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与全球资本主义:冲突、合作与和平发展
  • 冲突的浮现 近年来,随着中国和美国、欧盟等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纠纷案例增多,中国越来越庞大的内部能源需求对世界市场的影响迅速扩大,中国和仍然在西方主导下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之间的冲突越来越明显。这种冲突不仅表现在经济学意义上的供应和需求方面,而且更为重要的也表现在地缘政治学意义上的中国和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代言国家的战略利益的冲突上。一些西方观察家因此开始怀疑中国政府提出的“和平发展”或“和平崛起”国际战略。
  • 观念转变、领导能力与中国外交的变化
  •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交发生的持续变化,总体表现出全面融入国际体系、推动国际合作、不断走向多边主义的特征。这一转变主要源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深刻变化,而这种深刻变化开始于中国入世界观的转变。观念的转变影响了中国的国内国外议程,推动了中国对自身利益和身份的重新认知。中国政府的领导能力是坚持改革开放、推动中国国际化进程和国际合作路线的重要干预变量。观念、利益、身份和国内政治的交叉互动,推动了中国外交的新发展。
  • 中国与国际气候变化谈判
  • 1990年启动的国际气候变化谈判是公认的冷战结束后最重要的多边外交谈判之一。由于中国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日益突出,国际社会对中国在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中的政策和立场越来越关注。在涉及中国与国际气候变化谈判的所有议题中,核心的问题之一是:中国什么时候会开始量化减排温室气体?中国政府的官方立场是在20世纪中叶中国成为中等发达国家之前,不可能承担减排温室气体的义务。对此,西方国家一直不愿接受,并对中国频频施压。国内学术界也存在不同看法。本文认为,只有了解中国国际气候变化谈判立场的形成机制,才能对这一问题做出比较合理的判断。为此,本文运用历史分析的方法,探讨了决定中国国际气候变化谈判立场的基本因素,指出中国何时参与量化减排义务取决于减缓成本、生态脆弱性和公平原则三个变量的变化,并据此对中国减排温室气体的时间和方式进行了展望,强调在一定条件下,中国的减排进程可能加速。
  • 论天朝观念的生成和演进机制
  • 天朝观念是近代以前中国处理对外关系的核心思想。目前,虽然学术界探讨其形成和发展的成果已经颇多,但对于其起源和形成过程,并没有给出一个机制上的解释。本文认为,天朝观念缘起于人类群体普遍具有的自群体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也始终构成天朝观念的基本内核,并在中国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受中国优越地位、中国文化、中国与周边国家互动等诸多因素的综合作用而塑造形成。而且,由于中国长期居于东亚地区的优越地位及中国正统文化的影响,天朝观念还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国家利益机制。
  • 晚清公法外交述论
  • 19世纪60年代以降,随着近代国际法知识的输入,晚清外交界开始认识并接纳国际法规范。一批早期外交官和爱国志士认同近代国际法的理性与效力,提出要按照国际法规范开展中外交往,借助国际法维护中国主权利益,最终走上公法外交的道路。在这一观念的积极推动之下,清政府试图通过公法外交的路径妥善处理中外关系,并且运用国际法成功处理了一些中外交涉。诚然,由于主客观因素的制约,公法外交实践未能从根本上维护晚清中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然而,晚清公法外交实质上是晚清中国对国家独立、主权完整、平等外交的艰辛求索,反映了清政府尝试以主权国家的身份主动融入近世国际法秩序的些许努力,既是对传统外交模式的突破与超越,又推动了近代中国国家主权意识的萌生和外交近代化进程,在中国外交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进步意义。
  • 现代社会的法治:法律与政治的平衡
  • 在现代社会,由于立法权的确立特别是民主主权观念的兴起,对法治的含义只能进行相对的理解。现代社会的法治来自于一套相互作用的复合机制的保障,这些机制既包括制度性的、也包括观念性的,主要是对立法权的约束、司法独立、间接民主以及法治观念等等。总的来说,现代社会的法治取决于政治与法律这两种力量的动态平衡。
  • 中心—侧翼理论:解释大国兴衰的新地缘政治模式
  • 对于大国的兴衰或霸权的交替,迄今的地缘政治研究未提供一种基于地理因素的一般性理论模式。基于对历史经验尤其是中国战国体系和16世纪以来的欧洲及世界体系的经验分析,本文较系统地提出了一个“中心-侧翼理论”,它把强国分为位于中心地带的中心强国和位于侧翼地带的侧翼强国,并且认为:就中心和侧翼地位的政治意义而言,侧翼强国具有相对于中心强国的若干重大地缘战略优势;相应地,中心-侧翼地位影响着大国的兴衰,身处侧翼比身处中心更有利于大国的崛起,近代以来的霸权国家都出自侧翼强国。该理论可被视作中国国际关系学界发展“自己的”国际关系理论的努力的一部分。
  • 国家意识的发展逻辑与国际关系——兼论东亚国际关系的未来
  • 一定国际体系中的国家意识对国际关系的基本特征具有基础性的影响。国家意识是国际体系建构的一种文化,在现代国家意识向后现代国家意识进化的过程中,国家集体的互动和博弈过程是必要的,单个国家对国家意识转换的能动作用有限。国家意识发展程度在全球不同地区存有差异,东亚国家意识总体上处于现代国家意识发展早期。因此,东亚国家间的互动和博弈是促进东亚国家意识进化、建构东亚整体安全未来的必要历史过程。
  • 错觉与战争的起因——以太平洋战争爆发为例
  • 心理错觉与战争的关系,是国际冲突研究中的一个广受关注又极有争议的问题。本文联系国际政治心理学的有关理论观点,并通过对1941年美日冲突的个案分析,着重探讨了错觉导致战争的可能性及其一般条件。如果满足无主导战略、对抗性质的政策与行为、与代价和实力估算有关的足够的战争意志这三层条件,某些形式的错觉有可能通过决策进程,成为导致战争的重要因素。太平洋战争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双方决策层的集体错觉。
  • 政治学研究中理论与方法的相互界定
  • 实证主义方法作为政治学研究的主流方法,要求研究者从纷繁复杂的现实现象中发现事物之间具有一定普遍性的因果关联性并辨析其因果机制。而在实际的研究中,采用不同的研究方法对研究者所得出的理论假设具有定向的影响力。不同的理论假设,也要求研究者选择相应的研究方法。研究者需要在理论和方法的不断对话中,改善研究策略,并更有效地构建、检验与修正其理论假设。
  • 历史学与国际关系研究
  • 历史学研究是国际关系研究的基础。其对国际关系研究的重要意义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有助于研究者理解现时代的国际问题;可以为国际关系研究提供灵感;历史学还具有借鉴功能并为国际关系理论研究提供丰富的素材。当然,纯粹以历史方法研究国际关系也有其局限性,只有和国际关系的其他研究方法结合起来,历史研究才能更好地为国际关系研究奠定基础。
  • 结构性战略互动与冷战后中美安全关系
  • 结构性战略互动是审视中美安全关系的重要视角。冷战后中美安全关系的发展是两国从各自安全利益出发进行战略互动的过程。从战略伙伴的终结到战略方向的迷失,经有名无实的战略伙伴和短暂的战略对抗,再到致力于构建新的战略合作,中美安全关系在冷战后已经历了复杂而频繁的起伏波动。中美之间的结构性战略互动决定中美安全关系具有明显的不对称性和不确定性。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美安全关系仍然无法摆脱摇摆不定的基本格局。
  • 世界反美主义及其命运
  • 冷战结束特别是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的国际形象越来越差,世界各国害怕和厌恶美国对外政策的情绪明显加强。为此,一些美国学者认为美国已经步入反美主义时代,如何应对世界范围内的反美主义已经成为美国外交的一大难题。本文在词源考察和概念分析的基础上,明确了反美主义的确切含义和判断标准,认为当今世界并没有步入反美主义时代。对反美主义的历史考察表明,反美主义在本质上不过是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并非反对美国所代表的现代文明。反美主义与全球化的客观历史趋势、美国的普遍主义政治理念以及霸权主义的外交混合在一起。因此,决定反美主义走向的关键是美国自身,只要美国不改变其政治理念和霸权作风,反美主义今后还将长期存在。
  • 冷战后美国多边主义刍议
  • 美国的单极霸权与多边主义如何共存,或者说处于单极地位的美国如何对待多边主义,这不但是研究者和分析家的兴趣所在,也是美国以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决策者需要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一方面,美国所拥有的超强实力为它通过采取单边行动来实现国家利益提供了诱惑和条件,另一方面,多边主义自身已经获得了强大的生命力和活力,这对美国霸权而言是一种无形和有形的制约力量。美国的多边安全行为模式体现了美国一种新的地区安全思路和逻辑,即发展地区性多边安全途径来应对共同的安全挑战。从这个意义上讲,多边安全在美国的亚太安全战略中的地位会有所提高,而非仅仅作为一种补充性手段。
  • 谋求权力、和平、繁荣还是原则?——《美国外交政策》评介
  • 自20世纪初、特别是二战后以大国角色涉足国际政治以来,美国外交政策就成为学术界的热门话题。迄今为止,有关这一领域的文献可谓汗牛充栋,浩如烟海。由于研究者选取的角度不同,观察的结果和心得自然各异。从美国外交思想传统来说,有孤立主义、理想主义、现实主义之分;就其战略选择而言,有自由超级大国战略(liberal superpower)、大国协调战略(a great power concert)、低成本霸权战略(hegemony on the cheap)、遏制战略(containment)、全球/地区集体安全战略(global/regional collective security)、合作安全战略(cooperative security)、选择性介入战略(selective engagement)、离岸平衡战略(offshore—balancing)、民主认同战略(democratic identities)、软权力战略(softpower)等等之辨。
  • 《国际政治研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教育部

    主办单位:北京大学

    主  编:王缉思

    地  址: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邮政编码:100871

    电  话:010-627555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470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4782/d

    邮发代号:82-236

    单  价:18.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