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关于汉语“主语”问题的调查与思考
  • 自《马氏文通》将西方传统语法介绍到中国,汉语语法研究的历史也有百来年了。在这一个世纪间,关于现代汉语语法问题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各家学派各抒己见,观点林立。关于句子成分问题的讨论便是焦点之一。从各大专院校使用的《现代汉语》教材看,传统语法学似乎占据了主导地位,教材中旬子成分的分析一直沿袭西方传统语法的界定,即将句子分为六个组成部分,即主语、谓语、宾语、定语、状语、补语。然后根据这些成分间的相互关系来说明句子的格局。
  • 古汉语“有……者”的句法结构
  • “有……者”是古汉语中常见的一种结构形式。虽然不少学者对这种结构进行了研究,但总的来说,这种研究都不够深入、细致。为了对这结构作进一步的探讨,本文拟对“有……者”结构的构成及其要素、各要素相互之间的关系、整个结构的语用特征作简要的分析。
  • 新时期汉语复现词语扫描和分析
  • 在语言诸要素中,词汇是对社会变化最为敏感的系统,每时每刻都在与外部环境进行着物质、能量与信息的交换。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汉语词汇系统形成了一个新质要素不断产生和旧质要素不断消亡的“小高潮”。其中,有一种特殊而有趣的现象颇引人注意,即一些一度退出日常交际舞台的旧词语又重新被起用。最突出的例子莫过于“小姐、先生、太太”等称呼语的回潮了。我们把这样的词语称为复现词语。
  • 从《玉篇》考察古代的特殊文字现象
  • 《玉篇》是南朝顾野王撰写的字书。《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云:“梁大同九年黄门侍郎兼太学博士顾野王撰。唐上元元年富春孙强增加字。宋大中祥符六年陈彭年、吴锐、邱雍等重修。凡五百四十二部。”该书的编撰目的是为了考证古今文字的训诂异同,以释读者疑惑。今本《玉篇》共收22561字,共三十卷,分为542个部首。释字时,先注反切,后释字义。
  • 谈色彩词略语式代码功能
  • 语言是一种音义结合的符号,“它靠声音形式和意义内容的结合表示客观外界、社会生活和精神领域中的事物、现象、性质、关系等等。”(葛本仪主编《语言学概论》山东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3页)从这一意义上讲,语言词汇中的各个成员都具有一种“天然”的代码功能。对于色彩词来说,由于其所指对象的特殊性,其代码功能也表现得较为特殊。因此,我们有必要对其专门进行讨论。
  • 汉语词语中的意合现象探析
  • 复合词是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词根词素构成的词。组成这类词的词素之间,其语法结构关系大多是可分析的,合乎逻辑的。但在汉语中还有不少像救火,养病,偷嘴,烤火,抢眼,开刀一类的词,它们在语法结构上体现为动宾关系,而根据这种动宾关系,它们在语义搭配上又违背了生活的逻辑:救命是为了拯救生命,救火是为了拯救火灾?养颜是为了把容颜养得更漂亮,养病又该如何理解?这类词由于其语义关系的逻辑矛盾无法解释而一直被称为汉语中特有的“意合”现象。
  • “乌鸦”与“孔雀”类的结构
  • 汉语复合词构词方式多姿多彩,确定多样性的不同结构,对一般词来说,只要看构词成分的意义和成分之间的关系就可以确定其结构,但对有些词来说,除上述两方面之外,还得从语源上考虑,才能准确判定其结构。这里以“乌鸦”和“孑L雀”为例,说明后一种情况。
  • 豆腐文化熟语语义解构
  • 熟语“是伴随着语言史发展的脚步和语用跳动的脉搏由使用该语言的整个社会力量对语言财富进行创造性劳动的成果,是汉民族语言的精华”。 在无以尽数的语海中,与“豆腐”有关的熟语在劳动人民中广为流传,形成了一类别具特色的“豆腐”文化熟语,如“小葱拌豆腐——清二白”、“刀子嘴,豆腐心”、“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大海里翻了豆腐船——汤里来,水里去”、“豆腐掉在灰堆里——吹不得,打不得”等都为人们喜闻乐道。为什么这些熟语如此受中国人偏爱呢?我们还是先从“豆腐”本身说起。
  • 灯谜文化与汉字字形
  • 谜语文化是中华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艳丽的花朵,她千百年来深受文人墨客和广大群众的喜爱,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 从“室”字的音变看人们的社会文化心理
  • 很久以来,“室”字的普通话读音一直有两种,shǐ和shì,并且意义也并无区别。如今“室”字已只有去声,具体表现是国家语委所编《现代汉语通用字表》也仅收shì一个读音,这种变化从表面上看是因为国家有意识地在规范语音,实际上则是对语言社会约定俗成性的一种自觉遵守。为什么这样说呢?
  • “铭”字文化溯源
  • “铭”字的前身是“名”字。商周时期,由于不同形式的祭祀,需要不同种类的彝器;为了称呼这些彝器,就给它们各自命名。“名”字包括了命名的过程。后来“铭”的种种文化内涵,是从商周时期运用于与“名”这个字有关的行为和形式发展而来的。铭,作为一种行为,曾是周代的一种礼制。臣下有功德,主上赐铭于钟鼎。最早把铭文作为一种文体全面描述的,是南朝梁刘勰的《文心雕龙》。几百年以后的金石学家对铭文的发展的认识,超过了刘勰。后来,随着“铭”的记功令德作用的缩小和消失,自我警戒成了铭文的主流。
  • 略谈“瘦”字的审美意蕴
  • “汉字是世界上许多种古代表意文字中惟一能巩固和流传下来的文字体系”,有丰富的内涵,例如“瘦”字,就是这样。
  • 说“女”字
  • “女”在语言里属于核心词,也是汉字里最早产生的古老象形字之一。许慎在《说文》里正确地指出了“女”字是个象形字,但是他并没有具体说明“女”字究竟表现了女人那方面的形象特征。这或许因为“女”字的形象信息在许慎的时代是不言而喻的,或许是因为小篆中“女”字的形象信息已变得比较模糊,许慎对此不甚了然。于是,后世学者对“女”字的原始构形理据便有了种种推测。
  • 从汉字看古代“法”“律”的文化内涵
  • 按照现代的理解,法律就是由立法机关制定,国家政权保证执行的行为规则。但在汉语词汇史上,法律这个双音词是一个年轻的外来词汇,借自日语(日语又是由英语单词law意译而来)。翻开历史的典籍,我们只能分别看到“法”和“律”这两个单音词。看来,若要考察中国古代的“法律”,只能从“法”和“律”开始了。虽然有学者认为中国古代未必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法律,但好在毕竟我们有类似的东西,
  • 《汉语称谓大词典》出版
  • “龙抄本”古典名著问世
  • 《易输入法》出版
  • 《京韵汉字直打输入法》出版
  • 关于“太皇太后”
  • 近来宫廷戏的盛行使“太皇太后”一词不断出现在影视中,其呼声不绝于耳。比如电视连续剧《铁齿铜牙纪晓岚》、《康熙王朝》等。这本不奇怪,但令人惊讶的是,所有影视人物,上至各类大臣下至奴婢,在称呼皇帝的祖母时,一律都口口声声、一句一个“太皇太后”。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正确的说法应为“太皇太后”。
  • 何物“秘笈”
  • 词语的应用也讲究趋时,追求时尚,这是求新心理使然,不可一概否定。其中,对古汉语词汇,重新起用,也是花样翻新的一途。不过,由于不谙文言,不明词义,往往张冠李戴,辞不达意,造成语病,有违“出新”的初衷。目前,书报杂志中,对“秘笈”一词的运用,颇为热衷,大有流行的趋势。不过,从语用实例看,错多对少。故不揣浅陋,试评如下:
  • “朱颜”不等于“美女”
  • 新版高中语文课本第三册第12课《词七首》选了李煜的《虞美人》一词,其中有关“只是朱颜改”一句,课文下面作了这样的注释:“只是宫女们都老了。朱颜,红颜,少女的代称,这里指南唐旧日的宫女。”我们认为这一注解值得商榷。
  • “立早章”还是“音十章”
  • 也谈“首当其冲”
  • 《语文建设))2001年第6期载有段濛濛先生《“首当其冲”的新义》一文,文章列举4个例句之后总结道:
  • 《中华谚谣研究》评介
  • 《中华谚谣研究》是武占坤先生继其《汉语修辞新论》(1999)之后又一部力作,是“河北大学学术文丛”的第一部学术专著,由河北大学出版社2000年6月出版,全书计30万字。正文部分373页,分七章。
  • 《语言的演变》质疑
  • 吕叔湘先生的《古今言殊》一文被收入了必修本高语六册(试验本高语六册亦收),题目被编者改成了《语言的演变》。诚如课本《预习提示》所说,“这是一篇典范的说明文”,然而白璧微瑕,在所难免。现将笔者教学中的思考公之于众,以就教于方家同仁。
  • 天坛圜丘坛的“圜”读yuán还是读huán?
  • 明清两代皇帝祭天的地方天坛是北京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它堪称是世界上最大的祭天神坛。天坛中帝王祭天的坛被大部分人(包括我们北京的导游工作人员)称为“圜(huán)丘坛”。这个“圜”字有两种读音,可以读yuán,也可以读huán,在圜丘坛一词中应读yuán还是huán应值得注意。
  • “江枫”考
  • 最近,收到一位刘女士的来信,信里对大多数唐诗选注书籍将《枫桥夜泊》一诗的“江枫”解释为“江边的枫树”提出了质疑,认为“寒山寺就在苏州城外西北郊的枫桥镇,在古运河边,绝不是在江边,而枫桥应是在古运河上的”,既然没有江,何来“江边的枫树”?于是,她认为“江枫”一词应是指“江村桥和枫桥”,即“江枫”为这两桥的合称,而“江枫渔火对愁眠”一句的意思则应是“江桥、枫桥与桥下渔船上的幽暗的灯火使诗人产生了无限的愁情。”
  • 非汉字背景留学生汉字形音识别的影响因素
  • 在认知心理学方面,近年来国内外运用行为实验和脑神经功能成像技术就汉字的表征与加工规律进行了大量研究,发现在汉语母语者的汉字加工中,笔画数、部件数、部件组合方式等字形因素,声旁与整字读音关系、声旁位置、声旁性质、由同一声旁构成的形声字家族中各成员的关系等语音因素都会对识别产生影响。
  • 形旁表意功能在留学生汉字学习中的负迁移及对策
  • 形声字在汉字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形声字在数量上所占比例很大,据各种资料统计,形声字在常用汉字中多达70%以上;其二,汉字虽至今仍属表意文字体系,但形声字是汉字向表音发展的重要标志,也是汉字发展史上的主流,形声造字法是简化和新造汉字的基本方法。
  • 《易混易错词语辨析·必要的交代》
  • 一、这本书以实用为目的,以知识性支持实用性。力求有一些趣味性,但做起来相当难。偶见一些冠以“趣味”的语言文字类图书,面目并不见有多大改观。科普读物难写,“语普”读物也不好写。
  •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