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纵横》 > 2013年第01期
  • 政党的未来
  • 在漫长的人类政治历史当中,政党还只是个新生几。但是仅仅经过4个多世纪,人类似乎已经离不开政党,无论是何种政体。没有政党,组织、动员、决策都无法实现,甚至连公共表达都会变得困难,更谈不上文明与秩序。然而,这个新生儿似乎也开始衰老了。在金钱、权力、阶级、消费等因素的冲击下,政党正在逐渐地失去生命力。这个曾经生机勃勃的利维坦的缔造者和主宰者似乎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即便是那些众所周知的弊病,也都只能在政客们的夸夸其谈和党派争权夺利的斗争中不断拖延累积。
  • 中共体制的活力与危机
  • 中国的共产主义是否将继续?李世默文章《中共的生命力:后民主时代在中国开启》(The Life of the Party:ThePost-Dernocraffc Future Beginsin China)对中共体制的合理之处进行了分析,他认为中共将继续完善其一党执政的政治模式,中国未来十年将持续发展。中共的执政历史,将挑战西方多党选举式的传统政治理念。
  • 美国-伊朗关系的新契机
  • 普林斯顿大学国际关系问题研究员侯赛因·穆萨维扬对当前美伊局势的困境,从历史溯源、地区语境、现状危机和未来展望四个角度进行了抽丝剥茧式的分析,并颇为乐观地指出,美伊如果能寻找好共同的利益诉求,同时美国能够收紧对以色列毫无保留的单方面支持,尽可能争取处于温和与中立的穆斯林教士和民众,美伊关系将可能存在彻底改善的契机。
  • 东南亚地缘政治:在龙与鹰之间
  • 东南亚地区一直被视为国际政治中讨论的重点。虽然它们并非核心经济体,但是超过5亿的人口总量和丰富的资源,还是成为了西方,尤其是美国全球战略布局的重要延伸。而随着中国在新千年之后显示出愈来愈强大的统摄力和区域影响力;纷至沓来的伊战泥潭和金融危机又造成了美国国力的削弱,此消彼长之间,中国已经能在亚太地区隐隐与美国抗衡。而东南亚诸国夹在两个超级强国之间,从与中国的领土领海之争,
  • 非洲的优势与劣势——单一政党带来的发展诅咒
  • 非洲发展的缓慢、臃肿与裹足不前,一直让致力于改善非洲孱弱现状的经济学家们伤神不已。与甫亚类似,非洲在上世纪60年代的经济增长率也是十分落后,但是在之后的20年,南亚的经济突飞猛进,而非洲则仍然不见好转。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间,非洲的经济发展有了长足的进步,保持了将近5%的年增长。安哈里森、林毅夫和徐立新的这篇文章讨论了非洲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和其可持续性。
  • 封面选题:政党困境——“后政党政治”与中国的未来选择
  • 无论是在它的诞生地英美,还是在依然不断追寻适宜制度的后发国家,政党政治似乎都陷入了某种裹足不前的境地。在全球化时代,多党政治与民主治理这一现代政治的基本形式,其在意识形态、政纲政策、政治基础与动员方式、组织运作模式方面,都已经发生了嬗变。李路曲文章指出,在二战后,欧美那些原本基于阶级差别而形成的政党,由于中产阶级化和市民社会的兴起,弱化了由社会纵向分裂带来的政党间对立。民主社会中的政党已逐渐与其所依附的意识形态脱离,转而关注具体的治理问题,在组织架构上也愈显松散。这一协作为主、手段温和的政党政治已成为民主国家的主流趋势。
  • 社会运动重塑美国政治——民主党阿林斯基主义溯源
  • 仅仅几年前,新保守主义(Neocon)还统治着从北美外交界,甚至在中国大学的校园里都在流行列奥·施特劳斯(LeOStraUSS)的传说,只是因为施特劳斯的学生在小布什的共和党政府就职、或者在智库里发挥间接影响。然而,自奥巴马入主白宫以来,另一个幽灵却在北美上空游荡,那就是索尔·阿林斯基的左翼激进主义。虽然阿林斯基主义不若新保守主义那样极富哲学深度,但是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社运战术大师,得其衣钵的克林顿国务卿和奥巴马总统却把阿林斯基主义直接运用在选战和外交政策与行动中,直接改变了美国政党乃至政党竞争的形态,出现了一个政党社运化的潮流。
  • 威权政治下的民主发育——政党转型的东南亚经验
  • 社会结构和政党的变迁对政党制度的影响 民主的发展不仅需要政党有强有力的组织、表达功能及运作能力,而且要建构民主而规范的政党制度,建立平等竞争和相互制衡的政党间关系。
  • 后发国家治理与一党长期执政——以墨西哥革命制度党为例
  • 从1929年成立执政到2000年大选败北,革命制度党执掌墨西哥国政长达71年。在漫长的执政历程中,革命制度党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意识形态各方面形成了系统的一党长期执政的路线和政策措施,并且围绕一党执政进行了长期的、艰难的改革。这些路线、政策和改革已经成为世界史上一党执政的重要历史经验和教训l,值得今天世界各国的执政党借鉴和反思。
  • 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 1959年至今,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政治中一言九鼎。它议行合一、控制政府、主导议会、结盟工会、支配社会、统摄全局、长期执政,但这种一党独大的政党体制并非异数,印度国大党(1947~1985)、马来西亚巫统(1957年至今)、
  • 巴基斯坦政党背后的世家政治
  • 在南亚,巴基斯坦往往是作为宪政失败的案例被研究的。自1947年8月14日抢先印度一天宣布独立以来,巴基斯坦几乎每十年就会爆发一次军人政变,政治运行呈现1O年议会民主10年军人专政的循环规律。自1988年齐亚·哈克将军空难后建立的所有民选政府,没有一个能延续到任期自然结束,实际上,除了军人总统穆沙拉夫的银行家总理肖卡特·阿齐兹,也没有一个总理能够顺利履行完职责直至任满。南亚区域国家并不以政治稳定见长,但像巴基斯坦这样如此有规律地陷入政治动荡还是不多见的。
  • 中国政教传统及其重建的现代意义
  • 当前官员个体普遍缺乏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官民矛盾丛生,本文认为原因在于他们只知道政与刑,而不懂得德与礼。而传统中国的儒家官僚制,虽然也不排斥刑罚,但更依靠政教(行政和教化)。官员始终受到一系列明确价值的陶冶、指引、训导,政府内部始终具有一种向上的精神,治理活动不是仅仅强制民众盲目服从国家权力,而是以法律政令、以官员自身的行为引导民众向善,令民众认同社会和政治秩序,并成为此秩序之维护者。因此,在当下意识形态感召力下降的时候,政教传统也许有其可借鉴之处。
  • 中国改革及其信仰转型
  • 【文章导读】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信仰围绕于权力和意识形态展开,呈现为高度政治化的样态。而始于1980年代的信仰危机,则代表了权力伴随经济发展而消解了自身神圣性带来的危机。迄今为止,“主义信仰”的革命党信仰尚未向执政党的信仰模式转型。李向平先生认为,必须从以意识形态信仰为基础,向以宪法为合法性基础,以信仰为社会公共资源而非权力合法性证明资源转变。这是中国未来改革的重大课题。
  • 文化复兴的“青春”方式——青春版《牡丹亭》访谈录
  • 青春版《牡丹亭》如同一个传奇。从2004年在台北首演到2011年底在国家大剧院完成200场演出,七年间青春版《牡丹亭》走过中国许多地方,也走入海外主流社会与文化圈。其所到之处,既有国家的剧院、海外的学院剧场,
  • 重回民间的现代书院——四海孔子书院走访
  • 书院,是中国传统的教育组织,始于唐,兴于宋,普及于明清。传统书院不是单纯的教学机构,还承载着书籍修订、出版、藏书、讲学、祭祀等功能。书院承载着传统儒家文化的精神,“集天地正气砥砺涵养,读古今中外琢磨切磋”,传授为人之道、为学之法,倡导“讲实学、求实用、得实益”。明清,书院逐步成为科举的备考场所。1901年,光绪帝下诏,改书院为西学堂,书院走向衰落。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复兴的呼声高涨,各种类型的书院在民间十肖然复苏,并呈现快速成长的态势。
  • 意识形态激情、中道伦理与儒家公民
  • 作者认为,近年来中国公共领域呈现微博化的趋势。意识形态争论激烈、直接,乃至短兵相接。“扣帽子”、“贴标签”的粗鄙化现象十分普遍。在这种“激情狂欢”之下,反映出社会戾气的增强。儒家的中道伦理和君子德风,是出路所在。
  • 被改造的乡土世界——资本进村与村庄公司主义
  • 对于乡村和农民,口头上的重视从来都高于实际。它是传统记忆的博物馆。是工业的劳动蓄水池,是社会抗争的廉价先锋。但乡村本身是沉默的。它是城市的排泄物。是市民形象的对立面,是接济、同情、轻视与诅咒的对象。它的尴尬处境刺激到人们,所以有必要在潜意识里将其遗忘。
  • 阶级、“怨恨”与宗教意识
  • 农村宗教传播的阶层化 随着1980年代以来中国宗教政策的逐步放宽,农村宗教呈现出迅速恢复的势头,既包括民间宗教活动的复兴,也包括官方认定的五大宗教的复兴,还包括地下教会的蔓延,以及“全能神教”(民间的说法是“东方闪电”)一类邪教组织的发展。我们曾经于2008年左右完成一项全国范围农村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与新教)传播的研究课题,研究发现,基督教迅速蔓延与农村的经济社会分化有直接关系。那些遭受家庭变故的人、
  • 钉子户与“维权话语”的局限
  • 在关于钉子户的问题上,充斥着许多新旧杂交的话语,因为话语和实践之间存在巨大的裂痕,导致钉子户的“抵抗”呈现出诸多相互矛盾、难以言说的困境,同样,地方政府也陷入具体行政实践与政治意识形态相互隔离的困境。仔细清理抵抗话语背后的逻辑,有助于还原钉子户问题的本来面貌,也有助于理解拆迁实践的本质。
  • 民族主义与超大规模国家的视野——世界格局视野下的中国外交之三
  • 本刊曾于2012年8月刊、10月刊。分两次刊载了上海世界观察研究院《大观》杂志编委于向东、施展二位关于当代中国外交哲学的对谈。第一次对谈针对新中国建国以来的外交传统,第二次对谈分析了现代国际秩序及相关制度的生成过程。此次对话则主要讨论当代中国所应具备何种国际观念。文章认为,战后美国的国家形态。为一种超越民族国家的全球秩序的学习,是中国融入世界的基本课题。也是其与世界体系互相改造的努力方向。
  • 是什么让我们走进剧场——评《喜剧的忧伤》
  • 出好的喜剧,观众所发出的笑声必定是含着眼泪的。因此,抱着看“开心麻花”系列心情的观众,若是来看《喜剧的忧伤》,或许会感觉不够“爆笑”。观众席上也的确能听到这样的“抱怨”。当然,也有一些人则是j中着陈道明和何冰去的,这可以理解,因为,戏剧和电影都是通过演员的表演来呈现的。演员的表演在戏剧中的地位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同样的剧本,不同的演员的演出,其效果有天壤之别。演员的重要性体现在明星制的艺术作品生产机制中。由此,我们经常会看到只关注演员而不理会剧本内容的状况。编剧在戏剧体系中的位置日渐边缘化,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 编读往来
  • 看了上期《文化纵横》“天下”栏目中解读中日关系的文章,有些感想。 201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年以来两国关系最冷的一年,围绕钓鱼岛问题,中日两国民众均表达了自己的民族主义情绪,但两国民族主义是有不同之处的。中国的民族主义运动多由民间自发形成,基本没有后援组织,而日本却相反,其民族主义运动是由社会精英在背后运作组织民众参与的。因此,中国民族主义行为难免带有即时性与情绪化特点,而日本则呈现得有组织计划性且影响力更大。
  • 《文化纵横》2012年总目录
  • 《文化纵横》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