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纵横》 > 2011年第03期
  • 超越保守与革命
  • 1903年,邹容《革命军》出版,一个幽灵,革命的幽灵开始在中国大地上游荡。1995年,李泽厚、刘再复发表对话体论著《告别革命》。历史的吊诡,最终表现为中国在一个世纪之后彻底反转了革命,配合于全球范围内理性与革命辩证法的退潮,从而走上一条“摸着石头过河”,提倡不断试错、改良的实用主义路线。
  • 超越敌友:亚洲对中国的态度变迁
  • 中国的崛起是当代地缘政治最为重大的事件之一,对周边国家而言,它既造成安全方面的挑战,又带来经济发展的红利。面对这种局势,两种不同的理论针锋相对:广为接受的“结构现实主义”认为,国家行为总是出于对军事威胁的感知而驱动的,而“国内大战略假设”(Domestic Grand Strategy Hypothesis)则认为,国家同时需要经济增长与军事安全、在特定时间有不同的战略偏好。
  • 非洲:何去何从?
  • 经历了后殖民主义时代的停滞,非洲的经济增长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加速。经过改进的货物贸易、更好的宏观经济和教育政策以及对服务业的更多需求,使得非洲的GDP增长率在1999-2008的十年间达到了4.6%,2009年的增长率甚至超过了拉美、欧洲和中亚。
  • 拉登之后:扎瓦希里的巨大挑战
  • 在本·拉登殒命之后,来自埃及的圣战者扎瓦希里(Aymanal Zawahiri)被认为将接替拉登成为基地组织头目。与前任不同,扎瓦希里并不拥有许多圣战者团体的由衷敬佩,甚至还有暴躁易怒且排斥其他同道的名声。他会发现自己很难继承拉登的衣钵,即便他勉力去做,领导地位也是危险而不稳回的。
  • 中国的“核心利益”
  • 2009年奥巴马访华时,中美两国元首在联合公报中提及中国的“核心利益”概念,引起媒体和学界的极大关注。许多观察者将其解读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具有强烈自信的表现。卡内基基金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Michael Swaine在《中国领导观察》上撰文,分析了中国的“核心利益”(core interest)的背景和意蕴。
  • GDP指标不应动摇
  • GDP是物质基础 中央在前些年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强调转变发展方式。转型的方向是以人为本、可持续发展。在这过程中出现了一种批评GDP指标的声音,跟GDP相关的出口、投资等也受到批评。这种声音认为只有慢下来才是转型。这些言论有糊涂之处。现在中华民族到了这样的一个时候:就是要坚定不移的把GDP指标坚持下去。
  • 封面选题:法治的中国结——中国法治的悖论与重构
  • 改革开放以来,“依法治国”作为一种新型的合法性话语,作为一种新型的政治治理技术开始出现。这是近30年来政法实践层面最值得注意也极易忽视的历史变量。它是“人民当家作主”和“坚持党的领导”之间的黏合剂.意在处理两者之间的各种张力。
  • “中国特色”的法治如何可能?
  • 2011年3月10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至此,这一根据规划在九届全国人大期内“初步形成”、十届全国人大期内“基本形成”的法律(体系)大工程,终于大功告成。
  • 革命与法治:中国道路的理解
  • 革命与法治的辩证法 1.革命的双重意义及其与法治的张力 革命一方面意味着摧毁既成的法则,意味着对过去的否定和对秩序的破坏。因此革命总是与不可驯服的暴力联系在一起。革命代表着一种秩序之外的源初力量,代表着一种外在的毁灭和死亡,代表了一种不可预期的恣意,由此革命也往往与人治传统联系在一起。
  • 立法官僚的兴起与封闭——以1979年~2010年全国人大立法为中心的考察
  • 马克斯·韦伯认为,官僚制一旦完全得到确立,就会成为最难以摧毁的社会结构。如果我们将文革理解为毛泽东有意识地摧毁文官系统以期延续无产阶级革命的尝试,那么,这段历史正好从另一个角度无可辩驳地佐证了韦伯的这个论断,因为这一尝试支付的成本实在太高。文革之后,文官系统很快重新建立起来。
  • 法律全球化视野下的法治运动
  • 法律与经济发展 自从波兰尼写作《大转型》以来,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他所做出的时代诊断是正确的。经济正在脱离它所产生的社会生活,成为独立的系统。而我们恰恰生活在经济“脱嵌”并进而殖民生活世界的时代,一切事物都将变成商品,一切逻辑都将转译为经济逻辑,一切问题都势必与经济发展相关。
  • 觉醒与抗争:中东、北非事件的深度观察
  • 2011新年伊始,中东和北非的社会政治动荡一夜之间突然爆发,从突尼斯、埃及到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再到也门、巴林、阿曼,迅速蔓延开来。这难道仅仅是脸谱(Facebook)、推特(Twitter)等网络传播新技术的推动吗?
  • 巨震:日本的分水岭
  • 3月11日大地震必将成为当代日本的分水岭。在地震过去两个月后,这一点正变得清晰起来。在受灾情况基本明确、初期救灾任务基本完成、灾区复兴问题已经提上日程的今天,日本国内舆论中的责任论明显抬头。
  • 蜗居时代的“乌托邦”——当代青年的乡建运动
  • “第六次上山下乡运动” 2000年前后,正是城乡矛盾比较激烈、三农问题凸显的时期。在这个大背景下,许许多多来自乡村的大学生也面临着个人生活的两难。一方面,农村大学生到城市来学习,也想摆脱“泥腿子”的命运,适应以城市为中心的价值体系,另一方面,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启的高饺产业化改革,既加大了农村学生的学费负担,也使得未来的道路更加充满了不确定性。
  • 地方政府经济思维下的文化建设——以富阳“运动休闲之城”的打造为例
  • 在当今特定的时代背景下,文化建设受到经济发展和商业化的冲击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现象。很多时候,各地文化建设的发生是附属的、衍生的现象:文化建设可能为政治经营的目标所左右,也可能为经济发展的要求所裹挟。但另一方面,文化建设是一个实践的、动态的过程。存在于经济建设中的文化建设,在实践的过程中,在不同的阶段和不同的层面,可能呈现多样的状态。
  • 重新审视辛亥革命——作为“光荣革命”的辛亥革命——重新诠释《清帝退位诏书》
  • 在辛亥百年之际,回顾那场源于武昌、席誊全国的风暴,不仅是历史学家的志业,甚至成了整个知识界一项无法回避的任务。现代中国的某些基本特征,盖源于这场革命,对辛亥的解读,也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一项解码工作。这种事功可能导致两种趋向,一方面可能埋首于故纸堆,沉溺于历史的细枝末节,另一方面又和百年后的现实强作比附。
  • “绅士宪政主义”与辛亥革命
  • 在百年近现代史中,辛亥革命当然具有重大意义,但也许并没有人们所想象或论说的那样重大。事实上,辛亥革命不过是一场伟大的宪政主义运动的一个环节,我们不妨将其称之为“绅士宪政主义运动”,其目标是构建现代国民国家(nation—state building)。它始于1895年,终于1924年,构成现代中国历史的第一阶段。
  • 帝制、共和与中国国家建设
  • 一般知识人多认为,辛亥革命是一次以武昌起义为开端的暴力革命,其领导者是以孙中山为首的资产阶级革命派。但是,对《清帝退位诏书》的分析表明,无论从形式主义的法理上来讲,还是从实际的政治运行来看,中华民国的诞生(和合法性)至少部分来自于清帝的禅让。
  • “揖美追欧旧邦新造”:民初宪政与欧美模式
  • “揖美追欧旧邦新造”是1912年中华民国国歌的一句歌词,也是建国者们对自己所进行的伟大事业的概括,尤其指出了民国奠基对欧美先例的参照。但如果进一步追问:中华民国的奠基与民初的宪政经历究竟按照哪一国模式展开,答案似平不是那么显而易见。
  • 何种革命?如何告别?
  • 就其在中文经典中的用法而言,除了暗含的儒家王道理想所赋予的道德意味之外,“革命”实仅指最高政治权力的易手,即所谓“汤武革命”。从古人的视角看,商汤代夏,武王克纣,乃是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道德性天命(“命”)在异姓之间的转换(“革”);以今人视角观之,则既无统治方式的变化(都是父子/兄弟相传的王制),也无统治阶级的变换(都是奴隶和土地所有者的国家)。
  • 儒家与民族主义能否相容?
  • 基于儒家在两千年中华帝国史上一直都是主流社会伦理和政治伦理的事实,中国的改革者和批判型知识分子日益将之视为关键资源,用以在当代中国社会倡导社会责任,这种情形应该并不令人惊讶。然而,这却导致另一个问题:是否有可能倡导这样一种传统社会伦理,它既意味着治疗过度的个人主义疾病,同时又不落入保守的原教旨主义。
  • 从“朝贡和平”到决战决胜:汉初80年的帝国对外历程
  • 从春秋、战国、暴秦直至秦末战争和楚汉战争,中国经过其间连续近600年的战乱、毁坏、凋敝及暴政,处于构建一个统一、安宁、繁荣和长寿的新帝国的极重大历史关头。其时,有一项最重大的要素,决定初生的华夏汉帝国对匈奴帝国的战略和外交:与匈奴相比,汉的战争实力显著赢弱。
  • “中国模式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学术论坛纪要
  •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一场名为“中国模式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学术论坛于4月10日在京召开。该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艾研究院特别指导,得到了理论网特别支持,由文化纵横杂志社与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主办。
  • 编读往来
  • 在当代中国,思想性杂志本已是稀罕之物,而一本质量上乘可读性强的思想刊物,则更是风毛麟角。在我看来,《文化纵横》即是这样一本散发着独特思想气质的读品。当今中国思想界虽然贫困得可怕,但却派别丛生,画地为牢。看得出,《文化纵横》显然是希望并努力超越于这种派别争吵,而直面当代中国的种种问题。
  • 超越保守与革命
    超越敌友:亚洲对中国的态度变迁
    非洲:何去何从?
    拉登之后:扎瓦希里的巨大挑战
    中国的“核心利益”
    [特稿]
    GDP指标不应动摇(林炎志)
    [封面选题:法治的中国结]
    封面选题:法治的中国结——中国法治的悖论与重构(季卫东)
    “中国特色”的法治如何可能?(梁治平)
    革命与法治:中国道路的理解(强世功)
    立法官僚的兴起与封闭——以1979年~2010年全国人大立法为中心的考察(白龙 周林刚)
    法律全球化视野下的法治运动(鲁楠)
    [天下]
    觉醒与抗争:中东、北非事件的深度观察(辛旗)
    巨震:日本的分水岭(刘柠 古畑康雄)
    [在民间]
    蜗居时代的“乌托邦”——当代青年的乡建运动(白亚丽 吕程平)
    [地方]
    地方政府经济思维下的文化建设——以富阳“运动休闲之城”的打造为例(吴艳红)
    [笔谈:重新审视辛亥革命]
    重新审视辛亥革命——作为“光荣革命”的辛亥革命——重新诠释《清帝退位诏书》(高全喜)
    “绅士宪政主义”与辛亥革命(秋风)
    帝制、共和与中国国家建设(郭绍敏)
    “揖美追欧旧邦新造”:民初宪政与欧美模式(海裔)
    何种革命?如何告别?(张健)
    [观念]
    儒家与民族主义能否相容?(贝淡宁[Daniel A Belt][1] 徐志跃[译][2])
    [历史观]
    从“朝贡和平”到决战决胜:汉初80年的帝国对外历程(时殷弘)
    [文化动态]
    “中国模式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学术论坛纪要

    编读往来
    《文化纵横》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