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纵横》 > 2011年第06期
  • 跨国公司在中国
  • 20多年前,随着中国社会的开放,跨国公司进入了中国。值得注意的是,当这些庞然大物闯入中国的时候,并不是被看作“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而是头顶光环。他们代表着高效、品质、标准,甚至附带着他们从没有过的价值:民主、自由、守法、人道。
  • 中国模式的升级版
  • 中国的发展模式正在大幅度变革。由于不再单纯依赖廉价劳动力来生产出口商品.中国共产党正在以三种截然不同但又相互关联的方式升级其发展路径。
  • 占领华尔街与对“真民主”的期盼
  • 在占领华尔街旗帜下开展的示威,在如此多的人民中产生共鸣,不仅由于示威者道出了广泛存在的经济不公感,还因为——地.许更重要的是——他们表达了政治怨言及政治期盼。随着抗议从下曼哈顿扩散至全国众多城镇,它们已清楚表明民众对于公司贪婪和经济不公的愤慨是真实而深刻的。
  • 创新与守成:中国政府官员培训机制的变革
  • 本文详述了中国政府官员培训体系的重组。作者认为中共努力想以制度方式适应快速变动的环境,文章着重分析了其改革措施,提供了三个主要的研究发现:首先.国家领导培训体系是在中组部的领导下进行重建的,更看重“改革和创新精神”,
  • 普京归来
  • 据官方消息:俄罗斯总理普京计划在明年3月举行的总统大选后重新担任总统职务并可能留任到2024年。总统梅德韦杰夫预计将与普京交换职务,担任俄罗斯下一任政府的总理。
  • 迎接全球动荡期的来临
  • 2010年,中国GDP超越日本,进入2011年,日本遭遇海啸及核泄漏事故,作为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区域,东亚战略格局丕变。从长时段的历史看,这无疑是一组划时代的历史事件。中国的综合国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 封面选题:跨国公司资本主义——跨国公司:全球化时代的“世界精神”
  • 新“世界精神”的成长史 1821年,黑格尔在其《法哲学原理》中用诗一般的语言写道:“各种具体理念,即各种民族精神,在绝对的普遍性这一具体理念中,即在世界精神中,具有它们的真理和规定;它们侍立在世界精神王座的周围,
  • 跨国公司的“物种”演化史
  • 跨国公司已成为当代全球经济在微观层面上的象征,在当前的金融危机时期,这种象征意义则愈发凸显。
  • 跨国公司的政治逻辑
  • 尽管随着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特许股份公司在19世纪下半叶退出了历史舞台,但资本与政权紧密结合的血统却被现代跨国公司继承了下来。
  • 公民社会:制约跨国公司的另一种可能
  • 关于跨国公司“翻云覆雨”的描述并不只存在于左翼学者,同样也来自托马斯·弗里德曼这样的全球化乐观主义者。
  • 像做NGO一样做剧场
  • “我为什么要建一个小剧场” 蓬蒿剧场毗邻北京著名的文化旅游胡同南锣鼓巷,介于北兵马司和东棉花两条胡同之间。一条狭窄的小路从剧场门口穿过,路边的墙上有些简洁的人物造型,提醒着过往的人们这里是个文化场所。
  • 中国家庭正在走向接力模式吗?
  • 在儒家传统里,家庭同时是伦理秩序和社会秩序构建的起点。正因为如此,“五四”以来,急切寻找出路的先贤们,把越来越多的炮火朝向家庭。从陈独秀的“以家族为本位,而个人无权利”到吴虞的“家族制度为专制主义之根据”,
  • 重归家庭——福利国家的困境与社会治理新出路
  • 老龄化不仅仅是发达国家的问题,发展中国家老龄化的速度和规模都将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
  • 儒家视野中的美好社会
  • 儒家文化认为,美好社会是一个以家庭为取向、以美德为指导的社会。
  • 从边疆看中国——中国国家形态转型的边疆之维
  • 19世纪中叶以来,中国国家形态经历的不仅仅是治乱循环和国土增削,而是完成了重大的领土属性转型。这一转型和边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世界领先国家的行列里,中国的边疆状态即使不是一枝独秀,也颇显与众不同。
  • 文化秩序中的国家与族群
  • 我们在言说“边疆”的时候,通常有两个指向:一是关于地理的,即“边缘的地域”,其所指并非地貌风物,而是与国家政治中心的地理关系;另是关于人的,即所谓“边民”——生活于边疆之人。实际上,凡能被称为“边疆”的所在,一般而言,多是因为生息于斯的“边民”有着与主流社会不同的文化。因此,“边疆”之谓的本质,并非单单指向地域,也和文化有关。
  • “中华民族”的宪法建构
  • 在已经进入后工业社会、开始对现代性的毁灭性副作用进行反思的西方人看来,包括中国藏族在内的许多少数民族正是地球上的纳美人。
  • 边疆问题与民族国家的困境
  • 对于大国而言,边疆是个无法回避的话题。其根源在于,国家疆域较大,则内部在次区域上的多样性便是必然的事实。对于一个统一的政治体而言,如何处理这种多样性,使各部分可以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无论在理论层面还是实践层面,都是个重要的问题。
  • 再问“什么的平等”?(下)——齐物平等与“跨体系社会”
  • “齐物平等”提出的恰恰是中国古典思想中的“物观”,从而不能单纯地从人类中心论的角度加以阐释。
  • 论儒家民族主义:对批评的回应
  • 儒家不能仅仅由其理想来评判,而应审核理想在历史上是如何表明自身的。而儒家的政绩离完美相去甚远。
  • 儒家与民族主义能否相容
  • 贝淡宁诉诸儒家经典《大学》的“修、齐、治、平”。贝淡宁认为,这一次第暗示国和天下的理想不仅相容,而且,前者对后者而言具有价值的先在性。
  • 李泽厚与“改革的马克思主义”
  • 在以往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谱系的叙述中,其脉络和阶段的设定往往与政治领袖人物相关联。由此,一般学者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关系往往隐而不彰。这是意识形态的内在要求,即官方会尽量垄断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并对那些不相一致的解读不予承认,甚至进行批判。
  • 编读往来
  • 开始读《文化纵横》完全是因为一个好朋友的推荐,他说这里的文章有思想有深度,值得一看。我看了几期,知道朋友所言不虚。在最近一期的《文化纵横》里我读到了自己很敬仰的孙歌老师的文章,细细读下来,感到又高兴又惊喜。此外几篇针对当前现状的文章,我也十分喜欢。
  • 《文化纵横》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