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语言文字大论坛”第8期发言摘录——汉字的永恒性、丰富性、优美性——兼倡议建立全国性“汉字文化博物馆”
  • 林连通 各位专家教授、各位学者,上午好!首先谢谢大家冒雨来参加“语言文字大论坛”的活动。“语言文字大论坛”在大家的大力支持下,在语言文字学界广大同仁、朋友的关心下,已经成功地举办了7期。北京语言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等高等院校、国家科研单位的一些专家、教授,在这里作了精彩的主题发言,同时还有许多的专家、教授、学者以及党政机关的领导也莅临大论坛,并且畅所欲言,发表了高见。我们相信大家这些宝贵的意见对语言文字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将会起到促进和推动的作用。我们希望继续得到学界同仁、朋友们的支持,并欢迎大家在大论坛上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和看法,为我国语言学理论的建设和发展做出贡献!
  • 《普通文字语言学》前言
  • 号称“现代语言学之父”——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中的“普通”二字,是“普遍”之意,“普通语言学”,即普遍的语言理论,语言的共同规律,这是语言的基础理论。索绪尔把语言看成是一个王国,元首是语音,文字没有独立的地位,只是语言的“照片”、“假装”,附属品。我认为语言是个独立的王国,文字也是个独立的王国,所以,加上“文字”二字。同时,我又认为,文字不是语言的附属品,正相反,是“字音文字”驮致囊括了口说语言,
  • 否定索绪尔的“音响形象”概念
  • 音响有形象吗? 可以肯定地回答:音响没有形象。音响,也就是人们听到的各种声音,如物体撞击的噪音、乐器奏出的音乐以及人唱出的歌声和说话的语音都是无形的,是看不见和摸不着的,是画不出来和照不下来的,是不能通过视觉来感知的。人听到的任何一种“音响”都是不能用可以看到的“形象”把大脑中听到的感觉描绘出来的。音响是听觉的,只能通过听觉器官来感知。而索绪尔却认为音响有形象,他提出了一个“音响形象”的概念,本人认为“音响形象”是个错误的概念,
  • 《诗缉》(明味经堂刻本)音注存在的文字问题考校(上)
  • 《诗辑》的撰著年代为南宋淳祜戊申即公元1248年之前。 《诗辑》的著者严粲生卒年不详。清人曹庭栋《宋百家诗存》卷二十七序中称严粲为“(严)羽之族弟”。严粲《华谷集》之《李贾携诗卷见访贾与严沧浪进》诗有“汝与吾宗好,风骚更属谁”句,可为参证。为《诗辑》作序的林希逸乃1235年进士。严粲自序《诗辑》落款为“(南宋)淳祜戊申(1248)夏五月华谷严粲”。由此推断,严粲当生活于南宋宁宗、理宗年间。
  • 当代汉语词素义的发展演变机制探析
  • 改革开放以来,新词新义的大量涌现也引发了原有词素意义的潜移暗动。就现代汉语的词素而言,受词素的组词和构词功能的制约,可成词词素的意义或者全部能充当词义,或者只有一部分能充当词义,而非词词素的词素义则全部不能充当词义。可成词词素意义的演变基本等同于单纯词词义的变化,这一方面的内容目前多有文章论述,我们不再赘述,本文重点探讨非词词素的意义或者成词词素中不能充当词义的那部分意义,并且主要是词汇意义的演变情况。
  • “被”构词特点及词汇化分析
  • 一、“被V”和“被VN”的结构特点 “被”在句法中使句子成为被动句,在词法中“被”的词汇意义明显虚化。布龙菲尔德曾经说过:“各种语言的区别,在词法上比句法上更大。”现代汉语里有很多由“被V”和“被VN”构成的词语。
  • 古今汉语词类活用比较
  • 一、什么是词类活用 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中都存在词类活用这种语言现象。1898年马建忠就曾在《马氏文通》中提出“字类假借”的说法,即先确定某类字经常充任某种句子成分,碰到他类字来充任这个成分时,便说是假借他类字为该类字。这说明马建忠已经意识到有“词类活用”的现象,但他并没有真正提出“词类活用”这种说法。真正提出“词类活用”这种说法的是《国文法草创》(1922)的作者陈承泽,他在《国文法草创》的“活用之实例”中,首先阐明什么是活用,认为词的兼类不是词的活用,又对活用与变义加以区分。然后叙述活用的种种情况,
  • 《老子》书中“冤亲词”与“翻案语”论析
  • 钱钟书先生在《管锥编》(中华书局,1981)中解释老子“正言若反”的思想时说:“夫正言若反,乃老子立言之方,《五千言》中触处弥望,即修词所谓‘翻案语’与‘冤亲词’,固神秘家言之句势语式耳。”(463页)
  • “联绵字语素融合”说疑义
  • 现代联绵字观念所表现出的“联绵字-双音单纯词”说向有争议,已形成肯定派与否定派。许惟贤(1988)、陈瑞衡(1989)、李运富(1991)、自平(2002.152—169)等否定派学者考察了语文学史上的“联绵字”及相关术语,发现它们从不区别单纯词与合成词,大致相当于现代词汇学中的“双音词”。肯定派学者从现代联绵字观念出发,则认定部分合成词语素融合,遂变成了联绵字-双音单纯词。此即所谓“联绵字语素融合”说。笔者至愚,每见此说总不免疑惑,
  • 朱本《作品选》字词误注商兑
  • 朱东润先生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是目前高等院校古代文学课程的首选教材,自1963年初版迄今,使用已达40多年之久,影响甚广。然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其中的字词注释缺误亦复不少,颇有值得商榷之处。考虑到该书的地位举足轻重,故笔者拟就教材中的某些字词注释冒昧地提些愚见,并对其分门别类,以求教于方家。值得商兑之处如下:
  • “衽”注释商榷
  • 《大学语文(第八版)》(徐中玉、齐森华主编,2005年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收选了柳宗元的《始得西山宴游记》。其中“攀援而登,箕踞而邀,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句,该教科书注释:“衽席之下,形容离开自己很近,如在身旁。衽,衣服的大襟。”笔者认为将“衽”注释为“衣服的大襟”值得商榷。
  • 蒙古国留学生汉字书写偏误分析
  • 近年来,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蒙古国学生到中国来学习。汉语教师主要通过作业、试卷等书面形式考查蒙古留学生对字、词、语法等的掌握和使用情况。汉字书写水平成为反映学生学习情况的一个判断标准。外国学生在汉语环境中听、说、读的能力往往得到较快的提高,而“写”这种能力的提高则相对较慢。中高级班的蒙古留学生在写字的时候常常会犯在初级班时犯过的错误。有些蒙古留学生在写同一个字时会犯相同的错误,而其他母语背景的学生写这个字时犯的错误则与他们相差较远。不仅如此,
  • 评高晶一所著《汉宋(乌拉尔语系语言)语系绪论》
  • 本文对高晶一先生所著的《汉宋(乌拉尔语系语言)语系绪论》作一简评。原书用英文撰写,名为Gao Jing Yi(高晶一):Comparison of Swadesh 100 words in Finnic,Hungarian,Sinic and Tibetan:Introduction to Finno-Sinic languages(《汉宋语系绪论》),塔林2005:爱沙尼亚语基金会,128页。作者高晶一是一位年轻学人,1982年生于沈阳,现在爱沙尼亚的塔尔图大学学习芬兰-乌戈尔语言学专业。
  • 一部把美神头上花冠戴在智慧之神头上的专著——读武占坤先生《汉语熟语通论》(修订本)有感
  • 我的专业方向是搞文学评论和写作的。积习难改,我常常带着写书评的眼光读书,不论读熟人的书还是读生人的书,都要说点自己的看法。因为这个毛病,就常常得罪人。我又有两癖:一是爱收集有关写作的成语、谚语癖;二是藏书癖。例如,马国凡先生的《熟语丛书》;温端正先生的《谚语》、《歇后语》以及在上海主编的《语海》;武占坤先生主编的《中华风土谚志》、自著的《中华谣谚研究》、《汉语熟语通论》(修订本)等,我都有。最近又从书市上买到王勤先生著的《汉语熟语论》(精装本)。
  • 关于汉字(词)古今读音的问题
  • 不久前,有位著名的文化学者在一次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中作为评委在讲评文化知识问答时,竟把成语“杯水车薪”中的“车”读作“jǘ”,观众立刻哗然,这位专家事后还理直气壮地辩解说,“车”字古音读“jǘ”嘛。不错,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车”有两个读音,一为“chē”,另一个读音读“jǘ”,但只有在象棋中的“车”作为棋子读作“jǘ”,在一般成语和古诗词中,“车”应读作“chē”。这是一般文学常识。
  • 外来词要“汉化”不要“英化”
  •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汉语的外来词一直以空前的速度增长着,这对现代汉语的发展无疑是大有裨益的。汉语的新词语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经济全球化、多元文化的交融和信息时代的到来,更如百川汇海一样,使外来词语源源不断地汇入汉语的词海之中。
  • “驯”字为什么要改读为xǜn
  • “驯”是一个意义单一、读音比较特殊的字。在电视、广播以及人们日常口语中,“驯”的读音很混乱,或读为xǜn,或读为xǜn,莫衷一是。
  • 释“毒”
  • 由于目前尚未见“毒”的甲骨文和金文字形,因而《说文》所提供的小篆和古文字形,仍是今天用来分析“毒”字本义的主要依据。《说文·屮部》:“毒,厚也。害人之艸,往往而生。从屮,从毒。古文毒从刀、葍。”
  • “冬至”一词结构关系之我见
  • 《汉字文化》2006年第1期发表了曾艳绘《“冬至”一词的结构关系》一文,接着在同年第3期发表了孔渊的商榷文章《也谈“冬至”一词的结构关系》。曾文认为“冬至”一词为偏正式合成词,孔文则认为“冬至”一词属主谓式合成词。这两种观点其实代表了学界目前对该词结构关系的两种主要看法。吕叔湘、任学良、路伟等先生主张前说哆赵元任、朱德熙、刘叔新等先生主张后说。学者们对于该词结构关系的分歧,主要在于对“冬至”中的语素“至”的理解不同。主张该词为主谓结构的学者认为“至”是动词“来到”或形容词“极”的意思,主张该词为偏正结构的学者则认为“至”是名词“极点”的意思。
  • 别拿尊称用作自我介绍
  • 朋友是一所大学中文系的教授,曾告诉我这么一件事:他教过的一个女生毕业后留在系里当秘书,有一次给他打电话是这么开头的:“某老师,我是原老师,系里通知您……”我的朋友愤然打断她的话:“你是原老师,我是谁?”很明显,那个女生不该对自己的老师自称“原老师”。这件看上去很简单的事儿,却反映出时下某些人的一个通病:把用作尊称的职务名称用作自我介绍。
  • 北京话里的口语词“合着”
  • 近来在电视媒介中时常听到一个京味十足、口语色彩特浓厚的词语:“合着”。如:
  • “体认"不是新词
  • 2005年7月26日,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正式与读者见面,国内各大媒体纷纷发布了一系列相关报道。其中《人民日报》刊登了唐宋先生撰写的题为《见证时代变迁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7月26日首发》的报道,文章说:“今年4月,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一行访问大陆,胡锦涛总书记与连战先生举行了历史性的会见,并发表了新闻公报。公报中有两个词旧版《现汉》没有收录,一个是‘体认’,一个是‘愿景’。
  • 信息时代仍要写好汉字
  • 信息时代的到来,人们生活和工作节奏加快,电脑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工具,汉字的录入十分方便。但随之而来的是汉字书写水平的明显走低。不少人写字潦草已经成为习惯,有的甚至叫人无法辨认。有些学生的作业和考卷、明星们追求的美体签名就是例子。越来越多的人根据比尔·盖茨“10年后办公将实现无纸化”的预言,认为未来将不再需要写字,从而更加重了问题的严重性。
  • 更正
  • 古文字学家、书法家李文放(1924-2006)
  • 李文放同志1924年3月出生,四川省万县人。她在少年时期就满怀救国热情积极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族先锋队活动,14岁报名参加了八路军,1958年秋来到延安,在延安军政大学等学校学习和工作。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转战数千里赶赴东北参加开辟革命根据地的工作,领导重新组建了《哈尔滨公报》《沈阳日报》。
  • 十年树木 百尺竿头——《学中文》专版创办十周年纪念座谈会侧记
  •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十岁正是人生最关键的少年期,虽然稍显稚嫩,却已透露出风华正茂的英气。而人民日报海外版《学中文》专版已经走过整整10个年头,伴随着全球范围内“汉语热”的急剧升温,《学中文》已经成为海外读者非常欢迎的版面之一,已经由一个咿呀学语“婴儿”成长为一名独具自主创新意识的“少年”。
  • 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卓越贡献
  • 人民日报海外版《学中文》专版开办十年来,对海外学童学习中文,对弘扬祖国优秀传统文化,做出了卓越贡献。我想强调说明的是,《学中文》专版的开办,对国内儿童学中文,对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语言文字理论和基本语文教学模式,乃至对人类语言文字理论和语文教学模式的发展,都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 珍爱中文 科学发展
  • 很高兴应邀参加人民日报海外版《学中文》专版十周年纪念座谈会。首先,我代表北京语言大学与会的同事张朋朋、岳维善两位教授对《学中文》专版十年来所取得的不同寻常的业绩,表示诚挚的祝贺!
  • 祝贺《学中文》专版开办十周年!
  • 我们是从事学前儿童教育工作的。今天来参加这个会,特别高兴。 祝贺人民日报海外版《学中文》专版开办十周年!
  • 汉字并不难学——反对妖魔化汉字
  • 世界其他国家的语言文字学家在给文字下定义时都说,文字是传递信息的书写符号系统:只有中国当代辞书,无一例外,都把文字定义为记录语言的符号。而这种显然错误的定义,却是迄今统治着中国语言文字教学和研究的一整套基础概念。北大语言学教授苏培成竟然断言:这是一切文字的共性;还说,先有语言后有文字,所以,语言是第一性的,文字是第二性的。
  • 汉字书法:传统文化的根
  • 汉字,是中华文明的标志,又是传承中华文化的工具。汉字书法不仅是人类所创造的最为抽象的艺术,而且是人类文明最为发达、最富有想象力,能够全面揭示自然本质的一门艺术,一种文化现象。当人类文明发展到高度发达的今天,汉字及其书法艺术,不仅没有消亡,而且越来越显示出巨大的魅力。它过去是而且将来还会是凝聚中华民族的纽带,还会是中华文明延续、弘扬、广大不可缺少的、重要的组成部分。
  • 秦始皇巡游纪功七刻石浅解
  • 战国末期,从诸侯割据走向统一已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当时,秦国实力最强,已具备实现统一的条件。抓住这一历史机遇,秦王政“承六世之余烈”,在尉缭、李斯、王翦、蒙武等辅佐下,经过十年苦战,终于消灭了割据称雄的六国,结束了战国时期“诸侯割据,攻战日作,流血于野”生灵涂炭的局面,完成了彪炳千秋、统一中国的伟业,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统一的中央集权制大帝国。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自立名为始皇帝,废分封制,实行郡县制:分全国为36郡,郡下设县,县下设乡、
  • [语言文字大论坛]
    “语言文字大论坛”第8期发言摘录——汉字的永恒性、丰富性、优美性——兼倡议建立全国性“汉字文化博物馆”(郭锦桴)
    [语言文字学术研究]
    《普通文字语言学》前言(徐德江)
    否定索绪尔的“音响形象”概念(张朋朋)
    《诗缉》(明味经堂刻本)音注存在的文字问题考校(上)(宋均芬)
    当代汉语词素义的发展演变机制探析(张小平)
    “被”构词特点及词汇化分析(王振来)
    古今汉语词类活用比较(麻彩霞)
    《老子》书中“冤亲词”与“翻案语”论析(魏永贵)
    “联绵字语素融合”说疑义(沈怀兴)
    朱本《作品选》字词误注商兑(王晓丽)
    [补白]
    “衽”注释商榷(俞玮奇)
    [汉语文教学]
    蒙古国留学生汉字书写偏误分析(郭伏良 绳晓健)
    [书评]
    评高晶一所著《汉宋(乌拉尔语系语言)语系绪论》(冯蒸)
    一部把美神头上花冠戴在智慧之神头上的专著——读武占坤先生《汉语熟语通论》(修订本)有感(许来渠)
    [讨论与争鸣]
    关于汉字(词)古今读音的问题(常敬宇)
    外来词要“汉化”不要“英化”(李润新)
    “驯”字为什么要改读为xǜn(陈会兵)
    释“毒”(杨福泉)
    “冬至”一词结构关系之我见(李永勃)
    别拿尊称用作自我介绍(汪化云)
    北京话里的口语词“合着”(亓文香)
    “体认"不是新词(吴佳)
    信息时代仍要写好汉字(侯婉璐)

    更正
    古文字学家、书法家李文放(1924-2006)
    [人民日报海外版学中文专版创办十周年纪念座谈会]
    十年树木 百尺竿头——《学中文》专版创办十周年纪念座谈会侧记(王黎黎)
    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卓越贡献(徐德江)
    珍爱中文 科学发展(李润新)
    祝贺《学中文》专版开办十周年!(王继芬)
    汉字并不难学——反对妖魔化汉字(江枫)
    [书法与篆刻]
    汉字书法:传统文化的根(吴寒松)
    秦始皇巡游纪功七刻石浅解(李文放)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hanziwh@yahoo.com.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