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继承创新再造辉煌
  • 今年的春天,是党向全国人民发出文化强国决定的第一个春天,因此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希望。在这新春伊始,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汉字文化》编辑部、“语言文字大论坛”组委会,向多年来支持我们工作的各级领导、业界同仁和广大的作者、读者,致以崇高的敬意!文化是社会的灵魂,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它已成为经济发展的基本要素,国家、民族发展的软势力,对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总是产生着隐形而又重要的影响。党的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战略,定会促进哲学社会科学的大繁荣、大发展,使我国在国际上赢得更多的话语权,成为推动中华复兴伟大事业的巨大动力!
  • 贯彻、落实“双百”方针建设中国语言文字强国——在纪念“语言文字大论坛”举办50期座谈会上的讲话
  • 尊敬的各位专家、教授、学者,尊敬的各位嘉宾: 上午好!“语言文字大论坛”从2007年1月18日创办以来,已经举办了50期。大论坛之所以能长期坚持下来,和大家的关心、支持是分不开的。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是酷暑还是严冬,你们都不辞辛劳地来论坛演讲、讨论,为建立中国特色的语言文字科学体系,破除汉字难学之谜,发表自己的见解。我代表“语言文字大论坛”组委会向你们和一切支持我们工作的同道、朋友致以崇高的敬意!
  • 发掘汉字形体的历史文化内涵
  • “语言文字大论坛”开办5年,举行50期,对语言文字一些方面的问题开展讨论,成绩可观。感谢各位主讲人和主持人,感谢各方面的支持。下面就汉字方面的研讨说一些意见。
  • 语言文字大论坛办得好
  • “语言文字大论坛”已经举办50期了,作为它的积极参加者,我衷心感谢论坛的主办者,感谢四十多位主讲人,感谢更多的参加讨论的专家学者。我觉得,我们的大论坛办得好,它不仅活跃了关于汉语汉字研究的学术气氛,促进了学术交流,而且对建设优良学风起了带头作用。
  • 汉字的盛衰关系着中华民族的兴亡
  • 在“语言文字大论坛”举办50期之际,不胜感慨。我们举办“语言文字大论坛”,旨在研究、开发汉字、汉语,弘扬汉字文化,这不仅是个学术问题,更是捍卫汉字文化的大论战,而且还关系着国家民族中兴的大局,意义极其重大。因此,“语言文字大论坛”将在中国汉字文化发展史上谱写下光辉的一页。
  • “语言文字大论坛”要在高层次规范中发展
  • 孔子说:“吾乃今于是乎见龙!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乘云气而翔乎阴阳……”(《庄子·天运》)孔子的这句话深刻而生动地解说了一个团体的个体和全体的关系。
  • “语言文字大论坛”:我们的精神家园
  • 此次座谈会的会标写的是“贯彻、落实双百方针,努力建设语言文字强国”,我认为这个主题写的很好,很有水平。我们就是要在文化发展上真正贯彻、落实“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政策,经过努力使我们的国家从一个语言文字大国变为一个语言文字强国。这就是我们的宗旨。
  • 我们怎样教汉语——兼谈汉字教学在汉语教学中的地位和作用
  • 我今天的讲题是《我们怎样教汉语》。人们普遍认为汉语难学,所以讨论怎样教汉语,就要讨论怎样使汉语学习化难为易。人们认为汉语难学,首先是认为汉字难学,所以讨论怎样教汉语,必须重点讨论怎样使汉字学习化难为易。我用“兼谈汉字教学在汉语教学中的地位和作用”作为副标题,就是为了讨论汉字教学与汉语教学的关系,讨论怎样通过汉字教学改革去推动整个汉语教学的改革。只有对汉字教学和汉语教学进行全面改革,才能使汉字和汉语学习化难为易。使汉字和汉语学习化难为易,我想不会有人反对,问题是能不能做到,而且还要涉及一大堆理论问题。能不能做到,关键就在于能不能编写出具有可操作性的教材。能不能编写出具有可操作性的教材,要拿实例来说明。所以我想先展示实例,然后再讨论有关的理论问题。
  • 勇做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践行者
  •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要培养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这标志着我们党对文化建设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 汉字注音字符
  • 一、人类一切的字音文字都需要“注音”人类各民族的语言和文字都是表达语义的并生并存的两种符号系统。徐德江先生指出:人类文字的发展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跟口说语言结合之前,文字的字形只有直接表义一个通路,我们称之为“非字音文字”;第二阶段是跟口说语言结合之后,文字的字形既有字形直接表义的通路,也有字形表音从而再表义的间接表义的通路,我们称之为“字音文字”。(徐德江2009,《普通语言文字学简论》)人类一切的字音文字都需要“注音”。因为一切的字音文字都不可能绝对准确地表音。汉字需要注音,“拼音文字”也需要注音。
  • 再论概数标记“来的”的词汇化与主观化水
  • 1.概数词“来”的常用格式汉语中表示概数的标记词有很多,如双音节的“上下”、“左右”、“前后”等,这些大多由空间范畴隐喻(metaphor)而来。单音节的概数词如“多”、“把”,还有一个就是“来”。关于概数词“来”的语义与用法,自吕叔湘先生(1957)发表《试说表概数的“来”》至今已有十余篇专文问世,综合已有成果,他们共发现并讨论了“来”的四种常用格式:
  • 试论联绵词的词义渗透
  • 传统联绵词理论认为,组成联绵词的两字联为一体,不能分训,不能分开使用。但在实际运用中,出现了相当一部分联绵词的单用现象,即单用联绵词中的一字,也能表达该联绵词的整体意义。这种单用现象,已有一些学者注意到,并进行了一些探讨。但是从总体上来说,这种现象尚没有引起学界的充分重视,也没有对此进行充分的研究,尤其是对其形成原因,尚没有进行更为深入彻底的探讨,得出有针对性的结论。下面试从联绵词的单用现象和单用原因两方面来作一些这方面的阐释、探讨。
  • 肖形书法之“孝”字解读
  • 游古徽州西递地界,见存有一悬匾(右图)。其余附件全无。(朱熹为古徽州婺源人,今属江西)。笔者曾将此字和朱熹传迹比较,风格一致,敦厚、丰满,为一佳书,应当可信。
  • 唐宋禅宗语录疑问语气词“么(摩)”考察冰
  • 禅宗是中国佛教史上一个重要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宗教派别,是儒释道相结合的特殊产物,对中国思想文化各方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记录禅宗的典籍很多,文体也很多,有传记、谱牒、语录、灯录、拈古、颂古、评唱、笔记、文集等。其中数量最多的是语录和灯录,多达数百部。由于语录和灯录都是以对话为主,因而广义的禅宗语录也将灯录包括在内,统称为禅宗语录。本文所指的禅宗语录就是这种广义的语录,包括灯录在内。
  • 表“降格以求”义的副词“也”木
  • “也”是现代汉语中使用频率较高的一个副词,一般具有“顺接”和“逆接”两种用法。对它的研究,前人主要集中在表示顺接时的歧义分析、“连”字句中与“都”的区别和表示逆接时的“反预期信息”上。而对“也”在顺接时表“降格以求”义这一语用现象研究还较少。
  • 试析李方桂邪母上古音构拟的“同一标准双重构拟"问题
  • 李方桂的邪母上古音复声母构拟是其上古音声母研究领域的卓越贡献之一。以往的邪母音多被构拟为单声母,例如高本汉(1972)的*dz-。王力(1958,1985)、陆志韦(1947)、董同稣(1948)的*z-,但是单声母构拟并不能圆满解释邪母的复杂谐声情况,而且也不能解释汉藏语同源词的比较和梵汉对音证据。上世纪60年代蒲立本(1999)最先将邪母构拟为复声母,提出了*sOi-〉zOi-〉zj-=zj-的演变,将邪母和s头及喻四联系起来。李方桂(1980)则在他的研究基础上,
  • 从晚清小说的发展状况看传教士与汉语的通俗化进程
  • 晚清时期,书写文人失意和自身情感的语言表达形式在这一时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在西方文化大肆涌入的背景下它面临着从未有过的抉择:是继续沿着文言和通俗语言两套体系走下去,还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做出新的调整?从时代背景来说,这种语言上的艰难抉择在文学作品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比如小说在内容和形式方面都呈现出了衰败的趋势,内容上日渐消沉、低俗、毫无生气;在形式上,亦如此,表现在“一是人物形象的苍白;二是情节结构俗套;三是小说文笔粗糙,个别作品甚至语言拙劣;
  • “歼20”比“Q20”好:产品代号单一拉丁化已经不合时宜——电脑时代重新审视汉语拼音之七
  • 1.中文里夹用拉丁字母的历史比《汉语拼音方案》早得多实际上,中文里夹用拉丁字母这件事从西学东渐后不久就开始了,特别是数学、化学、物理等教材、著作中。在稍后的新文化运动中,许多文学作品里也常常夹用拉丁字母,如鲁迅作品里的“阿Q、小D、K君来到N地”之类。这种现象表明了汉字系统有较好的包容性、易扩展性;也是国人自觉地吸收西方文化、拿来我用的一种行为。
  • 也谈“劳之来之”的“劳’’和“来”
  • 《孟子·滕文公上》:“劳之来之,匡之直之,辅之翼之,使自得之,又从而振德之。”“劳”和“来”诸家释义不一,《语文建设》2011年第4期所刊方有国《“劳之来之”的“劳”和“来”》一文对这一现象有所认识。方文引先秦诸多文献例证其中的“劳”、“来”为同义词,当释为“慰劳”。方文的结论无疑是客观正确的,但文中涉及的诸多论证细节笔者以为颇有可商榷之处,故笔者不揣浅漏,拟结合方文对“劳”、“来”两词语源关系作进一步梳理澄清,以就教于方家。
  • 《汉语大词典》释义拾补
  • 《汉语大词典》^[1](下简称《大词典》)是一部大型的历时语文工具书,该书收词时源流并重,古今兼收,不失为一部最具权威性的语文工具书。《大词典》释词时十分重视探求其源头,力求使词条下每一义项所引首条例证为始见书证。所以,《大词典》与其他同类辞书相比,其成就是令人瞩目的。但是,《大词典》的编纂工作是一项极其浩繁的工程,编纂过程中限于多方原因(如现在很多出土文献当时未见),所以难免会有疏漏之处。
  • “稽滞”补义
  • 古籍文献中,“稽滞”常见。《辞源》《汉语大词典》两部大型辞书都对其予以收录,诠释分别如下:
  • “甪”音义及相关考
  • “甪”字不常见,一般人较陌生,不过喜欢旅游者如去过苏州,也许听说过那里的古镇“甪直”。汉语词汇中,除了“甪直”外,还有“甪里”、“甪堰”、“甪端”等几个。“甪端”为神兽名,“甪直”、“甪里”、“甪堰”均用作地名,其中“甪里”又可以做复姓。这些词语主要见于《汉语大字典》、《汉语大词典》、《辞源》、《现代汉语词典》等辞书。
  • “兀”似可作中缀
  • 王云路先生指出,通常所说的词缀是指本身没有词汇意义(实义)的、只有附着在词根上才能起作用的构词(或构形)成分。这里有两个鉴别条件:(1)词缀去掉后含义不变;(2)词缀去掉后词性不变。①“兀谁”、“兀那”中的“兀”的主要作用是附在单音节词根“谁”、“那”前面构成双音节词。
  • 中文是世界上最适合电脑应用的文种
  • 上世纪电脑传人中国之初,某些人曾欢呼预言“电脑是汉字的掘墓人”。但是经过仁人志士三十年的实践和不懈的努力,今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文是世界上最适合电脑应用的文种!
  • 山东胶东方言中语气词“呢”的一种特殊用法
  • 朱德熙先生在《语法讲义》(商务印书馆,2000)中列出了语气词“呢”的三种用法,即:“呢1”作句末语气词,表示正在进行的时态,如:(1)他呀,不高兴着呢11(2)我正学习呢1。
  • 《剑南诗稿校注》正误二则
  • 钱仲联先生的《剑南诗稿校注》[1]是我国古典文学注释工作中的一大成就,是目前研究陆游诗歌的权威注本。钱先生大作的问世为全面研究整理陆诗的工作填补了空白、奠定了基础。然而因时代悬隔,内容广泛,对诗中的注释亦有个别未能尽善尽美之处,笔者对《校注》中关于“太常”、“搏虎”的注释提出个人的一些粗浅意见,与大方之家商榷。
  • 小话“的卢”
  • 《三国演义》中有一段关于“的卢马,不送人”(《新三字经》)的精彩描写,书中说赵云从张武手中为刘备抢来骏马“的卢”,刘备送与刘表,谋士蒯越说“的卢妨主”,刘表又把马还给刘备,幕宾伊籍把蒯越之言告诉刘备,刘备说“死生有命,岂马所能妨”。后蔡瑁欲害刘备,追至檀溪,“的卢”越过檀溪,救了刘备一命。(《三国演义》三十四回)故事还没完,单福也就是徐庶教给刘备禳除之法:把“的卢”赐予仇怨之人,待妨过此人后,再骑就没有危险了。刘备不允,单福佩服刘备仁德,替刘备训练人马。(《三国演义》三十五回)
  •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十二生肖文化义探微
  • “语言仿佛是民族精神的外在表现,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1]收语熟语作为汉语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着汉民族思维和认知模式、审美情趣和文化内涵,也就是体现了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髓。随着社会文明的进程和科学的发展,熟语现象也逐渐进入多种学术领域的视野,它几乎涉及政治、军事、宗教、哲学、文化、艺术、民俗等各个领域的方方面面。它高度凝练,承载着我国劳动人民五千年智慧的结晶,对我们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 汉语玉石及玉器命名特点新探
  • 汉语玉石及玉器命名研究是传统名物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在为汉语玉石及玉器命名时总是对其性质特征进行选择和描述,正如黄易青所言:“实物的命名、运动的命名都从特征着眼,那么,所有事物的命名,都归结到从特征出发。”[1]那么,这些特征又是如何在玉石及玉器的名称中体现出来的呢?也就是说,汉语玉石及玉器的命名有哪些特点呢?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又有意义的问题。本文试从类比性、单一性、文化性三个方面进行探讨,以求教于方家学者。
  • 喜读《战后日本的汉字政策研究》
  • 2011年3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洪仁善《战后日本的汉字政策研究》一书。著者先后在日本东京学艺大学和早稻田大学留学多年,潜心研究战后日本的汉字政策,收获颇丰。该著原本用日语写成,最后在13文的基础上改写成汉文版专著《战后13本的汉字政策研究》,填补了该领域研究的诸多空白。
  • 追本溯源源流并重——关于《汉字源流》第三章《汉字初文》的思考
  • 汉字是中华千年文明的载体,也是中华千年文明的精华。欲向世界介绍博大精深、精彩纷呈的中国文化,汉字是不可缺少的主要内容之一。而无论是作为中文专业的学生,还是作为一个准国际汉语教师,要研究汉字——世界上最长寿的文字,必须重视其源流,对汉字的来龙去脉有清楚的认识,方能走进汉字的殿堂,领会中华文化的内涵。
  • 紧扣问题治学法——治学方法简论之一
  • 治学方法是学者们在治学过程中所采用的发现——研究——解决问题,以获得治学成果的手段、方式、方法的总称。换句话说,它是学者认识客观事物的“主观手段”、“有效工具”和“软件”,是学者探求科学真理的必要“途径”。治学方法实际上是客观事物的内部关系及其规律的反映,是学者对客观规律的自觉应用。
  • 常敬字书法作品选
  • 常敬宇,又名常俭,1940年生,河北清苑县人。
  • [社论]
    继承创新再造辉煌
    [纪念语言文字大论坛举办50期座谈会]
    贯彻、落实“双百”方针建设中国语言文字强国——在纪念“语言文字大论坛”举办50期座谈会上的讲话(林连通)
    发掘汉字形体的历史文化内涵(胡双宝)
    语言文字大论坛办得好(刘庆俄)
    汉字的盛衰关系着中华民族的兴亡(常敬宇)
    “语言文字大论坛”要在高层次规范中发展(张宝明)
    “语言文字大论坛”:我们的精神家园(宋均芬)
    [语言文字大论坛]
    我们怎样教汉语——兼谈汉字教学在汉语教学中的地位和作用(吕必松)
    [语言文字学术研究]
    勇做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践行者(宋均芬)
    汉字注音字符(鲁川)
    再论概数标记“来的”的词汇化与主观化水(尹海良)
    试论联绵词的词义渗透(蒋书红)
    [讨论与争鸣]
    肖形书法之“孝”字解读(孙焕英)
    [语言文字学术研究]
    唐宋禅宗语录疑问语气词“么(摩)”考察冰(张鹏丽)
    表“降格以求”义的副词“也”木(李桢)
    试析李方桂邪母上古音构拟的“同一标准双重构拟"问题(李琴)
    从晚清小说的发展状况看传教士与汉语的通俗化进程(柳迎春)
    [讨论与争鸣]
    “歼20”比“Q20”好:产品代号单一拉丁化已经不合时宜——电脑时代重新审视汉语拼音之七(许寿椿)
    也谈“劳之来之”的“劳’’和“来”(刘芹)
    《汉语大词典》释义拾补(程亚恒)
    “稽滞”补义(朱成华)
    “甪”音义及相关考(陈明富)
    “兀”似可作中缀(贺卫国)
    中文是世界上最适合电脑应用的文种(毕可生)
    山东胶东方言中语气词“呢”的一种特殊用法(亓文香)
    《剑南诗稿校注》正误二则(陈晓慧)
    小话“的卢”(李政富)
    [汉字与历史文化]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十二生肖文化义探微(李晓光 李树新)
    汉语玉石及玉器命名特点新探(谭宏姣 张娜)
    [书评]
    喜读《战后日本的汉字政策研究》(伺华珍)
    追本溯源源流并重——关于《汉字源流》第三章《汉字初文》的思考(陈筱濠)
    [读书]
    紧扣问题治学法——治学方法简论之一(王培基)
    [彩页]
    常敬字书法作品选
    《汉字文化》封面
      2010年
    • 03
      2008年
    • 01

    主管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

    社  长:石梅

    主  编:石 梅

    地  址:北京海淀区阜成路44号院8号楼3层

    邮政编码:100036

    电  话:010-88113535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066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597/g2

    邮发代号:82-381

    单  价:11.0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