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汉字与汉字科学论是原始性创新
  • 中西文化交流,随着人类科学技术和社会不断向前发展,使人们对中西文化各自的特性和共性的认识也不断提高。比如,百余年来,对语言文字,人们先是认为无声调有形态的口说语言和线形的拼音文字是科学的、先进的;有声调无形态的汉语和方块形的汉字是不科学的、落后的。后来,人们又认为口说语言是没有科学性差别的,而文字有:拼音文字科学、先进;汉字落后。近来有人又认为语言和文字都没有科学性的差别,都无所谓先进与落后;而我们却认为汉语汉字比印欧语和拼音文字更科学、
  • 论声韵学——复熊知白(崇煦)师书
  • 学事:《说文》段注第一读,用圈点甚整饬,最好;惟未将自己意见织成部居,加一番联络贯串工夫,则终不免随得随忘之弊。此教授法所以重“整理”,
  • 南城方言字音和《广韵》的声韵调系统——韵类的分析研究(一)
  • 以与十六摄的对应关系归南城方言59韵母(除有音无字5韵母外)为十七组进行分析。
  • “粤语"的“语"不同于“汉语"的“语"
  • 某一种民族共同语往往会发生一些变异,比如地域变异、社会变异和语体变异。语言的地域变异叫做方言。“粤语”就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的地方变体,即方言。可是下面一段话却把“汉语、粤语、英语”说成三种语言:
  • 关于“基本词汇”的再探讨
  • 本文认为,“基本词汇”是一个内涵不清、外延不明,缺乏现实基础的概念,它对语言研究和语言教学的意义微乎其微,宜于用“基本语素”的概念取而代之。
  • 四字格固定结构中的色彩对举现象
  • 考察汉语的实际情况,我们会发现,在一些四字格的固定结构中存在着大量的色彩对举现象。如:
  • “bù”本义考——辨“bù”和“厄”
  • “bù”作为“厄”的异体字,已经被《第一次异体字整理表》废除,但它毕竟为记录汉语言作出过自己的贡献,因此它的研究对古籍整理和辞书编纂仍有重要的意义。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危”的本义是“险要的地方”,《说文》是这一意义的始作俑者。《说文解字》:“危,隘也。从户乙声,于革切。”事实并非如此,许慎的解释是错误的,因为他没有见过这个字的更早的写法,只是根据小篆字形得出的结论。其实“危”的产生是字形讹变的结果。
  • 释“蓴”
  • 蓴为睡莲科多年水生草本,(Brasenia schreberiJ.F.Gmel)生江南地区浅水中,自地下茎节抽生水生茎,叶漂浮于水面,花梗从水中分枝上部的叶腋中抽生,露出水面开花,是我国南方的常蔬。
  • “这时”“那时”与它们的承接功能
  • “这时”和“那时”是两个表示时间的语言单位,除了指明时间外,在叙事文体中往往还有承前启后的功能,它们对前后两部分的衔接与连贯,对叙述中句义的承接,语气的舒缓,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如:
  • “X吧”的语言学分析
  • 近来,作名词用的“X吧”的说法逐渐多起来,从“酒吧”到“陶吧”“氧吧”“网吧”“书吧”“咖啡吧”“音乐吧”,再到“写作吧”“织布吧”“绘画吧”,进而到“来吧”‘发泄吧”“克隆吧”,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 文字类型划分刍议
  • 语素文字和音素文字、音节文字不是同一层次上的概念。文字可以根据所记录的语言单位,分为表词文字和语素文字;根据所使用的符号形成,分为意符文字和音符文字,音符文字包括音素文字和音节文字。
  • 汉字手写体的规范及其规范原则
  • 根据汉字应用界面的不同,汉字形体可以分为手写体、印刷体和电脑字体三种。
  • 《说文解字注》中的文化阐释
  • 语言文字使文化得以传延,使后人能认识和了解前人的文化。《说文解字》正是这样一本记录并说解前人文化的书,但人类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的,语言文字也是不断扩充、演变的。因此,后人有时不能释读前人的文字或不能正确的解读,这就需要专门人才对其前人说解前人的语言文化再研究再说解以帮助同时代及其后人。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就是对许慎《说文解字》比较好的释读本。
  • 从“马到成功”说起
  • 今年是马年,人们常用带“马”字话来祝福新的一年。“马”字古文是象形字,飞鬃飘尾,四蹄奔逸,气势非凡,而“马到成功”就成为祝福的首选。
  • “恶水”的语词义
  • 近日,偶翻阅1997年第5期《中国语文》,见王永炳先生的《古典戏剧口语词释疑七则》一文,深感所论颇有新意,得益良多,但我对“恶水”不是“污水”的说法实不敢苟同。愿提出来与王先生商榷,并就教于博雅。
  • “疾”有“重病”义
  • 许多字书和教材都认为,“病”指重病,“疾”指一般的病。例如《汉语大字典》第四卷:“病,重病。古称轻者为疾,重者为病。”又“疾,古称轻病,后泛指病。”《汉语大词典》第八卷:“病,重病;伤痛严重。”又“疾,病,病痛。”王力主编《古代汉语》:“一般的病叫‘疾’;重病叫‘病’。””郭锡良、李玲璞主编《古代汉语》:“上古一般的病痛只称‘疾’而不称病,病在上古一般指重病、重伤。””这种看法来自许慎的(说文》和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
  • “南山之竹”辨
  • 在《汉字文化》2001年第2期的《“罄竹难书”小议》一文中有这么一段话:这里的“南山之竹”出自汉·班固《汉书·公孙贺传》“贺捕京师大侠朱安世以赎子罪,安世笑日:‘南山之竹,不足受我辞。…后来,“南山之竹”泛指南方。
  • 对“《诗经》韵例”的一点意见——与王力主编《古代汉语》商榷
  • 王力先生主编的《古代汉语》迄今已出三版,然通论中“《诗经》的韵例”部分。却只字未作改动。其内容要点如下:
  • “GB"“HSK”是“字母词”吗?
  • 近年来,现代汉语中出现了不少“字母词”(1ettered.word)。所谓“字母词”,是指含有西文字母的外来词,如“卡拉OK”、“B超”、“T恤衫”、“CT”、“VCD”等,这样的词已被有选择地收人《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正文后的“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中。“字母词”是从书面角度说的,与“汉字词”相对,它多为外语词字母的节缩。
  • 评《碍唤〈第二次科学启蒙〉》
  • 《呼唤(第二次科学启蒙)》(下称《呼唤》)公然把《汉字文化》诬为伪科学杂志,极力加以嘲笑和攻击。作者说:“1989年以后,在北京出现了一个叫做《汉字文化》的民办刊物,这份刊物10年来刊登了大量非科学和伪科学的文章,在其实际主编的主持下发表了一系列违反语言文字科学基本知识的谬说,甚至把矛头指向党和国家的语言文字工作和教育工作方针,因而被中国的语文学界戏称为‘伪科学杂志’。
  • 语言理论研究的大胆创新——《索绪尔语言理论新探》述评(上)
  • 徐德江先生所著《索绪尔语言理论新探》一书于1999年6月由北京海潮出版社出版。该书由著名语言学家季羡林先生题写书名;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在扉页题辞:“形音意孰近孰远,字语心有原有从”;武占坤、马国凡两位教授为之作序。
  • 关于《“长物”读音之商榷》的商榷
  • 我曾在1998年第8期的《咬文嚼字》发表《“长物”读音之我见》一文(下称《我见》),讨论“长物”中“长”字的读音问题,主张站在“现代汉语规范”的立场上“从简”、“从俗”读作cháng。《汉字文化》2001年第2期发表了倪志云先生《“长物”读音之商榷》一文(以下简称《长商》),
  •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