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坦白,婚外情的另一种终结


□ 向平 南方

摘 要:

丈夫和妻子的好友发生了婚外情,在道德和良知的质诘之下,俩人痛苦地选择分手。然而,就在他们分手之际,情人突遇车祸成为植物人。已经逃逸的丈夫寝食难安,情人奄奄一息,等候唤醒,妻子毫不知情,一旦坦白将面临妻愤友怨。面对如此尴尬境地,他究竟该何去何从……


  丈夫和妻子的好友发生了婚外情,在道德和良知的质诘之下,俩人痛苦地选择分手。然而,就在他们分手之际,情人突遇车祸成为植物人。已经逃逸的丈夫寝食难安,情人奄奄一息,等候唤醒,妻子毫不知情,一旦坦白将面临妻愤友怨。面对如此尴尬境地,他究竟该何去何从……
  
  爱上妻子好友,发乎情止乎理选择分手
  
  2002年,在大连市某事业单位工作的梁光胜和相恋多年的大学同学顾晓月结了婚。婚后两年过去了,顾晓月还没有怀孕,为此非常烦恼。好友罗静经常到家里来看望她,也给她寻找一些有价值的医疗信息。有时聊得晚了,顾晓月怕路上不安全,就让梁光胜开车送罗静回家。在路上,罗静快活地跟梁光胜聊天,笑起来像个天真的孩子。
  后来有一段时间罗静没有到家里来。梁光胜偶尔问起妻子,顾晓月说:“听说她老公回来了。人家一别大半年,现在正是胜新婚呢。”梁光胜心里竟然觉得不是滋味。
  一个月过后,罗静给顾晓月打电话来,说她帮顾晓月找到了一个偏方,晚上下班就给她送来。
  晚上,罗静准时敲响了房门。她进门时,梁光胜一阵狂喜,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爱上这个娇小可爱、快乐爽朗的女人了。那天晚上,罗静跟顾晓月聊到很晚,回家时,自然是梁光胜送她。梁光胜不敢扭头看她,生怕会暴露自己汹涌的感情。车开到罗静住的小区大门口,他对罗静说:“你上楼吧,注意安全。我看着你家的灯亮了就走。”罗静没有动弹,她轻轻地把手放在了梁光胜握着方向盘的手上。梁光胜再也忍不住,转身抱住了罗静……
  随着时间的推移,梁光胜和罗静慢慢地冷静下来,开始考虑激情之外的现实。无论是周向南还是顾晓月,都是善良的人,都没有过错。错的是他们两个,是他们背叛了各自的妻子和丈夫。后来再约会时,两个人都有些说不出来的负疚感。这种感觉围绕着他们,让他们越来越郁闷。
  2006年4月过后,罗静打来电话,约梁光胜在出租房里见面。罗静说:“我这次约你,是想跟你谈分手的事。”梁光胜如释重负,这两个月来,他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只是怕由自己提出来,会伤害罗静的自尊心。他马上接口说:“是啊,我们这样在一起,不会有结果,还伤害了无辜的人。”
  停顿半晌,他又说:“我们既然决定了要分手,这房子就不要留着了,免得以后忍不住见面,对大家都不好。”罗静伤心地哭了:“你带我出去玩玩吧,就算是我们的分手之旅。这次旅行之后,我们就再也不见面了。”梁光胜说:“无论什么时候,你如果遇到难事,要第一个告诉我,我会尽力帮你的。我们不能做情人,但永远都要做最好的朋友。”
  
  “分手之旅”突遇车祸,
  抛下受伤情人仓皇逃离
  
  2006年5月1日,梁光胜开车接到了罗静。汽车开上了沈吉高速,梁光胜觉得有些内急,就在路边停下车来,跨过了高速路的护栏,到路边的小树林里去小便。罗静也下了车,在路边闲看风景。罗静突然兴奋地指着路边不远处的山坡叫道:“快看,映山红!”梁光胜说:“你等着,我去帮你采把花来。”
  等梁光胜采了鲜花回来时没有看见罗静的身影,以为她回到车里了。可是等到跨过高速公路的护栏一看,眼前的情景让他魂飞魄散:罗静躺在离车将近两三米左右的地面上,身下一片血泊,身上的绿白T恤已经被鲜血浸透了。梁光胜惊骇不已,大脑一片空白,他本能地迅速站起来,回到自己的车上,手忙脚乱地开车离开了现场。
  梁光胜下了高速,在一片荒凉的草地边停了下来。他惊魂未定,还是不敢相信已经发生的事。他冷静下来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分析了一下,一定是他在山坡上采花时,罗静看风景时不小心走到了公路中间,恰好一辆路过的汽车撞到了她,司机见四下无人,惊惶逃窜。他和罗静的私情无人知晓,如果他现在回到现场去救罗静,无异于公开了他们之间的婚外情,结果对他对罗静,都是残忍可怕的。他现在唯一能选择的,就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回到家和顾晓月把日子过下去。这样做肯定对不起罗静,对不起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的爱情,可他别无选择。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