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体育 > 《收藏》 > 2009年第05期

刘洋:我在法国看到什么


□ 岳岩

摘 要:

3月20日.作为远赴法国对圆明园兽首拍卖提起诉讼的中国律师团首席律师.刘洋带着他在欧洲所拍的照片以及一肚子感慨.与国内律师团成员召开了回国后的第一次例会。


  3月20日,作为远赴法国对圆明园兽首拍卖提起诉讼的中国律师团首席律师,刘洋带着他在欧洲所拍的照片以及一肚子感慨,与国内律师团成员召开了回国后的第一次例会。
  “国内还在争论这个官司能不能打,要不要打,而我得到的第一个经验就是,这个问题没有争议,一定要打。在法国的体制程序中,所有的纠纷都由诉讼来解决,他们没有调解机制,不打官司就没办法解决问题。国内有声音认为,可以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而我的体会是,那些文物都是私人所有,谁跟你通过外交途径?打官司是兽首回归的必由之路,是最直截了当的。”
  开庭那天,早早赶到法庭外的刘洋,由于找不到具体开庭地点,迟到了半小时,等他进入现场时,中方律师代表的发言已经结束了。此后近3小时,法庭成了对方7名法国律师轮番进行语言轰炸的场所,而刘洋从翻译那里不停听到的是“恶意诉讼”四个字。“我想法官开完庭可能把我们的诉讼请求是什么都给忘了,因为我们就说了那几十分钟的话。”刘洋对诉讼过程耿耿于怀。
  中午休庭时,走出法庭的刘洋立即被中外媒体的长枪短炮所围攻。外国媒体一直追问刘洋,是不是中国政府派来的,为什么前面几个兽首的拍卖不出来制止,这次的反应却如此强烈……
  3小时后,法官判决驳回原告禁拍兽首的请求,并赔偿被告2000欧元。败诉的结果并不在预料之外,但听到结果的那一瞬间。刘洋还是心情复杂,沉重得难以承受。他对媒体表示,毕竟中国人在法国国土上说出了事实真相。
  当天晚上,刘洋在赛纳河边散步时流下了眼泪。此刻他有了更深刻的体会:“打官司其实是力量,金钱和智慧的斗争,我这个首席律师,既没有钱也没有人。我如果有钱的话,就会提早去巴黎,也能组织八九个律师。回到国内,我要拉下脸皮,让那些大财团募捐,否则这个事我们办不了。”
  判决赔偿的2000欧元是由当日中方出庭律师任晓红及其合伙人出的。刘洋到了法国之后,得到当地华人华侨会与国内驻法国媒体的大力帮助。而从下飞机那一刻,他不断把各种费用换算成人民币:从戴高乐机场到巴黎乘出租车要300多元人民币,早点的一碗面相当于60元人民币……
  随着官司失利,刘洋只能希望兽首流拍。在拍卖之前,调查显示,没有人为两件兽首交保证金,在这个时候,刘洋觉得胜券在握。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连夜做好了兽首被拍卖出去的应变计划。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