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话语、身份与对外政策——语言与国际关系的后结构主义
  • 在国际关系理论界,后结构主义是对语言比较关注的一个流派。和语言建构主义相比,语言在后结构主义理论中具有完全的本体意义,语言被认为具有建构性、结构性,主要通过语言的差异性和相关性体现出来。语言的表述形成话语,话语建构知识和常识,是一种建构社会现实的意义结构。就国际关系而言,后结构主义主要从表象政治入手,关注话语、身份和对外政策。身份和政策在话语中相互建构,相互调整。体现在对外政策上,尤其是国家安全方面,“我”的身份通常被表象为受到“他”的身份的威胁。从后结构主义角度来研究身份的表象,有助于更好地理解和研究国家的对外政策。后结构主义关于话语的理解,也为我们加强国际政治话语建设提供了启示。
  • 试论古代战争对政体演变的影响
  • 本文意在探讨古代战争对政治体制的影响。战争可引发三种社会矛盾,即王权与官僚贵族的争斗、王权与地方政权的矛盾和王权与民众的冲突。军事权的扩展和争夺成为惯例,调适和改革应运而生。当然,分析战争与政体演变的关系无意强调战争的作用,只是希望说明:政体演变受诸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战争为重要因素之一。
  • 主题讨论:美国大战略、冷战的终结及其遗产
  • 2007年11月19日到21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与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联合主办了“缔造美国大战略:冷战的终结及其遗产”国际学术研讨会。这次国际学术会议的主旨是研究和讨论冷战时期美国的安全战略与对外政策,并为此展开了深入和广泛的讨论,内容丰富而重要。这里选刊其中6篇论文,外加一篇会议综述,展示本次会议的成果,以及目前国际冷战史研究的大致状况。
  • 对“冷战”在战略层面的再界定——1960年代末、1970年代初美国对华及东亚政策的转变及其涵义
  • 从1960年代末到1970年代初,很大程度上由于美国同中国关系的“解冻”,美国的冷战战略及战略态势发生了深刻转变。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时起,美国便一直推行对新中国的全面敌对政策,并造成了美国全球战略的严重错位。尼克松和基辛格作出同中国改善关系的努力,目的在于为美国的全球战略态势带来新的平衡。中美“解冻”的涵义,远远超出了双边关系的范围。它给冷战带来了新的意义;使华盛顿得以对美国全球战略进行基本调整;造成了美国冷战中对手阵营的深刻分化;为美国,也为自由资本主义在与社会主义阵营及激进民族主义的实际对抗及“话语对峙”中占据上风,开创了新的空间。导致冷战走向终结的一些最重要的因素也因此而成形,并对后冷战时期的国际关系仍然发生着深刻影响。
  • 美国关于经济制裁的战略思考与对华禁运决策(1949-1953)
  • 如何发挥经济制裁的对外安全和政治作用,向来是国家对外战略思考和决策的一个重要议题。对此,国际政治研究成果表明,出于政治目的的对外经济制裁具有特定的内涵、模式、动机和效果。特别在解决国际冲突时,对外经济制裁构成了一个介于采取军事行动和无所作为之间的替代选择。那么,这些理论性的假设能否在冷战国际关系中得以验证?为此,本文依据美国和英国的解密外交档案,以美国及西方国家对中国实施贸易禁运和经济制裁的战略思考与决策的起始阶段(1949—1953)为考察对象,试图分析对外经济制裁行为的战略意义。
  • 美国、法国与冷战的终结:趋同、近似和分歧
  • 本文着重探讨美法关系与冷战的终结。现有的冷战史研究明显忽略了法国在冷战结束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通过回顾和考察冷战后期美国和法国对苏联东欧的政策、德国的统一进程以及冷战后初期围绕新的欧洲秩序美法之间出现的分歧和竞争,可以发现,虽然法国的实力和影响力都不足以和美国相提并论,但是美法两国的角色是互相补充和支持的,对于冷战终结法国同样发挥了重要的建设性作用。总而言之,研究冷战史不能只着眼于美国,也应关注其他国家。
  • 乔治·凯南与冷战时期美国的东亚政策
  • 被称为“遏制之父”的美国著名“苏联通”乔治.凯南,在冷战初期美国政府制定东亚政策的过程中扮演了极其关键的角色,这集中体现在美国对华政策与对日政策的调整与制定上。本文对凯南作为“苏联通”参与冷战时期美国东亚政策制定这一历史现象加以论述,以此分析冷战时期美国东亚政策的某些特点,并对凯南有关中国与日本在国际舞台上实力地位的认识与判断进行一些思考。
  • “缓和政策”及其批判——基辛格、他的批判者以及他们对21世纪的遗产
  • 基辛格有关缓和的概念为20世纪70年代美国对外政策争论设定了基调。他希望通过和苏联改善关系、促进稳定和合作,来实现美国的领导地位。尽管基辛格从不否认美国民主和自由的优越性,但他并不把它们当成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基辛格的缓和战略思想有助于维护和加强美国的国际力量,也激发了对美国对外政策道德性的思考。这促使里根政府更重视对美国式理想的诉求,同时并未放弃基辛格有关运用美国实力的信念。当今美国的领导人应该更好地把“缓和”和理想主义结合起来,把基辛格和里根的战略思想结合起来。而这就是他们给21世纪美国外交政策留下的遗产。
  • 对稳定的模糊追求——尼克松、基辛格以及“第三层”(1969-1976)
  • 本文从一个批判性的视角,探讨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对拉丁美洲的政策。美国对拉丁美洲政策的转变是从林登·约翰逊时期开始的,而决定性的转变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面对该地区不稳定性的增长和美国控制能力的下降,尼克松政府认为,遏制西半球激进主义的最好办法就是培植当地的右翼势力,包括军人政权。这一政策取向既根源于尼克松个人对第三世界能否实行民主的怀疑,也在于他热切希望减轻美国在世界上的军事负担,维持这一地区的基本稳定,不给美国的大战略造成干扰。但这种做法忽视了人权,必然遭到拉丁美洲人民和美国民众的反对而无法继续下去。
  • “缔造美国大战略:冷战的终结及其遗产”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 2007年11月19日到21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与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联合主办了“缔造美国大战略:冷战的终结及其遗产”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美国耶鲁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康奈尔大学、蒙大拿大学、马里兰大学、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巴黎第三大学和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
  • 新书讯
  • 从中日美力量对比看三边关系的发展趋势
  • 从传统的国际权力均衡的角度看,在中日美国力的竞争中,中国在上升,日本处于守势,美国则努力维持原状。这种趋势引起日美两国特别是日本的担忧,使日美努力巩固双边同盟。中国信心增强,民族主义上升,对日本重要性的估计降低。但是,应当对这种力量对比变化的可持续性保持谨慎态度。从可持续发展的指标看,从应对全球化负面影响的能力看,中国面临的挑战最大,需要同日美加强合作,摈弃美国高欲望、高消耗的发展模式,向日本的节约型发展模式学习。
  • 中德“天然盟友”关系刍议
  • 冷战结束以后,中德两国都作为世界经济大国和世界政治大国而重新崛起,两国的发展目标和利益关切存在差异和潜在的冲突。近两年来中德关系更处于微妙和关键的发展时期,起伏较大。其实,鉴于中德的发展历程在诸多方面都呈现出惊人的相似性或一致性,中德之间实质上存在一种“天然盟友”关系。所谓中德“天然盟友”关系是从国际关系结构、而不是从日常工作需要和意识形态立场出发的一种表述。只要两国加强相互沟通与了解,特别是加强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和交流,就可以促进双方互利与共赢,“天然盟友”关系就可以从可能性转化为现实性。
  • 论新加坡与东盟关系——一个小国的地区战略实践
  • 国家与“地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互动的历史过程。主权国家对“地区”的认知及其地区战略与内外环境的变迁密切关联,不同的国家基于不同的国家特性而对“地区”有不同的反应。本文在概括新加坡与东盟关系之历史演进的基础上,试图从小国特性的理论视角探讨作为小国的新加坡其地区战略变化的内在根源及其表现形式。以脆弱性为基本特征的国家特性决定了新加坡对地区化进程的基本战略取向,进而影响着其与地区的关系式样。新加坡的地区战略实践是一个小国成功的地区合作模式:地区发展与国家发展形成了良性互动的态势。其战略理念值得其他国家,尤其是小国借鉴。
  • 《国际政治研究》封面
      2010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