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名誉会长任继愈
  • 任继愈,国学大师、哲学家、历史学家。1916年4月15日出生于山东省平原县。193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获学士学位。1941年于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获硕士学位。1941-1964年曾任北京大学哲学系讲师、副教授、教授。1964-1985年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世界宗教研究所(现属中国社会科学院)所长。1987-2005年任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名誉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宗教学会名誉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1999年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现为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中国哲学史学会名誉会长、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孔子书院顾问、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名誉会长、《汉字文化》顾问。作为学术界的代表,当选为第四至八届全国人大代表。长期从事中国哲学史、宗教史教学和研究,在中国最早以现代科学方法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研究中国宗教史(包括儒教、佛教、道教),开创了中国用马克思主义研究宗教的局面,筹建了中国第一所宗教研究机构,培养了几代中国哲学史和宗教史的研究人才,以中国哲学和文化研究为主要领域。近年特别关注汉字科学的发展与研究。
  • 北京紫竹院公园王跃作
  • 李瑞环同志为孔子书院文库编辑部主编《荣辱古训名言》一书题写书名
  • 剪纸书法《八荣八耻》
  • 《荣辱古训名言》已出版
  • 题词
  • 汉字必将走向全世界——汉字的科学性、智能性和国际性
  • 多年来,西方学者提出的大脑两半球功能分工和与此有关的“开发右脑”之说在国内时有出现。有的文化教育部门高层管理人员也在演讲中多次宣传“左脑是语言脑、右脑是音乐脑”,要“开发右脑”。
  • “汉字革命”可以休矣
  • “汉字革命”、“废除汉字”、“汉字拉丁化”,鼓动者冲动呼喊,危语横飞,怒涛翻滚,浊浪排空,闹吵吵了一个多世纪。汉字在围歼咒骂中,几遭灭顶之灾。汉字遭遇的这场浩劫,知之者虽难以忘怀,却因年迈而艰于命笔总结;新中国诞生后出生的人,则因不甚了解而不知其严重后果。“爻画既肇,文字载兴”。须知,汉字神工妙力,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天姿俊逸,魅力无穷。中华五千年光辉灿烂的文化,赖以记录并传播于世界。汉字是中华民族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根,是中华民族融和团结的决定性因素。因此,我们对中华民族生死攸关的“汉字革命”、“汉字拉丁化”,亟须认真反思和总结,断乎不能任岁月的流逝而淡忘,甚至无动于衷而漠然置之。
  • 文言常用词韵语
  • (1)道德仁义,礼乐政刑。教化习俗,法制章程。陞迁黜陟,赏罚劝惩。盛衰理乱,隆替废兴。祸福凶吉,朕兆祥徵。爵位禄秩,事业功名。穷通得失,否泰亏盈。贫富贵贱,寿夭死生。
  • 语言的基本单位是“句子”
  • 语言是人的口头交际行为,是以“音”示“义”的听觉符号系统,是人的听说能力。语言学要研究人是如何使用语言进行口头交际的,研究儿童是如何获得语言的听说能力的。因为人的口头交际行为和获得语言听说能力的过程是受大脑支配的,研究语言要采用心理学的方法,所以语言学属于心理学。母语是自然习得的,因此,语言学的应用主要是用本学科的知识指导成人的第二语言教学,其次是在理论上指导如何研制具有语言听说能力的智能机器人。
  • 《马氏文通》的“字本位”语法
  • 《马氏文通》是中国第一部有系统的语法著作。孙中山《建国方略》说:“中国向无文法之学……自《马氏文通》出后,中国学者乃始知有是学。”噪启超《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说:“马眉叔建忠著《文通》……创前古未有之业。中国之有文典,自马氏始。”
  • “从容”释略 收费下载
  • “从容”古今都是常用词(《四库全书》中出现20401次)、多义词。古今释家不少,但始终处在探索阶段,所释不够全面,缺乏系统性,故仍有继续考释的必要。
  • 由“溜之乎也”说起
  • 人们习惯于用“溜之乎也”来形容悄悄地逃走。其实,单用一个“溜”,也同样指悄悄地走开。元·王晔《桃花女》第三折中“倘或礼物有些不臻,打将起来,我在后面好溜”就是这种用法。“溜之”也是“溜”,“溜”后加“之”是为了和后面的成分连接,如“溜之乎也”“溜之大吉”等。“乎”“也”是两个文言文中常用的语气助词,连用更加强了语气。“溜”和“溜之乎也”的区别就在于在表示悄悄走开的同时,后者多了一层幽默,就是一种风趣说法,例如清·李宝嘉《官场现形记》第五回:“三荷包见此光景,搭讪着就溜之乎也。”这比单用“溜”要风趣些。用“溜之大吉”和用“溜之乎也”有同样的效果,例如《官场现形记》第二十八回:“门生故吏当中,有两个天良未泯的,少不得各售良心,帮他几个,其在一班势利小人,早已溜之大吉。”试比较《儒林外史》第十八回:“景兰江见不是事,悄悄在黑影里把匡超人拉了一把,往小巷内,两人溜了。”赵树理《小二黑结婚·六》:“兴旺见拉着金旺的老婆,生怕说出这件事与自己有关,赶紧溜走。”吴组缃《山洪·二十六》:“你们溜跑了也好,进学堂躲壮丁也好,我还是干我的。”上例中“溜了”“溜走”“溜跑”与“溜之乎也”“溜之大吉”风格的差异,一目了然。
  • “巨”的副词用法探微
  • 在现代汉语中,“巨”往往作为不成词语素,同其他语素组合成词,如“巨大、巨变、巨人、巨作”等,也可以作为形容词出现在“甚,之”的后面,这种用法应该是古汉语的延续。举例如下(本文用例除注明“人民网”以外的都搜索于百度)。
  • 试析《诗经·邶风·绿衣》之“绿衣”
  • 《绿衣》是《诗经》中一首有名的悼亡诗,朱熹《诗集传》曰:“绿,苍胜黄之间色。黄,中央之土正色。问色贱而以为衣,正色贵而以为里,言皆失其所也。”朱熹据此认为:“以比贱妾尊显而正嫡幽微”。“绿衣”究竟作何解释,从毛传始,历代学者都曾讨论过“绿衣”的含义,观点分为两派。毛亨在“绿兮衣兮,绿衣黄里”之后传曰:“兴也。绿,间色。黄,正色。”郑玄笺曰:“‘绿’当为‘椽’,故作‘椽’,转作‘绿’,字之误也。”“‘绿兮衣兮’者,言椽衣自有礼制也。诸侯夫人祭服之下,鞠衣为上,展衣次之,椽衣次之。次之者,众妾亦以贵贱之等服之。鞠衣黄,展衣白,椽衣黑,皆以素纱为里。今椽衣反以黄为里,非其礼制也,故以喻妾上僭。”(《十三经注疏》)由此可见,毛郑二者的分歧在于毛认为“绿”是与“黄”相对的一种颜色,“绿衣”就是一种“绿色的衣服”,郑则认为“绿”是“椽”的误字,“绿衣”当为“椽衣”。
  • 《中国丛书综录》异文析论
  • 上海古籍出版社的《中国丛书综录》权威性强,使用范围广,是全国高校和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图书馆的一本“看家书”。但笔者在多年的高校图书馆工作中渐渐发现书中的异文现象已给前来查阅的年轻读者群造成困扰,从而严重影响了该书的使用效率。笔者拟选取一些较为典型的例子探索《中国丛书综录》中的异文现象,分析其形成的原因,以求对汉字的使用研究和古籍图书工具书的高效使用有所裨益。
  • 同义词的色彩特征和语法功能特征
  • 同义词是词汇意义相同的一组词,共同的词汇意义和共同的概念对应性则是同义词的本质特征。色彩意义的同异对同义词的确定不起绝对的制约作用,但有些同义词仅仅靠色彩意义的不同而显示出自身存在的价值。语法功能特征是同义词存在的必要条件,这也是判断两个或几个词是否为同义词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词具备了词汇意义和概念对应性相同、语法功能一致的条件,那么它们就是同义词。下列每组词在静态条件下都可以认为是同义词。
  • 从韵律角度校正徐寅的诗赋
  • 徐寅(夤),生卒年不详,字昭梦,闽越莆田人。唐昭宗乾宁元年(894年)进士,官秘书省正字。梁开平元年(907年)再试进士,成为福建历史上第一位状元,还乡后为闽越王审知幕僚。晚唐五代时期著名的文人,其诗赋著作颇多,著有《徐公钓矶文集》、《探龙集》等。
  • 韩国汉字词语的语义变迁
  • 韩国语中的汉字词语约占词汇总数的60%,而在历史上所占的比例更大。在长期使用汉字词语的过程中,其中有近半数的词语发生了语义变迁。也就是说,这些词语虽然仍保持着原形,而语义却发生了或大或小的变化。也即,它们在“能指”方面虽然仍保持着与汉语的对应关系,但在“所指”方面却发生了错位。在比较语言学中,这类词语称为“非完全对应性词语”,孟柱亿称之为“蝙蝠词”。汉字词语本来为韩国人学习汉语或中国人学习韩国语提供了便利的条件,但其中的非完全对应性词语却制造了潜在的障碍,从而导致了母语的负迁移现象。本文针对这类非对应性的汉字词语进行简要描述,并试图分析其发生的原因。
  • 辽宁省语言学会第九届学术年会暨辽宁省修辞学会第五届学术年会召开
  • 辽宁省语言学会第九届学术年会暨辽宁省修辞学会第五届学术年会于2006年4月22日、23日在鞍山师范学院召开。两会本届年会的主题是“汉语应用与汉语学科建设”。与会代表共35人,辽宁省部分院校的汉语专业研究生列席了会议。与会代表共提交论文30篇,内容涉及汉语本体研究与汉语应用研究。同时,本届年会还围绕着“汉语学科建设”这一主题,就汉语类研究生的培养目标、课程设置、教学方法、教材建设及招生、就业等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相互交流了信息,确立了今后合作的方向。今年是已故辽宁籍著名修辞学家吴士文先生诞辰80周年,大会特意对吴先生的学术成就进行了宣讲。本届学术年会团结务实而富有成效,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 多功能国学电子书库“中华文化精萃”光盘出版
  • 北京创新学会、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研制的“中华文化精粹”多功能国学电子书库,由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出版。每套包括“国学备览”“书法备览“‘绘画备览”三张光盘。收录历代经书、史书和诗词、小说等文学名著以及书法、绘画方面的经典论著160多部,约2000多万字;精选历代名画、名帖、名印款以及古典精美插图1000多幅。文字、碑帖、图画可放大或缩小;还可查解字音字义,光盘中出现的2000多万字,字字可查,在阅读过程中用鼠标点击生字,不用半秒钟便查到注音和释义。
  • 语文札记五则
  • 2005年7月,有人在讲话中用“七月流火”描写天气炎热,引起了一些人的议论。有人根据《诗经·豳风·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说是“七月流火”本来是指大火星(心宿)向下流降,不能用来形容天气炎热。也有人发表了不同意见。
  • “粗具规模”和“初具规模”孰是孰非?
  • 某报社编辑在编审一位实习记者的新闻稿时,将该稿中的“粗具规模”改作“初具规模”。文章刊出后,该记者找到那位编辑,说他将“粗”改作“初”是错误的,可编辑回答说自己这样改是对的。记者很倔强,找来《现代汉语词典》,说“词典上就这么写的”。那位编辑当然也不甘示弱,拿来一本《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翻到“初”字头条下,递到这位记者面前,记者一下子就愣住了。原来这本新出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不仅有“初具规模”,而且还是独立的词条!这位记者非常困惑,心里直犯嘀咕:这是怎么回事?这两个词语到底孰是孰非?
  • 说“膝”
  • 膝是大腿和小腿相连关节的前部,先秦已有此词。如《礼记·檀弓下》:“今之君子,进人若将加诸膝,退人若将队诸渊。”后又通称膝盖。如唐·段成式《酉阳杂俎》卷五:“又曰:君可暂卸膝盖骨,且无所苦,当日行八百里。”又宋·王贶《全生指迷方》卷二:“穴在足膝盖下三寸外廉,按之陷中是。”又《太平广记》卷一百九十四《侯彝》:“御史曰:贼在汝之右膝盖下,彝遂揭阶砖,自击其膝盖翻示御史曰:贼安在?御史又曰:在左膝盖下。又击之翻示御史。”检《汉语大词典》释此词,首见书证为明·朱权《卓文君》第一折:“怎做得登瀛洲膝盖儿软,踏翰林脚步儿长。”《汉语大词典》引例偏晚。
  • 说“十年一觉扬州梦”的“觉”
  • 对于杜牧《遣怀》诗中“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中的“觉”,众说纷纭:有人读jué,有人读jiào;有人说意思是“睡”,有人说意思是“觉醒”。到底应当读何音、作何解呢?其实,此处的“觉”既不表示“睡”也不表示“醒”,而是个量词,来源于“睡眠”义,读jiào。其意思可以理解为“场、次”,“一觉扬州梦”就是“一场扬州梦”。
  • “草”字辨
  • “草马”之类的“草”,有表示雌性的意思,其语义来源,我曾写短文《“草马”探源》(见《中国语文)2001年第3期)。后来很高兴看到了汪化云、张志华先生《“草”的词源和俗词源》一文(见《汉字文化)2002年第4期),对拙文提出质疑,认为“曾文的论证凡三个环节,看似有理,实则有两点不妥”。本人拜读了之后,并不同意汪、张二位先生的观点,这里愿就这一学术问题再作进一步阐述,以就教于二位先生和广大读者。
  • “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理解
  • 关于俗语“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太冤枉),目前学界有三种不同的看法。
  • 到底是“头昏脑胀”还是“头昏脑涨”?
  • “头昏脑zhàng”一词的“zhàng”到底该用“胀”还是用“涨”?《常见错别字考辨》(徐云霞、徐梅,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常见错别字辨析字典》(傅玉芳,上海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主张作“头昏脑胀”,而《错别字辨析手册》(杜维东,华文出版社2003年版)、《错别字自测手册》(潘忆影,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主张作“头昏脑涨”,潘先生还特地注明不作“胀”。这实际上反映了人们使用该词存在混乱。
  • 何新解析《论语·述而》“束修”
  • 《论语·述而》有孔子的一句话:“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对“束修”一词的解释,李泽厚先生在《论语今读》(三联书店2004年版,194页)一书中介绍说:“束修”一般都解作“十条肉脯”,本译从汉代经师。而与孔子所讲“十五而志于学”,书传“十五人小学”相应。亦有以服饰、行为“束带修饰”、“约束修饰”释“束修”者。
  • “实事求是”是典型的双动宾结构成语
  • 中国成语奥妙无穷。“双动宾结构”(动词宾语+动词宾语)法,则是中国很普遍极具生命力的一种成语构成法。动宾搭配、接踵对仗、韵律明快、意涵晓白,极具表现力,乃此类成语的特色和优势。只需细细品读“观颜察色、吐故纳新、磨拳擦掌、斩钉截铁、修桥补路、进德修业、格物致知、画龙点睛”诸成语,人们便不难函摄此类成语之美妙韵味。
  • 报刊版块栏目名称的特点
  • 版块、栏目是报纸版面的组成细胞,版块和栏目的名称是报纸的初级和二级标题。版块栏目名称包括在广义的标题当中。关于标题的研究近年有两部重要的著作面世,一是尹世超先生著的《标题语法》,一是邢欣教授编著的《都市语言研究的新视角》。前者系统地分析了标题这一特殊语言现象的语法特点兼及语用方面;后者在广泛调查的基础上,对各种媒体的栏目命名的不同和各自产生的效果进行了对比分析。可是二者又各有偏失。因此,本文试图综合两者的研究方法侧重对报刊版块栏目名称进行比较全面的调查分析。我们考察了十几种报纸,包括日报、党报、晚报和多种行业报。时间是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2000年之前的报纸每隔五年抽样考察一个月的版面,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每年抽取一个月来考察。
  • 也说“冬至”一词的结构关系——与曾艳绘先生商榷
  • 曾艳绘先生的《“冬至”一词的结构关系》一文,肯定“冬至”的“至”不作“到、达到”解,这一点我很赞同。但曾先生因而认为“冬至”一词不是主谓关系的复合词,而是偏正式复合词,我却起了疑心。
  • 正确看待信息社会中的汉语拼音
  • 对于汉语拼音的作用和地位这一问题,学术界曾经有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汉语拼音能够表音,好写好认,有汉字不可具有之优势,可以与汉字并驾齐驱,甚至可以逐渐取而代之而走上拼音化道路。然而,在大部分人看来,汉语拼音只是一种记音符号,它的作用主要体现在给汉字注音上,如果忽略其在细节上的缺点,它可以在推广普通话、帮助外国人学习汉语等方面起到作用;就其地位来说,汉语拼音应是汉字的从属,它与汉字是不能相比的。语言学理论无疑是支持后一观点的。这是因为:尽管汉字和汉语拼音都是符号,但汉字是记录汉语的书写符号,它记录的是语言;而汉语拼音是标记汉字读音的符号,它记录的只是汉字的音。一种符号只有在具备相对固定的形体、有一定的读音,代表一定的意义时才能称其为文字,才能记录语言,所以,汉字尽管是书写符号,但它并不仅仅是形体符号,它与音、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而汉语拼音,却仅仅是声音符号。
  • 汉字检字法部首研究的一项新成果
  • 部首检字法的混乱延续1000多年,造成损失不可估量。对于这一难题,笔者依据字形族性属性、汉字信息特征、拆字方法等基础研究,经30多年研究,创新部首的定义、定位、定部、定形、量化、特征等新见解,从而攻克了这一难题,治理了部首检字法的混乱。达到在85568个单字中,任何一个单字的部首,10-30秒钟可查到,提高了汉字检索效率。这一研究的突破为开创中文“字同检”和国家信息化提供了前提条件。以下对我们的研究作一简单介绍。
  • “雜”字不当写作“[立木隹]”
  • 初读(试论〈龙龛手镜〉的“[立木隹]”部字》(《汉字文化》2005年第4期)这个标题,真的有些疑惑不解。“[立木隹]”为何字,似未见过;而拜读全文之后,方知此乃“杂”的繁体“雜”字之误。
  • “兔毛”“兔褐”条商榷
  • 《汉语大词典》“兔毛”:细嫩的茶叶上的白毫,借指茶叶。唐·吕岩《大云寺茶诗》:“兔毛瓯浅香云白,虾眼汤翻细浪俱”。
  • 试论“冠”类词语的语义文化意蕴
  • 帽子在古代作为头衣,其还通称为“冠”。《说文》:“冠,桊也。所以豢发,弁冕之总名也。”“冠”之种类繁多,历代样式繁缛,以“冠”为核心语素以及与之相关的语义构成了一批词语,我们称之为“冠”类词语。通过对这些“冠”类词语的解读,我们不难发现“冠”在历史的洗礼中不仅具有束发、装饰等功用,其中还浸透着深厚的语义的文化的鲜活因子,体现着民族生活的诸多方面。因此,探求“冠”类词语的语义文化内涵,对于我们阅读古籍,理解古代人民思维方式、文化心理以及明晓古代社会礼仪习俗都具有重要意义。
  • 浅谈中日语言中的“字喻”
  • “字喻”,也称“析字”、“拆字”,是对文字形体加以离合、增损或整体借用、拆谐衍义的一种修辞手法。
  • 西湖景点中的汉语俗字
  • 作为一种文化积淀,西湖景点的各类碑刻作品数不胜数,而这些碑刻文字中一个显著的现象就是俗字的大量存在。通过实地调查比较,我们将西湖景点中的俗字大致分为以下几类。
  • 审美的倒置——中国新感觉派的语言意识解读
  • 新感觉派被认为是“中国第一个现代主义小说流派”。学界对其一致的看法是,有异常快速的节奏,电影镜头般的跳跃结构,在读者面前展现出眼花缭乱的场面,以显示人物半疯狂的精神状态,凭借作者特殊的感觉和修辞方式去获取读者强大的心理回报。另外,受日本新感觉派影响,中国新感觉派将自然主义、现实主义作为过时的思潮加以抛弃,否定传统的创作模式,追求全新的叙事方式及语言结构。之后,新感觉派的研究大体沿着这样两种模式发展,然而只是从外在形式入手进行判断,脱离新感觉派产生的具体语境,必然会引起审美的倒置,忽视新感觉派认识的发生和起源。就如克里斯蒂娃所说:“表意单位与观念之间的关系一旦弱化,这一单位便带上‘物质性’。很快其起源(观念)便会被忘却......也就是说,表意单位不会再被‘观念’回收(观念本身通过自身在其无限性中浮现)。反过来说,表意单位会变得不透明,它们自成一体,被‘物质化’,其垂直层面会开始失去强度,这样会增强其与其他所有表意单位联结的可能性。”从认识的装置来看,首先是主体性思维的获得,现代文学的创立是内在主体的创生,同时也是客观对象的创出,由此才产生了自我表现及写实等。语言是构成也是认识文学的最基本单位,因而本文试图从语言的独立性、符号性以及空间性三方面来对新感觉派进行重新解读,期待有所突破。
  • 中国语言学的春天——喜读《思考汉字》
  • 黄宵雯、徐晓萍所著《思考汉字——徐德江先生语言文字理论研究》(以下简称《思考汉字》)作为“汉字文化研究丛书”贰,其正式出版发行是个重要的信息,意义深远。任何不带偏见的语言文字学人都有理由为它的问世而感到高兴。笔者期盼已久的语言学界真正意义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终于露出了一丝曙光。
  • 《语言与社会:全球化的视野》导读及献疑
  • 《语言与社会:全球化的视野》(汉弗莱·唐金著,陈军译,下称“陈译文”)是一篇非常值得一读的文章,它分两次分别发表在《杭州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6期和2005年第2期上。陈译文论述实实在在,不像有的国外语言学著作要体现出是“语言学家写的”那样做作,并且观点平实,比较可信。陈译文更多的是需要认真阅读,而不是去批评,只是文章中有几个地方可能会存在多种理解而引起理解与应用上的麻烦,并且有些地方也言不尽意而需要进一步的解释。下面论述比较零散,为了简明些,我用Pm-n-左(右)-x的方式表示引用,m表示发表的期数,n表示所在的页码,左(右)表示位于某一页的左栏还是右栏,x表示起始行是左栏或右栏中自上而下数的第x行,如P6-66-左-50表示2004年第6期的第66页起始行在左栏自上而下数的第50行。
  • 纪念我们的导师孙晓野先生
  • 12年前的10月23日,在东北长春市的文化天幕上,一颗文化星辰殒落了,一个“桃李满东北”的种桃人辛苦一生的心脏,停止跳动了,这个人就是我们的导师孙常叙(晓野)先生。作为一个有生命的人,他的确是此月此日大去了,作古了,永远永远从人世上消失了,但作为现代汉语词汇学史上的开拓者,他的学术生命并没有死,他那颗智慧的心仍在跳动。今年8月份,将有近百名专家学者在长春会研究孙师的学术著作《汉语词汇》,并为此书出版五十周年做纪念,这就是他学术生命未死的见证。在我们这些曾经受过孙师精心栽培成长起来的桃李心中,孙师的音容笑貌,更是永不磨灭的。
  • 墨海浅得
  • 做为书法理论家,书法创作在前几年还难以成为我的工作的重心,它只是在教学中指导大学生们学习与创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适应社会需求的活动。不可讳言,我的中年期的作品带有着明显的随意性——是没有任何“导向”与客观的限制的。前两集书法的笔法的粗疏与浮荡大抵是代表了这种随意性。中年以后,随着对老庄思想的研究及其对我的影响日深,我的书法(行书为代表)逐渐形成了自然、质朴、简静、平和、浑穆的风尚——这当然也是自然发展的结果,没有任何外部的“导向”与制约——不受什么大赛大奖之趋动。古人说“诗不自解”,书法也大抵如此,我近年所作竟意外地得到了书法界上层人物的青睐,对于书家,最主要的是取得专家与社会承认,由此可知自己的品位与“定位”,而“行其所当行,止于其不得不止”(古人评苏东坡文语),这是至关重要的。
  • 刘启林书法及沈鹏、启功致刘启林函
  • 书法与养生——从袁晓园的一首诗谈起
  • 2005年5月,笔者在北京拜访李敏生先生时,在他家中看到已故著名语文学家袁晓园女士的一幅墨宝,题为《百岁感怀》,诗云:“不拜耶稣不参禅,不信气功不练拳,人间哪有不老药,顺其自然过百年。”李敏生先生讲:“袁老师以102岁高龄辞世。这位闻名中外的才女,生前乐观豁达,她的养生之道就是勤习书法,以磨墨悬肘为运动,加上凝神静气,实际上是‘不信气功’地练气功,安能不体健寿长?”由于书画活动具有调节情绪、平衡心理的效应,而情绪又是主宰人们健康的重要因素。君不闻,情滞百病生,情舒百病消乎?可见,“七情”既是生理现象,又是心理现象。故而,习练和品赏书画作品,无疑可以有效地调节心理。史料记载,北宋诗人秦观,因患肠胃病久治不愈,友人闻讯后送来一幅由唐代诗人王维所作的《辋川图》,秦观便展画观赏,但见画上青山绿水,云雾缭绕,几只仙鹤在水中嬉戏……他顿觉悦目舒心,神清气爽,似身临其境,遂不适感淡忘。后经多次出神入“画”,恍若人在画中,画又在人中,人与画成为一体,肠胃病竟不药而愈。这就是疾病被绘画中的诗、画、情、景神韵洗涤一空的佳话。美籍华裔宇航员王赣骏说:“邀游太空,心胸变得博大。”那么,畅游画景,心旷神怡,有利于养生。
  • [彩页]
    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名誉会长任继愈
    北京紫竹院公园王跃作
    李瑞环同志为孔子书院文库编辑部主编《荣辱古训名言》一书题写书名
    剪纸书法《八荣八耻》
    《荣辱古训名言》已出版
    [题词]
    题词
    [理论前沿]
    汉字必将走向全世界——汉字的科学性、智能性和国际性(郭可教)
    “汉字革命”可以休矣(李知文)
    [语言文字学术研究]
    文言常用词韵语(王力)
    语言的基本单位是“句子”(张朋朋)
    《马氏文通》的“字本位”语法(邵霭吉)
    “从容”释略(沈怀兴)
    由“溜之乎也”说起(马叔骏)
    “巨”的副词用法探微
    试析《诗经·邶风·绿衣》之“绿衣”(姜荣)
    《中国丛书综录》异文析论(周正萱)
    同义词的色彩特征和语法功能特征(曲娟)
    从韵律角度校正徐寅的诗赋(巩固 张凯)
    韩国汉字词语的语义变迁(陈榴)
    [消息]
    辽宁省语言学会第九届学术年会暨辽宁省修辞学会第五届学术年会召开(廖宇)
    多功能国学电子书库“中华文化精萃”光盘出版
    [讨论与争鸣]
    语文札记五则(胡双宝)
    “粗具规模”和“初具规模”孰是孰非?(王灿龙)
    说“膝”(徐时仪)
    说“十年一觉扬州梦”的“觉”(王彤伟)
    “草”字辨(曾良)
    “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理解(刘禀诚)
    到底是“头昏脑胀”还是“头昏脑涨”?(杨建忠)
    何新解析《论语·述而》“束修”(敏文)
    “实事求是”是典型的双动宾结构成语(苏开源)
    报刊版块栏目名称的特点(安俊丽)
    也说“冬至”一词的结构关系——与曾艳绘先生商榷(孔渊)
    正确看待信息社会中的汉语拼音(贾娇燕)
    汉字检字法部首研究的一项新成果(蒋玲玲 朱熙 周羿 蒋一宁 朱明 易纯一 蒋克难)
    [补白]
    “雜”字不当写作“[立木隹]”(李祥鹤)
    “兔毛”“兔褐”条商榷(吴宗海)
    [汉字与历史文化]
    试论“冠”类词语的语义文化意蕴(道尔吉 吕文平)
    浅谈中日语言中的“字喻”
    西湖景点中的汉语俗字(方国平)
    审美的倒置——中国新感觉派的语言意识解读(许剑铭)
    [书评]
    中国语言学的春天——喜读《思考汉字》(朱曼华)
    《语言与社会:全球化的视野》导读及献疑(薄守生)
    [人物]
    纪念我们的导师孙晓野先生(武占坤 马国凡)
    [书法与篆刻]
    墨海浅得
    刘启林书法及沈鹏、启功致刘启林函
    [奇文妙字]
    书法与养生——从袁晓园的一首诗谈起(张东宝)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