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纵横》 > 2016年第01期
  • 《文化纵横》的追求
  • 当下中国思想版图分裂、学派山头林立,无疑潜藏着深刻危机。当代中国思想学术所呈现的面貌,已难以揭示和回应真实的社会冲突与价值分歧。1980年代以来,中国思想界的争论塑造了中国改革政治的基本价值框架,围绕国家与市场、自由和公平、权力与自主等议题,思想分歧形成了一种在野的自由讨论空间,制约着由某种支配性价值主导公共政策的形成。而从当下而言,思想界的疲态已经显而易见。欲理解今日中国思想版图之构造,传统的标签业已失效,中国社会的各种利益价值冲突及其话语形态,早已超越传统意识形态所能妥帖安顿的范围。
  • 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
  • 过去的几个月里,拉美的政治风向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右翼转守为攻,左翼退潮的势头明显。先是巴西工人党的罗塞夫政府遭遇困境,右翼反对派在组织一波波的街头抗议之外,还试图在国会发起弹劾动议。阿根廷的左翼则在大选中失败.右翼重新夺回了失去已久的政权。一直引领着拉美左派粉红浪潮的委内瑞拉,局势同样不容乐观。2013年底查韦斯去世之后,继任的马杜罗勉力支撑,但他显然缺乏查韦斯那样的超凡魅力和政治嗅觉,反对派逐渐集结力量。
  • 国家能力的历史变迁
  • 1970年代以来的全球民主化浪潮以及接踵而来的大规模退潮,显示出民主政治体制本身不足以为自己的持续生存提供坚实的基础。一大批后发民主国家由于缺乏将政治图景转化为现实条件的国家治理能力,反而在建立了民主政权之后,急速地退回到威权政体、寡头政治当中。构建一个有效的国家,已经成为21世纪世界各国的基本共识。有效国家的实质是强大的国家能力,对立面是失败国家。
  • 中美欧——体制不平等的全球图景
  • 随着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在全世界走红,财富分配以及经济平等问题再度引发学界激辩。法国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波伊尔(RobertBoyer)在《政治经济评论》(ReviewofPoliticalEconomy)2015年第4期发表的文章中认为,当今世界的不平等状况不同以往,他以“体制不平等”(regimeofinequality)的概念.分析讨论世界各国在同一问题上的不同历史轨迹,而各国的体制在全球水平上又往往呈现出相互影响、相互补充的关系。
  • “守望”抑或“逃离”:城市流动儿童的身份认同与身份建构
  • 中国流动人口所衍生的社会问题已不只关涉到一个代际群体,随着第一代打工者子女的出生与成长,流动儿童的教育、社会融入等问题受到社会及学界愈发热切的关注。据全国妇联统计,当前全国17岁以下的流动儿童达3581万人,在人口频繁流动和移民潮涌动的现代中国,这些“民二代”经受着怎样的身份认同危机?
  • 村寨主义的实证及意义——哈尼族的个案研究
  • 在对中国传统乡村社会的研究中,基于血缘的宗族关系及“乡村一国家”的研究范式一直以来都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这种范式认为中国民间的宗教活动是促进国家与民间社会进行沟通的主要途径。但对于众多真正处在“帝国边缘”的少数民族村寨来说,国家意识在村寨的神圣性中并不存在,其凝聚地方社会的纽带基于地缘关系而构建,这种村寨空间及村寨边界的神圣性,是少数民族社会“村寨主义”的中心特征。
  • 中国地方议事协调小组治理机制——基于A省A市的研究
  • 当代中国政治发展呈现出一幅悖论的景象:一方面,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启动了一场自上而下的科层制改革,以推进国家政治体制的常规化运作;另一方面,沿袭自毛泽东时代的诸多政权治理手段普遍存在于当代中国的政治治理过程中。本文作者透过议事协调小组类型、设立动机、运作过程和后果的实证分析,为澄清中国政治运作逻辑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样本,这类议事协调机构既是传统官僚制在新环境下对非常规任务的反应,又是主政者调配资源、整合各职能部门的一种方式。
  • 社会生活正常化:历史转折中的“家庭化”
  • 自1978年以来,中共主导的自上而下的制度变革拉开了中国社会历史性转折的序幕,本文围绕云南知青回城运动的案例,针对“用经济手段解决政治/社会问题”这一官方解读,揭开了上述历史进程的另一面。作者指出当时中共出台的一些经济手段之所以能够发挥效力,原因在于其契合了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对“改变生活的机会”的渴望,这与其说是“经济的”手段,毋宁说是“让社会生活正常化”。
  • 互联网帝国的崛起——“连接一切”:论互联网帝国意识形态与实践
  • 这是一个摧毁你,却与你无关的时代;这是一个跨界打劫你,你却无力反击的时代;这是一个你醒来太慢,干脆就不用醒来的时代;这是一个不是对手比你强,而是你根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的时代。
  • 互联网数据开放的中国逻辑:经济动力与政治意涵
  • 在中国语境里,数据开放,正在被两种似乎背道而驰的意识观念塑造着:“最具时代标志性的标签非大数据莫属,它好比是21世纪的石油和金矿”,数据跃居为最重要的资源,政府必须有所作为,“推动公共数据资源开放共享……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苗圩,《人民日报》2015年10月13日)。
  • 争夺“网民”:数字资本时代政治主体的生成
  • 政治权力结构的延续与社会经济体制的巨变是转型中国的最大特征。因此,国家的合法性论述不仅建立在持续的经济增长和共同富裕之上,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建立在似乎与此相对的社会主义遗产之上。这一矛盾状态,成为了中国社会建构新主流意识形态的最大问题与困境之一。政党逐步丧失了其阶级代表性,国家与市场之间也不再拥有一条清晰的界限。
  • 违宪审查制度的第三条道路——中国宪制的建构与完善
  • 中国逐渐走出了一条既不同于资本主义的党国分立模式,也不同于苏式社会主义的党国整合模式的第三条道路,即党国互动的动态平衡模式。这要求中国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法治,建构多元一体法治共和国的过程中,必须形成符合中国实际、符合时代要求的制度设计。
  • 宪法宣誓,人民监督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自2016年1月1日起实行,《决定》中明确,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以及各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在就职时应当公开进行宪法宣誓。宣誓意味着取信于人,冯象在本篇文章中指出,不应将宪法宣誓看做公民个人的宪法承诺,而是应将此一行为看作党的干部代表立宪的执政党对于人民的承诺,所彰显的是社会主义宪法的精神。
  • 遮蔽与反抗:如何讲述工人自杀的故事
  • 2010年16个富士康年轻工人的自杀事件震动了中国社会。它使我们开始反思关于新媒体技术的生产、劳动、发展模式及其话语建构。这篇论文汇集了2010年5到12月富士康事件以来的各种不同的“声音”,包括来自大众媒介、专家评论、劳工组织的纪念演出等,并对其进行话语分析。其目的是检视不同的利益群体如何建构了不同的新生代农民工的故事,以及这些故事如何遮蔽抑或揭露了社会转型期的劳资冲突及其社会意义。
  • 笔谈:中国社会科学知青时代的终结——理解当今中国文化世代交替的挑战
  • 项飙关于“知青时代终结”的文章之所以引起我的兴趣,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他这篇文章是因王汉生的早逝而引发的一篇议论当下中国文化世代交替之大作,而在项飙之前,我与王汉生有过一段虽不长却印象深刻的合作。上世纪80年代中,我参与组织了世界银行第一个关于中国乡镇企业的跨学科、跨单位的合作研究项目,王汉生是该团队中最忘我的成员,做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
  • 学风丕变的社会成因
  • 应星和项飙是敝人非常看好的两位中青年社会学家。应星的《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和项飙的《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都有望写入中国社会学史。无独有偶,二人都著有讨论知青一代学者的文章。但作为资深知青,敝人对这两篇文章均不敢苟同。对应星的《且看今日学界“新父”之朽败》的批评见于拙文《“新父”朽败之由来》。本文讨论相似的主题,对手换成《中国社会科学“知青时代”的终结》的作者项飙。
  • 走出社会科学的知青时代
  • 知青诗人顾城在《这一代人》中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高度概括了知青一代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的心境。遭遇过知识无用论、劳动最光荣的年代之后,喜欢文字胜于喜欢泥土的读书人终于迎来了思想解放的年代,知青一代主导了80年代的文化热和思想论争。
  •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历史与现实
  • 边疆是近现代中国连接世界的纽带,无论是晚清王朝,还是国民政府,都力图将国家力量扩展至边陲地区,以因应转型期边疆少数民族的分离倾向。中共建立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则初步达成将边疆少数民族整合到中国国族之中的目标,进而形塑了现代中国族群政治的基本格局。但目前中国所处的地缘政治生态正发生根本改变,这一制度的未来走向关乎中国政治与中国社会的前景。本文通过勾勒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演变进程,呈现它与苏联民族政策、传统中国边疆治理经验之间的复杂关联。并对上述现象进行深入剖析。
  • 德国的抱负与局限:以难民潮应对政策为例
  • 2015年12月8日,德国内政部宣布本年度的第一百万名难民正式进入德国。“我们做得到!我敢说,我们德国人之所以是德国人,就是要干大事的”。在12月16日刚刚结束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党代会上,默克尔一如既往地展现了她坚毅的立场:尽管在政党同事的压力下,默克尔终于不再坚持一贯的“无上限”难民政策,松口承诺降低难民数量,但她对德国能够以其主流文化同化、吸收难民的信心丝毫不减,甚至宣称“多元文化会导致许多相互平行的亚社会,因而是种自欺欺人”。
  • 转型拉美的制度痼疾
  • 进入21世纪,我们听到了许许多多来自拉美的好消息:经济迅速增长、政治社会稳定、不公平现象减少……10多年后,好光景消失了。2011年以来,经济增速放缓,联合国拉美经委会已经把拉美2015年的经济增长预期调低到-0.4%;尽管墨西哥和中美洲还能保持增长,但不足以挽救整个地区衰退的命运。拉美最近4年的投资率仅为2010年GDP的19.2%,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 中国文化的“体”与“用”
  • 近代以来,面对西欧崛起的冲击,传统中国开始向现代国家转型。如何处理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关系。这一理论问题始终贯穿于上述过程中,迄今为止尚无定论。尤其是身处全球化浪潮中,当代中国亟须建立一个适应于新的世界历史处境、适应于新的社会政治经济结构的文明形态。有鉴于此,本文作者另辟蹊径,摆脱传统/现代二分的思维定式,立足于“体”与“用”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在结构,试图为中华道体衔接与中国文明转型指明一条出路。
  • 从海昏侯看汉王朝的接班人问题
  • 最近电视台连日播放江西南昌发掘海昏侯墓的镜头,从发掘的初步状况看,墓葬品极为丰富,此墓应是海昏侯刘贺的墓,也只有他的墓,才可能有这样丰富的陪葬品。刘贺做过二十七天皇帝,说实在的,他是一个没有心机又非常任性的少年皇帝,做皇帝千万不能任性,尽管名义上他的地位是至高无上,实际上这个位置并没有多少自由度,有人可以立你为帝,同样也可以废掉你。比较一下他与汉宣帝即位初期的表现,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也不会掉下馅饼来,提供的只是机会,这个机会要看你能不能去掌控了。
  • 编读往来
  • 欧洲难民危机是一个今天在各类媒体上反复出现的话题。然而在这大量的报道、分析与讨论中,有一个最根本的问题被彻底忽视。那便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审视欧洲?在这个似乎被当作是不言自明的问题背后,实际上潜藏了一个世界观的问题。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在市场的巨大影响下,也像这个世界的政治秩序一样,日渐变得碎片化。因此.与其将难民问题作为一场欧洲内的事件来看,不如将其看作是今天世界秩序的一个病理症状。
  • 《文化纵横》的追求
    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程东金)
    国家能力的历史变迁(李诚予)
    中美欧——体制不平等的全球图景(李诚予)
    “守望”抑或“逃离”:城市流动儿童的身份认同与身份建构(张东辉)
    村寨主义的实证及意义——哈尼族的个案研究(马翀炜)
    中国地方议事协调小组治理机制——基于A省A市的研究(刘军强;谢延会)
    社会生活正常化:历史转折中的“家庭化”(陈映芳)
    [封面选题:互联网帝国的崛起]
    互联网帝国的崛起——“连接一切”:论互联网帝国意识形态与实践(胡凌)
    互联网数据开放的中国逻辑:经济动力与政治意涵(李谦)
    争夺“网民”:数字资本时代政治主体的生成(王洪喆)
    [历史观]
    违宪审查制度的第三条道路——中国宪制的建构与完善(强世功)
    [焦点]
    宪法宣誓,人民监督(冯象)
    [观察·社会]
    遮蔽与反抗:如何讲述工人自杀的故事(卜卫)
    [笔谈:中国社会科学知青时代的终结]
    笔谈:中国社会科学知青时代的终结——理解当今中国文化世代交替的挑战(罗小朋)
    学风丕变的社会成因(郑也夫)
    走出社会科学的知青时代(郑戈)
    [新国史]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历史与现实(吴启讷)
    [天下]
    德国的抱负与局限:以难民潮应对政策为例(黄柯劼)
    转型拉美的制度痼疾(李江春)
    [观念]
    中国文化的“体”与“用”(胡水君)
    [阅世]
    从海昏侯看汉王朝的接班人问题(朱永嘉)
    编读往来
    《文化纵横》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