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中欧商业评论》 > 2011年第10期
  • 我是谁?
  • 过去的一个月,地沟油事件再次成为媒体和社会关注的焦点,企业作恶,在人们的心里,捅开越来越大的窟窿。个人作恶,影响的面是有限的,企业作为组织作恶,却可以直接影响成千上万的人群,性质恶劣。而在组织的背后,其实还是个人,不过这个个人,由于拥有了资源和能力,他可以让作恶变得更有效率。
  • 广告植入勿选暴力游戏
  • 游戏市场规模巨大(根据eMarketer公司的数据,美国视频游戏广告支出明年有望达到10亿美元),广告投放接触率会很高。然而,如果在暴力游戏中植入广告,会导致较低的品牌记一也和消极的品牌态度,女性对此反应更加消极。广告商在策划媒体广告活动时是否要包括暴力游戏,须三思而后行。
  • 用“有限”创造价值
  • 目前,Groupon、Facebook以及Progressive IrsuFance这些以消费者为中心、基于网络的销售究竟有什么共同点?有研究者认为,它们的成功在某些程度上与博物馆是一样的。博物馆都有大量藏品,理论上说,展出哪些展品也有无限可能的选择。然而,博物馆管理者并不可能将所有的藏品都一概展出,因此需要策展人,
  • 人们更信任像自己的人
  • 一个典型的欧洲人长什么样?这取决于你问哪个欧洲人。德国人认为典型的欧洲人更加“德国”。葡萄牙人则认为更加“葡萄牙”。这种现象揭示了人们如何看待自己隶属的组织。研究者在德国和葡萄牙选择了两组研究参与者,每个参与者都花20分钟坐在电脑前看总数为770组的图片,
  • 消费感受也“株连”
  • 研究者做了一个实验:先让消费者去了解一下外国豪车的价格,然后问他们另一个“外国贷”——例如,在意大利餐厅的一顿晚餐--是不是看起来更贵?结果发现,消费者认为洋货昂贵的想法可以从豪车转移到其他物品上。
  • 可口可乐+Facebook=?
  • 可口可乐的未来时全触摸屏自动贩卖机上,可以提供125种不同饮料的选择,顾客能够创建自己的组合一例如芬达橙汁和香草冰淇淋苏打,或者是尝试其他地方没有的口味。最近可口可乐更有革命性的举动,推出了为Facebook和智能手机编写的程序,让客户自己调配饮料、起名字。计划有一天程序会吐出条形码给顾客拿去自动售贷机扫描,获取个性化的产品。
  • 微米之战
  • 2010年11月6日,雷军的小米公司决定做米聊,深度模仿海外颇受欢迎的智能手机语音聊天应用kik。12月23日米聊发布;半年过去了,米聊用户超过400万。2011年1月腾讯迅速跟进,推出“微信”。时至今日,据第三方情报,微信的用户数已经接近1500万,3倍于米聊的用户数。
  • 千团局
  • 最有想象力的人,也断然想象不到中国团购市场所经历的跌宕起伏:从无到有,再到千团大战,从无比火热到整个行业被广泛质疑,只花了18个月时间。用“市场”这个词来描述中国的团购业其实不准确,应该称之为“江湖”。只有江湖这个词,才能表达出中国团购业所隐含的大起大落和恩怨情仇。
  • 谷歌服下兴奋剂之后
  • 服下兴奋剂的谷歌可能因为两大问题而走向衰败。一是真的以为自己是“超人”,透支核心能力:二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因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暖昧举动而导致安卓阵营分崩离析。
  • B2C第三条路
  • 如果说凡客是自有品牌、高毛利、高费用的第一类电商:京东是大规模、标准化、低毛利的第二类电商;那么毛利适中、提供非标准化产品的第三类电商,能否趟出一条新路来?
  • 协同效应辨真伪——产融结合真面目(上)
  • 越来越多的企业集团要做强金融板块,实现“产融结合”的构想。然而到底什么是产融结合?其功能和内在价值何在?魏炜和朱武祥两位教授将分两期向读者呈现真实的“产融结合”。
  • 详解稻盛和夫拯救日航
  • “经营之圣”稻盛和夫以近80岁的高龄接手申请破产保护的日航,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就让企业摘掉破产的帽子,浴火重生。奇迹不会是偶然发生的,稻盛在日航600多天的时问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通过对稻盛和夫在日航的同僚、现任日航中国总代表的三口荣一先生的专访,我们得以管窥稻盛和夫怎样改变了日航。
  • 跟稻盛学,我们很幸运——访日航中国总代表山口荣一
  • 日航中国总代表山口荣一其实挺爱笑,聊天时,他时而皱着眉头苦笑.时而仰着脖子哈哈大笑。说起稻盛和夫对高管们的严厉要求时,他还憨笑着点头说:“真是很不适应啊!”虽然不适应,但山口荣一还是陪伴着在死亡边缘挣扎的日航。他说,因为稻盛和夫的到来,他对日航有了信心。能在稻盛手下学习更是难得的幸运。
  • 执行是一个团队游戏--专访拉姆·查兰(Ram Charan)
  • 《执行》、《持续增长》的作者、在全球范围内声誉卓著的公司董事会和CEO的咨询顾问、任教于哈佛大学和西北大学的管理大师拉姆·查兰接受本刊专访时认为,人员总是先于战略,而战略的执行就像体育项目一样,是一套系统化的流程,将战略、运营和人员结合起来并加以协调,也要落实具体责任,这是一个团队的游戏。
  • 让战略粘紧
  • 什么都不粘的材料特氟龙是怎样粘到不粘锅上的?答案就是:它是被机械强压在锅表面无数微小凹陷和缝隙中的。怎样坚持执行您的战略,它的黏性是否比特氟龙材料要好?
  • 职场友谊,要不要?
  • 人们普遍认为结交朋友是件好事,友好团结的工作环境往往与较高的产出联系在一起,因此人们断定,职场友谊对各方面都有益处;然而情况可能没有表面上那么明确。亲密的职场友谊可能让人们遭遇困难。
  • 时间管理:致命盲点
  • 哈佛商学院管理学教授罗伯特·卡普兰(RobertS.Kaplan)在其新著WHA TO ASKTHEPERSON IN THE MIRROR中.提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个案例:一家中型制造企业的CE0感觉自己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这让他在面对主要的竞争对手时越来越力不从心。于是他来到哈佛大学参加了一项为期一周的管理者培训项目。
  • 商业模式的经济解释
  • 中国人的模仿能力是全世界最强的。Facebook带动了开心网、人人网;Twitter带动了新浪微博、腾讯微博、网易微博。然而,所谓“似我者死,学我者生”,对优秀商业模式的学习不是模仿其外形,而是深究其逻辑,学习其精髓。在《高妙商业模式设计六招》(见本刊2010年10月号)一文中,
  • 管理漫画
  • 痛点想象力
  • 不断爆发的食品丑闻,企业偶像的倒掉,表明此处商业竞争尚处极低段位。相比十年前,中国仍然是一个满布“痛点”的国家。“痛点”不是普通的消费需求,而是那些具有社会普遍性、长时间得不到很好解决的社会之痛。既然“痛点”孕育着需求,那么如何使这样的需求变现?既然“痛点”会持续为“痛”,
  • 爱森猪肉:一家国企的“慢安全”
  • 有人问,为什么国外的食用油口感比较淡?答曰,因为那里没有地沟油一这种对答震撼人心,人们笑着流出了泪。食品安全问题可算国人的切肤之痛,直到现在,一些出现问题的食品企业还在说:“我们决定不了农户给奶牛或主猪喂什么。”它们知道规模扩张和产品品质之间会发生矛盾,仍旧一意向前,这样的话令人感慨?很少有中国这样消费腹地如此广阔的国家,这刺激了食品企业跑马圈地的雄心。短短数年间,厚本寂哀无名的公司一跃成为一个全国性品牌,本身就值得警惕。因此,我们观察了一家聚焦区域市场的慢公司。这家公司的领导者说:“很多人不相信一个国企能搞好,其实要看管理者的责任心与事业心。”他也坦陈:“但这不代表潮流,完全市场化、竞争很激烈的行业,民企的机制更好。”人们通常认为,企业规模越大,品牌越响,越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品牌是自律的一个武器。但在监管者缺位的情况下,这些话失去了原来的意义,唯有寄托于企业经营者的良知良能(它很脆弱),国企由于所有者缺位,一定程度上较少怍恶动机,看起来更加适舍食品行业。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反讽?
  • 张化桥:我们是贷款行业的星巴克
  • 注意到花都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是因为其董事长张化桥,这位知名分析师在2011年6月离开瑞银后,义无反顾地进入了小额贷款行业。尽管这个国家惯于以发放牌照的形式管理行业,能够得到牌照的企业往往需要特别的本事,却不影响我们通过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对“借钱难”这一痛点进行探讨。因为,基本上没人相信,垄断性的大银行愿意切实开拓微型贷款这一市场。理论上,小额分散的贷款更利于降低风险,穷人的信用也被证明更高,但需要企业投入较多的人力进行信用审核,开展营销活动。在银根收紧的情况下,这远远不如放几笔大款子赚钱来得容易。大多数小额贷款公司确实在做大银行信贷部门做的事情。也就是说,资本逐利的冲动与惰性是并存的。但只要我们还相信,让市场变得更加自由、开放的力量来自草根,那些饥渴的民间融资需求最终只能由民间来满足,“趴在地上做小额贷款”的企业,其价值就会凸显。
  • 小额信贷,花都万穗这样做
  • 谢金荣是广州工商职业技术学院会计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从2010年开始,就为找工作忙碌了。她做过一阵子实习出纳,后来听说广州市一家名叫花都万穗的小额贷款公司有实习机会,决定去试一试。她想,银行只做大额贷款,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前景应该不错。
  • 安博职教:淘金“就业难”
  • 当人们开始用“蚁族”来形容那些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或因工怍收入低而聚居在城乡接合部的大学毕业生们时,意味着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不再是边缘话题,它伴随着高房价、剩男剩女等错综复杂的其他问题一起浮出水面,形成了一个裸露在空气中的伤口,一个触碰不得的“痛点”。伤口可以自然愈合吗?看起来很难。但凡高校未能成为真正独立办学的实体,但凡政府行政管理的体制依然起到主导作用,市场倒逼的供求关系机制就不能真正建立起来。高校与企业,一个提供人才,一个需要人才,按说是“干柴烈火,一点即燃”,但尚未松动的高教体制导致了一个巨大断昙——供需双方对接不上了!断层地带既是痛点之根源,也是巨六商业利润的来源。安博职业教育做的就是这门生意。既然是为弥合断层而生,这个生意的核心便要围绕学生、高校、政府这三个利益相关方的核心诉求展开。“商业模式”说来玄乎,其实也简单,无非就是形成一种机制,让整个利益链条都获益,最终便能得以持续、。安博便是这样做的:它为学主提供了职场所需的专业技能和职业素养,弥补他们就业能力的短板;它为高校带来了高就业率,直接增加了学校招生的胜算;它还因其“解决社会痛点”的立场而得到政存青睐,以园区型训基地的模式服务于区域经济,得到诸多政策优惠。这就是安博职教针对社会痛点做生意的逻辑。当然,它并非没有障碍,最大的不确定性,其实就来自目前体制中最大的痛点——政策的不确定性。
  • 别让创新者成为孤岛——对话肖知兴
  • 打破中国企业创新僵局,只能靠一小部分人的坚守。这些价值创造型企业就像沙漠中的孤岛,足够多时它便会连成绿洲,连成片时它就是塞北的江南。每一个好的企业都是社会的一个缓冲器。
  • Madecasse:一家“蚯蚓视角”的公司
  • 在广袤而蛮荒的土地上“解救”贫困的人民,听起来是一个浩繁艰巨的工程。毕竟,贫困是这个地球上最大的痛点,而消除贫困则是天下最难的难题。然而,在印度洋上的马达加斯加,有两个年轻的美国人成立了一家叫做Madecasse的小企业,为当地贫困的农民带来了公平的价格、增产的技术、工作的机会以及未来创立自己企业的能力。2011年,Madecasse被评为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公司之一,该品牌的巧克力,也因其绿色、有机的形象而在美国的健康超市中大受青睐。然而细察Madecasse的商业模式,并没有多少颠覆性的创举,也没有多么复杂的设计。在谈及创新必谈“商业模式”的如今,这家企业给了我们痛点创新的另一个思路——它只是让自己拥有了“蚯蚓的视角”,不是外来者习惯的俯瞰姿态,来对待这片土地上的资源和人民。它的架构如此之小,因此可以直面农民的需求,直视他们的苦难和问题。它怀着一种对同类的平视的责任与关爱,带着马达加斯加的人民一起跳舞,大声笑,大口呼吸。是的,有时候贫困的痛点如此之痛,以至于千金散去也不能解救。但有时候,你只要真诚地贴近贫困的人群,对他们的生活感同身受,平等而真心地帮扶,便能像Madecasse一样,无需多少资金的投入,无需多么庞大的公司架构,便能撬动一个巨大的资源和市场。
  • 大企业也能“痛点创新”
  • 对于大公司而言,对社会痛点最直接的参与方式有三种:其一,与社会企业合作,充分利用合作伙伴的既有经验、关系、基础设施、技能和分销系统,减少靠自身发展获取新能力的需求,例如阿曼科和庄臣公司;其二,支持或投资于那些致力于解决社会痛点的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s),例如思科公司;
  • 南方报业的“核变”
  • 南方报业的成功,在于其在成功把脉政策、技术、消费者和社会环境这四大变量的基础上形成了由品牌、人才和文化构建的核心竞争力。面对从品牌裂变向全媒体平台聚变的战略转型,南方报业又将面对新的考验。
  • 卖,还是不卖?——药企研发资金之困
  • 惠源制药集团自主研发的新药已经完成了在中国与新西兰的临床Ⅱ期试验,但遭遇资金困境的董事长李国辉却不得不考虑将它卖给跨国药厂。不断重演的研发困境,已变成中小药企不能承受的负担。“卖还是不卖”的抉择背后,是否有第三条供养研发的道路?
  • 联合开发“借船出海”
  • 对资金雄厚的国际创新药企业来说,新药研发更像是对投资组合的管理,除了少部分新药由企业内部自主研发外,大多数产品都是通过收购或外部合作获得的。对尚处于实验阶段(多为临床中后期)但具有市场潜力的新药,跨国制药公司与创新研发企业往往通过合作研发来加强其产品能力,例如默克2007年与Ariad公司签署的超过10亿美元研发肿瘤治疗新药的协议,
  • 好药不差钱
  • 从投资角度看,目前的国内经济形势几乎可以保证,一个好的新药研发项目不会缺乏投资资金。案例所描述的问题之所以出现,有着医药企业在认识上的历史误区。具体来说有三个厘清误区的维度:其一,诺雷它安真的符合一个“好药”的技术标准吗?即使是一个“技术上的好药”,是否就等同于巨大的市场潜力?其二,对项目的价值和技术开发所需的资金需求是否有一个合理的估算?其三,项目的管理运行是否按照商业模式(而不是科研模式)运行?
  • 医药投资的“创新工厂”模式
  • 这个案例给我们呈现了当下中国医药产业的一个典型问题。由于高技术和资金门槛的特性使然,全球医药产业一直是寡头俱乐部。实力雄厚的跨国巨头主导着全球医药产业的创新,也分享着产业的巨额收益。中国医药企业作为产业后来者,不仅研发基础薄弱,还受制于研发周期长、资金投资大、研发风险高、没有研发经验及与科研单位沟通不畅等系统性问题。
  • WhipCar:私家车租给陌生人
  • 从拥有汽车那一天开始,许多私家车主无可避免地陷入了尴尬境地。花不少钱购置的车辆,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只能无所事事地停在那里。算下来,可能平均每天开车只有1个小时,接下来的3年时间却要承受60%的车辆价值损耗,更别说日常维护费用了。
  • 用CSR管理政府关系---中俄企业比较
  • 从定义上看,企业社会责任(CSR)通常讲的是超出核心商业活动之外的东西,例如社会参与性、响应性和责任感,但事实上,CSR从未脱离政府和政治。在这一点上,中国和俄罗斯的情况很相似——政府都控制关键性的商业资源,有干涉企业运营的传统,两国的法律环境也有较强的不确定性。
  • 创业者是不是独特物种?
  • 创业者是特殊群体吗?创业领导力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培养的?相信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本期专题我们邀请到了刘澜、李峰两位领导力研究领域的专家,他们将为您讲述创业者的独特基因和内在修炼。值得一提的是,对话过程中两位专家的诸多观点不尽相同甚至截然相反,那么,就让广大读者在享受观点交锋的同时悟出属于您的那份启示吧!
  • 创业者稀缺吗?--对话刘澜、李峰
  • 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BR):从领导力角度看,创业者是不是一个“独特的物种”?刘澜:李峰前面提到两个重要的因素:冒险精神和自主动机,认为这是创业的重要条件。那么是不是说如果没有这两条就不要创业了?其实我想说,很多人本来并不想创业,只是被逼无奈“被踢了一脚”。
  • 激情澎湃走楼梯
  • 孙德良,站在人群里很容易被忽略的一个人。有人将他与马云并论,除了是互联网同行,又同在杭州,更重要的是他们共同验证了一个观点:男人的相貌与其才华成反比。孙德良极少应酬,深居简出,生活简朴,连私家车也没有。他称“表达”至关重要,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企业,并将其列为公司企业文化的一个要素。为了实现“小门户+联盟”的战略转型,2007年起,网盛生意宝进入蛰伏期,直到三年后的2010年才开始步入收获期。孙德良带着他所谓的“土鳖团队”,对网盛生意宝战略信心满满,他认为这符合矛盾论的哲学思想。
  • 家庭价值观驱动领导力--专访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副总裁及总经理施政延
  • 坚守企业亲如家人的核心价值《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BR):您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中国香港等地的香格里拉都工作过,现在来到了中国大陆。能否与我们分享你对不同的亚洲国度和多元的亚洲文化的理解?
  • 世俗繁华缘于仰望天国--宗教改革如何推进西方社会
  • 500年前,西方人在面对咄咄逼人的奥斯曼帝国和灿烂辉煌的明朝时,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西方文化在几百年后会领导世界潮流。而今天,处于相对落后状态的中国人也应具有这种前瞻性的眼光。中华文明的振兴不仅需要经济腾飞,更需要一种深层文化精神的重铸,以此作为现代化建设的精神根基,就像新教伦理与西方资本主义的关系一样。
  • 冼冠生的三本主义
  • 冼冠生,原名冼炳成,1884年出生于广东南海县。青年时代生活困难,只身来沪谋生。起初他租一间店面开起小吃店,出售馄饨、鱼生粥等聊以糊口。那时上海新舞台文明戏非常流行,菊坛名伶夏月珊、潘月樵推出连台新戏《黑籍冤魂》,故事曲折动人,卖座极盛,场内外零食小吃生意红火。冼冠生豁然开窍,觉得小摊贩生意是个不错的选择。
  • 消费疯狂不是崛起
  • 2000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的英国人葛凯,曾在2004年写了一本节,叫《制造中国:消费文化与民族国家的创建》。那时候,葛凯眼中的中国同样是世界工厂,在轰隆的机器声中大国崛起。现在,葛凯又写了一本中国专著,叫《中国消费的崛起》,他注意到了中国的变化。中国从向世界提供产品到买下全世界的渴望,关键词就是消费
  • 下一个冲浪入
  • 成长分成两个阶段。一是从原点出发的爆发式成长,二是在原有基础上向更高阶段成长。胡兰成先生纵观五百年历史,认为在“机”的把握上,五百年中国历史上只有两个人称得上是善用机变:一个是为元朝立基的耶律楚材,另一个则是教燕王朱棣以弱胜强的姚广孝。不难发现,姚广孝助力燕王朱棣所实现的是以弱胜强的爆发式增长,而耶律楚材所做的,则是帮助元朝从强大走向更加强大。
  • [卷首语]
    我是谁?

    广告植入勿选暴力游戏
    用“有限”创造价值
    [新知]
    人们更信任像自己的人
    消费感受也“株连”
    可口可乐+Facebook=?
    [管理时评]
    微米之战(王雨豪 兆一[图])
    千团局(林军 潘伯毅[图])
    谷歌服下兴奋剂之后(穆胜 兆一[图])
    B2C第三条路(纪文泓 兆一[图])
    协同效应辨真伪——产融结合真面目(上)(魏炜[1] 朱武祥[2])
    [特稿]
    详解稻盛和夫拯救日航

    跟稻盛学,我们很幸运——访日航中国总代表山口荣一
    [决策管理]
    执行是一个团队游戏--专访拉姆·查兰(Ram Charan)(范松璐 兆一[图])
    让战略粘紧(斯图尔特·杰克逊[StuartE.Jackson] 陈玮)
    职场友谊,要不要?(雷切尔·L.莫里森[RachelMorrison] 特里·诺兰[Terry Nolan])
    时间管理:致命盲点(邓跃锋)
    商业模式的经济解释(魏炜)

    管理漫画(李阳[图])
    [封面]
    痛点想象力

    爱森猪肉:一家国企的“慢安全”(潘芸)
    张化桥:我们是贷款行业的星巴克(刘铮铮)
    小额信贷,花都万穗这样做(刘铮铮)
    安博职教:淘金“就业难”(潘东燕)
    别让创新者成为孤岛——对话肖知兴(葛雪松)
    Madecasse:一家“蚯蚓视角”的公司(毛涵丹)
    大企业也能“痛点创新”(简·尼尔森[Jane Nelson][1] 贝丝·詹金斯[Beth Jenkins][2])
    [案例]
    南方报业的“核变”(陈春花[1] 王正翊[1] 乐国林[1] 陈鸿志[1] 林海燕[1] 唐凤凤[2])
    卖,还是不卖?——药企研发资金之困(王婷)

    联合开发“借船出海”(孙超)
    好药不差钱(胡赓熙)
    医药投资的“创新工厂”模式(朱光大)
    [案例]
    WhipCar:私家车租给陌生人(刘铮铮)
    [研究院]
    用CSR管理政府关系---中俄企业比较(赵萌)
    [领导者]
    创业者是不是独特物种?(刘澜 李峰)

    创业者稀缺吗?--对话刘澜、李峰(范松璐)
    [领导者]
    激情澎湃走楼梯(孙德良)
    家庭价值观驱动领导力--专访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副总裁及总经理施政延(支维墉 潘芸)
    [人文]
    世俗繁华缘于仰望天国--宗教改革如何推进西方社会(赵林)
    冼冠生的三本主义(张生)
    [阅读]
    消费疯狂不是崛起(刘辉光)
    下一个冲浪入(邹震)
    《中欧商业评论》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