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国学学刊》 > 2011年第01期
  • 国学:“国魂之学”与“学科之学”
  • 国学既是“国魂之学”,也是“学科之学”。“国魂之学”是广义的,主要表明了一种对待传统文化同情理解、弘扬光大的态度与立场。“学科之学”则是具体的,主要是对传统学术中那些不能简单地分割到文、史、哲学科中的内容,如经学、子学等,以及需要汇通、综合的部份的一种整全的研究。由于其地位类似西方的古典学,可以称为“中国古典学”(简称“国学”)。
  • 现代中国国学教育机构研究
  • 现代中国为了保留国粹,弘扬民族精神,纷纷成立国学教育机构,传承国学,培养国学人才。当时的国学教育机构主要有独立的国学教育机构、国立大学的国学教育机构及教会大学的国学教育机构。现代国学教育机构之所以如同雨后春笋,是因为文化教育界唯恐国学传承出现断层,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而且认为国学传承非设立机构不为功。国学教育机构设立後,以此为依托,国学研究得到深入,取得了丰硕成果,摸索到国学人才培养的规律,培养了一大批出类拔萃的国学人才,为国学的枝繁叶茂做出了重要贡献.
  • 经学应该成为独立的学科
  • 经学是传统中国学术的重要支柱,近百年来,这一支柱被抽去之后,中国文化出现了巨大的真空,失去了安身立命、凝聚人心的价值体系。由于经学教育的全面缺失,年轻学者封本国文化大多知之甚浅,无力与西方学者对话,造成不良后果。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向教育部申请“国学”学位被否决,其中一个原因是“国学”的范围太大,与既有的史学、文学等学科彼此重叠,分野不清。而申请“经学”的学位,则没有这些困扰,比较容易通遏。经学一旦取得学科身份,则可以拉动“国学”的下一步发展。
  • 构建经学的大系统——以廖平《今古学考》与蒙文通晚期经学思想为例
  • 廖平是清季民初最重要的经学家之一。他在早期着作《今古学考》一书中一反崇尚博雅的经学考据之学,以新的经学研究“范式”构建了经学的大系统。廖平相信经书是整然有序的,其中存在今学、古学两大系统。“平分今古”说在后来虽广为学人所接受,但此新锐之说一开始便受到了批评。蒙文通是廖平的门人,一方面不能不面对廖平学说所遭到的质疑与现代学术思想世界的巨变,另一方面又坚持经学自身(主要是今文经学)的主体价值。他在晚年再次肯定了廖平在《今古学考》中“古学是史学、今学是经学(理想)”的思想框架,又调适其说,从思想史的角度指明了经学系统的完成是发展积淀而成,并非为孔子一人独创:经学的理想价值依然值得重新估量。
  • 许慎的经义取舍——残存《五经异义》不从古文说27条考
  • 清代以束的学者一般都将许慎定义为一个古文经学家,对此,本文不以为然。本文择出残存许慎《五经异义》中不从古文家说的27条内容,逐一进行分析,试图说明,东汉以来,经学界的今文说、古文说一直在交流融合,它们之间的区隔,达不像清代经学家们理解与表达的那样泾渭分明,今文派、古文派的派分本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经学讨论中涉及到的关乎世道、人心、社会秩序的一些基本问题,即《白虎通》中所记述的爵、号、诠、五祀、社稷、礼乐、封公侯、京师、五行、三军、诛伐、谏诤、乡射、致仕、辟雍、灾变、耕桑、封禅、巡狩、考黜、王者不臣、蓍龟、圣人、八风、商贾、瑞赘、三正、三教、三纲六纪、情性、寿争、宗族、姓名、天地、日月、四时、衣裳、五刑、五经、嫁娶、绵冕、丧服、崩薨,等等、而在经学诠释方法方面。郭玄的一些融通各家的诠释方法.早在许慎时代已开其先河。郑玄只是一位继承者.而不是一位开创者.
  • 琅邪王氏家族文化传统的特徵
  • 琅邪王氏家族为当之无愧的中国历史上第一豪门、第一豪族,封其开展深入的研究,在中国古代家族史研究中具有典型的意义。本文从当代历史学研究中主题的转换、范式的变化趋势与角度切入,总结和揭示了琅邪王氏家族源速流长的文化传统及其基本特徵。这就是:面对世事既不漠然无睹,又能自由超脱;既不过于执迷于权势地位,又不言轻易放弃,真正做到儒、玄、释三者兼融,追、退、处左右逢源。同时,在兼容学术、博采来长过程中有所侧重,造就是以儒学为核心前提下的择善而从,所谓“以礼为基,玄表儒裹”。而在应世态度上,王氏家族也能够省识时务,与时推迁,在思想意识上不断调整和适应形势的变化,从而在长时间里做到“平流追取,坐致公卿”。
  • 《兰亭序》在西域
  • 本文根据新疆和田地区发现的三件王羲之《兰亭序》的抄本,结合前人在敦煌文书中发现的《兰亭序》摹本,说明《兰亭序》在唐朝时已经传播广远,并非像传世史料和现代书法界的流行看法那样,以为《兰亭序》被封于昭陵而唐人不得寓目。《兰亭序》在西域于阗王国的发现,也说明最具中国文化代表意义的杰作流传抄写到这样遥远的地方,表明中国传统文化的西渐。
  • 由“霸”而“王”:《吕氏春秋》的学术史分析与历史实践
  • 商鞅变法以后的文化政策并非如人们理解的“法家独尊”,而是富国强兵前提下的兼收并蓄,并用法律手段把部份士人的理想变成了现实,从而在历史实践面前使诸子传人放弃了对秦的文化偏见,同时也放弃了彼此之间的隔阂,构成了《吕氏春秋》的学术基础。秦始皇虽然没能像吕不韦希望的那样把《吕氏春秋》的政治主张付诸实践,但是第一次把《吕氏春秋》的“圣王”说和“五德终始说”与现实政治运作相结合,深深地影响了秦朝的历史命运,并为历代帝王所继承。这一过程体现了战国时代思想和政治的关系以及知识分子价值观念的变迁。
  • 儒家四期新说——兼评牟宗三先生的儒学三期说(下)
  • 本文的核心概念是“儒家事业”。本文认为,传统儒者所从事的乃是由一整套价值、知识体系和治理实践等共同组成的“事业”,它绝非今人所谓“儒学”一词所能涵盖。作为对这一命题的论证,本文提出一个关于儒家事业历史演进过程的分期学说。据此,本文认为当代大陆儒者所从事的工作同样应当是包括价值、知识和治理实践的“儒家事业”。
  • 仁德大概念:传统西方与中国儒家的理解
  • 在东方,鲜有人知意大利诗人但丁(1265—1321)首先是一位“得道”之人、是神圣罗马帝国大帝的师傅,他以《神曲》证明了他的工夫与成就。读遏他的书便可以了解,西方传统中很早就有类似于“仁”的概念。但丁这样理解“仁”的概念:一、人生之所以为贵和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禀受了至善之理为人性之本;二、以其本性之至善而知所有人之性,以立己而立人、达已而达人而“爱人如己”,则本性之至善自然能发挥“大爱”的精神、“天下为公”的公义,从而产生“中庸”、“忠恕”之作用;三、仁之所以为善由至善之理(即天命)而来,便如同阳光源自太阳,故以其“良知之心”而“一以贯之”,乃天下为公而无不善矣。以此观之,则但丁与孔子以同样的“仁德”教化天下,语言不同而其理一也。
  • 孔学情本体之蠡测
  • 长久以来,学界多是以“道德论”界定孔子的仁学思想,却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即“仁者,爱也”,以“爱”释义的“仁”无疑是归属于情感的。植根于“孝”的血缘亲情,“仁”是一种由爱亲放大而成的社会性情感;经过“礼”的理性熔铸与培育,“仁”之爱蜕去了自然情感的动物性与流变性,成为一种寓理于情、确定自立的人文情感,在非血亲的一般社会关系中编织温暖的情感纽带。而孔子的政治伦理,也正是基于人的心理情感,以人情为主线去发掘治理社会的方法与途径。因此,在《论语》中,情感才是道德背后更为本质性的存在。所谓“道德至上”的孔学,其实是以情感为本体的。
  • 从20世纪词学论着影响力的排名看CSSCI评价体系的局限性
  • CSSCI作为一种学术评价体系,已经越来越受到重视。用CSSCI中的引用率来评价一位学者、一部论着的影响力,确实有一定的客观性、科学性和可比性。但是,如果将影响力等同于或认同为学术价值、学术水平甚至学术贡献的时候,就会出现不公正、不科学的偏差。我们用CSSCI引用率来衡量20世纪词学研究论着的影响力时发现:学术影响力不等于学术价值和学术贡献;论着的学术影响力跟学术价值只有一定的正比关系,而没有完全的正比关系。如果用CSSCI的引用率作为唯一的指标来衡量评估论着的学术含量、学者的学术水平或学术贡献,是不公平、不科学的。
  • 汉《莋都夷歌》三章小考
  • 《东观漠记》所载《莋都夷歌》,不应题作《白狼王歌》,而应依旧题作《莋都夷歌》;其作者当署为“白狼、唐菆[王]等”或“白狼王、唐菆[王]等”,而不当作“白狼王唐菆”,《后汉书》申“今白狼王唐菆等慕化归义,作诗三章”乃是错误的句子。《莋都夷歌》本就是以四言的形式写成,非益都太守代为之作。白狼夷的边界是由北川、茂县到宝兴县的一个狭长的区域,毗邻于漠广漠郡和越隽郡,故封夷人本语作对音比较的工作应该在此展开.而不是舍近求远地作漫无边际的田野调查。
  • “采诗夜诵”与汉武帝之郊祀礼乐
  • 前人多以“采诗夜诵”为演练、挑选民歌曲调,或为文人诗赋配乐提供“新声曲”之用。本文认为.“采诗夜诵”与《郊祀歌十九章》的生成并无直接关系。“夜诵”是乐府艺人直接参与郊祀,并以诵俗乐歌诗的方式娱祭神灵的行为.“夜诵”的内容即采自民间的“赵、代、秦、楚之诬”。在汉武帝时期的郊祀礼乐中。乐府机关承担以民间新俗乐娱祭神灵的功能不仅有民间祭祀渊源可寻,也在其後出现的纬书、星占着作中得到反映。
  • 允禧更改旧作考
  • 爱新觉罗允禧(1711—1758),康熙皇帝的第二十一个儿子,乾隆初期着名的宗室诗人。本文将以允禧的两种诗集(即允禧亲自编订的《花间堂诗钞》,及其身故之后爱新觉罗弘瞻和爱新觉罗永碱在乾隆二十三年(1758)编辑的《紫琼岩诗钞》中重复收录,但文字上有所变动的诗作作为研究对象,并试图从中发掘出允禧在更改自己旧作时可能曾考虑到的一些问题。
  • Abstracts
  • 稿约
  • 《国学学刊》(季刊)以研究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为宗旨,举凡经史子集和新出国学资料的研究,都列为本刊的研究对象。
  • 《国学学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