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生态权益: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文明思想的一个重大亮点
  • 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为以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作为主体的弱者争取自身权益的理论。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弱者权益是由政治权益、经济权益、文化权益、社会权益和生态权益等构成的有机整体。生态权益作为人权的重要内容,是直接影响人的生存与发展的基础性和根本性的重要权益。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本主义制度是导致近代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的主要根源,也是激化人与自然关系紧张、引起弱者生态权益缺失的总根源。马克思恩格斯强调,维护弱者生态权益是一个宏大的社会系统工程,是一个涉及制度变革、技术创新以及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改变等诸多方面的重大课题。
  • 生态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中国视阈
  • 我国学术界的生态马克思主义研究存在三种研究视阈,即把生态马克思主义看作一种后马克思主义流派,把生态马克思主义看作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对生态学关注的结果,把生态马克思主义看作以历史唯物主义为理论底蕴的生态学理论。本文在分析上述三种不同研究视阈的理论得失的基础上,阐发了生态马克思主义理论对推进我国生态文明理论研究的价值和意义,阐明了我国生态文明理论研究应有的致思方向。
  • 生态危机的后马克思主义诊断路径及其启示
  • 作为当前西方学术舞台上最具影响力的思潮之一,后马克思主义在生态问题上的反思为我们提供了独特的理论视角。在生态危机总根源的诊断上,受后主义影响的后马克思主义将生态危机产生的意识形态根源直指现代性,认为现代性意识形态所蕴含的对自然祛魅化的机械论世界观及其将事物进行“脱域”处理的内在机制,必然会走向破化生态环境这一结果。在对当代社会生态危机加剧的制度性根源的剖析上,后马克思主义将原因归结为资本逻辑自身,认为生态危机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内生性现象。在生态危机的出路上,后马克思主义持异质性的方案,这些方案与其他生态主义运动纠结在一起。尤其重要的是,后马克思主义的生态方案让我们重新看到了马克思的生态思想对于摆脱当前生态危机的指导意义。
  •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宗教批判——《资本论》的三重拜物教批判
  • 马克思宣告宗教批判已经终结,继而转向政治经济学批判,即转向对现实的批判。本文旨在探究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如何一以贯之地推进其宗教批判思路,分别从三个层面考察宗教批判“道成肉身”转化成了对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和资本拜物教的批判由此揭开资本主义及其精神实质的神秘面纱。以宗教批判为线索来解读马克思的《资本论》,一方面可以更深入地理解其资本主义批判的内在结构,另一方面也可以调和其与韦伯对资本主义精神与宗教之关系所作出的批判性反驳,此外,对于研究改革开放视域下中国社会意识变迁之哲学基础亦有一定借鉴意义。
  • 《资本论》文本学视域中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其中国形态反思
  • 马克思《资本论》及其手稿,在对资本主义进行批判的过程中,在消解商品、货币、资本关系的过程中,一步一步地生成着社会主义的价值观理论。这一理论,是在对现实经济关系的批判基础上,经过严密的思维抽象与思维具体的逻辑推理而建立的,这使得其该部著作中构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结论,而是一个逻辑严密的推论过程。以此理论来审视其中国形态——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能使我们对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更深入的认识和反思。
  • 重读《论住宅问题》——恩格斯的住房观及其启示
  • 在恩格斯看来,城乡对立是由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时期城市住房短缺的根本原因;客观唯心主义者普鲁东和萨克斯认为让工人拥有所住的住房所有权,不仅仅是一种空想,而且在本质上是维护小资产阶级和大资产阶级利益的;租金只是房屋所有者持有房屋成本价格及利息的补偿,房屋出租者收取租金谈不上有违公平;住房问题只是一个商品问题、经济学问题,与法律、道德无关。当前中国住房改革目标不能追求人人拥有所住的住房所有权;政府把住房以低价卖给或无偿送给私人是以侵占其他公民的权利为前提的,有违公平。
  • 正义在马克思的论著中是价值判断而不是事实判断——答李其庆译审
  • 李其庆译审对笔者的“马克思认为‘与生产方式相适应,相一致就是正义的’吗?——对中央编译局《资本论》第三卷一段译文的质疑与重译”一文作出了回应。李译审的回应主要涉及两个问题:一是如何翻译那段德文原文中至关重要的一句话——“Die Gerechtigkeit der Transaktionen,die zwischenden Produktionsagenten vorgehn”,二是如何理解马克思的正义思想。他对这两个问题提出的新论证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它们都是基于对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的错误理解。
  • 恩格斯晚年确实主张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吗?
  • 有人提出恩格斯的一段“93字”论述,否定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否定了整个共产主义的理论体系,说明恩格斯晚年放弃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主张改良资本主义制度,和平进入社会主义,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这种看法纯属臆造。联系上下文完整理解“93字”论述不难得出:恩格斯反对脱离工人阶级解放而抽象地谈论全人类的解放;恩格斯坚决反对鼓吹所谓超阶级的民主的社会主义观;恩格斯晚年并没有放弃无产阶级革命原则,放弃共产主义理想;把它看成恩格斯在晚年主张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的“文献事实”更是荒谬。
  • 列宁由理想化民主向现实民主的思想转变
  • 在1917年十月革命过程中以及革命胜利后一段时间里,列宁持理想化民主的思想,其原因是将巴黎公社的经验绝对化,轻视俄国经济文化的落后性对民主建设的不利影响,对无产阶级国家存在的长期性和民主演进的曲折性估计不足。经历国内战争以后,他转变为现实民主的思想,主张由党来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民主,同时加强党内监察与监督;加强国家机构和国家机构的管理能力,同时必须反对官僚主义;致力于政治稳定和社会稳定,重视法制建设。
  • 列宁的非政治国家观及其局限
  • 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国家有超阶级性的一面。虽然列宁也有非政治国家的提法,但他的非政治国家与国家的超阶级性不是一回事。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夺取国家政权后应实行更广泛的民主制度,以防止公仆蜕变为国家的主人;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说则对民主制度的制衡作用持否定态度,否认无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的继承性。列宁的国家观过于强调国家的阶级性质,强调其暴力镇压作用,这是他过于突出人的阶级身份、忽视了人的阶级之外的身份的必然结果。
  • 索引
  •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研究》封面
      2003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