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为了汉字文化的伟大复兴学术研讨会”发言摘录(续)
  • 汉字是一种以表形为特点的文字。汉字几千年的发展历史已经无可辩驳地表明,汉字是唯一的最适合记录汉语的文字,是其他任何文字形式所无法取代的。几千年来,汉字和汉语,互相依存,共同发展,形成了互为表里,相得益彰的密切关系。汉字因完美地记录了汉语而显示其形体优美直观,并对汉字发展为书法艺术提供了广阔的空间,而汉语也因用汉字所记录而显得生动、优美、简洁。汉字对完善汉语的表达,促进汉语的健康发展,起着人所共知的积极作用。
  • 为创造语文学界和谐发展的新局面而努力——本刊编委会召开全体会议
  • 本刊编委会日前在京召开会议,认真总结了办刊16年来的经验并深入研究了今后的发展规划。全体编委一致认为,中华民族文化的潜力将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科学的发展一齐进发出来,作为承载中华民族文化的汉字也将实现新的发展和繁荣。为了适应复兴繁荣汉字文化的需要,满足广大读者的要求,《汉字文化》杂志决定于2006年变更刊期并扩版。
  • 汉字锤炼心灵(上)
  • 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安冈先生大约是在昭和三十四年(公元1959年——译者注)。全国师友协会的山口先生和我联系,让我为《师与友》写些关于我的汉字教育的文章,我欣然允诺。好像共连载了四回。安冈先生对此十分喜欢。昭和三十五年,安冈先生告诉我有两小时的时间让我在全国师道研修会上发言,于是我就发表了关于我所思考的汉字教育的讲话。
  • 汉语音韵学应记诵基础内容总览(续完)
  • 汉语音韵史的研究需要借助汉藏系语言的比较研究资料与域外译音和对音资料,这里把主要的七种民族文字字母的通行转写法汇列于下,以供研习声韵学者参考。(一)藏文字母转写法据瞿霭堂《藏语概况》(《中国语文》1963年第6期526页);(二)缅文字母转写法据黄树先《汉缅语比较研究》(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3);(三)泰文字母转写法据龚群虎《汉泰关系词的时间层次》(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
  • 试论谚语、俗语之分
  • 谚、俗不分由来已久。谚语中包括了全部俗语,有时谚语也叫俗语。如《红楼梦》第十三回,秦可卿托梦给王熙凤,称为“俗语”的“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就是“谚语”。
  • 释“黄”
  • 许多学者对“黄”作过训释,主要有三种观点。
  • 杜诗“颜色字”略谈
  • 由于兼备众体而又自铸伟辞,杜甫诗歌不仅具有集大成的性质,而且成为唐诗发展的一个转折。杜诗以其创作实绩积累了极其丰富的艺术经验,在许多方面都具有开拓之功,仅以“颜色字”的使用为例,也可以看出杜诗的不同凡响。所谓“颜色字”,就是用来表示各种颜色的字,如红、绿、蓝、紫、黄、白等。就是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颜色字”,杜甫却有绝妙的、创造性的使用,让人心神振奋,耳目一新。
  • “美”“尾”与远古服饰审美的演变
  • 汉字是表意体系的文字,造字时代的许多社会意识与社会现象都封存在字形中。汉字,尤其是古文字,就像远古文化的化石,包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字形是不断发展演变的,有的甚至发生讹变,文字学家只能依据其所见字形对字义进行说解,其说解不可避免地受到所见字形和生活时代的限制。
  • 谈上古“某为谁”中的“为”
  • 在上古汉语中“为”字是否判断词这个问题上学界尚未达成一致意见。但在某些关涉人名的带“为”字的句中,如“余为伯修,余而祖也。”(《左传·宣公三年》),“为”字却都译作现代汉语的“是”。我们认为此处的“为”限于称名,只能译为“叫……(名字)”。
  • “一字多义之同时合用”初探
  • 汉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其源远流长,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具有深厚的历史底蕴。钱钟书关于“一字多义之同时合用”的论述,更是发前人之未发,既纠正了黑格尔对中国语文的偏见,又创造性的发展了中国传统的训诂学,并把训诂和鉴赏紧密结合起来。他与众不同的训诂方法,不仅对文字解释,同时对诗文欣赏均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 代字号的历史沿革及其功用
  • 代字号是从重文号发展变化而来的。在公元五到十世纪的辞书中运用非常广泛。其形体有多种多样。最主要的有以下几种:一是短竖号│,二是两斜点",三是圆圈○。
  • “后”的语义平移与“后”族词的生成
  • 近年来,以“后”为构词语素形成的“后××”族词,悄然加入汉语新词新语阵营,并呈现继续扩大的态势。对此,刘娅琼曾在《从“后非典”看“后”的另一用法》一文中,发表看法,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而就笔者对这一现象的关注过程来看,对不断生成的“后”族词的认识,不能仅仅停留在“后”的用法本身,唯有站在后现代主义的大背景下加以审视,才能理清“后××”族词的生成过程。
  • 日语汉字词研究导论
  • 在《三国志》、《后汉书》、《隋书》等古籍中,常有一些日语词汇的记载,但那还谈不上研究。直到宋代,杂史、笔记中才可见到一些勉强称得上研究的文字,像《鹤林玉露》卷4《日本国僧》中所载的20个日语词汇,大概就是中国古籍中第一次见到的有关日本语言文字的记载。
  • 桃与仙——唐诗文化一题
  • 桃是唐诗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意象之一。笔者据《全唐诗》及陈尚君《全唐诗外编》、参照北京大学中文系全唐诗网上检索系统进行了初步检索,结果显示,唐五代诗词中共出现桃字2256次,涉及到桃及桃花的诗词共1427首。唐诗中的桃意象包蕴了十分深广的文化内涵,直观地显示出了唐诗浑雅丰腴、裱丽精致的审美风范和恢宏富丽、浪漫奔放的文学精神。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唐诗中的桃意象与仙、道关系十分密切,这方面的诗歌几近百首。这些诗歌积淀了时代、民族、群体的生命意识和情感特征,具有鲜明的唐文化色彩。
  • 略谈宋词中的“颜色字”
  • 在构成中国古典诗词美的诸多因素中,“颜色字”所起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颜色字”一词,出自宋人范唏文《对床夜语》卷三:“老杜多欲以‘颜色字’置第一字,如‘红人桃花嫩,青归柳叶新’是也。”“颜色字”就是表示各种颜色的字,如红、黄、绿、蓝、青、紫、黑、白等。以色彩写景摹物,本来就是中国诗歌的传统,有着悠久的历史。
  • “裳”字音辨
  • “裳”字在《汉语大字典》中的注音只有一种,那就是“cháng”,我们先看一下《汉语大字典》对“裳”的阐释。“裳”:《说文》“常,下裙也。从中,尚声。裳,常或从衣。”cháng《广韵》市羊切,平阳禅。阳部。(1)古称下身的衣服。《诗·邶风·绿衣》:“绿兮衣兮,绿衣黄裳。”毛传:“上日衣,下曰裳。”……。(2)衣服。《水经注·江水》:“故渔者歌日:‘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 《现代汉语》中的几点纰漏
  • 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黄伯荣、廖序东的《现代汉语(增订三版)》逻辑性、实用性有所增加。但其中有些地方仍缺乏严密性和规范性。
  • “喜欢”“讨厌”有感情色彩吗?——兼谈词语基本义和附属义的区别
  • 邵敬敏把词义分为概念义和色彩义两种,认为在色彩义中,“感情色彩义体现的是爱憎好恶的褒贬情感。”①“如‘喜欢’和‘讨厌’,分别表示‘对人或事物有好感或感到兴趣’和‘对人或事物厌恶,嫌弃’,有很强烈的感情色彩差别。”②这里所谓的感情色彩实际是对“喜欢”和“讨厌”两个词概念义的概括,是概念义本身的事。既然书中把概念义和色彩义分为两类,就应该区别对待,而不应该把它们混为一谈。
  • “烘堂大笑”“哄堂大笑”和“轰堂大笑”
  • 《汉语大词典》因为是集体大型项目,出自不同的人的手;再说,各卷也是由不同地区的人操作,所以,前后有不一致的地方,也是在所难免的,但这一现象到底是不足。
  • 从“象”与“像”的合与分谈汉字规范
  • “象”与“像”是两个音同形近义近的字。20世纪50年代,《汉字简化方案》规定以“象”代“像”。1964年公布的《简化字总表》将“像”作为“象”的繁体字处理,“像”的意义全部由“象”来表示。1986年重新公布《简化字总表》时又恢复了“像”的规范字地位,重新将两字以及它们的意义明确分开。三十年中的这一合一分,反映了多年来人们对汉字繁简关系认识中的矛盾与反思,也表现了有关专家学者对汉字规范的审慎态度和追求规范完美的苦心。
  • 也谈“备受”和“倍受”
  • 《咬文嚼字》2004年第1期“百家会诊”栏目讨论了“‘备受欢迎’还是‘倍受欢迎’”,发表见解者从多个角度论证自己的观点,持论有三:赞同使用“备受”;赞同使用“倍受”;同中有异的“专一和两可”。文中作者多是从词义分析的角度对这两个词作出取舍,但其分析流于表面化并且视角单一。虽然编者在附言中做总结说“多一种选择不好吗”,但笔者还是认为“倍受”一词应该休矣。
  • 弘扬中华文化的一面旗帜
  • 《人民日报·海外版》创刊20年来,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做出了重大贡献。对这一点,我们语言文学界的同行深有感触。
  •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