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事实终判:“来”字概数结构形义辨证
  • 本文讨论“十来(个)、三十来(碗)”之类表示概数的结构,包括两大部分。第一部分,讨论构造形式。一般认为,这类结构是“来”用在“数词或数量词”后边。本文指出,就数词而言,概数助词“来”只能出现在段位数词(十、百、千等)后边,个位数词(一、.三、九等)不能直接跟“来”构成概数结构;就数量词而言,只有由度量衡单位构成的数量词才能进入这一结构。第二部分,讨论含义状况。在表义上,对于本数来说,这类结构是表示“略多”、“略少”还是“左右”,学界意见严重分歧。本文通过深入细致的考察,认为最切合语言实际的概括是“左右”。现代汉语里肯定如此,近代汉语里应该也是如此。写作本文,强调一条原则:“事实终判”。即:以语言事实作为最终判定的权威依据。
  • 汉语语法理论探索之愚者之见
  • 本文论述了借鉴国外语言学理论和方法的必要性,同时指出,从汉语实际出发,寻找适合汉语特点的理论更为重要。
  • 意义的感知和语法的形式
  • 语言表达的形式与意义感知的模式有密切关系,意义的感知和构成的方式约束词法、句法和篇章法的形成和变化。本文讨论意义感知模式和语义作用于句法形式的机制。
  • 多功能语素与语义图模型
  • 语言形式的“多功能性”是一种跨语言普遍可见的共时现象。本文表明,语义图模型在多功能语素的研究中具有重要作用。
  • 汉语方言中词组的“形态”
  • 传统的语法观念中,“形态”指词内部的变化形式,不管是构词形态,还是构形形态,总是属于词法的层面,但是如果不囿于印欧语的语法概念,客观地面对汉语的事实,我们发现在汉语方言中,有一些类似印欧语形态的语言形式是属于词组、给整个词组增添某种语法意义的。这些“形态”,和词法层面的“形态”在功用上并无二致,如果承认汉语的词有某些类似印欧语形态的东西,我们就不得不承认汉语的词组也有“形态”。本文列举方言中的例子,论证无论是附加“形态”,儿化“形态”,重叠“形态”,还是复合形式的“形态”都有些是属于词组的,并指出词与词组、词与词素的界线常常被打破是汉语的一个特点,词组。形态”的存在是汉语这一特点所使然,不承认这个特点,会对汉语语法的研究造成某些局限。
  • “有序异质论”辨
  • “有序异质论”是美国语言学家温瑞奇、拉波夫等人所创建的“变异学派”为解释语言中的变异现象,研究语言起变原因所建立的一种“语言模型”,也即一种语言观。随着语言变异现象受到普遍关注,语言是一种异质系统已逐渐成为一种流行的观念。尽管语言变异现象的发现和研究,对社会语言学和历史语言学都有较大的贡献,但这种语言“异质论”的语言观如果作为对语言“质”的统一认识,无论从唯物主义哲学、认识论和方法论来说,对语言本质的认识以及语言学科的理论建设和研究实践都存在较大缺陷和片面性,值得商榷。
  • 面向经验科学的第三代音韵学
  • 汉语音韵学经历了二代的发展,正要进入第三代。第三代音韵学将是语言学中率先进入经验科学的学科,它具有经验科学的基本特征:历史音变的可测性,音变规则的普遍性,形式化以后可以通过逻辑进行演绎,演绎结果可以接受经验世界的检验。
  • 语言语音学和音法学:理论新框架
  • 语音学和语言学是两个相交的学科,这个交集在语音学科中叫“语言语音学”,在语言学中叫“音法学”。本文把作者近年来在这方面的研究综合起来,提出一个完整的理论框架和工作取向。音法学以实验的手段,研究跟语言有关的发音性质,语音的组织、分布和演化问题。音法学的基本单位是音节,基本范畴包括发声和音段。它们在音节学中对应音节线形和非线形成份。音段分类有单一标准和合取标准。元音描写的方法过去是模糊的舌位,现在改用声学参数。发声活动有四大类:发声态、次发声态、超发声态、类发声。发声态分六类,次发声态有十三种,超发声态有两类,类发声有两种。六类发声态可以定义三层声域,这三层声域加上四度音高构成一个新的分域四度标调制。在这个综合语音学理论框架中,世界语言的音法类型可以分为两大类:调音型和发声型。调音型语言的音节中线性成份组合丰富。发声型则有复杂的发声活动,引发复杂的非线性成份组合,包括声域、声调、长短。本文还综述了近年来演化音法学中的多项大发现,包括声调起因于发声态、古浊音(全浊和次浊)的弛声性质及后续演化、两种“浊音清化”(带声-清不送-内爆音音变圈,弛声-清送对转链)、入声演化的途径。
  • 《辩十四声例法》及“五音”试解
  • 《广韵》所附《辩十四声例法》,是隋以前以梵文韵学分析汉语声韵的珍贵遗存,而素称难解,本文试图对它予以校勘解释。先校误字,后与梵文字母作了系统比较。指出此“例法”是由于针对汉语声韵特点而将“十四音”说中国化了,包含7类元音与7类辅音,在《十四音》遗说注解中虽近于解复派,但与吴敬恒所理解的“解复”派分法不同。其中还糅合了《五音声论》的理念。由而再解释“五音宫商角徵羽”除对声母外,又可对韵母,考论《切韵》“东江支鱼”的顺序实际袭自李登《声类》、吕静《韵集》的“以五声命字”,声类即指五声宫商角徵羽之分类。并引证战国至隋对姓氏的五音分类,以及唐代及以后姓氏五音分类的变化(包括敦煌《切韵》刻本的五姓注记、藏文的《人姓归属五音经》及《事林广记》),作出了解释。
  • 闽方言:音韵篇
  • 闽方言音韵问题主要有两个,其一是保守与创新,其二是层次分析。前者得从汉语语音史的连续性去衡量,后者有必要注意层次不等和同层异读。这两个问题较大的意义是在:启发人们重新透视文献材料的性质,提供线索探讨闽方言如何形成与发展。作为汉语方言保守的一支,闽方言像是一座汉语史博物馆,其地位相当于日耳曼语系的立陶宛,拉丁语系的古典拉丁文;如就层次之丰富多样来说,汉语方言鲜有其匹。
  • 湖北通城方言的语音特点
  • 论文描写湖北通城麦市方言的声韵调系统,归纳其主要的音韵特点,并讨论若干重要的语音演变现象,包括:次清声母和全浊声母的关系,全浊声母的弱化,溪、群母的读音,入声韵尾的演变,气流分调,等等。
  • 汉藏语系历史类型学研究中的一些问题
  • 文章提出论证汉藏语系发生学关系的一个新的思路一历史类型学,举例性地讨论了汉藏语原始遗存和共同创新的一些现象,并开展了一些讨论。
  • 先秦语言思想三题
  • 本文讨论三个问题:(1)为什么可以说先秦已经有语言思想?(2)先秦语言思想的大致脉络是怎样的?(3)为何这种思想值得今人研究?思想之特性,在于有真实的思想者,在于自由传播、反复论辩,在于寻求统系、厘清概念,在于记诸文字、使能久传。凡此诸点,都为先秦语言学所具,故可确信当时已有语言思想。考察语言思想的发展线索,关键在解读原典、考释文本,进而探明文本之间的牵连以及思想者之间的联系。为此,判定文本、作品、著者的相对年代似较确定其绝对年代更为要紧。先秦语言思想属于中国学术的原生态,尚未掺入舶来因素,故尤其值得今人探索;又因其遥远朦胧,认识难度大于中古近古,而更能引研究者入胜。
  • 《语言研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主办单位:华中科技大学中国语言研究所

    社  长:程邦雄

    主  编:黄树先

    地  址:武汉武昌珞瑜路1037号

    邮政编码:430074

    电  话:027-8755950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1263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025/h

    邮发代号:38-399

    单  价:12.50

    定  价: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