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 由中国优生优育协会主办、中国优生优育协会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工作委员会承办的“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于2000年6月15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马来西亚、新加坡、缅甸、中国台湾和内地的300余名专家学者和幼教工作者参加了会议。
  • 季羡林教授致徐德江先生的贺信
  • 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开幕词
  • 尊敬的各位领导、来宾,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今天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了。首先,我代表中国优生优育协会向光临大会的领导和来宾,向来自海内外300多位出席会议的代表,表示最热烈地欢迎和最衷心地感谢!
  • 赵寄石教授在开幕式上的讲话
  •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代表:祝贺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隆重召开,欢迎各位专家和婴幼儿教育同仁光临、参与研讨。科学汉字教育的研究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诞生,随着社会经济文化、教育发展的需要而逐渐发展,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并且预示着美好的发展前景。
  • 大会学术报告
  • 6月15日下午,中国科技会堂学术报告厅,300余名代表聆听了5位专家所作的精彩学术报告。
  • 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闭幕词
  • 尊敬的各位领导、尊敬的各位代表:经过与会全体代表的共同努力,大会即将完成各项议程。本次大会,原定代表人数为200名,而实际出席是402人,远远超过原定计划。在大会开幕前,还有许多人来电话,一再要求参加会议,但是,由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新闻厅容纳人数的限制,我们只能遗憾地婉言谢绝了。本次大会评选优秀论文181篇,实际收到695篇;评选优秀识字游戏设计289则,实际收到近二千则,现在,仍有一些老师给我们寄来论文和识字游戏设计。
  • 对传统教育的挑战
  • 最近,中国优生优育协会成功地举办了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及澳、美、加等400余位代表一致认为,科学的汉字教育将有利于婴幼儿智慧潜能的开发,是一项具有创新价值的研究课题。
  • 旅日散记:日本离不开汉字
  • 在女儿书架上,看到一位教授编的日本小学一年级的汉字课本,像木、川、山、口、目等字,都有楷书、篆书和图像三者的对照,很有利于儿童的辨识和记忆。土浦市一所中学近年立的《学校创建》碑,标题用篆书,正文多用“悉”、“顷”、“尔来”等文言词。这使我想起一个老话题。
  • “海梅”小识
  • 我生于扬州邗江县,长在镇江城。常听两地老辈人提及“海梅”一词,说是某种贵重木料,比今天红木还要好。“海梅大床”“海梅家具”如何如何,只是没有人说得出“海梅”这一名物的概念及其名称由来。
  • “同”、“兴”说
  • “同”、“兴”二字,在现代汉字的体系中,其形音义都有很大的差距,人们很难把这两个字联系起来。但是,在整个汉字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这两个字却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兴”是由“同”分化而来的,“同”蕴含着我国古代先贤美好的社会理想,“兴”由“同”而来,则饱含着我国古代的先哲们对盛衰之理的独到见解。
  • “工于心机”抑或“工于心计”
  • 《大学语文》(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教材,公共课“大学语文”全国组编本,徐中玉、钱谷融主编)在《郑伯克段于鄢》一文的提示中有这样一段话:“作者围绕(郑)庄公与共叔段争权这一中心,将各色人物置于尖锐复杂的矛盾冲突之中进行描写,通过人物的不同言行刻画其不同的性格。诸如(郑)庄公的阴险狠毒、工于心机……。”(见第78页)“工于心机”不常见,常见的是“枉费心机”、“费尽心机”等。
  • 论文化传统对高等教育的影响
  •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因而也使他们的教育各具特色。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同样要受到一个国家文化传统的影响。文化传统不仅影响着高等教育价值观的形成和高等教育管理体制的确定,而且还会通过影响教学内容的选择和教学方法的改进从而影响着高等教育内部的各个方面,甚至影响到高等教育改革的成效。因此,充分认识和正确估计文化传统的影响力量,有利于在高等教育改革的实践中更好地扬长避短,选择适合我国国情的高等教育模式,对于推进高等教育的改革深化和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深远的现实意义。
  • 国语运动与20世纪的近代音研究
  • 传统的汉语音韵学在我国一直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它发展到今天,早已经成为汉语语言学中的一门独立的理论科学。
  • 辞书释义问题琐谈
  • 多年以来,由于汉语“词无定类”理论或观念的影响,加之汉语辨析词的困难,中国现代辞书对所收的词一直不标注词性。除个别辞书,多数辞书在对词条释义时,也不注意通过释文表明词性。这样给出的释义,只能是个模糊的、大概齐的释义,不可能是确切科学的释义。结果,给辞书使用者造成不必要的理解上的困难。请看《新华词典》(以下简称《新华》)的几个例子。
  • “胡”考
  • “胡”字的“胡须”义项不是先秦时就有的,“胡”的本义为“兽颔下垂肉”。《说文·肉部》:“胡,牛预垂也。”《诗经·豳风·狼跋》:“狼跋其胡,载霆其尾。”孔颖达疏:“毛以为狼之老者,则颔下垂胡。”朱熹注:“胡,颔下悬肉也。”《汉书·郊祀志上》:“鼎既成,有龙垂胡ran下迎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后宫从上龙七十余人,龙乃(上)去。”颜师古注:“胡谓颈下垂肉也。”
  • 汉字与神话——汉字文化阐释之一
  • 汉字是汉民族文化的瑰宝。每个汉字都贮存着丰富的信息。如果详考其历史,揭示其内蕴,就可以展现出汉字的文化蕴含及古人造字时的思维轨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保持了表意体系的汉字本身就是历史,它对于研究中国古代的哲学、天文、历法、数术、音乐、医学、军事、地理、法律、职官、姓氏、农业、书法、艺术、神话等均有重要的价值。
  • 汉字与幽默
  • 汉字是世界上众多文字中最具形体特征的书写符号,字形繁多,形体独特,笔画多样,变化纷呈,视觉效果尤为明显,本身蕴藏着丰富的文化信息。妙用汉字是构成幽默言语的要素之一。运用汉字构成的幽默是指在话语交际中,表达者善于综合运用汉字在形、音、义几方面的特点,通过调整用字或改变常式等手段在错位中求得幽默效果。这是汉字在记录汉语同时,表现出的潜在的文化价值与修辞功能。本文简明例述运用汉字构成幽默言语的机制。
  • 字喃:越南人无法抛弃的遗产
  • 世界上很少有一个国家在历史上曾经使用过三种文字,而越南却是这样一个使用过汉字、字喃和国语字三种文字的国家,而且一度三种文字并存。在这三种文字中,汉字自然是中国输入的,国语字即现行的拉丁字母文字是法国传教士创立的,只有字喃是越南人主动创造的。因此,越南人对于字喃有着独特的、难以割舍的感情。
  • 汉字艺术的理性——欧阳中石先生谈汉字
  • 汉字是交流工具,但它的书写又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艺术,一种幽邃高雅、含蓄深远的,能使人得到教益、熏陶、感染和启发的富有魅力的艺术。著名的学者、书法家欧阳中石教授认为这是因为我们的汉字先天具有艺术素质,一种有着丰富的意象及广阔的可塑性的艺术素质,这种艺术素质正是由于潜在的逻辑思维的理性使然。以下是就欧阳先生对“汉字艺术的理性”的认识所作访谈。
  • 韩国的汉字现状
  • 汉字传入韩国的时间尚不确切,但统一新罗时期,也就是公元七世纪左右汉字在朝鲜半岛已经取得了公用文字的地位。1444年韩国创制了自己的固有文字“谚文”(又叫“训民正音”),从此汉、韩文两种文字并存。然而,汉文的使用并没有因此缩减下来,“谚文”这名称也足以反映出当时汉字依然是正统文字。
  • 一部闪光、爆炸的修辞学新著——读王希杰《修辞学论集》有感
  • 国庆前夕的一天上午,我收到了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寄来的王希杰先生新著的《修辞学论集》。我早就知道希杰先生在语言学上是个全才,在语言理论、语法学、词汇学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尤其在修辞学上更是位匠心独具的大家。刚好我最近为和老朋友开玩笑也写了一本《修辞学》小册子。体系弄得七扭八歪,很多地方自觉不妥,生怕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颇愿听听专家的高见。所以这本书的到来对我而言正是“及时雨”。
  • 文音解字·编者的话
  • 今年6月10日《京郊日报》以“八旬老农倾注一生心血,祝振起出版《文音解字》”为题,6月11日《北京晨报》以“割爱力学终成典”为题,6月14日《中国文化报》以“耄耋农民研究汉字有新说,北京市顺义区文化局助其出书”为题,6月22日《北京青年报》以“京郊‘许慎’著‘文音”’为题,先后介绍了由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徐德江先生为之作序的《文音解字》。祝振起先生是农民,不是语言文字专家,但却专心研究汉字,用毕生的心血,写成了近70万字的汉字专著。这里转载《文音解字》书前谢庆利先生“编者的话”和书后王儒先生“汉字淘金人”以飨读者。
  • 汉字淘金人——记农民祝振起
  • 有一位农民,对研究汉字很感兴趣,苦心钻研同音字中音与义之间的联系。想让人们通过字的读音,联想到字义。为了实现这个“梦”,他历经坎坷,用了50多年的时间,写出了一部60多万字的《文音解字》工具书。他就是顺义县张喜庄乡张喜庄村的农民祝振起。他被人们称为“淘金人”。
  • 系统地、多角度地研究中国禅宗文献语言的开拓性之作——评周裕锴《禅宗语言》
  • 1999年12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周裕锴教授的新著《禅宗语言》。实际上,这是该社推出的“禅宗丛书”中的一种。虽然,据本书(后记),周氏从接受撰稿邀请到完成写作,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但由于作者素来从事禅宗文学特别是禅诗话的研究,极谙禅籍和佛教义理,又早即有禅宗语言方面的新颖构想和准备,所以,本书无论是在全套丛书中还是在大陆此前出版的佛学和语言学方面的著述中,其质量都是相当突出的。
  • 《汉字启示录》读后
  • 《汉字启示录》系列(东方出版社1999年出版)是萧启宏先生一整套汉字起易(指易经)说的著作,一共三本:《汉字通易经》、《从人字说起》和《信仰字中寻》。我读了其中前两本,后一本因未购得,故未拜读。
  • 亲近方块汉字
  • 自清代梁章钜著《楹联丛话》以来,选辑联语或加评注的书也出了一些,但像甘桁先生的《奇联妙对》那样,纯粹从形式着眼,以音、形、义分门别类介绍奇联妙对的书,却似乎是第一本。
  • 让语言文字学的研究从“空中楼阁”里放飞——评聂鸿音先生的“资格”论
  • 多年来聂鸿音先生在语言文字学问题上发表过许多错误观点,我不想揭其“老底”,挖其“伤疤”,免得被人说“揪住不放”。本文只就聂先生最近发表的《呼唤“第二次科学启蒙”》里的错误观点作些评析。
  • “减少……倍”古已有之
  • 对“减少……倍”的讨论,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很长时间以来困扰我们的就是它的逻辑问题,即一般以为“倍”只可与增加义的词搭配而不能与减少义的词搭配,而其作为一种语言现象的社会本质即它的约定俗成性却被忽略了,至于它的源流更是少人问津。《汉字文化》2000年第一期李远明的《为“减少几倍”正名》一文约略及此,且以为“减少……倍”源自跟“加”相类同的思维模式。
  • “加”字何解?
  • 近来读到李远明先生的《为“减少几倍”正名》(载《汉字文化》2000第一期)一文,我们对李先生探讨学术的勇气深为佩服,对李文中的一些说法也略有同感,但李先生引证古语,谓“减而加倍”乃汉语“祖传家法”,则有误解词义,推理不当之嫌。兹试就“加”字略述前修时贤之说,以供李先生参酌。
  • [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专栏]
    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季羡林教授致徐德江先生的贺信
    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开幕词(秦新华)
    赵寄石教授在开幕式上的讲话
    大会学术报告
    首届国际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学术研讨会闭幕词(徐德江)
    对传统教育的挑战(高伟)
    [读者中来]
    旅日散记:日本离不开汉字(牛鸿恩)
    “海梅”小识(裴伟)
    “同”、“兴”说(张秀成)
    “工于心机”抑或“工于心计”(周晓林)
    [文化·教育]
    论文化传统对高等教育的影响(姚锡远)
    [语言文字学术研究]
    国语运动与20世纪的近代音研究(方环海)
    辞书释义问题琐谈(董树人)
    “胡”考(王建莉)
    汉字与神话——汉字文化阐释之一(肖模艳)
    汉字与幽默(吴土艮)
    字喃:越南人无法抛弃的遗产(夏露)
    汉字艺术的理性——欧阳中石先生谈汉字(解小青)
    韩国的汉字现状(全香兰)
    [书刊评介]
    一部闪光、爆炸的修辞学新著——读王希杰《修辞学论集》有感(武占坤)
    文音解字·编者的话(谢庆利)
    汉字淘金人——记农民祝振起(王儒)
    系统地、多角度地研究中国禅宗文献语言的开拓性之作——评周裕锴《禅宗语言》(张子开)
    《汉字启示录》读后(张企程)
    亲近方块汉字(沈善增)
    [讨论与争鸣]
    让语言文字学的研究从“空中楼阁”里放飞——评聂鸿音先生的“资格”论(陈镜鹏)
    “减少……倍”古已有之(王绍峰)
    “加”字何解?(吴新楚)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