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建议对《简化字总表》的个别字作调整
  • 本文是作者为《简化字总表》个别字作调整给中央书记处的两封信。选自〈胡乔木谈语言文字》(人民出版社,1999年9月第1版,第353~358页),本文的注释系原书所加。
  • 汉语、汉字与意象思维
  • 语言的背后是思维,但各民族的思维并不完全一样,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语言文字是按照民族的思维方式创造的。它适应并加强民族的思维方式。思维方式以思维的普遍功能为基础,同时又显示出思维的特殊取向。语言文字与思维方式相互映照,故研究二者的关系,会深化对这两个方面的了解。
  • 蒙冤七十年——高本汉及其汉字观述略
  • 高本汉(Klas Bernhard Tohannes Karlgren),1889年10月5日生于瑞典延雪平,1978年10月26日逝世。他1910年来到中国,用了两年的时间学习汉语并调查各地汉语方言,后师从于法国汉学家沙畹。1918-1938年任瑞典哥德堡大学教授。1939~1959年任瑞典远东博物馆馆长及斯德哥尔摩大学教授。
  • 语言理据研究漫谈
  • 对语言理据的研究如果从古希腊的“本质论”和“规定论”的论争算起,到本世纪,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但这种理据研究基本是从属于哲学和我国传统训诂学的。“理据”一词大约在南北朝时出现。南朝齐僧岩《重与刘刺史书》中有“纡辱还诲,优旨仍降,徵庄援释,理据皎然”的句子。《南齐书·礼志上》:“天地至尊用其始,故祭以二至。日月礼次天地,故朝以二分,差有理据,则融玄之言得其义矣。”这两个“理据”都是“论据”、“道理之所在”的意思。
  • 释“家”
  • “家”是会意字。甲骨文、金文的“家”多数从宀从旁(貑,公猪);少数从宀从豕。篆文、隶书、楷书一律从宀从豕。
  • 《录鬼簿》之“鬼”义探寻
  • 鲁迅先生曾云:“小说和戏曲,中国向来是看作邪宗的。”特别以有元一代的曲家作品为甚,虽然诸人粉墨登场,其作光辉灿烂,南呼北应,擅一代文学之胜,成铺天盖地之势,但“两朝史志与四库集部,均不著于录;遂使一代文献,郁湮沉晦者,且数百年”。由此,唯钟嗣成《录鬼簿》问世,才使中国古代文学艺术的家族趋于完整,才使鄙弃不道的戏曲具有了史家不朽的价值。对于《录鬼簿》的地位、意义、内涵等,名家公论极多,但对于首部比较系统辑录曲家和作品的要籍,何以以“鬼”称之,却罕有专家论及。本文不揣浅陋,试从以下几个方面对《录鬼簿》之“鬼”义作一解读。
  • “阿姨”探源
  • “阿姨”是社会生活中使用频率非常高的称谓词语,可以用来称“母亲的姐妹”、“妻子的姐妹”、“庶母”和“继母”等,还可用来泛称跟母亲年岁差不多的妇女。这一称谓词语的广泛使用可能与佛教有关。
  • 许慎为世界级的历史文化名人
  • 东汉时代的许慎撰著《说文解字》(以下简称《说文》)一书,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年的历史。该书具有以下特色:创制了540个部首,将9353个小篆按部首编排,并逐一释义析形,有的字还有书证或音注。从这些特点来看,《说文》可以称得上是一部真正形制完备的汉语大字典了。
  • 龙子“赑屃”得名考
  • “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其中“赑屃”(又称“赑屃”)是人们比较熟悉的龙子之一。据有关典籍记载,关于“赑屃”的习性有两种提法:一是认为它“好负重”,在碑下。如:
  • “走族词”谈片
  • “走”的常用义是“人或鸟兽的脚交互向前移动”“挪动”“离开”等,近二十年来,其意义逐渐虚化出“呈现某种趋势或状态”这个新兴的意义来,人们目前对它注意得还不够。请看下面的例子:
  • 试论韵书的正统地位
  • 在中国韵书发展史上,从魏李登《声类》算起,粗略统计大概不下百种韵书,真可谓丰富多彩,层出不穷。但是这些韵书在中国韵书史上占有的地位却是不相同的。从共时平面来看,在一个时期内,有的韵书居于正统地位,处于主流,世人严格恪守而不敢越雷池一步;有的居于非正统地位,处于支流,但也具有一定的实用价值。从历时平面来看,居于正统地位的韵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由于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因素,也经历了多次的更迭。本文就是从历时的角度对韵书正统地位嬗变的动态过程进行考察,进而分析影响韵书正统地位的因素以及韵书正统地位对中国语言学史的影响,从而使我们能够对这些韵书在韵书史上的地位有更加清楚的认识。
  • 《广雅疏证》同源字系统研究
  • 同族词、同源词、同源字,都是从发生学的角度对字或词的类聚作的定义。同族词是一种语言内部由源词及其孳生词或同一来源的若干个孳生词构成的词语类聚。同族词义素分析法,把同族词的义位切分为两部分,即源义素(含有词义特点)和类义素(含有词义类别)。同族词的类义素是各不相同的,而源义素或核义素是完全相同的或相关的。同源词指称亲属语言间存在音义对应关系的来源相同的词。这里我们采用严学窘先生的观点,用“同源词”来指汉藏语系亲属语言间来源同一的词,而另用“同族词”这个术语来指汉语内部具有同一来源的词。同源字指称一种语言内部记录同族词或单个词的文字类聚。同族词的书写文字都是同源字,但同源字不一定都是同族词,二者有着本质的差别。同族词是语源相同而又各有特殊条件、各自独立的语词。
  • 《论语》修辞探析
  • 孔子是儒家学派的创始人,是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哲学家、教育家。《论语》记载了孔子及其弟子的思想和言论,是中国第一部语录体散文专集,是名垂千古的经典著作。在《论语》中,他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美学与文学命题,就是“文质彬彬”。“文”即形式、语言、文采;“质”即实质、内容;“彬彬”即一致、和谐。“文”与“质”的关系即形式与实质、语言和内容的关系。这表明,孔子既重视事物的实质,也重视事物的形式;既重视文章的内容,也重视文章的语言。所以,对于文学语言,他很注意修饰,说:“辞达而已”。“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在《礼记·表记》中他又说:“情欲信,言欲巧。”他的弟子曾参也说:“出辞气,斯:远鄙倍矣。”可见,孔子及其弟子都十分讲究语言的精美。《论语》言近旨远、词约义丰而又不乏情趣,流传千古,令人百读不厌,原因正在于此。本文拟对《论语》的修辞方法作以探析。
  • 荣耻辨
  • 管子曰:“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又曰:“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今仓廪渐实而衣食渐足,故时政提出“八荣八耻”以为民作则。盖亦当其可之谓时,既富矣而教之之意也。因为荣耻之辨以述之。
  • “流言”背后的女性凝睇——从文本语言看张爱玲小说的女性主义特色
  • 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是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席卷欧美的妇女解放运动新浪潮联袂而行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认为:在文学话语的生产消费和流通中,性别是一个关键因素,所有的写作都打上性别的标记。女性主义者试图从这种虚拟的性别关系中发现它的象征意义,从文学写作与性别关系中发现它的象征意义,找寻到争取男女平等的话语权并建构女性独特的话语机制。其中,文学创作中的语言既是表征又是特色。
  • 迁址启事
  • 多功能国学电子书库“中华文化精萃”光盘出版
  • 李岚清与篆刻
  • 他(指李岚清)像传统的中国士大夫一样,给自己起了一个雅致的名号:江南老童生,这是一个极具中国古典色彩的称呼,他还喜欢另一种古代文人的爱好——篆刻。
  • 李泽厚提出:中国语文不可能拼音化
  • 中国一大特色是言(口头语言)文(书面语言)的殊途同归。我以为,中国的书面语言并非口头语言的记录或保存,它本身有独立的起源,大概源出于结绳记事。所以六书中应以“指事第一”为原则。它本为远古巫师一君主一贵族所掌握,神圣而神秘;其后由于传授经验、历史事实和祖先功业而与口头语言结合,但又始终和而不同,仍然保持其相对独立性格。中国书面语言对口头语言有支配、统率、范导功能,
  • “微”的一个特殊解释
  • (1)《魏书·慕容白曜(侄契)传》:“契……迁宰官令。微好碎事,颇晓工作,主司厨宰,稍以见知。”(2)又《术艺列传·蒋少游》:“蒋少游……性机巧,颇能画刻。……后被召为中书写书生,与高聪俱依高允。允爱其文用,……与聪俱补中书博士。……始北方不悉青州蒋族,或谓少游本非人士,又少游微因工艺自达,是以公私人望不至相重。”(3)又《恩幸列传·王仲兴》:“世宗即位,转左中郎将……。咸阳王禧之出奔也,当时上下微为震骇。
  •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柴米油盐酱醋茶文化义探微(二)
  • 早在三千多年前,甲骨文中就有了“米”字。米,象形,甲骨文象米粒琐碎纵横之状,本义为谷物和其他植物去壳后的子实。《说文》曰:“米,粟实也。象禾实之形。”米有时特指稻米。以米为反映对象,汉语形成了大量承载着深厚丰富文化含义的含米熟语和含米词语。
  • 汉字文化解读举隅及方法研究
  • 人类活动就是人类文化史,所以,人是一种文化的存在;文字在本质上也是一种文化。作为华夏文明象征的汉字,是汉民族文化的产物,是汉民族文化的活化石,最适合记录汉语的文字系统。汉字作为记录汉语的符号,突破时空传播,蕴涵着丰富的文化信息。因此,从汉字可以解读出中国古代丰富多彩的文化,究其根源在于汉字的表意性特征为文化解读提供了可能,汉字的连续性特征为文化解读提供了可能。
  • 历史文化 民间艺术——河南省淮阳县太昊陵“人祖庙会”上的泥泥狗
  • 河南省东南部的淮阳县,地处中原,历史悠久,古代被称为“宛丘”和“陈”,相传是“太昊之墟”伏羲所都之地。这里有很多美妙的传说和多样的民俗。淮阳又是一座美丽的水上古城,拥有“弦歌台”、“平粮台”、“白龟池”等著名的遗迹。泥泥狗就生长在这块土地上,它和流传下来的古代神话传说有着密切的联系。太昊陵宏伟壮观,伏羲像端坐在陵园正中的统天殿里,殿后便是巨大的伏羲坟,坟后有一个蓍草园,相传伏羲曾用此草占卦。太昊陵,当地群众称之为“人祖庙”,每年农历二月二至三月三为“人祖庙会”,又称“二月会”。这时民间艺人就带着自己制作的泥泥狗赶到庙会上出售。前来朝祖进香的人,都要买一些泥泥狗带回去给孩子们玩。旧时,当地还有一种习俗:凡是路上的孩子们遇见赶会回家的香客,都可以向他索要泥泥狗,孩子们唱起歌谣:“老斋公,慢慢走,给把泥泥狗,您老活到九十九。”香客们就抓一些泥泥狗给孩子们。不给,孩子们又会唱起歌谣诅咒你:“老斋公,慢慢走,
  • 小篆字体与秦文化的关系
  • 秦始皇灭六国之后,为了巩固大一统的政治局面,使其政令便于通行,采取了推行小篆统一全国文字的措施。这次文字统一工作,基本上消灭了各地“文字异形”的现象,在汉字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列维·布留尔在《原始思维》一书中说:“所有社会集体的思维的本质特征应当在它的成员们所操的语言中得到某种程度的反映。”虽然他说的是语言与思维的关系,但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也能反映出使用这种文字的人群的文化特征。从现在我们所能见到的篆书材料来看,小篆与其他六国文字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规整化和匀称化,这与它作为标准的文字以及秦人统一文字的目的是分不开的。小篆的字形匀称圆润,由粗细相等的线条构字,字体取内聚环抱之势,呈方圆融合之形,具有很强的艺术性。
  • 应该从根本上转变中文教学的理念
  • 自上个世纪初我国某些学人提倡汉字拉丁化和白话文运动以来,直到今天他们的思想和主张一直在我国文化教育界占有统治地位,是一种主流意识形态。从学术角度分析,支撑这一意识形态的理论基础是那个时代从西方引进的语言文字理论。
  • 对“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的思考
  • 很多著作或文章在谈到文字时,大都会这样讲: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但对文字是如何记录语言的,却鲜有论述。能不能这样说: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但文字记录的并不是语言。这显然有点儿讲不通。既然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文字就应该能记录语言。可文字记录的语言在哪里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对语言、文字及其相互关系进行深入思考,尤其应该从文字本身去思考。通过对语言、语言和言语的关系,以及大量存在着的由文字表现的专有名称和话语的思考,我们认为,“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是值得商榷的表述。
  • 《西湖佳话》文字校勘三则
  • 近日阅读明清小说,发现有些地方,今人的排印本由于不谙俗字或生僻字、异体字而臆改原文,使文意不通,增加读者阅读、欣赏古代文献的困难。试举三例,以明古代文献用字之精,今人若无充分有力的证据,切不可师心自用,轻易篡改原文。间有轻议前辈名贤之处,深所惶恐。
  • “花草”、“花”释义正误
  • “花草”、“花”本是极平常的语词,想不到词典释义和文献训释也会出错。
  • “鼓腹”之“鼓”的语义选择
  • 《说文》“鼓”、“鼓”为二字。《鼓部》云:“鼓,郭也。春分之音,万物郭皮甲而出,故谓之鼓。从[士豆],支,象手击之也。”《支部》云:“鼓,击鼓也。从支,从[士豆]。[士豆]亦声。”是《说文》时即因形别义,以从“支”之“鼓”为名词,以从“支”之“鼓”为动词。《说文》又有“[士豆]”字,许慎以为:“[士豆],陈乐立而上见也。”
  • “布衣”、“褐衣”等义吗?
  • 在阅读一些教材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发现许多地方将布衣、褐衣均注解为百姓的衣着。姑且不论“百姓”古今概念是否一致,单单布衣和褐衣之间在古代也还有着区别的。
  • 由“性感”说“夭斜”
  • 曾几何时,在尘封的东方文化中,“性感”还被作为一个钟摆式的词汇被小心翼翼地收藏着,向右是“肉感”,向左便成了“风尘”的代名词。而今,“性感”已破茧而出,冠冕堂皇地张扬为一种最时尚的审美观念和审美态度。它已经从褊狭的、不确定甚至不健康的主观印象渐渐变为女性审美领域的尺度之一。有人认为性感是一个非常美好且灵动的词儿,性感的时代含义非常丰富,大体为1.能力、精力;2.活力、热情;3.性的吸引力。实质上性感超越了美丽,是女性美的一种新的诠释与解放。
  •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注释补正
  • 人教社高中语文教材(试验修订本,2002年)第二册《滕王阁序》一文中有“时维九月,序属三秋”两句。教材是这样给这两句话作注的:“指当时正是深秋九月。维,在。序,时序(春夏秋冬)。三秋,秋季,这里指秋天的第三个月,即九月。”与之同步的教师教学用书是这样解释的:“时间是九月,季节为深秋”。笔者认为对这句话的注解不够准确,现指出,以供教师教学时或编者修订时参考。
  • 对05版《现代汉语词典》“硷”字头后括列繁体字、异体字次序的一点疑问
  •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在一开头的《第5版说明》中指出,“全面正确地执行国家的语言文字规范和科技术语规范”是本版词典的“重要原则”,按此原则词典作了精审的修订。但对“硷”字头下所括列的繁体字和异体字的顺序,笔者有一点困惑。
  • 对王力《古代汉语》的几点思考
  • 关于词类活用,王力先生在《古代汉语》(修订本)中这样说:“在古代汉语里,某词属于某一类词是比较固定的,各类词在句中的职务也有一定的分工……但是,在上古汉语里,词类活用的现象比现代汉语更多一些,有些词可以按照一定的语言习惯灵活运用。”以上的定义告诉我们,判断词类活用有两个要点:第一,必须是一个词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出现的临时的、灵活的用法;第二,必须是由一种词性临时转变成另一词性。《凡例》中指出在常用词之中,我们也只收常用的意义。这意味着常用词的意义中不应该收录词类活用的用法,因为这是词的一种灵活的用法,不是词的常用意义。而王力先生的《古代汉语》中却存在着这种现象。
  • 被兼并掉的汉字文化魅力——计算机时代对汉字简化的反思
  • 唧唧复唧唧,键字织文章。计算机时代,举国伏案于电脑,无论文理,不拘长幼,与祖先馈赠的汉字宝贝打交道,犹如当年木兰织布,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草色……
  • 影视抑方言,歌坛怎么办?
  • 影视要抑制方言了。歌坛应该怎么办? 之所以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因为:舞台的方言风,要比荧屏大三级。二十来年,中国歌坛的港粤方言演唱,成了某些人的项礼膜拜。在影视抑制方言的举措出台后,我以为,歌坛应当搭车,给歌坛的方言热泼一下冷水。理由如下:
  • 揭示语用规律 服务语用实践——读《现代汉语实用语境学》
  • 就国内而言,以语境为研究对象而建立一门独立的学科——语境学,只是近十几年的事。第一部语境学专著是王占馥的《语境学导论》(内蒙古大学出版社,1993)。此后语境学著作又出过几部,如王占馥《汉语语境学概论》(1998)、冯广艺《汉语语境学概论》(1998)和《语境适应论》(1999)、王建华、周明强、盛爱萍《现代汉语语境研究》(2002)等。这些著作的问世,不仅为汉语语境学的创建立下了不朽的功勋,而且为使汉语学走出书斋,走向社会,更好地服务于人民大众,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正像评论家们所指出的那样,这些著作在进一步深入实际、结合语言应用以论述语境作用方面尚嫌不足。其实,这个问题的解决,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不首先充分调查各语言社团的语用情况,做一番艰苦细致的工作不行;调查遴选来的材料如何分析利用,没有科学的理论方法还不行。
  • 喜读校注本《说文解字》
  • 中国独有的方块汉字,受到全世界青睐,100多所孔子学院以迅猛发展的速度在各国建立,中国其他任何一所国际机构都不曾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孔子学院用汉字推广中华汉文化。学好汉字离不开字典,中国的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由东汉许慎历时二十余年完成,这部宏著为汉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书中以“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六书理论,系统地分析字形,解说字义,辨识声读,将篆书定为字头,根据字形分成540部,依照“分别部居,据形系联”的原则,创造了部首检字法,为方便地检索汉字开辟了一条新路。综观全书脉络清晰,声、义分明,作者用二十多年的岁月,收录了上万个汉字单位,在叙述篆文的同时兼采古籀,区别异体,引经据典,揣摩字义。
  • 书法家张爱萍将军(1910~2003)
  • 张爱萍将军1910年1月9日生于四川达县罗江镇张家村。1925年开始参加革命活动。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8年转为中共党员。2003年7月5日,病逝于北京。
  • 行动起来,积极参加“全国搜碑行动”
  • 自2005年9月26日中国文化研究会(会长鲁军)网上“中国桶工程”即编纂《中国文明史——网络编年版》工程(网址:www.chinacan.com.cn),启动第一个动员社会广大民众参加的挖掘、整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行动——“全国搜碑行动”以来,网站上已经贴上了数千块碑及碑刻。这些碑及碑刻来自全国各地包括台湾省在内的深山、古刹、景区、山体、悬崖、边界、边境……每一块碑及碑刻,都在向人们诉说着自己所记载的历史和故事。正是每一个搜碑人的热爱祖国之心、热爱中华传统文化之情和对中华民族文化振兴的高度责任感,才使这些常年埋没于深山老林、
  • [专论]
    建议对《简化字总表》的个别字作调整(胡乔木)
    [语言文字学术研究]
    汉语、汉字与意象思维(刘长林)
    蒙冤七十年——高本汉及其汉字观述略(完权)
    语言理据研究漫谈
    释“家”(刘庆俄)
    《录鬼簿》之“鬼”义探寻(温斌)
    “阿姨”探源(徐时仪)
    许慎为世界级的历史文化名人(宋均芬)
    龙子“赑屃”得名考(兰佳丽)
    “走族词”谈片(丁建川)
    试论韵书的正统地位(汪银峰)
    《广雅疏证》同源字系统研究(甘勇)
    《论语》修辞探析(赵洪奎)
    荣耻辨(陈兴武)
    “流言”背后的女性凝睇——从文本语言看张爱玲小说的女性主义特色(杨晶)
    [消息]
    迁址启事
    多功能国学电子书库“中华文化精萃”光盘出版
    [补白]
    李岚清与篆刻
    李泽厚提出:中国语文不可能拼音化(李泽厚)
    “微”的一个特殊解释(崔世杰)
    [汉字与历史文化]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柴米油盐酱醋茶文化义探微(二)(李树新)
    汉字文化解读举隅及方法研究(王应龙)
    历史文化 民间艺术——河南省淮阳县太昊陵“人祖庙会”上的泥泥狗(游庆学)
    小篆字体与秦文化的关系(许曼)
    [汉语文教学]
    应该从根本上转变中文教学的理念(张朋朋)
    [讨论与争鸣]
    对“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的思考(徐志学)
    《西湖佳话》文字校勘三则(杨继光)
    “花草”、“花”释义正误(陈若愚)
    “鼓腹”之“鼓”的语义选择(赵宗乙)
    “布衣”、“褐衣”等义吗?(满芳)
    由“性感”说“夭斜”(裴伟)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注释补正(姚春花)
    对05版《现代汉语词典》“硷”字头后括列繁体字、异体字次序的一点疑问(付晓雯)
    对王力《古代汉语》的几点思考(张琦)
    被兼并掉的汉字文化魅力——计算机时代对汉字简化的反思(潘丽敏)
    影视抑方言,歌坛怎么办?(孙焕英)
    [书评]
    揭示语用规律 服务语用实践——读《现代汉语实用语境学》(沈怀兴)
    喜读校注本《说文解字》(张谊)

    书法家张爱萍将军(1910~2003)
    行动起来,积极参加“全国搜碑行动”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