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督察,以国家的名义
  • 公元二00六年七月,国家土地督察制度正式建立。这是当代中国土地管理制度的一次重大变革,也是几千年中国行政制度变迁过程中的一个大事件。
  • 大事
  • 6月19日,《中国国土资源报》报道,国土资源部召开直属机关党员干部大会,部署贯彻落实《中共中央纪委关于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部党组书记、部长徐绍史强调,要以贯彻落实《规定》为契机,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积极探索和实践教育、制度与监督三方面的工作。
  • 数字
  • 24245件 今年1月~5月份,全国共立案查处土地违法案件24245件,涉及土地面积22万亩,在全部涉及违法用地面积中,地方政府非法批地造成的违法用地占80%。
  • 声音
  • 我现在已经有一套房了,暂时还没有买房的考虑,恐怕也买不起第二套。根据国务院房地产市场调控的要求。今年国土资源系统加大了房地产的土地供应。相信这些措施实施之后,房地产价格会平稳下来。——国土资源部部长,国家土地总督察徐绍史在回答记者住房问题时说。
  • 土地督察一年间
  • 让我们先把关切的目光定格在2006年7月13日。 这本是普通的一天,但在中国土地管理史上,这一天很不普通。关注中国地政的人士不会忘记,就在这一天,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建立国家土地督察制度有关问题的通知》,对建立国家土地督察制度作了明确、详细的规定——国家土地督察制度终于在人们的期待中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并在中国的土地管理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 国家土地督察北京局局长樊志全——巡察系统:督察的“千里眼”
  • 在九个督察局中,北京局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所辖华北五省区市的用地情况复杂,而格外受到各方面的关注。徐绍史总督察对北京局的要求非常明确:积极探索,勇于开拓,扎实有效地推动土地督察工作。这一切,都要求北京局必须开创出土地督察工作新局面。
  • 国家土地督察沈阳局局长崔岩——明察暗访 主动督察
  • 2007年3月,国家土地督察沈阳局肩负着期望和重托,开始了东北三省的土地督察工作。崔岩深知,尽管一切才刚刚开始,但没有时间等,只能按总督察“边工作边组建,以工作促组建”的要求开展工作。所以,一到沈阳,崔岩率领沈阳局的同志立即主动开展工作,对东北三省一市的土地管理情况进行了调查研究和明察暗访。
  • 国家土地督察上海局局长张乃贵——先行一步 做好示范
  • 上海局的督察区域包括上海、福建、浙江和厦门、宁波五省市。而在张乃贵局长看来,其肩负的责任远大于此。根据部党组要求,“我们要先行一步,积累经验,发挥示范作用”,张乃贵说。
  • 国家土地督察南京局局长刘天增——以调研带动督察
  • 南京局督察辖区包括江苏、安徽和江西三省。提及一年来的督察工作,刘天增概括为:面向政府强化宣传,开展调研带动督察,探索机制促进工作。
  • 国家土地督察济南局局长李永杰——信访:督察形象的窗口
  • 作为九个土地督察局长中唯一一个从地方调配上来的局长,李永杰感受最深的并不是官员的荣耀,而是肩头沉重的责任和使命。
  • 国家土地督察广州局局长束伟星——及时处置突发事件
  • 广州局一年来开展的主要工作之一是重点督察耕地保护目标责任制的落实。 据束伟星介绍,成立伊始,广州局就对四省区市的耕地保护目标责任制的落实情况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除广西区政府与各市人民政府签订了耕地保护目标责任状,并进行了考核外,其他三省市都没有按国务院规定的要求落实耕地保护目标责任制。
  • 国家土地督察武汉局局长常嘉兴——应加强督察法规建设
  • “当前武汉局辖区内土地管理工作的总体形势是好的”,常嘉兴认为,督察局成立以来,湖北、湖南、贵州三省的国土资源管理工作的地位和作用得到了提升,依法依规用地的氛围逐步形成。
  • 国家土地督察成都局局长董祚继——不失时机 慎重出手
  • 云南曲靖市职业教育中心违法违规占用基本农田事件,对刚成立不久的成都局来说,无疑是一次重要考验。
  • 国家土地督察西安局局长侯海生——调研与检查:督察的“两条腿”
  • 西安局负责西北地区包括陕甘宁青新等省区的土地督察工作,面积辽阔、经济欠发达、历史遗留问题多,扩张冲动强烈是这一地区的突出特点。一些地区土地信访、上访量一直攀升,违法占地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也屡屡见诸报端。对此,侯海生认为,土地督察工作必须在吃透情况、摸清问题的基础上开展。
  • 我们走过的路——国家土地督察制度实施一年大事摘录
  • 国家土地督察机构本着“边组建、边工作”的原则,加快推进机构组建,积极开展土地督察,努力加强基础建设,各项工作有序进行,开局良好。回顾过去一年,我们删繁就简,整理出一年来国家土地督察制度实施过程中发生的重要事件,以飨读者。
  • 四大专项督察案件
  • 7月12日,国土资源部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国家土地督察机构成立一年来,针对北京、河南、云南和大连等地发生的四起典型土地违法违规案件进行了专项督察,向相关省,市发出了整改意见书,目前整治工作已基本到住。
  • 耕地总是最受伤——对四起督察案件的解析
  • 国家土地督察机构成立一年来,对发生在北京、河南、云南和大连等地的四起典型土地违法案件进行了专项督察,并向有关省市发出了整改意见书,目前整治工作已基本到位。国家土地督察机构组建之初的如此举措,形似“亮相”,意在“亮剑”,且有斩获,称得上开局良好。不过,欣喜过后,我们应当将关注督察结果的视线,尽快转移到思索违法行为所折射出的深层次问题上来。我之管见,大体可总结为“—二三四”。
  •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土地督察不仅仅是检查与执法
  • 中国人多地少的事实,决定了中国必须实行最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尽管中央三令五申,但一些市、县政府默许、纵容乃至在背后操纵违法违规用地,违法占地、未批先用、以租代征,损害农民权益的现象还不同程度地存在。因此,加强对土地的监管就显得十分必要。
  • 各路“钦差”大起底
  • 建设部:城市规划督察员 2006年9月15日,建设部首批向南京、杭州、郑州、西安、昆明、桂林等6个城市派出规划督察员。城市规划督察员受建设部委派,负责对试点城市的经国务院审批的城市总体规划和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以及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执行情况进行督察。
  • 政府要找到房市调控要害
  • 在连续经历两轮宏观调控之后,楼市再一次偏离轨道。北京、深圳、上海等城市房价继续上扬姿态,调控几成“空调”。
  • 解决住房问题,先把城乡统起来
  • 住房改革的先天缺憾 由于中国商品化住房资产的价值体系仍基于城镇住宅可以商品化流通,但村、镇住宅不能流通的半流通市场;基于房权与地权的分离,中国房价具有巨大的不稳定性,它使中国住房的预期收益、未来收益转成了当期价格、现价体系,形成了巨大的风险性。
  • 国家级开发区“扩权”?
  • 在这样一个海量信息时代,人们似乎见惯了新闻炒作,即使爆炸性事件,人们也能从容应对。尽管如此,2007年6月份一则关于开发区扩权的消息,仍然让社会深切关注了一番。消息称:“新《国家级开发区管理条例》即将出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和高新技术开发区即将合并,统一为国家级开发区,同时国家级开发区将上升为省市派出机构。”一时,报纸、网络争相转载。
  • 图片
  • 面对小产权,“开刀”还是“吃药”?
  • 近一段时间以来,面对小产权房用地违法这一不争的事实,众多相关部门却像面对山洪爆发一样,显得无奈。有关部门“温馨的提示”,更显出现实的严峻与法律的苍白。原因固然很复杂,然而复杂的事物分析起来又往往是那么的简单。根本原因无外是小产权房开发中,游离于法律框架之外的各方利益博弈达到均衡的结果。如果固定于法律框架之内,其结果却是国家利益受损、法律与社会秩序遭到破坏。
  • 挂钩助力改造——秦安市农村居民点整理调研报告
  • 2006年4月,山东省泰安市被国土资源部批准为第一批挂钩试点市,8个项目区获批准试点。泰安市在认真调查分析农村建设用地现状的基础上,按照统筹安排、突出重点、分步实施、逐步展开的原则,摸索出一条农村建设用地减少与城镇建设用地增加相挂钩的路子,既符合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要求,又达到节约集约用地的目的。
  • 香港地产资本化六大基点
  • 香港回归已十年。 十年来,“弹丸之地”香港继续了百年来的繁荣发展。在土地资源稀缺的客观不利条件下,经济的繁荣,离不开香港特有的土地管理政策。尤其是政治、经济、历史等多方面因素的汇聚,使香港拥有很多有利于土地资产资本化的客观条件,有力地推动了香港土地资产资本化的迅速发展。
  • 对土地整理项目后期管护的建议
  • 政府投入与市场机制相结合,多渠道筹措管护资金。在土地整理项目实施过程中,各级财政已投入巨额资金。为确保项目资金能够持久地发挥效益,区财政应专门安排资金用于土地整理项目的日常维护和修缮。
  • 应为“园地”正名
  • “园地”,在全国农业区划委员会制订的《土地利用现状调查技术规程》的“土地利用现状分类及含义”中,是八个“一级地类”之一。它是种植以采集果、叶、根茎等为主的集约经营的多年生木本和草本作物,覆盖度〉50%,或每亩株数大于合理株数70%的土地,包括桑、茶、水果苗圃等用地。具体含有果园、桑园、茶园、橡胶园和其他园地等五个二级地类。
  • 农村六大土地纠纷应重视
  • 一是征占耕地补偿不到位引发的纠纷。如一些地方高速公路建设征、占农民大量耕地,而土地补偿无明确的补偿标准和分配办法,并迟迟不能与农民兑现。
  • 摄影作品
  • [卷首语]
    督察,以国家的名义
    [大事与声音]
    大事
    数字
    声音
    [深度阅读]
    土地督察一年间(张传玖)
    国家土地督察北京局局长樊志全——巡察系统:督察的“千里眼”
    国家土地督察沈阳局局长崔岩——明察暗访 主动督察
    国家土地督察上海局局长张乃贵——先行一步 做好示范
    国家土地督察南京局局长刘天增——以调研带动督察
    国家土地督察济南局局长李永杰——信访:督察形象的窗口
    国家土地督察广州局局长束伟星——及时处置突发事件
    国家土地督察武汉局局长常嘉兴——应加强督察法规建设
    国家土地督察成都局局长董祚继——不失时机 慎重出手
    国家土地督察西安局局长侯海生——调研与检查:督察的“两条腿”
    我们走过的路——国家土地督察制度实施一年大事摘录
    四大专项督察案件
    耕地总是最受伤——对四起督察案件的解析(王延杰)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土地督察不仅仅是检查与执法
    各路“钦差”大起底
    [专家在说]
    政府要找到房市调控要害(王君超)
    解决住房问题,先把城乡统起来(武建东)
    [每月观察]
    国家级开发区“扩权”?(李孟然)
    [守望家园]
    图片
    [言论]
    面对小产权,“开刀”还是“吃药”?(张占录)
    [专题报告]
    挂钩助力改造——秦安市农村居民点整理调研报告
    [他山之石]
    香港地产资本化六大基点(李先强)

    对土地整理项目后期管护的建议(张德学 詹伟)
    应为“园地”正名(陶孟载)
    农村六大土地纠纷应重视(刘正中)
    摄影作品
    《中国土地》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