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人类语言文字体系探索
  • 一 笔者在下图以新格式压缩式地表达了关于人类语言文字体系的思维线索(“?”表示未解之谜)。看起来很粗浅,但希望能为吸纳百家之言,深入进行自主的、多向的探索找到一个新的视点和高度。
  • 文字学的几个基本问题
  • 近代以来,在社会大变革的背景下,东方的思想文化经历着激烈的动荡。“五四”热切地呼唤“德”、“赛”二先生,对“传统”采取全盘否定的立场,“在倒洗澡水的时候,连澡盆中的婴儿一起倒掉了”。汉字,就差一点成i广这样的婴儿。
  • 论汉字的文化定义
  • 汉字的研究,在中国已经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一部中国古代语言学史,本质上就是文字学史,即对汉字的音韵、构形、语义及组合规律进行研究的历史。这在世界语言学史上是一种十分特别的学术规范。早在《文心雕龙》中,刘勰就指出:“夫人之立言,因字而生句,因句而成章,积章而成篇,……句之精英,字不妄也。振本而末从,知一而万毕矣。”
  • 汉字是一种高级阶段的文字
  • 1918年,“五四”运动前夕,钱玄同先生在《中国今后之文字问题》中曾说:“则欲废孔学,不可不先废汉文;欲驱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蛮的顽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废汉文。”“中国文字,衍形不衍声,以致辨认书写,极不容易,音读极难正确。”“固有的汉字,固有的名词,实在不足以发挥新时代之学理事物。”“所以我要爽爽快快说几句话:中国文字论其字形,则非拼音而为象形文字之末流,不便于识,不便于写;论其字义,则意义含糊,文法极不精密;论其在今日学问上之应用,则新理新事新物之名词,一无所有;
  • 孙中山先生的汉字观
  • 中山先生的《治国方略》一文中,有“以作文为证”一章,主要阐述了文法、文理之学的重要性,而开头部分,作者则用了占全章三分之一的篇幅,对汉字的历史功绩、汉字的作用、汉字与汉语的关系等,作了精当的概括性阐述,今天读之,仍能给我们以许多宝贵的启迪。
  • 汉字构形的义摄和汉语语法的神摄
  • 汉字构形和汉语语法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以前这方面的研究,或者像古代的小学家那样,着眼于汉字构形的原理,或者像传统的语法学家那样,留意于汉语语法的特点。近年来,人们将研究转向汉字文化和汉语语法的人文性,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很少将汉字构形和汉语语法系联起来,寻绎其深层通约性。本文拟在这种系联上作一点讨论,以求教于方家。
  • 《荀子》中“奇”字的贬义色彩
  • 在我国文艺批评史上,“奇”字是一个重要的美学概念,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中出现了不少以“奇”为特点的作家作品,形成了尚“奇”的美学潮流。例如历代文论中常用“奇”来评价作家风格与文学作品,屈原、李白、苏轼等很多大作家的文学创作都是以“奇”而著称的。可以说,“奇”是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哲学术语,是一个具有丰富美学内涵的概念。刘勰论新奇一格云:“摈古竞今,危侧趣诡者也。”指出“奇”有摈古竞今、推陈出新的意义。在古代文学艺术的发展历程中,以尚“奇”为特色的美学倾向有着源远流长的传统,几乎每个时代都出现了在思想、艺术上突破过去、超越传统的地方,
  • 《说文解字》大徐本俗别字研究
  • 《说文解字》成书之后,经过数百年的辗转传写,其间又有唐李阳冰的窜改,以至“错误遗脱,违失本真”。宋太宗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命徐铉与句中正、葛湍、王维恭等同校《说文》,雍熙三年十一月完稿,太宗命国子监雕为印版。所成校订本《说文解字》,世称“大徐本”。胡朴安在《中国文字学史》中说:“在文字学史上,徐铉校订之功,可谓甚巨。”正是由于徐铉等的校订,《说文》才得以流传于世。
  • 关于讹为联绵词的同义复词的清源与复归
  • 联绵词,旧称“联(连)绵字”、“越(连)语”、“骈字”,在现代语言学中,“是指由两个音节联缀成义而不能分割的词”。也就是说,联绵词是双音节的单纯词,由两个音节(两个字)构成一个语素,两个字联合成义而不能再分拆为两个单义的字来进行释义。这一论断,似乎已经被奉为圭臬,成为有关联绵词的金科玉律。
  • 焦延寿咏昭君诗“守”、“是”二字辨析
  • 焦延寿,是与王昭君同时代的人,生活在汉武帝之后的昭、宣、元、成年间,字赣,西汉梁国人,曾为小黄令。焦延寿是当时著名的易学家,著有《易林》一书,这既是一部《易》学著作,同时也是—部四言诗集。唐代的王俞,明代的杨慎、钟惺、著名画家董其昌、“神韵”派诗人王士祯,清初诗人冯班等都对《易林》很重视;《四库全书》将其列入《子部·术数类》:钱钟书在《管锥编》中论焦氏《易林》说:“卜筮之道不行,《易林》失其要用,转籍文词之末节,得以不废。”
  • 与女性相关的甲骨文
  • 追溯汉字的起源,当从甲骨:史开始,诚然,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先于甲骨文之前,必然还存在更为古老的图画,但可以称之:为文字的当从甲骨文开始。甲骨文已是比较成熟的、有系统的文字,它已经开始用形音义来记录语言使用中的词,且有大量可考的甲骨刻辞,其文字与后世文字有着直接的渊源关系。
  • “一直以来”的用法探析
  • “一直以来”,随着质疑其规范性争论的渐熄,其地位在现实应用中也得到了认可。以往对“一直以来”的讨论,虽然也多涉及其句法功能和几个相关义近词语的应用,但都是从它存在的理据和规范性方面着手的。在其被广泛应用之后,人们对它的功能和用法及其与“一直”、“长期以来”等词语之间的异同还缺乏系统深入的认识。本文从分析“一直以来”的句法功能入手,并以此为基础,比较了“一直以来”与“一直”、“长期以来”在实际应用中的异同,希望能够对“一直以来”等词语的理解和应用提供一些借鉴。
  • 王实甫《西厢记》“离人泪”出处
  • 元代王实甫《西厢记》第四本第三折开头的[正宫·端正好]:“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历来脍炙人口。尤以结尾两句,更是广为传诵。
  • “主编”释义献疑
  • 《汉语大词典》的“主编”有两个义项:“1.主持编辑工作。2.指编辑工作的主要责任人。”《现代汉语词典》(2005年第5版第1778页)解释为:“①动负编辑工作的主要责任:他主编一本语文杂志。②名编辑工作的主要责任人:他是这本语文杂志的主编。”从释义和例句看,《汉语大词典》、《现代汉语词典》都把“主编”的“编”理解成“编辑”。而这样的释义无法概括以下例句中“主编”的意思,如:
  • 释“差夫”
  • 睢景臣《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这差使不寻俗。一壁厢纳草除根,一边又要差夫,索应付。”就笔者所见,一般释“差夫”为“服劳役的人”,将“差夫”作为一个名词来解释,显然是犯了望文生训的毛病。
  • “衰”解
  • 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可以说是广为流传的名篇。这首诗内容很简单,但诗中有一句“乡音未改鬓毛衰”却往往被人们误解。人们把“鬓毛衰”理解为“两鬓斑白”。其实,“衰”字绝无“白,苍白”之意。《汉语大字典》中“衰”有三个读音:(一)suo,同“蓑”,指雨具。(二)shuai,(1)表事物发展由强盛转向微弱。(2)指病有所减退,病情好转。(三)cui,(1)由大到小按照一定的等级递减。《广韵》:“衰,减也。”(2)下。
  • 本社迁址启事
  • 《文字哲学》出版
  • 巴蜀书社(四川古籍出版社)近期推出新书《文字哲学——关于一般文字学基本原理的思考》。该书作者曹念明于1996年已著有《汉字文化引论》(合著),从汉字文化的角度探讨了汉字的性质、作用及其与中华文化的关系以及中国文字学应有的学科地位等问题。
  • “汉语广论文丛”出版
  • 文化艺术出版社于2006年9月出版了“汉语广论文丛”,包括《走向世界的汉语》和《汉语与汉语文学》。《走向世界的汉语》,凌德祥著。该书主要内容涉及东方文明古国的振兴与汉语热、汉语的内忧外患、汉语的规矩方圆、繁简汉字与网络汉语、国际化背景下的民族文化振兴、世界汉语与华文教学等。《汉语与汉语文学》,张卫中著。该书论述了汉语的变革与文学的变革、汉语与汉语文学、20世纪汉语文学语言的变迁等问题。
  • 从“刑”字的演变看古代刑法文化
  • 语言文字是人类生存方式和历史发展的忠实记录,因此,作为字词的“刑”与作为社会文化现象的“刑”有密不可分的联系。本文将从文字学的角度来剖析“刑”字演变所反映的中国古代刑法文化。
  • 为酒文化说话
  • 一引言 美国民谚说:“美国的财富在犹太人的口袋里,智慧却在华人的脑袋里。”被美国民谚称为华人的美籍华侨,他们的祖根——中华民族,的确是个智慧型的民族,这是客观存在,并无需它民族的赞誉。但有这种赞誉总比没这种赞誉为好。这正如李瑞环同志指出的:“中国是世界文明发达最早的国家之一,曾经创造过举世无双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的民族虽屡经曲折磨难,甚至几临倾覆的厄运,然而却一次再一次地衰而复兴,蹶而复振,转危为安,巍然屹立。”
  • 扳倒葫芦洒了油——柴米油盐酱醋茶文化义探微(三)
  •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油是开门不可少的,仅次居于柴米。油,形声字,从水,由声。本义为油水,是一条河流的名字。《说文》载,油水出武陵孱陵西,东南入江。清代学者段玉裁在给《说文解字》作注时说,一般人都用这个字来表示“油膏”。按最早的称谓,有角者提炼出来称脂,:无角者提炼出来称膏。《释名》日:“戴角日脂,无角日膏。”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就有过这样的解释:“凡凝者为肪为脂,释者为膏为油。”意思是说:凡是凝固了的就叫脂肪,稀释的就叫膏或油。
  • 试析紫色在中日两国文化中象征意义的异同
  • 日语中的汉字词汇“山紫水明”,用以形容山水景色绝佳,风光旖旎,相当于汉语中的“山清水秀”或“青山绿水”。只是日本人用来作为山色秀丽的赞美词是“紫”字而非其他。日语中为什么好用“紫”字呢?同样的紫色,在不同文化习俗的国家与民族中,表达情感颇为不同。在英国,紫色代表着权力;在意大利,罗马天主教会将紫色喻为苦恼与忧愁;在荷兰,紫色却象征着毒药与不幸,是厄运与灾难的同义词;而在中国,“紫禁城”“紫台”“紫阙”“紫泥”等称谓,
  • 浅谈汉字“形义艺”的巧妙组合
  • 汉字是记录汉语的工具,是人类历史最悠久的文字之一。世界上的文字几乎都是表音文字,唯独汉字作为语素文字,是形音义的统一体,这一特性在世界文字中是独一无二:的。它在自身的结构中包含着丰富的文化因素。汉字产生以后,以汉字为本体产生了许多汉民:挨特有的文化现象,如对联、回文诗、宝塔诗等。本文试从汉字的形体、形义、形艺的巧妙组合,论述汉字的独特魅力。
  • “都是外文,很不好”——从毛泽东的一次嘱托说开去
  • 1954年11月,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财务部部长的杨立三,就制造高级香烟问题给华东财经委员会主任曾山等人写了一封信。信中第一段话说道:“毛主席告我说,现在做的纸烟质量总比外国人制造的要差,要拿点好烟招待外宾,纸烟二面没有中国字,都是外文,很不好。要搞一种较好的烟出来,不用一个外国字。”
  • 依形释义,以声串字——探索汉字教学新途径
  • 汉字教学可谓是一个古老的话题,可以说自汉字形成较为系统的文字之后,就存在汉字教学的问题,据有历史记载以来,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古人的汉字教学法现在看来也还是很科学的,因为它符合汉字音、形、义相结合的特点。许慎在《说文解字·序》中写道:“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我国西周时期的学校教育有国学和乡学两种,国学设在王都和诸侯国都城,分大学和小学。据周礼,国子(公卿大夫等贵族子弟)八岁入小学,由保氏(官名,掌管教育兼作谏官)任教师,教学生六书。由此可见,
  • 酾酒、筛酒与烫酒、斟酒
  • 《汉字文化》2006年第1期刊载了张相平先生《“筛酒”词义探源》一文,读后很受启发,也引起一些想法。该文经过一番探源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二者(酾、筛)按照各自的轨道发展演变,直至近代在表达‘斟酒’义上交会,与‘斟’构成一组同义词”。按,这三个字之所以能够构成同义词关系,是因为它们都与酒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筛酒”词义探源》(以下简称《探源》)的结论,也可以这样理解:构成一组同义词的是“酾酒”、“筛酒”和“斟酒”。根据这样的理解,我们做了初步考察,结果发现“酾酒”和“筛酒”其实是一个词的不同写法,而且其意义和用法也比“斟酒”复杂得多。今略陈管见,以就正方家。
  • 试论讦、谒、让、诀、诃的词源义
  • 词源义,顾名思义,就是词语得名的源头意义,但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定义。殷寄明先生对汉语词源义做了深入的探讨,在《汉语语源义初探》中对语源义(也就是词源义)这样下定义:“语源义是汉民族在文字产生前的原始语言和后世口头语言中的语词,通过已有文字记录,曲折地显现在书面语言词汇实词系统中的一种隐性语义。”这个定义是详尽具体且能反映事物本质的。我们说词源义是客观存在的。
  • “箪”“浆”词义辨
  • 高中语文(人教版2000年_)第三册第23页引了白居易《观刈麦》这首诗,课文将其中的“妇姑荷箪食”译为“妇女们挑着盛:有饭食的竹篮”,将“童稚携壶浆”译为“孩子们提着汤水”。笔者认为课文对其中的“箪”“浆”训释值得商榷。
  • 读《荀子》札记
  • 联绵词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词无定形,当然一个词写成几个形体并不是任意的,而是以声音相同或相近为条件,即古人说的“义存乎音”。近读《苟子》一书,发现有几个联绵词一直被误解,特提出自己的看法,以求教于方家。
  • 《山海经》“戴胜”考
  • 《山海经》中关于“戴胜”的记载有三条:1.西三百五十里,日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而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西山经》)
  • 《汉语大词典》“间”字释义商榷及含“间”条目补正
  • “间”在中古有表示方位的“处”义。此义《汉语大词典》释义不当,且例证有误。先谈释义的问题。读平声之“间”,《汉语大词典》中列其第一义项为“中间:内”,第二义项为“一定的空间或时间里”。其中“一定的空间里”释义模糊,与第一义项区分不明显。因为“中间:内”也可以算是“一定的空间里”,所以不如释为“具有表示方位的‘处’义”,更为精确。
  • 也谈“哈”字词族
  • 近年来,报刊、电视、电台、网络等媒体频繁出现“哈韩”、“哈日”及以此作为构词成分的词语,据笔者2005年11月30日在Google上搜索,“哈日”竟有597000项结果,“哈韩”也有386000项结果。由此可以看到这两个词语在日常生活中风靡之势。2006年8月3日,“哈日”有914000项结果,“哈韩”也有460000项结果。
  • 释“杀人如麻”
  • 《汉语大词典》对“杀人如麻”释为:形容杀人极多。《中国成语大词典》(吉林文史出版社)“杀人如麻”条:形容杀死的人多得像乱麻一样数不清,也用以形容杀人成性,任意屠宰生灵。朱祖延先生主编的《汉语成语辞海》释“杀人如麻”条:杀死的人像乱麻一样多得难以数清,形容杀人极多,多用于贬义。
  • 壮心不已的写照——读王正教授的专著《咬文嚼字谈规范》
  • 深孚众望的语言文字规范化专家王正教授是我尊敬的长者之一。王老在他75岁生日的那一天邮赠《咬文嚼字谈规范》、《现代速记大全·符号速记法/汉字速记法/计算机速记法》两本新著给我。见到这两本书,我的第一感觉是:王老“壮心不已”。《咬文嚼字谈规范》一书于2005年8月出版,他时年已74岁。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赵林茂在这本书的“序一”《为语言文字的规范化辛勤耕耘》中说得好:“王正先生虽已过古稀之年,但他壮心不已,笔耕不辍,离而不休,老有所为。从1992年末离休至今已经十三个年头了。
  • 中国语言规划研究的又一个创新
  • 在我们这个时代,“规划”已经不再是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词语了,然而,许多学者对“语言规划”却不太熟悉。语言规划研究,美国、法国、加拿大、波兰和俄罗斯等国家比较领先,而我国在这个领域起步较晚,其研究相对薄弱疏松,研究任务也很紧迫。2006年5月出版的《中国语言规划研究》是关于中国语言规划研究的一个比较全面的概论性著作。
  • 书法家邵华泽
  • 邵华泽,1933年生于浙江省淳安县。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名誉主席,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汉字文化》杂志顾问。曾任第二军医大学哲学教师,解放军报社副社长,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长,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中共第十四届、十五届中央委员,第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将军衔。
  • 曲阜孔子书院
  • 孔子书院是遵循孔子提出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继承并发展中国历代书院的教书、讲书、校书、著书、藏书传统,与海内外关心儒学及中国传统文化的各界人士共建文化、学术交流合作平台的民间间文化团体。
  • [语言文字学术研究]
    人类语言文字体系探索(郭可教)
    文字学的几个基本问题(王宜早)
    论汉字的文化定义(申小龙)
    汉字是一种高级阶段的文字(周祖庠)
    孙中山先生的汉字观(商中)
    汉字构形的义摄和汉语语法的神摄(张建民)
    《荀子》中“奇”字的贬义色彩
    《说文解字》大徐本俗别字研究(张崇礼)
    关于讹为联绵词的同义复词的清源与复归(曹莉亚)
    焦延寿咏昭君诗“守”、“是”二字辨析(赵延花 马冀)
    与女性相关的甲骨文(郑春兰)
    “一直以来”的用法探析(李立冬)
    [补白]
    王实甫《西厢记》“离人泪”出处(吴宗海)
    “主编”释义献疑(应学凤)
    释“差夫”(吕胜男)
    “衰”解(张桂丽)
    [消息]
    本社迁址启事
    《文字哲学》出版(容成)
    “汉语广论文丛”出版
    [汉字与历史文化]
    从“刑”字的演变看古代刑法文化(温慧辉)
    为酒文化说话(武占坤)
    扳倒葫芦洒了油——柴米油盐酱醋茶文化义探微(三)(李树新)
    试析紫色在中日两国文化中象征意义的异同(顾江萍 王静)
    浅谈汉字“形义艺”的巧妙组合
    [转载]
    “都是外文,很不好”——从毛泽东的一次嘱托说开去(王香平)
    [汉语文教学]
    依形释义,以声串字——探索汉字教学新途径(胡甲昌)
    [讨论与争鸣]
    酾酒、筛酒与烫酒、斟酒(刘俊一)
    试论讦、谒、让、诀、诃的词源义(杜恒联)
    “箪”“浆”词义辨(谢政伟)
    读《荀子》札记(鲁六)
    《山海经》“戴胜”考(冯青)
    《汉语大词典》“间”字释义商榷及含“间”条目补正(陈圣宇)
    也谈“哈”字词族
    释“杀人如麻”(汪秀梅)
    [书评]
    壮心不已的写照——读王正教授的专著《咬文嚼字谈规范》(刘耀国)
    中国语言规划研究的又一个创新(薄守生)

    书法家邵华泽
    曲阜孔子书院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