身的自然和周围的外部自然的错误的、最原始的观念中产生的”。宗教起初是人类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力量以前.对自然和社会的力量加于自己的无法解脱的苦难的抗争和叹息.是对自己未来命运和幸福的憧憬和幻想。后来.统治阶级利用了宗教的特点,使其变成了麻醉人民的鸦片.以争取对来世天堂的幸福的幻想骗取被压迫阶级对苦难生活的忍耐。这无疑使宗教具有了意识形态属性。
  • 愚昧是一种束缚
  • 据几年前中国科协发布的《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数据分析,达到基本要求者只占1.4%.即在1000人中只有14个人具备了基本的科学素养。与欧共体等一些发达国家比较.存在较大差距。即使是公众科学素养较高的北京市.2002年的平均水平也低于1990年的美国。另有调查显示,从1992到1997的六年间.我国经济增长保持10%以上.而国民的科学素养水平却原地踏步。联系起这些数据,对十年前滋生的“法轮功”瘟疫在数百万人中流行,就不感奇怪了;显然,这与我国一般民众受教育的程度普遍偏低和对有神论缺乏鉴别力直接有关。
  • 子平算命略谈
  • 十天干十二地支,本是古人用以纪年纪月纪日纪时的文字符号,就跟现在的1234……一样,并无特殊意义。可是后来经术士给每个字生拉硬扯安上一些奇奇怪怪的名称,比如甲为大树、悬针,乙为花草、曲脚之类,就用来推算人命吉凶祸福。这就是干支算命术。干支算命虽盛行于汉代,但尚是粗糙,没有完整构架。至唐代李虚中才将之系统化,这样一来,据说灵准得很。
  • “法轮功”夺去了我弟弟的生命
  • 我的弟弟天福,在孟州老家居住。他五十岁以前,一直是勤劳善良、对人和气、敬老爱幼、遵纪守法、忠厚老实、对亲友、对家庭有着强烈责任感的人.得到了街坊邻里的一致好评。但是自1998年春天“法轮功”泛滥之后,他就和弟妹一起练上了“法轮功”。原先他俩除了种好责任田外.农闲时走村串户收购花生、芝麻、豆类转卖或者再承包一部分集体土地以增加收入:自从练上“法轮功”.每天三练功.他就不那么注重增加收入了.甚至把亲情也看得淡漠了。
  • 家庭教育两例
  • 例一: A小朋友在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从邻居的一些大孩子那里学到了一些他自己根本不懂什么意思的灰色童谣,如“上学苦,上学累,上学还要交学费,不如加入黑社会……还有马子陪着睡”、“太阳天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天天不迟到。一拉导火索,学校全没了”……A的父母初次听到A口出如此不健康的童谣,心里着实有些慌乱。于是决定禁止A哼唱这种低俗的东西。
  • 我听到的鬼叫声
  • 小时候.母亲白天要干很多活儿.夜里才有时间纺棉花。为了抵御瞌睡虫的攻击,她就经常让我陪坐在她的纺车旁,听她讲故事。讲得最多的,也是我最爱听、最怕听的是那些神秘的鬼故事。
  • 讲科学理念 用科技育人
  • 金秋时节.孟津大地硕果累累。到处呈现着一派丰收景象。县直属中学校园内一千多名学子们带着幸福的欢笑鼓起阵阵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当我们去采访时方知。是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孙顺通和秘书长王德仁带领“五老”队伍科学技术辅导团团长周世敬及主讲杜根水等一行为师生们作“破除迷信.崇尚科学”的巡回报告。
  • 历史上的伊斯兰教育
  • 在伊斯兰教的研究中.伊斯兰教育的地位和影响,至今尚未为人们所充分认识。从历史上看,在伊斯兰教的定型和伊斯兰文明的形成中,伊斯兰教育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当阿拉伯穆斯林在伊斯兰教旗帜下征服西亚北非时,伊斯兰教本身非常简朴,除了刚刚编纂成册的《古兰经》和一群穆罕默德的圣门弟子外,许多方面尚未成型。而他们所面对的广大被征服地区,肥沃的新月地区、埃及、伊朗等,则是一些世界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但他们在冲出沙漠后的百年之内,建立了一个世界帝国.自大西洋东岸至中国边境.其版图之广胜过极盛时代的罗马帝国。而且他们并没有如历史上的众多游牧民族那样昙花一现.虽然一度借助军事和政治权力.却更多地凭着宗教和语言.在创建一个帝国的同时也创造了一种高度发达的文明。他们继承、融合了两种互不相关的文化,一方面是渊源于古代希腊一罗马、以色列和近东的传统文化.即西亚地中海文化.另一方面是与远东文明有充分接触、具有独特内容并丰富多彩的波斯文化。这种由多种民族、宗教和文化在伊斯兰教社会内融会吸收而产生的新文化.最终都打上了阿拉伯—伊斯兰教的烙印。其文化影响传至西方,遂唤醒欧洲走上近代文艺复兴的道路。因此可以说,
  • 论科技发达的今天宗教热何以可能
  • 现代宗教热是指始于20世纪70年代,一直延续至今的一场全球性的宗教信仰狂潮。它主要表现在传统宗教的复兴、新兴宗教的崛起和大众神秘文化泛滥。
  • 我为什么对宗教主张持怀疑态度
  • 无宗教信仰者对表达各自立场的恰当方式争论不休。著名的科学家和哲学家理查德和丹尼尔等人对“知明”这一术语的使用表示赞成。许多支持者认为这是—个不错的观点,希望它的使用能够克服使用其它术语一比如那些不信神的人过去所提出的术语所造成的消极影响。多数人认为这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优势。然而,反对使用“知明”的人认为这一术语很容易联想到“聪明”,是妄自尊大的表现,因为他暗示那些不同意我们观点的人是智力迟钝的。
  • 探索真理的目的——科学之树如何四季常青
  • 一个美国研究团队不小心将“病毒”引入了他们正在进行科学研究的第三世界国家。这些“病毒”导致了婴儿死亡率的上升,妇女和儿童健康水平的整体下滑,打压了民主政治力量,助长了传统暴君的统治。而这种“病毒”就是西方科学文化。面对这些恶劣影响,这些研究人员却认为这是一项善举。因为发展中国家的科学文化本身就是殖民化的高压产物。他们只是在此基础上对其进行完善而非替代。然而笔者认为,这其实就是殖民同化,同时这种科学研究态度也是不负责任的。
  • 告别迷信愚昧 走向科学文明
  • 迷信,是人类对自然界及自身缺乏正确认识的结果。它是人类认识过程和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本身不足为怪。但在阶级社会就复杂化了,它会演变成系统的迷信思想、迷信活动、有预谋的迷信组织、邪教组织等。
  • 有病切勿求神拜佛乱投医
  • 众所周知,要治好病,得找医生,得靠“对症下药”。但是,在农村,尤其是文化落后的偏远山村,得了病。有些人首先想到的不是去医院,而是去求“神医”。小孩得了病,说是“吓着”,大人得了病,说是“撞着鬼神”。这固然与高昂的医药费、看病难有关联.也是愚昧、落后的鬼神观念作祟。
  • 培养坚强意志,拒绝不良影响——中学生无神论教育课堂教学实录(二)
  • 第三题:读图,说明它的含义和您的分析。“北京市青少年科学无神论教育现状调查”小组,对我校高一年级学生398人进行了问卷调查。
  • 狐仙现形记
  • 鑫鑫面粉厂与金屋面粉厂同建在一条街上,相距也仅有五十米。同行是冤家,相互问的竞争激烈可想而知。两家门楣论气派可称得起是荣宁二府,高高的石雕牌坊。门前也蹲石狮子,不同的是少了门卫而多了几条巨型的狼狗。搞企业建厂子供财神爷是免不了的,招财进宝,灵与不灵无定论,图个吉利倒是真的,不过也用不着毕恭毕敬到五体投地的地步,普遍的做法是把财神爷往门旮旯里一塞,不逢初一、十五也想不到往神前燃香一炷,倒是有一位并不算作神的千年成精的狐仙却受到一些大款大腕私人企业家的钟情和偏爱。
  • 起名事业的败落
  • 我乡有个靠起名发财的人.很是兴旺发达了一段时光.曾经创下日进万金的发财纪录.他四处宣传好名字的“伟大作用”:可以发财.可以升官.可以健身.可以长寿……总之.人之盛衰荣辱。全在一个名字。对于愚昧而想发达者来说.这真是个求福的好办法.虽然每起一名要交161元钱.可是.这比起许诺的幸福不是太微不足道了吗?于是一时本地改名者众多.公安局成了改名局了。但见起名者门前车水马龙、摩肩接踵,如闹市一般。
  • 一桩发生在我家的真实故事——“大仙”的话咋不灵了
  • 我的公公2006年83岁了,是1941年参加革命工作的离休干部。他平时身体很好,80岁以前没有进过医院。为了使老家的乡亲们尽快富裕起来,离休后,将老家的房子修缮后住了下来,每天骑着自行车帮助村里建砖厂、装自来水、修油路、指导办工厂.忙得不亦乐乎,而且不要一分钱的报酬。为此,获表彰的锦旗、匾额、奖状很多,家中的墙上已无处安放。省、市电视台还多次作为发挥余热的典型对其进行采访、报道。
  • CSI:传播、倡导科学和理性的组织
  • 2006年“对于声称异常现象科学调查委员会(简称CSICOP)”正式更名为“怀疑探索委员会(简称CSI)”。本文简要介绍CSICOP组织,揭示CSICOP组织更名为CSI的深层次原因以及CSI组织的宗旨和目标,回顾CSICOP组织与中国的交往历史。
  • 考古队员古墓开启祭拜仪式令人震惊
  • 《北京青年报》2006年12月27日报道,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队员开启了疑似秦桧墓的西边墓室。“墓室开启前.发掘现场最先映人人们眼帘的是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场景。考古队员们当着所有围观人群和众多媒体人员诧异的目光,旁若无人地搞了一场祭拜仪式。墓坑的正南方坑沿处,摆了3瓶白酒.再往南一两米处摆了一个长方形铁盒类的器物.几个主要考古队员不断地将成沓的纸钱投入其中焚烧。并依次面向大墓烧香祭拜,发掘现场浓雾、烟尘与纸币的灰尘弥漫在一起。当地一名考古队员见到记者时。还理直气壮地表示:‘你们要想采访。也要先祭拜秦桧,要磕头’。”
  • 别拿北大清华开涮
  • 前段时间,一篇由学者撰写的《从北大清华出来的和尚们》在报纸上发表后,众多网站纷纷转载,引起大家关注。笔者读后,感到作者以调侃的口吻叙事,拿北大清华开涮,很不厚道。文章说,“文革”之后。前前后后约有五位以上的北大校友出家为僧。最近两年。有七八位清华大学的博士或博士后出家。这样如实披露,本无不可。但文章说.“清华后来居上。出家人数一举超过了北大”。“……以此推断.似乎未来北大出身的和尚,要从数量上超过清华也难”。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难道北大清华你追我赶.要比谁培养的和尚多?
  • 评《俄国文学与宗教》中的“神意”说
  • 编译外国作品,是文化建设的重要方面。然而正如左少兴教授指出,不能在编译中传播文化糟粕。本文编发这篇书评,旨在引起有关人士注意。
  • 盛世的“叫魂”——《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评介
  • 美国著名汉学家孔飞力(Philip A.Kuhn)教授,1984年始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从事研究工作,1990年在美国出版了他的研究成果——《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一书,全书专门探讨了发生于“乾隆盛世”并震动朝野的一宗“叫魂”案件。
  • 学会近期学术活动掠影
  • 大众科普文化活动剪影
  • 向阳花
  • [卷首语]
    由要求去掉《科普法》中反“伪科学”条款所想到的
    [名人专访]
    科学要求的是求真——访李启虎院士(新竹)
    [论坛]
    当代全球的宗教复兴与宗教冲突的加剧(习五一)
    关于美国对外关系中的宗教元素——记媒体的一些有关论述(文丁)
    [学者沙龙]
    为什么必须批评和揭露伪科学
    漫话阴阳五行(张哲)
    [探索求真]
    从相貌看“神”与人的关系(左丁丁)
    愚昧是一种束缚(王秉翰)
    子平算命略谈(付洪清)
    [观察与思考]
    “法轮功”夺去了我弟弟的生命(席志廉)
    家庭教育两例(李康耀)
    我听到的鬼叫声(杜根水)
    讲科学理念 用科技育人(益言)
    [宗教研究]
    历史上的伊斯兰教育(周燮藩)
    论科技发达的今天宗教热何以可能(贾军峰)
    [无神论在国外]
    我为什么对宗教主张持怀疑态度
    探索真理的目的——科学之树如何四季常青(丹尼尔 C·丹尼特[1] 夏劲[编译][2] 刘之坛[编译][3])
    [随感录]
    告别迷信愚昧 走向科学文明(肖标庆)
    有病切勿求神拜佛乱投医(杜教义 鞠敏)
    [无神论在校园]
    培养坚强意志,拒绝不良影响——中学生无神论教育课堂教学实录(二)(唐燕)
    [揭谜]
    狐仙现形记(冯水仪)
    [趣文选登]
    起名事业的败落(王宏任)
    一桩发生在我家的真实故事——“大仙”的话咋不灵了(王庆华)
    [世界窗口]
    CSI:传播、倡导科学和理性的组织(任事平)
    [新闻点评]
    考古队员古墓开启祭拜仪式令人震惊(文有仁)
    别拿北大清华开涮(严明法)
    [书评]
    评《俄国文学与宗教》中的“神意”说(左少兴)
    盛世的“叫魂”——《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评介(贾作林)

    学会近期学术活动掠影
    大众科普文化活动剪影
    向阳花(王妞子)
    《科学与无神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无神论学会

    社  长:张新鹰

    主  编:杜继文

    地  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65262526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8-9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4075/b

    邮发代号:82-291

    单  价:5.00

    定  价:3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