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南城方言字音和《广韵》的声韵调系统——综论
  • 笔者先后发表的前四篇论文从声调、声母和韵母三个方面阐述了南城方言字音系统与《广韵》音系之间的对应关系,并从音理上作了一定分析,本文将在前四篇文章的基础上进行简略的综合归纳,以为结论。
  • 郭璞的词语注音法
  • 晋代的郭璞是一位著名的文学家,也是一位很有建树的小学家。他在小学方面的贡献,是为《尔雅》、《方言》、《山海经》、《穆天子传》等书作注,而这些注又深受后人的推崇。他的注不仅征引方言,释义精审,在注音上也颇具特色。在注音上,他常用的方法是直音法、反切法,如《方言》卷一:“平原谓啼极无声谓之唴哴.楚谓之嗷眺,齐宋之间谓之喑,或谓之怒。”
  • 陈澧《切韵考》札记一则
  • 陈澧在《切韵考》中用反切系联法得出《切韵》声类40个,韵类311个,并依此结论制了一个表(见《切韵考》卷四、卷五)。关于这个表,陈澧说:“切上字己定四十类,下字己定一韵一类、二类、三类、四类,乃取《广韵》每一音之第一字,以其切语上字声同类者直写之,
  • 《广雅疏证》系联同源词的方法和表述方式
  • 《广雅疏证》是清代乾嘉学者王念孙的代表作,“书中推阐‘声近义同’、‘声转义近’之理,随处皆是。其以声音通训诂,语多独创,其词源、词族之研究,尤微至。”特别是他训诂理论原则和方法的提出,对汉语同源词“命名之意”的探讨以及大量同源词系联的实践,使汉语同源词的研究进入了词源学的研究范畴,走上了科学化的道路。我们通过对王念孙《广雅疏证》所系联的同源词进行分析、研究,整理出了379组同源词。本文仅就《广雅疏证》系联同源词的方法和表述方式作一些探讨。
  • 论汉语词语的文化义平面
  • 汉语的语义范畴是个大问题,也是个人们长期力图解决的老问题。我们认为汉语的语义范畴由三个平面构成:概念义平面、文化义平面、语用义平面。本论阐释词语的文化义平面。
  • 李渔《十二楼》回首诗词的语言特色
  • 李渔是明清之际著名的戏曲家,也是继冯梦龙、凌漾初之后影响最大、最富创作个性的拟话本小说家。
  • 现代汉语的使动用法
  • 使动用法是古代汉语词类活用的重要内容。所谓使动用法,是指谓语动词具有“使宾语怎么样”的意思。如:“项伯杀人,臣活之”。(《史记·项羽本纪》)其意思是“项伯杀了人,我使他活。”因此,使动用法就是用动宾结构的形式表达了兼语式的内容。在所有古代汉语教材中,讲到词类活用必谈使动用法,但是,在现代汉语的教材中,系统论述使动用法的却不多见。实际上,在现代汉语中,无论是书面语,还是口语,使动用法都大量存在,而且还有燎原之势。
  • 论汉字拆分的系统性
  • 汉字字形编码是中国人为计算机输入汉字的一项伟大创举,更为重要的是它开启了一个汉字字形直接排序的新天地。当人们学会了汉字字形输入之后,实际也就是知道了汉字字形的序性。
  • 汉字文化含蓄性表达的两种方式
  • 在东方文化当中,尤其是在中国文化范畴里,含蓄性的表现(或表达)方式可以说无处不在,从而形成了中国文化当中一道比较独特的风景。汉字文化是中国文化这个大范畴中的一个较小的子系统,在它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不能不受到中国文化这种特性的影响,因而在含蓄性方面,它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表现方式。
  • “象”“像”规范的历史嬗变与相关系列异形词的规范
  • 建国后我国第一部中型规范性词典《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1965试用本)对“象”“像”的解释是:
  • 《史记》与《战国策》的异文研究
  • 《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在成书过程中,作者司马迁采用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几乎遍及先秦的经书、子书和史书,其中,尤以采录《战国策》的资料为最多。《战国策》共33篇,除秦策三、秦策五和楚策三等三篇外,都程度不同地被采用。《史记》在采录这些资料时大都经过裁剪,异文现象十分丰富,为我们研究先秦时期的文字、音韵、词汇和语法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限于篇幅,本文主要讨论词语方面的异文。
  • 先秦典籍中“丽”字意义分析
  • “丽”,繁体写作“麗”。今人用“丽”,多取华美之意,具有审美之意,然考之在甲骨文、金文、先秦、两汉典籍中使用的情况,便可发现,“丽”字在先秦时期的使用情况是复杂的,含义也比较丰富。
  • “草”的词源和俗词源
  • 本文讨论的“草”,指的是表示家畜、家禽雌性的“草”。“草”为什么用以指雌性?曾良先生《“草马”探源》一文(载《中国语文》2001年第3期。以下简称曾文)认为,“‘草’本来是‘阜’的古字”,而“古籍中阜与槽义相通”,“盖雌性生殖器官形似槽,故以‘草(阜)’指牝”。曾文的论证凡三个环节,看似有理,实则有两点不妥:
  • 识字与口语并重的汉语教材——评白乐桑主编《说字解词》
  • 汉字在对外汉语教学中的地位,近年来逐渐受到学界的关注。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和世界汉语教学学会曾于1997年、1998年分别举行过汉字与汉字教学研究专题讨论会。现在的状况似乎可以这样说:虽然还存在是不是、应该不应该重视汉字教学,即字重要还是词重要这样的问题,而就加强汉字教学而言,应当说已经找到了症结所在,这就是:
  • 辞理振金玉 文采欲飞扬——评《汉语修辞学新论》
  • 如果说,修辞学论著已是“春色满园关不住”的话,那么,武占坤先生的《汉语修辞学新论》(以下简称《新论》)的出版,则像是“一枝红杏出墙来”,令人耳目为之一新。
  • 汉字文化的系统掾索——评刘志基《汉字文化综论》
  • 广西教育出版社汉字研究新视野丛书的出版,标志着汉字文化研究开始进入了系统探索的阶段。刘志基先生所著《汉字文化综论》堪称系统探索汉字文化的一部代表性著作,此书由“文化蕴涵”、“文化塑造”、“理论方法”三大部分构成一个从微观到宏观,从实践到理论的研究体系,这个体系对汉字作为历史信息凝聚物的文化蕴涵,作为超越交际层次所具备的文化辐射功能,以及汉字文化作为研究对象的理论方法,都作了较为深入的探索,系统地提出了汉字文化学的性质、任务、地位的特点,为推动这门新兴学科的进步和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 “何为者也”不能“别解”
  • 《语文报》第288期第7版载有汪一同志的《“何为者也?”别解》(以下简称《别解》)一文,文章以为中学语文教学篇目《晏子使楚》(见《晏子春秋·内篇杂下》)中“‘何为者也?’的‘为’在这里应作判断词解,读作‘wèi’,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是’。……‘何为者也?’即‘为何者也’的倒置句式,应翻译成‘是什么人呀?…而不能像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教学参考书》那样译成“干什么的呀?”。我们认为这是不妥当的,其理由如次:
  • “上与”、“下与”的概念及汉字改革刍议
  • 汉字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造,是世界语言文化宝库中的瑰丽杰作。汉字形义相融、赏心悦目,具有丰富的语言表现力和神奇的艺术魅力。自从仓颉造字以来,汉字经历了数千年的演化和锤炼,已经相当完备。尽管随着社会的发展汉语词汇的变化依然频仍,但就汉字体系本身而言,除了由繁体至简体的改革以外,其变化已是微乎其微,新造汉字则几乎闻所未闻。
  • 三莫教育方式质疑
  • 近来在报刊中见到“国内大学采用或准备采用英文原版教科书,用英文进行授课”的报道。进而势必要请洋教授来讲课。为了论述方便,把上述教育方式(英文教科书,英文授课,洋人讲课)简称为“三英教育方式”。
  • 值得商榷的“僵”字
  • 各大型权威辞书在给“僵”字作解时,其中有一条义项便是“不活动,僵硬”,然其所列举的例证便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年版)第689页中对“僵”字的注释便是如此。再如《汉语大字典》《辞源》也是如此。笔者认为此处的“僵”字义项是值得商榷的。
  • 从几个虚词字形谈索绪尔文字观失误
  • 汉字起源于绘画,索绪尔把它认定为表意体系。他说:“一个词只用一个符号表示,而这个符号却与词赖以构成的声音无关。这个符号和整个词发生关系,因此也就间接地和它所表达的观念发生关系。”
  • 从“成语的省略”谈起
  • 谈到省略,人们多从承前省、蒙后省或对话省几个方面分析。补充因承前和蒙后而省掉的词语,其依据是上文或下文;补充对话省中省略词语的依据是说话的语境。人们已经意识到语言中还有一种省略,其背景是人们所具有的知识结构,叫做认知省略。
  • 也说“再说”
  • 也谈“太皇太后”
  • 皇帝的正宫叫“皇后”,皇帝的妈妈叫“皇太后”;奶奶呢?皇帝的奶奶叫“太皇太后”,依句法,其结构自是“太+皇太后”。有人注意到(见《汉字文化》2002年第3期《关于“太皇太后”》),时下宫廷戏,如《康熙王朝》,“所有的影视人物都一致的错说成了‘太皇+太后”’,意思是读成了破句,因而“给人以两个称呼的感觉”(笔者案:口语里这个“皇”字念轻声,四言浑然一体,避免了所谓“两个称呼的感觉”),认为:“这是个天大笑话”,指出:“正确的读法应为‘太+皇太后’”。这是说须是依着句法的结构去读才是。
  • “摇篮工程”的“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
  • 中国优生优育协会“摇篮工程”中的“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是对0—6岁,特别是对0—3岁婴幼儿进行科学的汉字教育。这种汉字教育(“全母语教育”)不同于一般的婴幼儿识字,在“科学”二字上,要达到这种“科学”的标准,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一、符合汉字的科学性:二、符合婴幼儿的特殊认知规律;三、符合婴幼儿德体智美全面发展的原则。三者必须同时具备,缺哪一条,都不属于“科学”汉字教育。
  • 汉语学习难!——专家指出:只因教学路子不对头
  • 代邮
  • [语言文字学术研究]
    南城方言字音和《广韵》的声韵调系统——综论(邱尚仁 钱静芳)
    郭璞的词语注音法(吴庆峰)
    陈澧《切韵考》札记一则(张咏梅)
    《广雅疏证》系联同源词的方法和表述方式(胡继明)
    论汉语词语的文化义平面(陈功焕)
    李渔《十二楼》回首诗词的语言特色(吴广义)
    现代汉语的使动用法(王兆鹏)
    论汉字拆分的系统性(潘德孚)
    汉字文化含蓄性表达的两种方式(程国富)
    “象”“像”规范的历史嬗变与相关系列异形词的规范(邹玉华)
    《史记》与《战国策》的异文研究(秦淑华)
    先秦典籍中“丽”字意义分析(乔雅俊)
    “草”的词源和俗词源(汪化云 张志华)
    [书刊评介]
    识字与口语并重的汉语教材——评白乐桑主编《说字解词》(胡双宝)
    辞理振金玉 文采欲飞扬——评《汉语修辞学新论》(季素彩)
    汉字文化的系统掾索——评刘志基《汉字文化综论》(余延)
    [讨论与争鸣]
    “何为者也”不能“别解”(邵文利 杜丽荣)
    “上与”、“下与”的概念及汉字改革刍议
    三莫教育方式质疑(徐道伦 徐道一)
    值得商榷的“僵”字(张凯)
    从几个虚词字形谈索绪尔文字观失误(晁瑞)
    从“成语的省略”谈起(邹哲承)
    也说“再说”(芜崧)
    也谈“太皇太后”(李远明)
    [转载]
    “摇篮工程”的“婴幼儿科学汉字教育”(徐德江)
    汉语学习难!——专家指出:只因教学路子不对头

    代邮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