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国学学刊》 > 2011年第04期
  • 在“机遇与挑战——思想史视野下的出土文献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的致辞:出土文献研究与“大国学”
  •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人民大学,以及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向出席“机遇与挑战——思想史视野下的出土文献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各位专家、学者、各位同学致以亲切问候和热烈欢迎,对多年来一直关心和支持人大国学院事业的各位朋友表示崇高敬意和衷心感谢!
  • “二重证据法”与学术思想史研究
  • 能够参加这次盛会,并在这裹说几句话,我感觉非常荣幸,也非常高兴。刚才纪校长的讲话已经非常充分地阐述了这次研讨会的特殊、乃至历史性的意义。我深有同感,也非常赞同。
  • 关于出土文献与重写中国哲学史的反思
  • 前几天梁涛教授打电话对我说,这次会议的议题之一是:出土文献与重写中国古代哲学史。这个提法我有同意的地方,也有不同意的地方。总的来说,我有三点看法。
  • 反思文献考据背后的若干逻辑前提
  • 我的重点不是讲自己的观点,也不是讲一般的方法问题本身,而是讲方法背後的预设、公理或逻辑前提(assumption),是要利用简帛出土文献来反思我们原有的考据方法,是关于作者、年代等问题的推论方法背後的逻辑思维方式和推理的前提。
  • 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的解读
  • 几年前,台湾大学中文系依靠政府的一笔基金,做了一个五年计划。在座的郑吉雄教授等也参与了我们的计划。计划进行到第二年时,我们遇到关于研究方法的问题。所以,我们就举办一些会议来讨论、研究这些问题。其中,郑吉雄教授是做思想史的,非常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 楚简文字考释的方法论反思——以清华简《保训》“中”字为例
  • 本文以《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一)》书中《保训》篇的四个“中”字为例,讨论考释文字的方法,分析先秦简牍在流传过程中的改变与诠释。首先追录《清华简·保训》全篇释文,并讨论各家封于“中”字的考释与得失。然后提出个人的浅见:从出土文献、传世典籍、古史传说及简文语境等,均可论证“中”为有形的实物,是象徵统治权威的旃旗。最後说明战国简牍文字流传与改变的学术史意义。
  • 清华简《保训》与儒家道统说再检讨(上)——兼论荀子在道统中的地位问题
  • 清华简《保训》的“中”是指中道。其中舜的故事是从正面讲积极的中,要求在人与人之间确立恰当的准则、原则,以避免彼此的矛盾、冲突,达到和睦相处。上甲微的故事则是从反面讲消极的中,主张应秉持中道,以直报怨,避免冤冤相报、血亲仇杀对部落共同体的伤害。通过舜与上甲微的故事,《保训》表达了儒家的中道政治理念。
  • 早期中国手抄文献研究方法之反思
  • 本文讨论了早期中国手抄文献研究中的若干方法论问题:抄本创作和传承过程中的书写及口头性现象;当抄本有对应传世文本时的阐释问题;不同文本间引文和平行文本的事实;以及作者身份的问题及其功能。当前西方漠学研究裹所关注的某些研究方法论,在如今的中国学术界却没有得到普遍的关注,这些只是其中的几个例证。本文追问的是这一情况的成因,为何缺乏真正的互动是与我们(境内外学者)都息息相关的问题,以及我们何以促进致力古代中国研究的不同学术共同体之间的全球交流。此外,本文也反思了北关及欧洲汉学界之间的差异,并介绍了目前正在编写中的一本漠学研究手册,题为:《早期中国手抄文献:文本、语境及方法》。
  •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
  • 刘笑敢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 国学一方面意味着传统,另一方面作为学科又是一种新生事物。因此,研究国学与发扬传统文化不同,作为现代学科研究的国学,与弘扬国学、挖掘其现代价值是两种不同的任务。总之,对于研究历史上的国学与今天的文化创造,我们应当有所区分。
  • 非常道考
  • 本文对《老子》篇首“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进行了综合解释。自不晚于《韩非子·解老》篇始,到最近发表的《老子》英译文本,一直都有一个常识,认为第一句话的意思是“能够用语言来解说的道法不是永恒的道法”。然而,《文子》中若干篇都引用过此句,并提出了不同的理解,即“可以导致的道路(或道法)不是一种永久不变的道路(或道法)”。本文从先秦思想史、语言学和逻辑学各方面论证了《文子》的理解可能更合乎《老子》的本来意义。
  •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
  • 中国的经济发展之後,国学院应运而生,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去了不少地方,没有哪一个地方哪一个民族不重视自己的文化传统。我们现在开始重视自己的文化传统,因为它是活的,文化传统是流在每个人血液里的,不管好与坏,你得去研究它,探讨它。
  • 郭店简《性自命出》的人性论与道德教化
  • 人性善恶及其与自身修养的关系问题是中国古代思想家们争论的焦点。本文分析了1993年在湖北省出土的郭店简《性自命出》一篇当中的“性”、“心”、“情”三个主要范畴之间的相互关系。认为简文的思想明显要比传统文献中的论述,如告子、孟子、荀子更具综合性和动态性。其关于人性以及道德教化的观点揭示出了一种可能更具多样性的思想论域的存在,后世思想家们经过发展,在哲学论争中提出了不同的主张。
  • 竹帛《五行》关于德性和谐的思想研究
  • 本文从德性伦理哲学的角度,在早期儒学的发展脉络中,对《五行》篇中的德性之和谐的思想做一些探索。竹帛《五行》中,尤其是帛书的《说》部,“和”字跟与“和”有直接联系的讨论频繁出现。同时《五行》作者高调宣扬与“和”关系密切的“乐”。这都说明《五行》作者要突出“和”的理念。只有各种德性之和谐才是“善”,是“德”,是“人道”,是“天道”。笔者认为,《五行》篇中最值得重视的思想是其德性之和谐的思想,以及围绕这个命题所展开的论述。德性之和谐构成与运作乃《五行》篇的主题。这一思想是儒家思想发展史上的必须重视的一个主要环节。理解了德性之和谐的意义及其思维方式之後,我们就可以更好地解决《五行》文本中的一些似乎互相矛盾的难解的问题。
  • 在“经学与史学”学术论坛的致辞:重识学术传统 理顺经史关系
  • 各位专家、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举办的“经学与史学”高层论坛今天开幕,我谨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对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对各位专家的到来表示诚挚的感谢和欢迎!
  • 国学的定位与经学、史学
  • 二〇〇五年人大成立国学院,开始了对国学教学和研究的实践和探索。在当时的情况下,只能是从文学、历史、哲学学院中各抽调几位老师来组成国学院。国学院成立后,自然就按着文史哲的路子往下走,哪一方面缺人,就找哪一方面的人。但是经过一段时间后,就面临一个问题:国学与文史哲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
  • 经史研究的社会现实意义
  • 经过两整天的讨论,大家都比较累了,下面我简短地做一个总结发言。 我们的议题是“经学与史学”,收到论文之后,我没有想到,居然有这麽多的论文都是关于《春秋》的。今天一整天的讨论,全都是《春秋》学的问题。但仔细一想,也不奇怪,因为经史问题确实是跟《春秋》的《公羊传》、《左氏传》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我想经史关系的探讨,对“史学”与“经学”两个学科都有重要的意义。
  • 六经皆史?且听经学家怎么说——章学诚、龚自珍“论学术流辨”之异同
  • 从学术发展的角度观察,清代学术最重要的贡献之一应是“学术史”意识的产生与学术史观的建立。也就是章学诚倡导的“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目的在探讨先秦、秦汉的学术变迁,梳理经/史/子/文各种学问的畛域,归纳其理论、建立其独立价值。因为这门学问颇藉力于汉儒刘向、歆的校雠之学,学界遂有称“校雠学”者,亦有称“流略之学”者。民国以后学科分类确立,校雠学三分为校勘、目录、学术史,“辨章学术,考镜源流”遂名为“学术史”。 在这四百余年的学术探源工作中,章学诚与龚自珍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一组人物。章学诚建立了一套“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理论,他倡言六经皆史,使史学脱离经学,建立其独立地位。龚自珍虽颇承章学诚校雠之学,却另有转追,他划清经学与史学的界限,倡论五经大义,绝非史学所能涵盖。适两人不仅对经史持论有异,在探溯经/史/子/文的演化关系上亦各有见解,对诸子之学更是各具别识:一主文章,一主思想。章学诚言诸子皆文,开後世文章之大本;龚自珍则张扬诸子思想的独立性,开辟出六经之外的思想资源。二人论学术流辨纵有异同,但对民初学术史、文学史、及思想史的展开,都产生了关键性的影响。 本文即讨论章学诚、龚自珍在清中叶经史之学皆大盛的乾嘉学术局面下,如何论学术流辨,又如何建立各自的学术史观。两人一主史学一主经学的立场,不仅将开启探讨清代学术思想史的一种研究方法,还暗潜着有待挖掘的知识论。
  • 从《春秋》学看章太炎“六经皆史”说的本意
  • 经学消亡,其所述历史“神话”被否定,经学作为史料寄身于史学门下。按照中国学术“古今之变”的这一大践索来看,章太炎的“六经皆史”说封於中国学术、思想的现代转型具有里程碑式的地位和意义。自新文化运动以来,後世学者基本上按照这一践索将章太炎以“六经皆吏”为要义的“古文经学”进行一分为二的评说:一方面肯定章太炎破除由经见道、通经致用的经学思维,将“六经”历史文献化,使儒家六经从神圣宝典降到了古史资料地位。另一方面,又批评其“六经皆吏”之说终未能脱离儒家经学的羁绊,仍为尊经崇圣的观念所困。这样一种以“传统/现代”为框架的二分法往往使我们忽略章太炎“古文经学”形成发展的内在轨迹和自身意图,从而造成封章太炎学术思想的割裂和简化。章太炎的《春秋》、《左传》学是其“古文经学”的主干,最能表现其“古文经学”形成发展的内在自身的思想轨迹。本文试图追迹章氏《春秋》学的变化发展,并试图以《春秋》学为中心,考察其“六经皆史”说的本意,提示其中值得重新审视的思想内涵。
  • “拨乱世反之正,莫近于《春秋》”——析司马迁对《春秋》的理解
  • 司马迁对《春秋》的理解涉及两个方面的问题。首先,他所理解的《春秋》,是西汉人普遍相信为孔子手定之《春秋》,而非专指《春秋》三传中的某家某传,更不特指漠初立于学官的《公羊春秋》。其次,司马迁认为,《春秋》之义在于申明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礼义之道,“拨乱世反之正”;孔子作《春秋》的拨乱反正意义,在于匡正时弊、尊隆周室,针对的是春秋末期周室衰微、诸侯恣行的君臣父子失序的治政局面,有其现实的治政意图。
  •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
  • 重建国学的体系、概念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国学的重振事关价值与文化系统的重建,而这事关国家、民族的命脉,世界各国皆是如此。一个国家的精神根基必然需要根植于传统。因此,人大国学院的建立是一个十分有意义的举措。
  • 一种“新”史的意蕴——《史记》性质初探
  • 本文旨在探讨《史记》一书的性质。《史记》在四部分类法发明之后,一直被归入史部,然而在《汉书·艺文志》中,则被列入“六艺略”《春秋》类之下。晚近以来,又有学者根据《太史公书》这一提法及其他缘由,断定《史记》为一部“子书”。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四部分类法还是刘向、歆父子所开创的“七略”分类法,都产生于司马迁之后。因此,要明确《史记》一书的性质,首先要弄清楚司马迁时代的知识分类方法,其次要弄清楚司马迁本人着《史记》的意图。通过对司马迁时代的知识分类以及司马迁本人意图的分析,可以判定:司马迁着《史记》是企图通过一种“新”史整合不同的知识类型。
  • 注经、著论与修史:玄学著述体制与魏晋学术转型
  • 魏晋时期,士人表达玄学思考有两种重要体式:注经与著论,王弼、郭象创作了重要的经典注释之作,而嵇康、阮籍等人则偏长于着论。在名理辨析与体用贯通等问题的表达上,注经与着论差异显著。王、郭、嵇、阮在体式运用上的偏擅独诣,与其学术渊源、着述格局,有密切联系。专力于注经的王、郭,未曾着意于修史;而擅长着论的嵇、阮等人,则都有史学撰述。这种封“史”的不同态度,与魏晋以来围绕经史关系演变而展开的学术格局转型,有微妙的联系。王弼、郭象之著述结构,仍然承袭东汉流行的专力经学而无涉史学的传统,嵇、阮则较为接近魏晋之后经史兼擅的新格局。他们的体式选择、学术格局与玄学造诣之间的关系,值得深入思考。
  •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
  • 人大的国学院是全国第一家,与一般的研究院不同,它是一个实体,并且招收学生,这是人大的一个创举。没有相当的魄力,是冲不出这过程中的重重阻碍的。所以人大国学院的成立,对于学术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是非常重要的突破。
  • 史法与书法——论黄泽、赵汸的《春秋》学
  • 中唐以降,治《春秋》者多尚啖助、赵匡兼采三传之旨,且渐而至于舍传求经矣。其甚焉者。或疑经,或改经,而无有所惮。其间,唯元代之黄泽、赵汸师弟,乃倡言复古,以三传为归趣,尽黜唐、宋以来《春秋》学,而下启有清一代之《公羊》学。黄、赵之《春秋》学以《左传》为主,而以《公》、《谷》二传通之,于左丘明以下,唯推尊晋杜预、宋陈傅良。又祖述西汉博士、晋王接及唐赵匡区别经史之论,以为治《春秋》者,当兼史法与经法而并观之。黄、赵治《春秋》,又主以例求经,至于以日月为例。凡此,皆与《左氏》不同,故多为清代公羊家所推崇。
  • Abstracts
  • “机遇与挑战:思想史视野下的出土文献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
  • 2011年10月29至30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主办,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与台湾大学中文系协办的“机遇与挑战:思想史视野下的出土文献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成功举行。来自英国、美国、日本、新加坡、中国大陆及香港、台湾地区的三十余位学者参加了这次研讨会。
  •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举办“经学与史学”学术论坛
  • 2011年9月17日、18日,由人大国学院主办的“经学与史学”学术论坛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商学楼九层举办。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清华大学、中山大学、南开大学、浙江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岳麓书院等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的二十余位相关领域的学者聚集一堂,分别从历史和当代的角度,针对经史关系、经史内涵等一系列问题展开了热烈而富有建设性的讨论。
  • 稿约
  • 《国学学刊》(季刊)以研究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为宗旨,举凡经史子集和新出国学资料的研究,都列为本刊的研究对象。
  • [出土文献与思想史]
    在“机遇与挑战——思想史视野下的出土文献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的致辞:出土文献研究与“大国学”(纪宝成)
    “二重证据法”与学术思想史研究(李学勤)
    关于出土文献与重写中国哲学史的反思(陈鼓应)
    反思文献考据背后的若干逻辑前提(刘笑敢)
    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的解读(周凤五)
    楚简文字考释的方法论反思——以清华简《保训》“中”字为例(周凤五)
    清华简《保训》与儒家道统说再检讨(上)——兼论荀子在道统中的地位问题(梁涛)
    早期中国手抄文献研究方法之反思(柯马丁[Martin Kern][美][1] 杨治宜[译][2])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
    [出土文献与思想史]
    非常道考(夏含夷[Edward L.Shaughnessy][美])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陈鼓应)
    [出土文献与思想史]
    郭店简《性自命出》的人性论与道德教化(陈慧[Shirley Chan][澳大利亚])
    竹帛《五行》关于德性和谐的思想研究(李晨阳[新加坡])
    [经学与史学]
    在“经学与史学”学术论坛的致辞:重识学术传统 理顺经史关系(黄朴民)
    国学的定位与经学、史学(梁涛)
    经史研究的社会现实意义(陈壁生)
    六经皆史?且听经学家怎么说——章学诚、龚自珍“论学术流辨”之异同(张寿安)
    从《春秋》学看章太炎“六经皆史”说的本意(江湄)
    “拨乱世反之正,莫近于《春秋》”——析司马迁对《春秋》的理解(陈文洁)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郑吉雄)
    [经学与史学]
    一种“新”史的意蕴——《史记》性质初探(刘伟)
    注经、著论与修史:玄学著述体制与魏晋学术转型(刘宁)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
    与会学者热议国学(白奚)
    [经学与史学]
    史法与书法——论黄泽、赵汸的《春秋》学(曾亦)
    [英文摘要]
    Abstracts

    “机遇与挑战:思想史视野下的出土文献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举办“经学与史学”学术论坛
    稿约
    《国学学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