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我不是你的双人床


□ 李锦何

摘 要:

一 美术系毕业的孙韵一直以为,沈乐彬就像一幅水墨画,有留白,有意境。总会给她想象的空间。她大学毕业后放弃回到自小与母亲一起生活的北方小城,留在这座亚热带城市的一家报社做美编,为的就是与他共享朝朝幕暮。

我不是你的双人床
李锦何



美术系毕业的孙韵一直以为,沈乐彬就像一幅水墨画,有留白,有意境,总会给她想象的空间。她大学毕业后放弃回到自小与母亲一起生活的北方小城,留在这座亚热带城市的一家报社做美编,为的就是与他共享朝朝暮暮。
沈乐彬成长于这座亚热带城市,在姜花开放的季节,他喜欢在下班时带回一大束姜花。他把它们插在透明的玻璃瓶里,放在卧室的床头柜上,浓郁的花香成了房子里的第三个主角。在含羞地半扬着脸的姜花眼皮底下,沈乐彬放肆地拥着孙韵缠绵。
繁密的生活碎事一天天累积,支出渐渐大于收入,孙韵和沈乐彬有些沮丧,总想着如何能赚到更多的钱。于是,沈乐彬从政府单位辞职,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频繁地出差、应酬,在家里也总想着工作的细节。孙韵渐渐习惯了丈夫的作息,婚姻的激情也渐趋平淡,以至于婚后第三年,她感觉到婚姻里的亲情仿佛多过了爱情。
“婚姻中的亲情多于爱情有什么不好?孙韵,我负责给咱家创造财富,你负责给咱家巩固亲情。”沈乐彬微笑着说。
怎么样巩固亲情?她疑惑了。“傻丫头!就是你快点给我生个像你一样的漂亮女儿,然后,我一手牵着你,一手牵着女儿,咱们一家人到世界各地旅游……”沈乐彬答非所问,他的唇贴上她的耳,咬着她的耳垂细语诱惑。
是的,沈乐彬总喜欢以这种模糊不可知的将来诱惑她的身心,而她也深堕其中。那一年,孙韵到火车站接新生,在火车站的小卖部前遇见也是同样来接新生的沈乐彬。当他拿着一罐可乐猛然转身,撞倒了正站在他后面的孙韵。沈乐彬俯下身拉她起来,用沉稳的声音说:“你没事吧?”此时他口中呼出的薄荷香,令她在那一瞬便爱上了这个男子。
是沈乐彬让她从青涩变得成熟妩媚。在爱情中,他们从对方身上找到了激情、和谐——这是一种真切的、随着岁月流逝的爱情。
孙韵曾经是以一种多么热切的心境与沈乐彬一起计划将来,直至她遇上夏广鸣。



孙韵所在的报社终于关门,虽然沈乐彬说让她呆在家里休养生息,可她仍希望能有一份工作。 “他人际关系多,人缘也好,一定可以帮你找到合适的工作。”一向关照她的旧上司给她介绍了夏广鸣。在一个炎热的下午,她应约前往夏广鸣的茶庄。
夏广鸣给她的第一印象,就像一幅细腻的工笔画:有些书卷气,面孔清瘦,为人热情。打扮清秀的小妹送上茶,透明的雕花玻璃杯里,淡淡的红,淡淡的薄荷香。送入嘴里时,孙韵突然想起21岁那年在车站遇到沈乐彬时的情景,心中荡漾起来,她不禁低头一笑——婚后,沈乐彬再也没有嚼过薄荷香口胶了。她再抬头时,猛地与夏广鸣的目光相撞。
不出一个星期,孙韵就进了一家进出口公司。“真抱歉,不对你的专业,但这家公司的老总为人挺不错,员工待遇也好,听说你英文不错,就先在那儿做跟单员吧。”夏广鸣的话带着歉意。孙韵连连说:“没关系,恰好我也想尝试别的工作。”沈乐彬得知后,冲她说:“现在下岗工人那么多,你找工作可真够快的,还是我老婆有能耐。”孙韵笑笑说是一个朋友帮的忙。
就这样孙韵与夏广鸣开始了交往。如此一个30出头的雅皮男子,外表俊朗,为人体贴,有房有车有良好的人缘,哪个女人不动心?于是,微妙的情愫渐生。不过,她以为,像夏广鸣这般男子,必定已经拥有一张温暖舒适的双人床,如她和沈乐彬的那张床一般。
一个星期天的傍晚,夏广鸣邀孙韵到他的家吃晚饭。“我独住,若你认为我有所企图,可以不来。”夏广鸣隐隐的笑意从听筒传递过来。此时,沈乐彬已出差两天,一个星期后才回来。
“不过是吃一顿晚饭而已,没必要把气氛搞得这么恐怖吧?”她故作镇定地回答,但心里有莫名的喜悦。
二房一厅,夏广鸣的家小而舒适,全屋的装修和家具以暗红色为主,是她和沈乐彬都喜欢的一种颜色。真巧,你怎么也喜欢这种颜色?孙韵惊讶地问。夏广鸣就笑,说:“这有什么可巧的,中国人一般都喜欢红色。”然后,迈进卧室门口的一刹那,孙韵惊讶地发现,除了满墙暗红色的玫瑰花壁纸,一个大大的书柜、一个大大的衣柜,卧室里的那张床,是一张单人床。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