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荒唐的逻辑 武断的批评——答伍铁平先生
  • 徐德江明明在研究语言学,却被硬说成搞伪科学;《汉字文化》明明发表了许多新观点,推动了学术发展,却硬被说成学术垃圾。这是多么荒唐的逻辑,多么武断的批评。
  • “道”的原始义考释
  • “道”的释义,《说文》曰:“所行道也。从 从 。一达谓之道。”后人据此解为人所行走的道路。但是,这个意义不是原始义。
  • 此“会”不能开
  • “1900年前”是什么意思?
  • 《语文建设》2000年第6期的“卷首”语是周有光先生写的《电脑代替了文房四宝》。说的是21世纪是互联网的世纪,电脑将代替文房四宝。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中国历史上有过两次文书工具的大变革,第一次是2700年前甲骨改为简牍,第二次是1900年前简牍改为纸张。现在发生第三次文书工具大变革:电脑代替文房四宝。”
  • 古制今制有区别
  • 2000年第一期《汉字文化》的一篇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人类模糊思维特具一种容错功能,可拟之于导弹巡航,自动纠偏。人脑就是一个自在的容错认知系统:误而能正,似非而是。‘半斤八两’有‘三两’的误差,可并未引起十两制的混乱;还有‘一儿半女’——何谓‘半女’?
  • “罄竹难书”小议
  • 近日拜读了孙焕英发表在《汉字文化》(2001年第1期)上的《武则天的“无字碑”有字么?》一文(以下简称《武》文),当读到“二、满贯碑庙的空格,寓意武则天的功绩齐天盖地,罄竹难书”时,我认为“罄竹难书”一词用在此处不甚恰当,特与孙先生商榷。
  • “曳”字死了吗?
  • 语言与文字在社会生活中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这是语言学的一条基本原理;然而就其某一个具体的对象来说,究竟它是变化了(比如说死了)还是没有变化,那要看具体情况才能决定,决不可妄断。比如“曳”这个字,吕叔湘先生说它“是个完全死了的古字”(《吕叔湘语文论集》第97页)。其实,它在现代写作中还很活跃。请看笔者近来读书随手所记的一些例子:
  • 读《“只有高低之分,没有好坏之分”》
  • 宁源声先生在他的文章《“只有高低之分,没有好坏之分”——关于“水平”一词》(原载《汉字文化》1997年第4期)中,阐述了“‘水平’只有高低之分,没有好坏之分”的观点,我以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 “长物”读音之商榷
  • “长物”一词语出《世说新语·德行》:“恭作人无长物。”“长”音zhàng,意为多余的。“长物”,即多余的东西。今日语文工具书对于“长物”一词中“长”字的注音存在着分歧,《辞源》、《辞海》、《汉语大词典》均注“长”音为zhàng。《现代汉语词典》给“长物”一词的注音是:“chángwù(旧读zhàngwù)。”
  • 不知稼轩在寻谁
  • 中国古今语文通典示例——说“也”
  • 中国语言文字之学旧称“小学”,包括文字形体,语言声韵、古今义训及词句文法凡四部门。此四者非一亦非异:非一者,从来学者各有所专,不专则不能精,实缘我国地大物博,历史绵远,语文资料太繁富也;非异者,四者之间,不容各划鸿沟,任举一字一音于此四方面皆有关涉,必能通兼,乃足以得其真而足于用也。
  • 含“也”复元句
  • 现代汉语的单句,可以按句元划分句型。首先分出显元句(句元显现)、隐元句(句元隐含)。显元句又可按句元数目再分为一元句、二元句、三元句等;拥有两个以上句元的句子称为多元句,多元句可以按句元间的关系分类。
  • 介词“对”与“向”之异同
  • 对于介词“对”与“向”,学者们有不同的解释。例如:对:介词。1.指示动作的对象;朝;向。2.表示对待。用法大致同“对于”。向:介词。1.跟名词组合,表示动作的方向。2.引进动作的对象,跟指人的名词、代词组合,只用在动词前。(吕叔湘主编:《现代汉语八百词》,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第157、506页。)
  • 《红楼梦》异形成语解析
  • 异形成语是指同一成语的不同形式。它是成语定型性论证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它涉及确定成语的诸多方面。《红楼梦》中使用了大量的异形成语,为我们进行异形成语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语料。《红梦楼》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也是一部运用语言典范作品。《红楼梦》对成句俗语使用的斟酌,前人早有称道。《红楼梦》庚辰本第五十回“鸦没雀静”句下脂砚斋批语说:“这几个字俗语中常闻,但不能落纸笔耳,便俗写时究竟不知系何四字。
  • “噩梦”和“恶梦”
  • 文稿中“噩梦、恶梦”屡见,但正式刊登出来,往往一律变为了“噩梦”。据说,“噩梦”是规范形式。况且,一些工具书只有“噩梦”,没有“恶梦”。
  • 叫卖语言对并列形式的选择
  • 2000年春夏之交,笔者外出,所乘坐的长途汽车停靠湖北省沙洋县城一车站,一位男性长者在车门口叫卖:“脆花生、脆麻花,鸡蛋、皮蛋、咸鸭蛋。”我尝试着对“脆花生、脆麻花”进行缩减,发现作为叫卖语言,既不能缩减为“脆花生、麻花”,也不能缩减为“脆花生和麻花”。
  • “克隆”语义的不断扩展
  • “克隆”是近些年世界各国都比较关注的高科技现象之一。“克隆”作为音译外来词,被汉语吸收之后,非常活跃,其含义一直在不断发展。由名词义(本义)到动词义(转义),由名词转来的动词义再引申出其他的动词义。至今仍在变化之中。
  • 汉字·男女·婚姻
  • 古文字是远古文化的化石,包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本文通过分析表现远古婚姻状况的文字,结合史料和考古发现,探讨婚姻形式的演变情况及男女双方在婚姻中的地位嬗变情况。
  • 语言缩略语和言语缩略语
  • 缩略语指的是那些从已相对稳固了的较复杂的词或短语中,直接或间接地抽取其主要成份(词素、词)组合形成的简短的词语,缩略语表示与原复杂词语相同的意义,如,“政协——政治协商会议、彩电——彩色电视机”等等。
  • 汉字叠用的绘画美
  • 汉字可以重叠使用,古人称之为“重言”、“复字”,今人一般称为“叠字”。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对汉字的叠用乐此不疲,究其原因,除表意表情的强调美外还兼有绘画美。其表现有三:生动形象,加深情景,随词添境。
  • 汉语音韵学应记诵基础内容总览
  • 促使我写这样一篇文章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我始终认为,学习任何一门学科,该学科的最基本内容,是需要牢牢记取的。记得很小时就听别人说过,学习中医要背诵200个药方,学习西医要背诵人体206块骨头的中英文名字。而学习汉语音韵学要记诵哪些内容?一直未见有全面形诸文字的明确说明,亟有必要加以探讨。
  • 《English说文解字》出版
  • 同构象形比照:外国人学汉字的捷径
  • 汉字事实上比英文等字母文字易学得多,但必须掌握汉字与英文(或其它字母文字)的相同构字规则,这一规则可以概括为如下公式:
  • 对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字词测试的思考
  • 普通话水平测试始于1994年。当时,测试的内容为五个部分,即:1.读单音节字词100个;2.读双音节词语50个;3.朗读;4.判断测试;5.说话。后来,第4部分的判断题取消。现在的格局是余下的四部分。
  • 《汉语修辞学新论》读后
  • 如果说,人的生命价值主要是在于为人类创造财富(物质的和/或精神的)的话,那么,武占坤先生便当之无愧算得是珍视生命、为这种价值努力不止的人。
  • 汉语啊汉语,危机,却在哪里?
  • 《论汉语的险境和诡谬》(下称《险境和诡谬》,《书屋》2000.9)一文的标题,确实足以令人警醒,但是通读全文却发现,作者对所谓处于危境、满含诡谬的汉语、汉字,对推崇备至的英语和拼音文字,全部缺乏必要的了解。
  •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