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征地,我们将怎样听证?
  • 国土资源部第22号令规定,从2004年5月1日起施行《国土资源听证规定》。按照该规定,今后各地拟订或者修改基准地价、编制或者修改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矿产资源规划、拟征地项目的补偿标准和安置方案、拟定非农建设占用基本农田方案等国土资源管理行为,必须依法组织听证。
  • 2003年中国国土资源公报(节选)
  • 调控要重视土地需求
  • 最近,党中央国务院将国土资源管理特别是土地管理列为对经济宏观调控的主要手段之一。这是继1997年中央11号文下发和《土地管理法》颁布后,党中央国务院赋予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又一重要的历史使命。
  • 内在基础与外部条件——土地政策作为宏观调控工具的初步分析
  • 随着我国不断融入WTO和金融体制改革的深化,传统意义上的宏观经济调控手段的作用空间将越来越小,政府可供调控的资源也随之日益减少。我国土地实行公有制,事实上土地已成为政府手中为数不多的可作为宏观调控工具的重要资源,因此,加强土地政策的宏观调控功能的研究将显得日益重要。将土地政策作为宏观调控工具,不仅可以增强宏观经济的调控能力,而且可以丰富国民经济宏观调控的手段,是一个重要的创新。在国际上,例如韩国、日本,以及美国在克林顿任职期间,也非常重视将土地政策作为宏观经济调控工具。但是,现行国土资源管理的内在基础与外部条件可能都难以适应这一需要。鉴于此,本文就如何强化土地政策作为宏观调控工具的内在基础,改善土地政策作为宏观调控工具的外部条件进行一些初步分析。
  • 完善土地宏观调控机制三题
  • 创造宏观调控的运作环境。将政府裁判员与运动员的角色分开。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往往扮演两个“角色”:一是土地的管理者,二是建设用地的使用者,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处理不好的往往成为违法用地的主体。要解决这个问题,创造土地市场规范运行的环境,党政“一把手”自己首先依法用地,并教育好自己管辖的各级领导干部依法用地。
  • 征地拆迁案的法律经济分析
  • 从表面上看,征地拆迁案大部分是农民和住户与开发商的关系,实际上,都是政府与公民的关系。老百姓对土地和房屋的财产权利是基本生存权利。不论是出于何种目的,征地拆迁都必须得到原所有者和使用者的完全同意,并给予足够的补偿和相应的安排,以保障其基本生存权利不受到侵害。对使用权的保护也应当像保护所有权一样,甚至应当更加认真和精心,因为其对社会经济的发展更重要,且保护更困难。即使以公共用途为目的的征地拆迁,仍然存在一个是否必要、由什么人认定、采取什么方式和通过什么程序认定的问题。学术界、新闻界、法律界以及各个方面有良知的人们,对于这些弱势群体的维权行为,应当给予同情、理解、声援和支持,以便在我们的社会中逐渐形成对公共权力的监督和制衡机制。
  • 我们与GDP的恩恩怨怨
  • SARS让我们和GDP失恋了。2003年底以来,一场“告别GDP崇拜”的运动风起云涌,批判GDP似乎成了一种时尚。一些地方政府也已开始将“告别GDP崇拜”付诸实践,取消了GDP指标,代之以财政收入等。
  • 关于征地补偿标准的争议——简评何太痴先生的“未来定价观”
  • 何太痴先生在《怎样补偿才算公正》一文(见2004年第1~2期合刊的《中国土地》杂志)中发表了自己的“征地未来定价观”。该文认为,征用农地的价格,无论按照农地过去若干年平均产值的若干倍计算,或者是按照过去若干年平均纯收入的资本化计算,都属于“历史定价法”,只适合于过去、未来都用于农业的土地;而征用以后变为非农用地的,则应采用“未来定价法”。
  • 关于农地征用补偿问题——简答杜业明先生
  • 2004年第4期《中国土地》杂志刊登了杜业明先生的《也谈现阶段农地中的是是非非》一文,对于拙文《现阶段我国农地征用中的是是非非》(载2003年3月25日《中国经济时报》)提出不同意见,现予简答如下。
  • 我主张最低生活保障补偿法
  • 在《中国土地》2004年1~2期合刊,周诚、何太痴两位先生就农地补偿问题展开了讨论。周先生趋向土地的公正补偿+失地农民的公正补偿+农转非涨价归公,何先生更趋向市场定价中的一种定价方法“未来定价法”,两者都有很好的可取之处。笔者从一个基层工作者的角度,也想谈谈自己对于集体土地征用补偿为何才能更合理公正的几点想法,与各位同仁商榷。
  • 应采用永续年金法
  • 征地补偿安置直接关系被征用土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切身利益,关系到农村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随着今年中央1号文件的颁发及“两法”的修改在即,各地要求扩大征地损失补偿范围、提高征地补偿标准的呼声此起彼伏。不少专家学者纷纷著文探讨土地征用的补偿机制、补偿方案、法规建设、安置办法等问题,提出了不少很有见地的建设性意见。但是,征地后失地农民究竟遭受多少损失?征地补偿费用如何合理测算?测算的理论依据如何?本文试对此谈谈个人的观点,以期抛砖引玉。
  • 土地老照片征集启事
  • 《土地管理法》怎样与修宪衔接?
  • 区分土地征收和征用十分必要。2004年3月14日公布施行的《宪法》修正案,将《宪法》第十条第三款“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用”的规定修改为:“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
  • 农村土地权利争议的法律调整机制
  • 农村土地权利争议包括土地权属争议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纠纷,以及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侵害。建立和完善土地权利争议的法律调整机制,妥善解决农村土地权利争议,对于完善农村土地权利制度,维护土地权利主体的合法权益具有重要的意义。
  • 这份土地抵押合同有效吗?
  • 本文从相关案例入手,指出我国现行《担保法》在抵押权客体范围、重复抵押和抵押人处分标的物的权利三方面,对土地抵押权及抵押人存在多种不必要的限制,并提出了修改《担保法》的立法建议。
  • 把握经营城市土地主动权
  • 经营城市土地的主体是政府和土地使用者,政府在城市土地经营中处于支配地位。因此,在城市土地的经营中,城市土地的合理使用和土地市场的建设,关键在政府。政府要管好土地资源和资产,最关键的是必须坚持对建设用地的用途管制和集中统一管理,必须坚持土地利用统一规划、统一征用、统一供地、统一管理。只有从源头上把好关口.政府才能牢牢掌握调控土地市场的主动权。
  • 浅议土地整理与土地生态保护
  • 目前,一些地方在开展农地整理工作时,片面强调增加耕地面积,改进农业生产条件,提高耕地质量,却忽视了改善区域生态环境的重要性,致使土地整理后的自然生态环境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进而危及土地可持续发展和生物多样性。
  • 应严格界定大学城用地的性质
  • 当前的大学城问题充分暴露出大学城建设中存在的土地流转问题。
  • 应限制政府征地的自由裁量权
  • 现行的《土地管理法》的补偿标准给了有权征地的政府太大的自由裁量权,应该进行限制。如《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征用耕地的土地补偿费,为该耕地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6至10倍”。“每一个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的安置补助费标准,为该耕地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4至6倍。但是每公顷被征用耕地的安置补助费,最高不得超过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15倍。”也就是说,政府在征用该耕地时,政府支付的土地补偿费,可以是该耕地三年平均年产值的6倍、7倍、8倍、9倍、10倍,只要不低于6倍就是合法的。安置补助费只要不低于4倍,也是合法的。
  • 制度严格≠程序繁琐
  • 现有的农用地转用,存在很多弊端,突出表现之一就是建设用地行政审批程序过于繁琐。依照法律规定,农用地转用、土地征用批准权集中在国务院和省级人民政府,但省以下各级政府的审查、审核、备案等“必要”的手续必须一级一级办,一级一级报批,一个都不能少。各地为了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一般都要求有“一书四方案”、勘界图、《勘界技术报告》、现状审查图、规划审查图等十几个报件材料,导致行政审批程序过于繁琐,大大降低了行政效率,增加了行政运行成本。
  • 基层土地管理者素质亟待提升
  • 基层国土资源管理机关是国土资源管理的前沿阵地,但目前基层国土资源管理层普遍存在“一低二少三差”的问题:文化素质低,专业人员少、培训少(主要是基层国土所业务培训少),并由此形成的专业技能差、整体水平差、工作质量差。
  • 《俄罗斯民法典》的借鉴意义
  • 《俄罗斯民法典》是当今世界上最新的一部民法典。中国的法制建设,从孙中山的国民政府时期到共产党的苏维埃政权,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一直到现在,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前苏联法制建设的影响。今天的俄罗斯与今天的中国一样,都是从强大的集中统一的计划经济体制下走出来的,当年两国的政治构架和经济模式都有很大的相同之处。欣闻国内正在编纂《中国民法典》,这是中国法制建设的一个里程碑。我们海外学子都非常关心国内《民法典》的编纂工作。比较《俄罗斯民法典》,对编纂《中国民法典》,应该很有借鉴意义。
  • 2004年3月1日《南风窗》——三农问题,产权制度改革绕不过去
  • 2004年4月6日《市场报》——反弹琵琶:谁在与“温州炒房团”共舞
  • 2004年3月2日《经济参考报》——交通用地,你凭什么“轻装上阵”
  • 2004年3月26日《新京报》——宏观调控,土地政策这支枪好使吗
  • 2004年4月4日《经济日报》——“经营城市”,地方财政的摇钱树
  • 2004年3月号《中国国情国力》——征用土地,让农民为现代化“买单”
  • 一月大事
  • [地政时评]
    征地,我们将怎样听证?(刘正山)
    [重要文献]
    2003年中国国土资源公报(节选)
    [特别策划]
    调控要重视土地需求(佟绍伟)
    内在基础与外部条件——土地政策作为宏观调控工具的初步分析(吴次芳 谭永忠)
    完善土地宏观调控机制三题(刘传法 王卫梁 周士达)
    [专家视点]
    征地拆迁案的法律经济分析(张曙光)
    [观察与思考]
    我们与GDP的恩恩怨怨(刘正山 吴晔)
    [学术争鸣]
    关于征地补偿标准的争议——简评何太痴先生的“未来定价观”(求实)
    关于农地征用补偿问题——简答杜业明先生(周诚)
    我主张最低生活保障补偿法(刘群)
    应采用永续年金法(张扬)

    土地老照片征集启事
    [理论探讨]
    《土地管理法》怎样与修宪衔接?(叶必丰 贾秀彦 弓晶)
    农村土地权利争议的法律调整机制(任庆恩)
    [法律中心在线]
    这份土地抵押合同有效吗?(席志国)
    [观点集纳]
    把握经营城市土地主动权(董菊卉)
    浅议土地整理与土地生态保护(孙炜 朱美平)
    应严格界定大学城用地的性质(李钟书)
    [基层之声]
    应限制政府征地的自由裁量权(张谞)
    制度严格≠程序繁琐(黄吉伍)
    [域外土地]
    基层土地管理者素质亟待提升(寇泓)
    《俄罗斯民法典》的借鉴意义(周晴)
    [大众视点]
    2004年3月1日《南风窗》——三农问题,产权制度改革绕不过去
    2004年4月6日《市场报》——反弹琵琶:谁在与“温州炒房团”共舞
    2004年3月2日《经济参考报》——交通用地,你凭什么“轻装上阵”
    2004年3月26日《新京报》——宏观调控,土地政策这支枪好使吗
    2004年4月4日《经济日报》——“经营城市”,地方财政的摇钱树
    2004年3月号《中国国情国力》——征用土地,让农民为现代化“买单”
    [一月大事]
    一月大事
    《中国土地》封面

    主管单位:国土资源部

    地  址:北京西城区西四羊肉胡同甲30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557859 6655789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72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351/f

    单  价:9.80

    定  价:62.4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