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汉字锤炼心灵(下)
  • 五、弱智儿童与汉字 神户有个叫“稻之木学园”的教育弱智儿童的学校,那里有很多可怜的孩子。据说这些孩子做一件事情,做一二分钟就很快厌烦了。我去看了一下,他们的表情很是让我吃惊,眼睛里全无神采,毫无生气可言。
  • 谈“字本位”的内涵
  • “字本位”这个概念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提出以来逐渐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甚至出现了有关“字本位”的专著。,但不同人却给“字本位”赋予了不同的内涵,本文所谈的是本人的“字本位”观。
  • 方言特殊语汇的生物特征和社会特征——南城方言特殊语汇研究
  • 一、关于南城方言及其特殊语汇 南城县属江西抚州市,为江西省最早设立的十八县之一,至今已有两千二百余年历史。其中一千五百多年间,南城先后为临川、建武、肇昌、建昌郡治、军治、路治和府治所在地,并于明代设益王府,曾辖今福建光泽。南城文化以其鲜明的特色在赣文化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 汉语之为美——从原则参数理论看汉语的特点
  • 自孔宪中先生开始“骂祖宗”以来,一直是“骂”声不绝。围绕中文的“骂其可骂”之处,语文界随之便有“帮骂”、“反骂”,继而又有“辩骂”。如果通过“骂”、“帮骂”、“反骂”和“辩骂”而凸显出汉语的精神来,孔先生功莫大焉。如果证明孔先生的观点都是错的,这也无损孔先生的威名,因为我们面对的是语言这一客观事实,对它的探究属于科学范畴,而科学的标准之一就是可证伪性(falsifiability)。孔先生对前人观点之否定是证伪,同仁对孔先生的否定之否定也是证伪。在科学史上证伪和证实有着同样的价值。如果孔先生的观点有1%是正确的,这便是孔先生贡献的又一体现了。孔先生并非故作惊人之语,而是拳拳的赤子之心的“善骂”,犹柏杨之“骂”矣。
  • 一种特殊的文化词语——数词词素参与构成的詈词特点及其语源分析
  • 汉语词汇中文化词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不过,有一种特殊的文化词语——詈词,一直少有人论及。“詈词”一词,大型辞书中均未著录,《汉语大词典》中只收录“詈辞”,不是作为词汇学、社会语言学或修辞学的专门术语所解释的。詈词在汉语口语中数量虽不多,但常能听到,例如“该死的”“他妈的”等等。本文所要讨论的,是数词词素参与构成的詈词,例如“二百五”“二流子”“瘪三”等词语,今天它们中间仍有一些活跃在一些口语中。
  • 标点符号名称隐喻义论析
  • 标点符号的正用是用以标示文辞的关系或作用。但从语言运用的角度来看,汉语标点符号除其标示作用以外,其名称正在经历着一场语义嬗变和结构嬗变,这是一种相当特殊的新生语汇现象,值得我们关注、分析。
  • 更正
  • 《纪念刘和珍君》中转折连词的语法与修辞
  • 鲁迅的杂文名篇《纪念刘和珍君》痛快淋漓地揭露了段其瑞政府对手无寸铁的请愿青年的残酷暴行,表达了对死难者的哀悼之情。文章收放有节,顿挫铿锵,一吐为快,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力。这种表达效果的重要成因之一就是高超地使用了转折连词,转折连词在文中确实起到了重要的语法修辞作用,并成为这篇杂文语言的一个突出特点。
  • 试论俗体字的“返祖现象”——现代字体、标志设计的一大趋向
  • 汉字在发展过程中,由于不断“笔画化”、“同化”和“简化”,逐渐消除了初始阶段的弱点,成为代表音节(词或词素)的表意文字,特别是规范汉字,已经成为字形定范、笔画定型、笔数定量的科学文字,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正体字。国家已经制定了正体字的一系列标准。这些标准既是国家标准,又是国际标准(联合国法定的五种工作文字之一)。俗体字是与正体字相对而言的。本文立论以法定标准为准绳,凡是符合标准的,就是正体字;反之,就是俗体字,也包括那些有固定意义的标志符号。
  • 谈“零X”结构
  • 近年来,“零”作为一个新型的构词语素,构成“零X”结构,在报刊等媒体中频频出现,如“零距离、零风险、零报告、零腐败、零关税、零利润、零投诉、零障碍、零污染、零伤亡、零灾害”等。“零X”在人们的语言生活中成为一种流行用法。
  • 也说“章”字错拆
  • 《汉字文化》2005年第1期张凯先生《是“音十”而非“立早”》一文针对日常生活中人们习惯拆“章”为“立早”作出一番考证以后,结论说这种拆分“不是一种科学的解牛术”,“是不科学的”,“是悖论”,“应值得人们重视”。作者的论证是不错的,结论对论述对象来说也是对的;但从作者对这类现象的偏颇认识和忧天之虑来看,作者对汉字文化及其发展规律缺乏宏观认知。
  • 莱芜方言俚俗词语语源初探
  • “方言是共同语的地方变体”的说法已经得到了普遍认可。具体到现代汉语就是说方言是普通话的地方变体。这种说法承认了普通话和方言由于地域关系所造成的巨大差异,但是却对方言本身在历史发展中所受的纵深影响重视不够。方言是在古今汉语的夹缝中生存的,其本身有现代汉语的影响,同时又是古汉语的延承,在很大程度上也保存了古汉语的一些用法和讲言特点。方言、普通活和古汉语之间无论是在语音、语法还是词汇方面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方言是古汉语在现代的遗留,对于词汇研究来说,语音和同义的古今差异是最明显的,所以从音韵学和同义的角度来探索方言俚俗词语的来源,从而明了方言与普通话的关系是切实可行的。
  • 试论“语言的人”
  • 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和思维工具。从“关心”工具的研究到关心“人”的研究,是非常必要的。那么什么是“人”?《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能制造工具并使用工具进行劳动的高等动物。”我们语言学要研究的“人”就是能制造工具并使用工具的高等动物吗?很多普通语言学著作从语言在劳动实践中起源角度对此进行了阐析。从语言的起源看,制造工具——集体劳动——人的发音器官、人脑机制发展的科学演绎,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恩格斯也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对此作了定论。作为语言研究工作者,我们认为,那似乎不能阐析语言学的全部。上述的“人”只是语言学研究的“人”的第一层次,当然也是最高层次。作为语言学研究的“人”,不仅要从语言的起源探析“人”,还要从语言的发展变化探析“人”。
  • “乳臭”及其他 收费下载
  • 说起“乳臭未干”、“乳臭小儿”都知道是带有讥刺意味地指年幼无知。许多辞书都把其中的“乳臭”解释为“奶腥气”或“奶腥味”。例如《汉语大词典·乙部·乳》:
  • 联边及与它相类的组合
  • 新奇,常常是语言组合中所刻意追求的目标之一。在形体上存在相同之处的字,如果以相连或其他方式相互对应,可以为组合带来新奇色彩。
  • 试论《龙龛手镜》的“雜”部字
  • 《龙龛手镜》又名《龙龛手鉴》,是辽代僧人行均为了研读佛而编纂的一部字书。行均,俗姓于,字广济,幽州人。此书完成的具体时间我们已无从可知,但是从序言中我们可以推断出此书完成的大体时间范围。卷首序言中注明“统和十五年丁酉七月一日癸亥序”。统和十五年即宋真宗至道三年(997年),因此此书的成书年代不会晚于公元997年。在此之前的六朝至唐五代时期俗字盛行,唐写本经卷里也收录了大量的俗体字。《龙龛手镜》辑录的范围大多是佛经中的字,所以里边的俗字、异体字也非常多。
  • 由“包二奶”说说“二”的贬义源
  • 一、从新词“包二奶”说起 “包二奶”这个新词频频出现在报刊中,还收入了词典,与其相呼应的“包二爷”也应运而生。报载,所包的岂止二奶、二爷,包三奶、四爷的也大有人在,为什么统称“包二奶”、“包二爷”?因为“包二奶”、“包二爷”这种叫法本身就含有深刻的嘲讽、贬责意味。原来“包二奶”和“包二爷”是人们仿照“捧臭脚”、“吹牛皮”这些惯用语的构建模式创造,又带上含贬义“二”字,贬义就更深了一层。
  • 《急就篇》“老复丁”释义辨
  • 《急就篇》:“长乐无极老复丁。”孙钧锡《中国汉字学史》:“‘老复丁’是说家有年高的人,子孙可以免役。”(《中国汉字学史》第39页,学苑出版社1991年1月第1版)此说源自颜师古。唐·颜师古《急就篇注》:“老复丁者,家有高年。则蠲其子孙,免赋役也。”然而,宋·王应麟却不同意这种解释,他在《困学纪闻·小学》中针对这个解释说:“颜氏解为蠲其子孙之役,非也。即《参同契》所谓‘老翁复丁壮。”’《汉语大词典》:“老复丁:谓年老而复壮盛。犹言返老还童。一说,家有年高者,则免除其子孙的赋役。”这样不加辨析,两说并存,犹难解人疑惑,故今为之辨。
  • 从“三人为众”谈起
  • “三人为众”是由三个相同独体字组成一个新字的造字方式。从字体结构上看,上面一个独体字,下面两个独体字,上小下大,呈金字塔形状。
  • 女书生成源起析辨
  • 五岭北麓与紫金山环抱生成的潇水盆地,是一个神秘的文化地带。瑶民圣地千家峒,南越稻作文化源头,中国道德文化史祖舜的葬地,诡怪的秦遗民藏身洞,奇特的女书文化传播区,构成沉积深重,蔚为壮观的文化园地。有学者指出,古时候这里有着一个“岭北文化圈”,其特点是原始而神秘。女书就是这样一种原始而神秘的文化现象。
  • 西湖景点的英译及其存在的问题
  • 钱塘自古繁华。在杭州的繁荣和对外宣传过程当中,西湖无疑扮演了一个极重要的角色。而在西湖的角色扮演过程当中,景点译文犹如向国外游客递出的英文名片,起着自我介绍的重要作用。于是,如何准确充分地在这张名片上介绍西湖和中国文化,就显得十分重要。本文试从景点名称和景点介绍两个方面来考察西湖景点翻译的方法和存在的问题。
  • 《俗体文字类型粗梳》献疑
  • 拜读《俗体文字类型粗梳》一文(见《汉字文化》2004年第2期第7页,作者季素彩),颇有收获,视野也随之扩大,诚非溢美之辞。然金无足赤,文中也有疏漏之处,兹陈管见,与作者商榷,并请方家指正。
  • 研讨徐德江语言文字理论
  • 百位语言文字、汉语文教学和语文教育工作者近日在京座谈.研讨徐德江先生语言文字理论。
  • 《汉字文化》2006年将扩版增容:欢迎订阅 欢迎投稿
  •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