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殷墟黄组卜辞断代研究
  • 殷墟黄组卜辞所属时代是学界较为关注的问题。本文根据卜辞的书体风格和字体特征将黄组卜辞分为两类,通过分析称谓及卜辞间的相互联系推定一类卜辞时代为帝乙,上限可及文丁之世;二类卜辞时代为帝辛,上限可及于帝乙之世。从数量上来说.黄组卜辞大部分为帝乙卜辞,少部分为帝辛卜辞。
  • 中华书局版《晋书·五行志》标点拾误
  • 吴孙亮建兴元年十二月,武昌端门灾,改作,端门又灾。内殿门者,号令所出;殿者,听政之所。(卷二七《五行志上》,第803页)
  • 新出土《五年琱生尊》与琱生器铭试析
  • 本文通过对新发现的《五年琱生尊》与已著录的其他两件琱生器一起考察,认为这三件铜器记录的是同一件事情的三个环节,完整记录了西周时期召族的分家过程。三器内容并不涉及诉讼事件。
  • 本刊重要启事
  • “按答奚”小考
  • 元太宗窝阔台汗时以都城和林(今蒙古国哈尔和林)为中心,进行了大规模的驿站建设。除普通驿站外,还有一些驿站专门用于军事目的,只有军前急使才可使用这些驿站。太宗七年(公元1235年),为了保证在外出征的阔出太子与汗廷的正常联络,窝阔台命令在西京(今山西大同)、忻州、太原、太原至潞州(今山西长治)、怀州(今河南沁阳)等地各立一站。这些地点立站均有专人负责。如果这些官员另有公干,要指派手下官员负责建站事务,“若有违慢,断按答奚罪”。这些驿站的站马,只允许阔出太子军前使臣骑坐。如有违反,“给者、受者,并断按答奚死罪”。
  • 汉代后宫的监狱
  • 汉初的后宫开始设置永巷囚室,拘禁废黜的皇帝和妃妾。武帝时掖庭附设监狱,由掖庭狱丞主管,直接听命于皇帝,囚禁有罪的妃妾宫女。掖庭狱包括多处狱所。暴室狱是其中之一。东汉的暴室狱专门关押废黜的后妃及其亲属,钟下则是拘禁皇族危险人物的囚室。汉代后宫监狱的发展反映了当时宫廷斗争的激烈残酷。
  • 合失卒年小考
  • 合失为蒙古第二代大汗窝阔台之子,是当时的汗位候选者之一。此前,笔者曾撰《也谈合失》,主要根据道教史料,提供了合失襄赞宋德方主持编纂《道藏》,及其有关汗位继承人的一些信息。这里,笔者再根据一通道教碑文讨论一下合失的卒年问题。
  • 汉代亭长与盗贼
  • 汉代地方社会广泛地分布着豪族大姓,无论在中原核心地区,抑或在边陲地区.只是正史不一定以大姓、豪人、豪族称之而已。笔者认为地方豪族大姓早已融入官僚系统,成为郡县掾吏,乡里亭长,甚至已是百石以上的地方长吏,其家族成员散布在官僚结构之中,有广大的关系网络。本文尝试从亭长及其部下切入,认为负责逐捕盗贼的亭长,以及其部下求盗、亭候、亭父等人,其出身颇有来自地方大姓者,当中谨守法规的亭长也有些像循吏的爱民,惟具体的事例说明,有部分大姓合谋犯法,仿如群盗。笔者考察边陲地区的盗贼作恶为乱的情况,当中盗贼、群盗,也颇以地方大姓为首,因此笔者认为盗贼、群盗与地方大姓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中间有很多是重迭的。
  • 纬书中的天文资料——以《河图帝览嬉》为例
  • 本文讨论了与纬书《河图帝览嬉》有关的几个问题,认为《河图帝览嬉》是方士们利用古代天文资料编纂而成的一种谶类纬书,书中保存了大量先秦时期的天文类占文。是研究古代天文占术的重要参考资料。文中对《河图帝览嬉》的辑本作了订正和增补,对《河图帝览嬉》的内容、性质和时代作了分析,还将它与考古发现的马王堆天文书作了比较。
  •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中所见孙吴的屯田制度
  • 关于孙吴屯田制的史料,在现存有关文献中记载较少。《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壹》的出版,不仅有印证某些文献记载的作用,而且能补充某些文献记载之不足。
  • 辽朝乌古敌烈地区属国、属部研究
  • 有辽一代对边疆民族地区统辖的重点放在北部草原游牧民族地区。辽朝在乌古、敌烈地区建立了不同类型的属国、属部,其内部的统治方式有一定的差别。然而诸属国、属部对辽朝有纳贡、助兵的义务,辽朝对其有安抚、赈济、维护这一地区安全的责任是相同的,只是程度和方式有一定的差异。为了加强对乌古、敌烈属国、属部的统治,辽朝建立了专门的统辖机构——乌古敌烈部都详稳司、乌古敌烈部都统军司,将乌古敌烈地区纳入辽朝行政区划之内。对乌古敌烈地区的属国、属部实行了有效的行政管理和政治统辖。
  • 书评征稿启事
  • 《明史·艺文志》“史部·职官类”勘误一则
  • 《明史·艺文志》“史部职官类”著录:“傅汉《风纪辑览》四卷。”然现存嘉靖刻本《风纪辑览》一书前有嘉靖十年(公元1531年)作者白序,作者为傅汉臣,这就证明《明史艺文志》著录的作者是错误的。
  • 成吉思及撑黎孤涂释义
  • 元太祖成吉思汗的尊号“成吉思”的含义,历来众说纷纭,而以“海洋”说流传较广。本文论证元人赵璧所拟汉语谥号“圣武”是“成吉思”的最恰当的释义。匈奴单于号称“撑黎孤涂”,学者诠释不一。本文论证此词与蒙古每“腾格里因古出突儿”相当,直译“天的气力里”,雅译“天立”“天命”或“天降(赐)”。
  • 元至元八年户口条画校勘及释例
  • 元至元八年颁布的户口条画是研究元代人口赋役及社会经济的关键史料之一。这个户口条画分别见于《元典章》和《通制条格》。两个文本大部分相同,但也有若干歧异处。本文所校勘数例都是《元典章》有疏漏和可能引起对相关史实误解的错误,其中关于协济户的科差额的差别对理解元代大量存在的协济户的含义颇为关键。此外,《元典章》保留了这个条画最初的款行格式,为探究它的体例提供了线索。弄清户口条画的整体体例及各条款各自的适用范围,不仅有利于我们更准确地理解条画所涉及的相关史实,还能够帮助我们更深入地理解领属权和人身所有权在元代社会关系中的核心作用。
  • 明代丁忧制度述论
  • 明代丁忧制度规定,文职官吏遭遇父母亡故,须离职守丧(不计闰)二十七个月。从闻丧守制、服阙补选到夺情起复,一系列繁复的制度建构,就是为了确保丁优制度的存在,抑制和打击丁忧比制度衍生出的匿丧、营求夺情等机会主义行为,以期通过士大夫普遍性的居丧尽礼,推广忠孝之道,
  • 试析明初卫所军户群体的形成
  • 明初,大批主动赴卫所随军生活的军士亲属及其他因故滞留卫所的依附人口成为卫所军户的主要来源。由于对卫所军户的数量增长估计不足,明朝政府对其的态度曾反复摇摆,经历了一个从默许不作为到强制遣返,再到主动加以利用的变化过程。这一政策上的变化,致使卫所军户群体直到正统、景泰年间才初步形成。
  • 姚广孝史料一则及相关诸问题——兼及《明初著名政治家姚广孝》一文的修正与补充
  • 《相城小志》刊录的《姚少师祠堂记》碑刻,是研究明初重要人物姚广孝的关键史料。但可能由于石碑的漫漶,遂致方志所载碑刻多有讹误,并影响到与之相关的研究。本文将新发现的《姚氏祠堂记》与《姚少师祠堂记》进行详细对校,认为这正是《相城小志》所载原碑全文,可填补、纠正志书中的空白与讹误。并利用这一重要史料,对该文的作者以及姚广孝研究中的几个问题做了修正与补充。
  • “地方某里”新解
  • 目前学界认为大都“地方某里”的“方”是指正方形的边长。但在明代方志中,有直接而准确的数字表明。“方”是“广”与“袤”相加之和。“方”是古人衡量疆域大小的一种特殊方式,采取的是以“广”“袤”为主干的十字形模式,而非所谓绝长续短拼成正方形的模式。
  • 《中国史研究》编辑委员会
  • 论理与证实 相得而益彰——读朱鸿林先生新著两种
  • 任职于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的朱鸿林教授,最近相继在内地出版了两部学术著作,即《中国近世儒学实质的思辨与习学》(以下简称《儒学实质》,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和《明人著作与生平发微》(以下简称《发微》,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前者通过对宋末至清初九位思想家就儒学实质的思辨、言行及从学情形的考察,作者在中国思想史的研究方法和儒学基本特征的表现形式方面,展示了富有开创性的研究成果。
  • 婚书与中国婚姻变迁——《清代民间婚书研究》读后
  • 中国婚姻史研究,特别是清代婚姻史研究在最近十年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得益于一批学者大力挖掘、整理档案和文书等第一手资料,从新的视角审视丰富而复杂的婚姻现象。郭松义、定宜庄两位教授的新著《清代民间婚书研究》(以下简称《婚书》)为中国婚姻史研究的这一势头注入了新的活力。
  • 《中国史研究》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主  编:彭卫

    地  址:北京市建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8519583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796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39/k

    邮发代号:2-532

    单  价:1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