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汉字文化的科学前进方向
  • 汉字文化前进方向的确定,依据近年来在科学、教育、文化和汉字学、信息学、统计学、心理学、脑科学的发展,以及在汉字文化领域所出现的新情况、新成果,可以综合归整出汉字文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面向计算机信息时代的,具有科学前瞻性,可持续发展的前进方向。
  • 人类语言文字发展的前进方向——徐德江语言文字理论评析之八
  • 徐德江先生一直关注着人类语言文字发展的前进方向,并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探讨。徐先生指出:语言文字学界流行着一种观念,认为语言文字是没有科学性差别的。如果说某种语言文字科学性强,就是“种族主义”的表现。比如,说汉语汉字科学性强,在国内就是“大汉族主义”,在国际上。就是“大国沙文主义”。这是将语言文字政策与语言文字科学混为一谈了。对各民族的语言文字必须一律尊重,不得歧视,这是语言文字政策。但是,有利于语言文字发展的特点,要发扬光大,而不利于语言文字发展的特点,要改革,这是语言文字科学。(徐德江,2009)
  • 指代词与真表征——兼论“然”与真的语义关联
  • “然”字句是古汉语日常语言中真语句表征的一种基本形式,我们把“然”字句作为中国传统语言哲学中真问题的个案来进行探究,并紧紧围绕对“然”字本身及其相关语言现象的语言分析展开这一探究。这不仅是基于语言哲学是一门关于对人类用以描述世界的语言进行分析的学问,语言哲学研究的重心就是语言分析这方面的考量。长久以来关乎此问题的一系列汉语现象未曾得到合理的解释,
  • 汉语拼音在信息检索应用中的价值在下降——电脑时代重新审视汉语拼音(之一)
  • 本文通过具体地回顾、比较,发现在汉字信息处理电脑化实现后,汉语拼音在信息检索中的作用明显下降了。作者力图解释、说明这种隋况在信息新时代有其必然性、合理性,这也和汉语拼音本身的固有缺欠密切相关。今天,一味地、盲目地、一厢情愿地鼓吹《扩大汉语拼音的应用》,与现实背离,只能事与愿违。我们应该认真按照1958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布汉语拼音时强调的“在实践中继续求得方案的进一步完善”,
  • 汉字文化图文字——方块壮字研究
  • 方块壮字是壮族民间的重要仿汉文字,壮语saw dip(直译:生的未熟的字。意译:未能正式通行的字),古代汉文献则称之为“土俗书”或“土文”,现代汉文献归之为汉字文化圈文字。
  • 甲骨文“ ”字习见,作肖 等形。“卜辞用此字凡有二义:一为方向之名,即后南析为南字者;其一则所祭品物之名。
  • 北朝石刻词语八则
  • 魏晋南北朝石刻词语上承先秦两汉,下启隋唐五代,在词汇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石刻词语多取自先秦经典文献、两汉重要典籍,也有新创辟的词语。源自经典的词语,其意义分为两个层面:表层意义,即字面意义;深层意义,即字面所源自的语境相关意义。若不寻根求源,仅靠字面的意思是难以理解词语所蕴含的深层含义的,况且有些字面本身的意义也很难理解。
  • “上”“下”双音节形式的意义及演变
  • 一、“上”、“下”双音节形式的使用 现代汉语普通话中“上”、“下”的双音节形式应该包括“上面”、“上边”、“上头”、“下面”、“下边”、“下头”、“底下”这几个。我们查对《现代汉语频率词典》,发现这几个词在使用频率上很有特点。《现代汉语频率词典》所依据的是129种语料,共分为“报刊政论”、“科普书刊”、“剧本和日常口语”、“文学作品”四大类。
  • “被XX”新词的多角度考察
  • 新词新语的出现流行及其特点和价值一直是语法学和修辞学关注的一个热点。近来,媒体上出现了不少“被XX”新词,不但在一些不及物动词前加上“被”字的“被自杀”“被就业”“被捐款”,在一些不能用被动的及物动词前加上“被”字的“被代表”,而且还在有的形容词甚至名词前加上“被”的“被开心”“被小康”等等,这类词形式多样、增长迅速,并且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以致有不少人称之为“被时代”。
  • 对外汉语专业“2+X”培养模式的研究与实践——以浙江财经学院为例
  •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日益明显的大背景下,高等教育的国际化成为21世纪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目前,汉语国际推广是我国教育国际化进程中已取得部分突破性进展的领域。据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预测,到2010年,全球学习汉语的外国人将达1亿,对外汉语教师的缺口也将达Nsoo万。
  • 从汉字的发展演变看汉字教学与规范
  • 汉字作为世界最古老的文字之一,绵延几千年的历史文明,从甲骨文、金文到大篆、小篆,再到隶书、楷书,一直发展到今天的简化字,汉字的材料种类繁多,汉字的形体变化复杂,汉字的数量蔚为大观,已逾5万个。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汉字的形音义和造字理据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我们以《现代汉语常用字表》中的3500+常用字为考察对象,在历时溯源的基础上,总结了汉字演变中表现出的主要演变规律和发展趋势,而这些规律对汉字教学和规范都具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 《太平经》校注笺疑
  • 《太平经》是中国道教的第一部经籍,其宣讲对象主要是下层民众,为宣扬教义的方便,该书采用对话体写成,包含了许多口语成分,能够较好地反映东汉时期语言的真实面貌,是研究东汉语言的一部极其珍贵的语料,引起了中古汉语研究者的广泛注意。
  • “乌贼”之名新考
  • “乌贼”何以名“乌贼”,“乌贼”何独以“贼”名的解说有分歧,并莫衷一是。据调查,主要存在两种较为典型的说法。其一,贼“乌”之说。“乌”为乌鸦,“贼”为贼害之义。《初学记》卷三十引沈怀远《南越志》日:“乌贼鱼,一名河伯度事小史,常自浮水上,乌见以为死,便往啄之,(乌贼)35卷取乌,故谓之乌贼。”
  • 《醒世姻缘传》方言词例释
  • 《醒世姻缘传》(以下简称《醒》)是17世纪一部重要的长篇白话小说,由于书中使用大量的方言,给读者阅读造成很大困难。《醒》除频繁使用山东方言外,其中一些词语至今还活在河南方言中,本文结合河南方言,特别是豫东方言,就其中12则方言词进行解说,以补充或订正黄肃秋注和目前一些辞书对这些词语解释的不足或误解,以求教于方家。
  • 《故训汇纂》书证辨误一则
  • 《故训汇纂》是一部全面系统地汇辑先秦至晚清古籍文献中故训资料的大型语文辞书。它内容丰富,资料全面,检索也很方便,对于汉语研究极具参考价值。然而由于资料多杂,难免出现失误。笔者在使用过程中检到书证讹误一例,现说明于下,并作校正。
  • 也谈“遗赠”的读音——与张巨龄先生商榷
  • 最近,著名语言学家、语文教育家、原《光明日报·语言文字》专刊主编张巨龄先生在《光明日报》发表《关于“遗赠”和“标识”的读音》一文。该文认为,“遗赠”作为法律上常用的词汇,其中的“遗”并不是“丢失”和“留下”的意思。“遗”字的通常读音是“yi”,比如,“遗失”、“遗弃”、“遗产”等,其中的“遗”,表示丢掉、舍去,或留下的意思。
  • 释《庄辛说楚襄王》“折清风而扛”
  • 《庄辛说楚襄王》是《战国策·楚策》中的名篇,为多家古汉语和古文学教材所收录。然而,仔细研读,笔者发现对于文中“不知弋者选其弓弩……引纤缴,扬微波,折清风而耘”一句,各家教材的处理不一,但却都难以差强人意。其中,对于“折”字,多数教材都释为“断”,如王力《古代汉语》、郁贤皓《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郭预衡《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罗宗强《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也有释为“负伤而死”者,如朱东润《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
  • “斑”与“虎”
  • 李昉《太平广记·甄冲》讲的是一个叫甄冲的人,不畏惧社公的威逼利诱,义正词严地拒绝娶社公女儿的故事。当甄冲一再拒绝社公的请求时,“社公大怒,便令呼三斑两虎来,张口正赤,号呼裂地,径跳上,如此者数十次。”
  • 释“疾”
  • “疾”有“疾病”义,又有“急速”义,二者都是“疾”的常用义项,如“疾患”、“积劳成疾”,“疾驰”、、“奋笔疾书”等等。《现代汉语词典》将这两个义项视为同音同形关系而分立条目,作“疾1”、“疾2”处理。事实上,如果我们分析“疾”的字形结构就可以发现,“疾”的“急速”义由“疾病”义引申而来,这两个义项之间存在引申理据。以下略述其要。
  • 《敦煌变文校注》商榷一则
  • 《庐山远公话》:“若也中路抛弃(弃),当(来)当来世,死堕地狱,受罪既毕,身作畜生。搭鞍垂镫,口中衔铁,已负前愆。”(黄征、张涌泉《敦煌变文校注》中华书局1997年版258页)
  • 一部紧跟学术前沿的音韵学著作——麦耘《音韵学概论》评析
  • 麦耘先生编著的《音韵学概论》(以下简称《概论》)由江苏教育出版社于2009年9月出版。该书是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委员会主编的“古文献学基础知识丛书”(裘锡圭主编)中的一种。与同类著作相比,《概论》具有较强的前沿意识,在编写体例、新成果的吸收以及研究理念等方面都有新的突破。本文拟对《概论》的几个主要特点进行评析,同时就该书的不足之处谈谈自己的看法。
  • “钱币”熟语的文化意义探析
  • 熟语是一种加工提炼了的语言形式,是汉民族语言的精华,“是语言的后天形式,在熟语由言语成分发展成为语言成分的过程中汉民族各种文化意识和文化现象无不留下深深的烙印。”①正如王力先生所言:“熟语的创造,是以语言现有的词汇、语法为筋骨,以民族的文化传统为精髓的。”
  • 从汉字看中国传统的生育文化
  • 生育文化是人类为了维持自身种的繁衍而产生的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它伴随着人类的产生而出现,又随着人类的发展与发展。每个民族都拥有自己独特的生育文化。华夏民族也不例外,在长期的演化过程中,不仅对自身“种的繁衍”非常关注,由此还产生了炽热的生殖崇拜,形成了多子多福的生育观念,创造了光辉灿烂的生育文化。这种生育文化,可以从汉字的角度加以研究。
  • 纪念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名誉会长赵朴初先生逝世十周年
  •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