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东吴学术》 > 2011年第04期
  • 从“两德论”谈普世价值与中国模式
  • 问:近来普世价值和中国模式有些讨论,各有讲法。我记得你十多年前讲过“宗教性道德”和“现代社会性道德”。“两德论”是你伦理学一个重要论点(见你的《伦理学纲要》一书),似乎也可以与这讨论联系起来。能说说吗? 答:可以。有三个问题:第一,普世(适,下同)价值指的是什么?第二,普世价值如何来的?第三,能否用于中国?
  • 圭帆千里听涛声——李泽厚诗歌释读
  • 题记:本文写作过程持续五载.删改多次。其间遇到一些疑难困惑之处,曾多次致电李泽厚先生,请他指点迷津。尽管李泽厚对笔者写这样的解读文章并不赞成.认为种种原因目前发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更重要的是“诗无达诂”.诠释总难尽如人意,但仍然颇为耐心地提供了许多有关写作背景和文本本身的解答。尽管如此,李泽厚仍然叮嘱再三,一定要在正文之前作一说明:本文仅是解读者一家之言,并不能完全代表诗人意见。谨记之。
  • 李泽厚与张爱玲——读李泽厚新著《该中国哲学登场了?》所想到的
  • “李泽厚不喜欢张爱玲” 一个是深刻影响了中国当代思想界的思想大家,一个是深刻影响了中国现代文学界的文学大家,由这个思想大家来谈这个文学大家,即使没有什么重要的内容,也会引起震动,成为新闻。这次读到李泽厚新著《该中国哲学登场了?》,其中提到张爱玲,还说及曹雪芹、鲁迅、周作人、冰心等。从书中看。李泽厚说及张爱玲时有点被动,原来是访谈者刘绪源主动提到的,刘绪源从李泽厚《己卯五说》的文风“粗看好像很浅近,细看才知不简单,越咀嚼越有体会”这个
  • 新旧白话与简繁体字——对话陈丹青
  • 主持人窦文涛:五四来了,九十周年。五四太复杂了,为什么要谈五四?现在有的大学生,已经不太清楚当年五四是怎么回事,就知道“五四青年节”。但是我自己想想,五四到底怎么回事?我发现我也糊涂了。丹青一句话,说得很好。他说实际我们到今天,还都生活在五四的后果里。不说别的,就说这语言,咱现在说话、写文章,用的白话文。五四那时文言白话文之争,我就觉得很奇怪,请教你们。一种语言,还真可以说是几个文化人.生生地这么给琢磨出来,
  • 国外诚实研究的概述及展望
  • 诚实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直以来都被视为一种优秀的品质。宋代周敦颐曾说过“诚。五常百行之源也”,朱熹也有“人之操履无若诚实”一说。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胡锦涛总书记关于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的讲话中就提出了要“以诚实守信为荣”。由此可见,古往今来,诚实都是我们所追求和崇尚的一种品德.同时诚实也是人们立身处世、社会有序发展的一种必要条件。
  • 帝制末的文学:重探晚清文学——在常熟理工学院“东吴讲堂"上的讲演
  • 周宏(常熟理工学院教授):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东吴讲堂很荣幸地迎来了美国哈佛大学荣休教授、香港中文大学特聘教授李欧梵先生。有人说,李老师是香港文化圈里的另类,他治的是学术,玩的是潮流,过的是生活。他不仅研究文学,也研究电影、建筑.尤其是西方古典音乐的造诣极为深厚.这可能就是他所欣赏的狐狸型学者的特点。这些年,李老师把更多的精力花在文化批评上,对香港文化、人文关怀、公共空间、私人空间等问题.提出了一系列很尖锐也很有意义的批评,产生了很大反响。当然.在我看来,李老师最主要的身份还是一位成果卓著、影响深远的国际知名学者,所以今天他给我们带来的是一个纯学术的讲演——《帝制末的文学:重探晚清文学》。下面,我们就有请李老师给我们作精彩讲演。
  • 文学启示录——从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访华说起
  • 由于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的访华和新译《百年孤独》的问世,拉美文学在坊间再度“爆炸”。先说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却毫不吝啬地道出了文坛老将的心经,我将其概括为三种关系:一、童心与乡情:二、文学与政治;三、保守与鼎新。几与同时,加西亚·马尔克斯授权的《百年孤独》中文版高居畅销榜首。于是,两位巨擘再一次殊途同归,为我国文坛重启一个拉美文学“元年”。如是,故人重逢、经典重读所引发的思考或可使一系列萦绕中国文坛的讨论趋于深广。其中最重要的话题或指童心与乡情。
  • 《当代作家评论》二O一一年第六期要目
  • 诗人讲坛 主持人的话 林建法 何言宏 可惜(三首未发表的诗)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著 李笠 译 巨大的谜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著 李笠 译 词不是语言 李笠
  • 现代文人“庄子梦”的破灭(续)
  • 二、林语堂:幽默的尴尬境遇 中国现代作家中,林语堂与道家思想的联系非常明显,最突m的是,他的道家思想不仅面对中国的语境,而且.同时面对西方的语境,具体地呈现了他一生对“两脚踩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的执著追求。在中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语境里,他对庄子的喜爱,对幽默和闲适的大力提倡,直接针对当时被政治话语所统治的文坛.对开辟多元的思想文化空间起到积极的作用,然而.他的“庄子梦”在当时中国客观的残酷
  • 重读贾植芳《周作人新论》一文的感想
  • 尽管贾植芳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快一年了,但病榻上戴着氧气面罩倔强地与病魔搏斗着的先生的形象就在眼前。我想,凡是见过先生并有幸聆听他谈话的人.一定仍时常会在脑际浮现他那精力过人、充满睿智的音容笑貌,他已的的确确活在我们的心中。不久前随许多师友拜谒先生墓地时.我还一直在想,先生的魅力究竟在哪里?他那铁骨铮铮、力求把“人”字写端正的人格风范自不必说,那真正可以说是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用自己顽强的生命与意志塑成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令人敬仰的品格、成就,
  • 贾植芳先生的教诲
  • 在中国,追悼故人时,“挽联”一下子云集而呈现“热闹”景观,对如此风俗习惯.我一直有些想不通。最沉痛难熬的时刻终于过去后,把经过慎重考虑和构思而精心制作的挽联送过去,这还可以理解。但是,敬爱的、亲近的人刚刚去世不久,正沉浸在悲伤的时候,竞“制作”ffJ着意于形式之整齐的文本,如此心情似乎太不近人情,令人费解。原来,为要在文字上下功夫,就需要将感情等主观因素一度从自己心上甩开,对此射向清醒甚至相对化的眼光。在这个意义上,文本究竟是某种心理余裕的产物。我总觉得,它与惊骇、狼狈、悲伤的心理状态,无论如何也势不两立。
  • 以经典文学“改写”的金庸小说——兼谈作为报纸连载体的武侠小说
  • 武侠小说属类型文学作品.有其自身特定的叙事语汇、句式和语法,这可以说是理论批评界的共识。既然是类型小说.自有其诸多“程式化”的叙事模式和表达方式,它使被归人武侠小说之列的作品陷人遭经典文学排斥的尴尬困境。就二十世纪中国武侠小说而言,“程式化”的表现及其导致的种种艺术缺陷则与小说最初作为报纸连载体密切相关。
  • 不可靠的主体与反讽叙事:论八十年代余华的先锋派小说(二)
  • 在历史叙事方面,如果说像格非《迷舟》这样的小说重写了直接关系到现代话语的宏大历史.那么余华则在他的某些中篇和短篇小说中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戏仿了与现代话语相对应的传统叙事体裁。例如,“才子佳人”爱情故事通常就是年轻的才子与年轻美貌的女子通过与邪恶势力的一系列斗争最终喜结良缘的“辩证”历史。“武侠”小说也是宣扬用暴力扬善抑恶,尽管其中的武打被艺术化了。这两种小说体裁的情节模式可以被用来演示通俗形式中的历史辩证法:所有的危机或逆境必须通过善与恶之间的斗争来解决,以最终达到作为终极目的的结局。①
  • 《论法的精神》一书中的两条线索
  • 诚如《论法的精神》一书的译者张雁深所言,本书“是亚里士多德之后第一本综合性的政治学著作”.嚯这样一部鸿篇巨制中。作者本人其实也已经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阅读方法:“要对整本书,而不是对几句话,加以赞许或非议。如果人们想寻找著者的意图的话,他们只有在著作的意图里才能很好地发现它。”②发现作者在全书中的写作线索是抓住作者本意的重要方法。我认为孟德斯鸠在本书中铺陈了形式的和实质的两条重要线索。
  • 仑理学语境下的经济危村——《国富论》与《道德情操论》臆释
  • 一、导语“后危机时代”已成为当下最主要的谈资.新自由主义在危机后的生命力更加执著、国际市场漩涡下涌动的热钱和游资更加不可拒绝、政府充分迷恋为“守夜人”的角色①——这是政治哲学。还是难以逾越的经济和市场规律?无限制的次级贷款、信用违约、天文数字的奖金、巨额银行救济等引发次贷危机,而这些又仅仅是华尔街金融高管和美国膨胀的消费主义作祟的结果吗?如果对资本的滥用和游戏确是新自由主义的天性.那么,我们可以断言,上述诸因素
  • 公平:游戏内与游戏外
  • 公平是人们的一种普遍追求.也是多个学科研究的对象。由于收入是财富积累的主要方式和渠道,“提供了维持一种生活水平的基本购买力”。②并且是“极好的通用手段,使我们能够获取更多的自由去享受我们有理由珍视的生活”,③因而收入的公平更为人们所关注。基于此,本文从经济学的角度,分别在游戏内和游戏外两种不同环境中,以收入为主要分析对象.对公平问题加以讨论。
  • 左拉学术史——十九世纪法国的左拉研究
  • 埃米尔·左拉(Zola,Emile)生于一八四。年,死于一九0二.年,他主要活跃于十九世纪下半叶的法国.而他的影响则在二十世纪逐渐扩大到整个世界.因此我们可以把法国的左拉学术史分为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两个阶段。 十九世纪六十一七十年代
  • 战后六十年的歌德学(一九四五-二0O五)(续)——歌德学术史研究
  • 1.社会史研究:以卢卡奇为中心 就东德而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在政治领域的确立,也意味着在文学艺术领域兴起了一支生力军.具体的是非对错且不置论,就理论的多元空间拓展来说.它至少是可以“自立一家之言”。如果说此前我们相对忽略了这条线索的话,那也只是因篇幅有限而不得不作出割舍,但并非敢真地对这条线索视而不见.
  • 美国汉学界的汉赋批评思想研究
  • 中国西汉时期出现了政治、经济的“大一统”局面,在文化上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用儒家学说来统一思想。在统治者的提倡下,这一时期卅现了一种曲调优美、高度修饰性的新文体——汉赋。美国汉学界对于中国西汉时期文学思想的研究主要集中于辞赋家司马相如、辞赋家兼批评家扬雄对汉赋的认识与批评上。本文拟历时性地对汉学家相关代表性研究成果做一清理,并尝试对其研究略加评析。
  • 《另一种声音——海外汉学访谈录》序言
  • 二0O八年。我为季进的《海外汉学三家访谈》写了一篇序言,可是由于种种原因,书稿没能如期出版。这两年,季进又邀请了不少海外汉学名家到苏州大学访问讲演.他的海外汉学访谈系列也越来越丰富。现在他将这些访谈重新汇编成集,索序于我,我精力所限,没有时间重新写序,而且原序中所讨论的问题、对这些访谈的观感,依然有效,所以只对原序略作修改,权充新序。
  • 《作家》杂志二0一一年第十期目录
  • 主编 宗仁发 作家走廊 “文学峰会: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见面会”记录 杨玲 翻译 整理 一个作家的证词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 杨玲 译
  • 《天香》里的“莲”——王安忆小说的起与收,时间和历史
  • 王安忆写小说,还抱持着一种朴素的责任感:来龙去脉,不能马虎,不能讨巧省力,必得有可靠的起点,有环环相扣、经得起推敲的过程,有让人信得过的结局。自从现代主义文学兴起之后.这样本分的态度和老实的写法,就常常不免被视为不合时宜了。 《天香》①的叙述,也是如此。
  • 苦雨的滋味——读《苦雨斋文丛》①小札
  • 一九二四年前后,经历了一个时期的蓬勃发展之后,新文化运动渐渐转入低潮乃至分化。一些作家继续紧密把握着社会的走向。感应时代的脉搏,由此.逐渐发展出三十年代占主流地位的左翼文学。而另一些作家好像对于时代“浮躁凌厉”的空气渐渐感到有些厌倦.有些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从而沉入一个与外部社会相对的个人世界之中。这里面有各色各样的人物.
  • 词不是语言——读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自1979年3月》
  • 自1979年3月 [瑞典]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厌倦所有带来词的人.词不是语言我走入白雪覆盖的岛屿荒野没有词空白之页向四方展开!我碰到雪地里麋鹿的蹄迹是语言而不是词 (李笠译)
  •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 李欧梵
  • 哈佛大学荣休教授 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 香港中文大学伟伦人文学科讲座教授
  • [哲学与文化]
    从“两德论”谈普世价值与中国模式(李泽厚)
    圭帆千里听涛声——李泽厚诗歌释读(杨斌)
    李泽厚与张爱玲——读李泽厚新著《该中国哲学登场了?》所想到的(刘锋杰)
    新旧白话与简繁体字——对话陈丹青(陈丹青[1] 许子东[2])
    国外诚实研究的概述及展望(王潇潇 曹文雯)
    [东吴讲堂]
    帝制末的文学:重探晚清文学——在常熟理工学院“东吴讲堂"上的讲演(李欧梵)
    文学启示录——从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访华说起(陈众议)

    《当代作家评论》二O一一年第六期要目
    [现代中国文学]
    现代文人“庄子梦”的破灭(续)(刘剑梅)
    重读贾植芳《周作人新论》一文的感想(陈广宏)
    贾植芳先生的教诲(坂井洋史)
    以经典文学“改写”的金庸小说——兼谈作为报纸连载体的武侠小说(李以建)
    不可靠的主体与反讽叙事:论八十年代余华的先锋派小说(二)(杨小滨[著][1] 愚人[译][2])
    [社会与经济]
    《论法的精神》一书中的两条线索(王雷)
    仑理学语境下的经济危村——《国富论》与《道德情操论》臆释(李蛲)
    公平:游戏内与游戏外(张旗 潭槊)
    [学术史研究]
    左拉学术史——十九世纪法国的左拉研究(吴岳添)
    战后六十年的歌德学(一九四五-二0O五)(续)——歌德学术史研究(叶隽)
    [海外汉学研究]
    美国汉学界的汉赋批评思想研究(任增强)
    [随笔与书评]
    《另一种声音——海外汉学访谈录》序言(乐黛云)

    《作家》杂志二0一一年第十期目录
    [随笔与书评]
    《天香》里的“莲”——王安忆小说的起与收,时间和历史(张新颖)
    苦雨的滋味——读《苦雨斋文丛》①小札(赵顺宏)
    [论点摘编]
    词不是语言——读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自1979年3月》(李笠)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李欧梵
    《东吴学术》封面
      2013年
    • 0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